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畸形的发展观 阜阳劣质奶粉再追踪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中央电视台因劣质奶粉造成“大头娃娃”事件被曝光后,人们将注意力投向了这些伪劣奶粉的的制造源头。顺着黑名单上的厂址追根溯源,记者发现,在浙江省苍南县、泰顺县和福建省福鼎市的三角地带内,居然分布着30多家伪劣奶粉生产厂家。 ·安徽质监部门查处阜阳劣质奶粉5名责任人

  

    


苍南县一共有7家较为大型的乳制品企业,其中有4家上了安徽阜阳伪劣奶粉的黑名单,剩余的3家也存在着大量生产伪劣奶粉的问题。别看这些企业在大量制造黑心奶粉,可在办公室的墙上,却挂满了各种金字招牌。在紧邻苍南县的泰顺县,这几年为了加快发展,一再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对许多到这里投资的企业,不仅待若上宾,还提供了种种优惠条件。泰顺县14家生产伪劣乳制品企业,就是从苍南县过来的。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关乎人命的食品卫生许可证等证件,在这里成了招商引资的筹码。福建省福鼎市的伪劣奶粉生产企业,也都无一例外地拿到了加工奶粉的有效证件。福鼎市贯岭镇拥有4家乳制品企业,在当地镇政府与企业所签的协议中,赫然写着:未办土地手续前,先开工建设厂房,如有关部门干涉,由甲方负责协调。

  

    


在这样一个不大的区域内,伪劣奶粉的生产之所以能够形成如此规模,与这几个地方只顾招商引资上项目却疏于甚至放弃行政监管有着直接关系。黑心企业该铲除,为黑心企业提供生存的土壤该铲除,一些地方领导头脑中只顾数字指标哪管人命关天的畸形发展观也必须铲除。否则,难保大头娃娃的悲剧不再发生。

  

    [详细内容]

  

    主持人:前不久,阜阳劣质奶粉造成的“大头娃娃”事件被曝光后,一份伪劣奶粉生产厂家的黑名单被公布。记者追根溯源找到了这些伪劣奶粉的源头――浙江省苍南县及其临近县市泰顺及福建福鼎。这三个地方组成的三角地带里竟然分布着几十家伪劣奶粉生产厂家。

  

    解说:看到这些安徽阜阳的婴幼儿,因伪劣奶粉造成严重营养不良,甚至生命夭折的惨状,有良知的人们无不为之动容。这些害人的伪劣奶粉究竟从何而来?对此记者进行了追踪。浙江省的苍南县、泰顺县和福建省的福鼎市是一个三角形地带,说起来,这个地区并没有什么奶牛的养殖资源,可竟然却分布着几十家乳制品企业。

  

    记者:从这家企业看,应该说设备看着还是不错的。

  

    李达(浙江省苍南县技术监督局局长):对,这个企业它现有的生产设备、检测设备、投下去的设备,应该说绝对有生产出合格奶粉的条件。

  

    


解说:苍南县一共有7家较为大型的乳制品企业,其中有四家上了安徽阜阳的伪劣奶粉的黑名单,剩余的3家也存在着大量生产伪劣奶粉的问题。别看这些企业在大量地制造黑心奶粉,可办公室的墙上却挂满了各种金字招牌。

  

    记者:企业的产品没有经过检测和抽测吗?

  

    李达(浙江省苍南县技术监督局局长):有,有。我们这平时都是有国抽,也有省抽,也有我们平时的日常的监督抽查。

  

    记者:实际上是玩的什么样的手法呢?

  

    李达:我想他们还是一种利益驱动吧,可能是跟我们玩起了猫捉老鼠游戏。

  

    解说:猫捉老鼠是监督工作的常理,可一旦这种监管变成了老鼠戏猫,那么伪劣奶粉又怎么能不泛滥成灾呢?从记者在企业找到的一些资料上看,更让人感到触目惊心。

  

    记者:浙江飞鹿乳业有限公司是这次上了安徽阜阳伪劣奶粉黑名单的一家企业,当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人去楼空了,这家企业已经被有关部门查封。在这家企业的办公室,我们发现的几份材料很有意思。这份材料上面是这家企业生产奶粉的配料表。从配料表上看,各种应该具备的配料比写得非常清楚,但是我们发现这里有一张是它实际配料的配料表,从这里可以看到有糊精、有白糖、有油,但是独独没有奶粉,那也就是说,按照这样配料表生产出的奶粉是没有任何蛋白质的。

  

    解说:浙江省苍南县的情况如此,在相邻的泰顺县,落户在这里的乳制品企业的情况更让人感到费解。

  

    记者:制造伪劣奶粉的这些厂家都是从什么地区来的?

  

    董直晓(浙江省泰顺县副县长):都是从苍南来。

  

    记者:一共有多少家?

  

    董直晓:14家。

  

    记者:那么苍南人为什么都跑到泰顺来造这个伪劣奶粉呢?

  

    董直晓:从客观上来说,就是我们这里过去没有乳品行业,对这个行业也不懂。

  

    解说:经济发展水平相对滞后的泰顺县,这几年为了加快发展,一再地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对许多肯到这里来的企业,不仅待若上宾,还提供了种种优惠条件。

  

    记者:各位观众,我现在是在浙江省苍南县附近的泰顺县,在蓬溪镇这个并不大的山区小镇里,一共有8家生产伪劣奶粉的企业。这些企业大都生产工艺落后,设备简单,根本不具备生产合格奶粉的条件。但令人奇怪的是,这些企业却无一例外地获得了当地生产奶粉的卫生许可证,而且在长时间的生产过程中,并没有受到有关部门的查处。

  

    解说:这些生产条件很差的乳制品企业,或是租用当地的民房,或是在破旧的仓库里安身,两三个配料罐一秆称,再加上包装用的封口机就开始大肆生产伪劣的婴幼儿奶粉了。

  

    毛方持(浙江省泰顺县技术监督局局长):我们因为在监督检查过程中,也没有发现他们有这种劣质品。

  

    记者:发现不了的原因是什么呢?

  

    毛方持:发现不了的原因应该是他们造假,他们肯定就有造假的手段,我们是以正常的质量监管的这种方式,工作方式方法来对待这些企业,可能是这些企业他们以这种造劣质品的这种目的和手段躲过了我们的检查。

  

    解说:在今年的四五月份,有关方面对这些伪劣奶粉企业的全面围剿中,从各家企业都查抄了许多生产伪劣奶粉的各种包装材料。这些材料在以往的检查中,不知为什么却很少被发现。不仅如此,这中间奇怪的事还很多。让我们先来看看这些企业是怎么拿到了食品生产必备的卫生许可证的。

  

    记者:这个许可证发的有没有问题呢?

  

    赵建国(浙江省泰顺县卫生监督所所长):可能有所不够严肃。

  

    解说:这里说的不够严肃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呢?按照国家规定,发放卫生许可证必须经过卫生行政部门对企业的生产卫生状况全面考评审核之后才能进行,可记者在调查一家名为宝源乳制品企业时却发现,这家至今连生产经营场所都没有的空壳企业,居然在去年的7月份就已经领到了卫生许可证。

  

    记者:出于什么样的考虑要发给他们?

  

    赵建国:他投资者来办厂,这个应该说对整个泰顺经济是有好处的。我们也没有考虑有很多具体问题,以至于到最后厂房没有建起来。这个事没考虑到。

  

    解说:关乎人命的食品卫生许可证成了招商引资的一个筹码。在这种盲目发展地方经济意识的支配下,当地的伪劣奶粉企业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一批批害人的有毒奶粉如瘟疫般流向了中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

  

    记者:8家企业在蓬溪镇给你们带来什么样的好处?

  

    谢逢恭(浙江省泰顺县澎溪镇副镇长):一个好处主要是社会效益,因为我们这里是贫困镇,富余劳力比较多,这8家企业为本地安排了将近百人的富余劳力。

  

    记者:税收有多少?

  

    谢逢恭:税收大概一万多元钱。

  

    解说:福建省的福鼎市是这个伪劣奶粉三角形集中地的另一个角,落户在这里的伪劣奶粉企业,生产加工条件相对于临近的泰顺县的一些奶粉企业来讲,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记者:发卫生许可证的时候,就像这样,感觉不出来有问题吗?

  

    王孝敬(福建省福鼎市卫生局执法大队原大队长):当时的时候内环境是比较干净,当时验收的时候,内环境还可以。

  

    记者:那外环境就这个样子行不行?

  

    王孝敬:外环境围起来了。

  

    解说:尘土飞扬的路边店,遍地垃圾的角落旁,这些伪劣奶粉企业都无一例外的拿到了加工奶粉的有效证件。之所以能够拿到食品卫生的许可证,是因为在发证的过程中有着另一番内容。

  

    王孝敬:他的许可项目里面是分装,我们的许可项目里是分装销售的,一般都是分装。

  

    记者:分装是什么概念?

  

    王孝敬:分装就是把大包装分成小包装,分成小包装。

  

    记者:如果要是把几种原料掺在一块儿,这算不算是一种加工过程?

  

    王孝敬:应该算是一种简单的加工过程,但是我们核定,只能核定分包装。

  

    解说:卫生许可证的发放对象明明是乳品生产厂,但这里在项目上却打出了分包装的招牌,这其中的奥妙何在呢?

  

    记者:那现在你达没达到乳品厂的这个要求?

  

    王孝敬:乳品厂的要求是很高的,分装车间的要求,我们认为相对会,我们认为会低一点。

  

    解说:国家对于乳品行业卫生许可证的发放有着明确的标准和要求,可却以分包装为借口,绕开了这些规定,给这些不具备资格条件的乳品厂发放了通行证。福鼎市的贯岭镇拥有四家乳品企业,记者发现,当地镇政府与企业所签的协议更加离谱。

  

    记者:这是当时跟那家企业签的协议啊?你看这条是什么意思:未办土地手续前先开工建设厂房,如有关部门干涉,由甲方负责协调。

  

    林学勤(福建省福鼎市惯领岭镇副镇长):这是镇长弄的。

  

    解说:在这份镇政府与乳品企业签订的协议上,土地未经审批就可以占用,就可以动工建设,镇里开出的条件可以说优惠至极。

  

    记者:招商引资当时心情很迫切?

  

    林学勤:嗯。

  

    记者:是这意思吗?

  

    林学勤:嗯。

  

    记者:连国家法律法规都不管了吗?

  

    主持人:苍南、泰顺、福鼎所组成的三角地带,地方不大,却聚集着如此众多的伪劣奶粉企业。之所以形成规模,与这几个地方只顾招商引资上项目,却疏于甚至放弃行政监管有着直接的关系。黑心企业该铲除,为黑心企业提供生存的土壤该铲除,一些地方领导头脑中只顾数字指标,哪管人命关天的畸形发展观也必须铲除。否则,难保“大头娃娃”的悲剧不再发生。

  

    >>>专题《追踪阜阳劣质奶粉事件》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