[焦点访谈]:办教育还是吃教育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一边是简陋的教学条件、亟需修缮的校舍,一边是耗资784万元的气派的教育局大楼。国家审计署在对广东省化州市教育局的审计中发现,该教育局滥用职权,挪用教育经费盖大楼、送红包、发福利。

  

    化州市在广东省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教育经费紧张。按规定,当地中小学校收取的学杂费、书杂费,除了正常的书本费外,其余都应作为教育经费留在学校,以改善办学条件。然而化州市教育局却从这笔钱中以统筹的名义,按小学每人50元,初中每人64元,高中每人74元的标准,把钱收走作了它用。审计发现,从2002年到2003年6月,化州市教育局以这种名义统筹收了4600多万元,其中除去购买了一部分图书仪器等用品外,有584万元被用于盖了教育局办公大楼,还有626万元用于教育局的餐费、各种会议开支和其他日常开支。此外,经查,从1999年到2003年6月,化州市教育局还从课外辅导材料的发行和印试卷上赚了1356万元。

  

    在国家审计署查处之后,广东省纪委对化州市教育系统的问题迅速进行查处,9名党员干部受到纪律处分,2名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并针对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整改。

  

    [详细内容]

  

    主持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将在7月1号起实行,这必将对我国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现建设法制政府的目标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从今天起,《焦点访谈》将陆续推出系列报道——推进依法行政。今天播出的是第一集。

  

    我们大家看到的这个画面是记者前不久在广东省化州市拍到的一个小学校的校舍。去年9月,因为常年得不到修缮,这几间校舍突然坍塌了。记者了解到,目前化州市的许多中小学里还有不少这样的危房,孩子们每天就在这样的危房里上课。下面我们再看看下一副画面,这个画面就是这个市教育局的办公大楼,非常的气派。没钱修危房,却有钱盖大楼,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审计署驻广州特派办在审计中发现,化州市教育局的办公大楼竟然是截留挪用教育经费盖起来的。

  

    


解说:这里是广东省化州市一个偏僻的乡村小学。记者前几天到那里采访时发现,孩子们上课的教室竟然是危房。

  

    记者(郭峰):这个柱子是做什么用的?

  

    化州市新安镇横岭下小学教师:这柱子是预防危险的,是保护安全的,建房以前是没有的。这个教室被定为危房以后才打上去的,大概有三年左右了。

  

    解说:我们了解到,这所小学除了一座教学楼外,其余的平房几乎都是危房,除了几间破损严重的已经无法使用外,大多数仍在使用。这里的老师告诉我们,他们最害怕的就是刮大风下大雨的时候。

  

    卢国平(化州市新安镇横岭下小学校长):下大雨刮大风上面的瓦面就是重要加大,压力就加大,怕有危险。这个时候我们一般都采取一定的措施,如果能把学生转到安全的地方去,我们马上就转移。如果下着大雨,学生还在家里,这两个班的学生就可以不上学。

  

    记者:小朋友,你们在这儿上课怕不怕?

  

    学生:不怕。

  

    解说:孩子们说不怕,可谁又能为他们的安全打保票呢?在另外一所小学,人们最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去年9月28号,这所小学的几间校舍突然就坍塌了。

  

    黄中有(化州市良光镇斋塘坡小学校长):那天刚好没有老师学生上课,如果有的话,有很大的危险。

  

    


解说:除了危房继续修缮以外,这两个学校的教学条件也非常简陋,为什么学校不改善一下办学条件呢?原来他们都有难言之隐。我们了解到,化州在广东省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教育经费本来就紧张,当地中小学校按省里规定的标准收了学杂费、书杂费,除了正常的书本外,按说应全部给各个学校作为教育经费,改善一下办学条件。然而前两年,化州市教育局却从这笔钱当中打着统筹的名义,以小学每人50元,初中每人64元,高中每人74元的标准把钱拿走了。那这些本来用于改善办学条件的钱到哪儿去了呢?我们来到化州市教育局,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教育局这座办公楼,与小学里那些危房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这座办公楼非常的气派。

  

    记者:这个钱是从哪儿来的?

  

    曹华燕(化州市教育局原局长):是收的学校的钱,统筹学校的钱。

  

    记者:统筹这个钱其实应该是教育经费?

  

    曹华燕:都是学校收费统筹的,都是教育经费。

  

    记者:那你这个楼基本上就靠着这个教育经费了。

  

    曹华燕:是,基本上,还贷了一点钱。

  

    解说:原来以统筹的名义收的钱居然用来盖了教育局的办公楼。我们了解到,盖这座楼共花了794万,其中584万是统筹上来的钱。这座办公楼建筑面积5271平方米,教育局总共106人,人均就达到了50平方米。而那些学校里的学生却只能在四面漏风的危房中上课。

  

    黄中有:只能维持正常办学,没有多少剩余的钱。

  

    解说:化州市教育局截留挪用教育经费的问题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审计署驻广州特派办去年对化州市基础教育经费的投入、管理和使用情况进行了审计,发现从2002年到2003年6月一年半时间,化州市教育局以这种名义统筹收了4600多万元,除了购买了一部分图书仪器外,被教育局截留挪用的钱高达2000多万元,其中把584万元挪用在办公楼的建设上,还将626万元用于教育局的日常开支,我们发现,光餐费、各种会议支出就有200多万元。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底下这些学校他们教育经费被拿走了,他们怎么办学?

  

    


曹华燕:也很困难啊,学校也困难。

  

    记者:他们的困难谁来解决?

  

    曹华燕:也没有办法,大家都困难一点了,只能让他们困难一点。

  

    解说:在这位局长眼里,那些小学的危房跟教育局的办公楼比起来,谁轻谁重早就有了结论。截留挪用好几千万元教育经费还不够,他们又打起了学生的主意。化州市在广东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地方财政也是吃饭财政,当地不少农民的生活也不宽裕,大多都是靠种地为生,对不少农民来说,在孩子身上的支出可以说是家里最大的开支之一,然而除了正常的学杂费以外,前几年,源源不断地课外辅导材料成了他们最头疼的事。

  

    丁海丽(良光镇斋塘坡村村民):压力很大,我女儿经常拿那么多书本回来,你说她能学多少啊?看不完就丢(在那里)了,这不是骗人的吗?

  

    记者:学生买的这些课外辅导材料都是你们学校搞的吗?

  

    陈亚生(化州市良光镇出拔小学校长):不是我们学校的。

  

    记者:哪里来的?

  

    陈亚生:是上面派下来的。

  

    解说:这位校长说的上面就是化州市教育局的各个科室。按说这些课外辅导材料应该由学生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自愿购买,可是这里却是强行推销给学生。那么化州市教育局这么做到底图的是什么呢?

  

    记者:是不是每一个资料发行都有费用?

  

    李建(化州市教育局计财股原股长):资料差不多都有。

  

    记者:金额大的多少小的多少?

  

    


李建:大的有45%,小的5%。

  

    记者:这个折扣最大的能拿到多少?

  

    李东瑜(化州市教育局计财股原副股长):最大的一次好像是寒假作业,好像是50%。

  

    记者:这个钱你们是怎么分配的?

  

    李东瑜:是单位、经办人、教办主任,是这样分的。

  

    解说:原来,课外辅导材料基本上都是有回扣的,而这些回扣被他们私分了。我们看到,教育局、政教办、学校和经办人,人人都有份。当然化州市教育局拿了大头,并且把这笔钱放进了自己的小金库。就这样,从学生身上赚取课外辅导材料的回扣款成了他们捞钱的一个手段。还有一个手段就是从全县20几万学生每学期的试卷印刷上做文章。这几年,化州市中小学生每学期的单元卷、期中、期末考试卷基本上都是由教育局统一在这个印刷厂印的,这当中也是有不少窍门的。

  

    李建:比如印试卷(一张试卷)成本是6分钱,厂房就收我们8分钱,2分钱就返还我们发行单位,作为发行费。

  

    记者:你们给他的时候是不是已经知道它成本就是6分钱?

  

    李建:对。

  

    记者:6分钱也能拿到?

  

    李建:6分钱也能拿到。

  

    记者:但是你们故意交8分钱。

  

    李建:对。

  

    


解说:一张试卷挣2分钱看起来不多,但全县20几万学生每学期、每门课都要印,这样算下来就不是个小数了。在教育局计财股,我们发现了这样一个本子,上面有一笔1999年春天教育局印试卷的账目。我们看到,实际的印刷费只有39万元,而教育局却向学生收了63.4万元,自己净赚了22万多。

  

    记者:这个一笔当中,1999年春天印的试卷费总金额63万,你们教育局就挣了225315元的利润,等于这个利润占了整个试卷费的1/3。

  

    解说:看来,化州市教育局把学生当成了唐僧肉,逮着机会就咬一口,经审计署驻广州特派办查实。从1999年到2003年6月,4年半的时间,化州市教育局从课外辅导材料的发行和印试卷上就挣了1356万元。当然,这些钱是不会花在修缮危房和改善办学条件上的,我们看到,教育局小金库的账上有不少接待费,金额高得吓人。

  

    记者:2001年12月8日,你们接待上级领导工作检查费花了8.23万块钱,怎么会花这么多?

  

    袁就(化州市教育局计财股原股长):这个是当时的上级领导来检查工作,一般就是接待费,还有最后给一点钱,

  

    记者:给点什么?

  

    袁就:给点红包。

  

    解说:接待上级领导下了大手笔,给自己发起来也不手软。我们注意到,化州市教育局发给自己的各种补助真是五花八门。新春第一天上班要发红包,五一节、端午节、中秋节、国庆节、元旦要发补助。据统计,2002年一年,光补助就发了200多万,平均每人16348元。

  

    记者:我们刚刚看到,化州市教育局一笔接待费就高达八九万元,而几年来像这样的被吃了、喝了、送了红包、发了福利的钱就高达上千万元,而这些钱可以建二十座这样的三层教学楼,能为八千多名学生提供一个安全、明亮的教学环境。

  

    解说:化州市教育局挖空心思从学生身上挣钱,然后大吃大喝了,而各个学校由于教育经费被层层截留,只能勉强度日。据统计,全市近80%的学校是靠借债维持,有的学校的近况已经非常艰难。

  

    主持人:我们看到,化州市教育局作为一个教育主管部门,不是一门心思地办教育,造福学子,而是滥用职权,截留挪用教育经费,挖空心思地从孩子们身上敛财。如此这样,化州市的教育事业怎么才能发展?据了解,在国家审计署查出之后,广东省计委对化州市教育系统存在的问题迅速进行调查处理。目前,9名党员干部受到了纪律处分,2名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有关问题也正在整改之中。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