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低保保了谁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前不久,记者在湖北省通山县采访时发现,一些该享受低保的贫困群众没有领到低保,有的不符合条件的却一直吃着低保。

  

    50岁的王国松是通山县农机公司职工,由于企业效益不佳,除了几位公司领导以外,其他职工都下岗了。生活陷入困境的王国松,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低保上面,可不知什么原因,低保的事一直没有消息。然而群众反映,通山县农机系统有一些人不符合低保条件却享受着低保。在群众的不断反映和上级有关部门的干预下,当地民政部门去年六月对农机系统享受低保的35个人重新进行了审查,结果发现有13人不符合低保条件。这13个人中有3个是农机局的干部,其中两个是副局长。据县低保管理部门介绍,出现这种问题是由于当时制度不健全造成的,他们已经纠正了。然而群众向记者反映,这当中还存在着问题。因为按照通山县的有关规定,农机公司的副经理万昌友、工会主席杨庭富根本不符合领取低保的条件,但他们每月不仅领着工资,而且吃低保已经有两三年时间了。

  

    据当地民政部门介绍,他们在低保管理上实行总量控制、动态管理,也就是说在有限的名额内,你占了一个名额别人就少一个名额。由于这个原因,目前通山县大约有5000人迟迟不能享受到低保。

  

    [详细内容]

  

    主持人: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是城市贫困人口最后一道生活保障线,它体现了国家对城市贫困人口的关爱。但是,记者前不久在湖北省通山县采访时却发现,在那里一些该享受低保的城镇居民没有领到低保,有些不该享受低保的,却拿着工资住着新房吃着低保。

  

    




50岁的王国松是湖北省通山县农机公司职工,由于企业效益不佳,除了几个公司领导以外,其他职工都下岗了,他们也多年没有领到工资了。离婚后,他一直住在单位的宿舍,但眼下这间小屋都面临拆迁,水电都停了。

  

    王国松(湖北省通山县农机公司职工):我有心脏病,有风湿关节炎,丧失了劳动力,加上有两个读高中的孩子还要我抚养,我现在住的房子都是公家的,要拆迁,水也停掉了,电也停掉了,现在搬到哪里去,搬到何方我都没有办法。

  

    王国松的生活陷入了困境,他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低保上面,可是不知什么原因一直没有消息。

  

    记者:低保这钱对你来说是不是很重要?

  

    王国松:是很重要,对我是救命的钱。我没有一点(生活)来源,就是天天盼望这一点低保钱,维持我一点水和正常的生活吧!我现在买盐的钱都没有一分钱了。

  

    下了岗没有任何生活来源,低保却是可望而不可即。然而群众反映,通山县农机系统有一些人不符合低保条件,却享受着低保。据了解,在群众的不断反映和上级有关部门的干预下,当地的民政部门去年六月对县农机系统享受低保的35个人重新进行了审查,结果发现,有13个人不符合低保条件。那么这些人都是些什么人呢?

  

    记者:这上面都是什么人?

  

    群众A:这上面有局长,有职工。

  

    记者:谁是局长啊?

  

    群众A:局长有两个。

  

    记者:谁啊?局长谁呀?

  

    群众A:不好说。

  

    群众B:这个人在上班。

  

    记者:有职务吗?

  

    群众B:是副局长吧。

  

    记者:这个刘良是副局长。这个唐绍厚呢?

  

    群众B:唐绍厚是局长。

  

    记者:也是副局长。

  

    在通山县农机局,办公室徐主任向我们证实了这一点。13个人中,有3个人是县农机局的干部,其中两个是副局长。这两位副局长和其他11个人在被取消低保资格前,整整领了一年的低保。那么这么多不符合条件的人,是怎么申请到低保的呢?

  

    程方焰(湖北省通山县民政局低保管理中心主任):这个情况比较复杂,因为这是个历史上形成的东西,不是我手上的事情。因为这个低保工作当时一开始上面搞这个低保工作的时候,没有现成的经验,搞不懂怎么搞。当时低保工作就是说,你按单位你进行申报,比如讲你单位这些职工比较困难,你就把这个同志写一个申请,公司来盖一个章子,就是这样上报了,就给他解决了。

  

    据这位主任讲,上面的问题是由于当时制度不健全造成的,他们已经纠正了。现在他们也改变了过去由各单位申报的方式,在低保的申请、调查、审批等环节上都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和其他地方一样确立了从社区、乡镇到县民政部门的一整套完善的机制。比方说对已经领取低保的,还要定期入户调查,不符合低保条件的,要及时进行调整。应该说这样一来不符合条件的想吃低保可就难了。然而群众向我们反映,这当中还存在着问题。就拿通山县农机公司来说吧,有两位公司领导一直上着班,每月还有工资,而低保已经领了两三年时间了。下岗没有收入的申请不到低保,而上着班拿着工资却吃着低保,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准备到通山先农机公司找当事人问个究竟。

  

    记者:你好,这是农机公司吧?

  

    职工:对。

  

    记者:你好,你好。现在上班是吗?

  

    职工:唉。

  

    这两位刚刚还在打牌的就是农机公司副经理万昌友,工会主席杨庭富。据他们介绍,早在1997年,农机公司就因为效益不佳,整个公司除了他们五位公司领导和一个出纳了,其他70多名职工全部下岗,去年他们几个上班的,每月发350元生活费,今年涨到了400元。

  

    


记者:其他下岗的有多少人?他们的生活费怎么发的?

  

    万昌友(湖北省农山县农机公司副总经理):下岗的他们都自谋职业,我们现在都没有发生活费。

  

    记者:那你们二位除了这个每月单位发的400块钱工资之外,还有其他的收入吗?

  

    万昌友:我们啊,我们现在就是说,像我跟他这两个人在民政有100块钱的低保。

  

    原来正是这两位一直在领着低保。按规定,对城镇居民来说,凡是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人均收入低于当地城市居民最低保障标准的,都可以申请和享受低保。通山县是省级贫困县,跟周边的许多地方比起来,它的最低生活保障线是比较低的。前两年是每月是100元,今年刚刚调整到每月110元。就是说只有家庭成员人均收入低于110元时才能享受低保,那么这两位他们符合这个条件吗?

  

    记者:你家里是3个人,你400块钱的话,人均是130多,那怎么还能吃低保呢?

  

    他们二人户口本上都是三口人,算下来,去年每月人均收入接近120元,今年达到130多元,怎么算也比当地最低生活保障线110元高。

  

    万昌友:反正这个低保,这个事不是我们能够做主的,就是说职工每个人都有我们更好,但是他说你不符合要求,不能搞,我们也不能去找他拼命,找他要是不是?有些事情只是说我们只能争取,为职工造福就是只能争取。

  

    记者:很多职工没有造到福,你们二位公司领导都有这个享受。

  

    万昌友:这个就不是我们的事了。

  

    目前,农机公司领取低保的有8个人,70多个下岗职工中,只有6个在享受低保,而5个公司领导就有两个人在享受低保。

  

    记者:像这个,他去年月收入是350元,今年400元,他家里有三口人,他符合这个低保条件吗?

  

    程方焰:400块钱3口人,那这个绝对不符合条件。

  

    我们了解到,万昌友、杨庭富基本上是和前面取消的13个人一起办的低保,那么群众一再反映,并且低保管理制度更为健全,为什么去年6月份清查的时候,没有取消万昌友、杨庭富二人的低保呢?

  

    程方焰:关于这两个同志,当时我们是,我可以把笔记本翻给你看,当时是准备取消的,但是农机公司包括农机局的领导多次到我这来,要求把这两个同志的低保给他保留下来,作为两级组织,我们不能说不尊重他的意见,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的。

  

    低保管理部门到底应该尊重什么呢?是国家的法规还是人情?对方一求情就网开一面,本来要取消的却保留了下来,结果受到尊重的万副经理小日子过得还不错,在农机公司采访的时候,我们偶然得知,万副经理今年年初喜迁了新居,我们还参观了他的新居。

  

    记者:一百多少平米?

  

    万昌友:130吧。

  

    记者:130平米。

  

    万昌友:三室两厅。

  

    记者:三室两厅,那你这房子全下来,带买房子、带装修、买家具,全下来有多少钱?

  

    万昌友:这个都是我结婚时候搞的,算一起可能七万多一点。

  

    记者:总共贷了多少钱呢?

  

    万昌友:贷了三万多。

  

    记者:贷了三万多。

  

    万昌友:我一个月就是说利息我一个月要付近两百块钱。

  

    记者:利息要付两百块钱,看着还是很漂亮。

  

    万昌友:这个就是一般吧!

  

    记者:不像是一个享受低保的一个家庭。

  

    万昌友:不能这样说,我这人我不强求的,你说我够条件,够条件给我就要,这个东西你说,给你钱你不要,我装这个清高干什么呢?是不是?

  

    按通山县民政部门的规定,近三年购有商品房的是不能享受低保的,并且当地民政部门说,他们已经建立起了定期入户调查制度,像万昌友这样的低保户,至少每季度都要入户调查一次,一旦发现不符合低保条件的情况,就要及时调整。万副经理的房子是去年买的,今年1月份搬进去的,房子就摆在那儿,可是低保照吃不误。就这样,不该领低保的,低保吃了两三年,而那些真正困难的群众,却被挡在了低保门外。当地民政部门告诉我们,由于上级资金和财政的困难,他们在低保管理上实行总量控制、动态管理,也就是说,名额是有限的,你占了一个名额,别人就少了一个名额。据介绍,目前通山县有5000人符合低保条件,却由于这个原因迟迟不能享受到低保。离万昌友、杨庭富的家不远处有这样一户人家,72岁的沈道松和老伴租住在简陋的房子里,每月靠90元的补助费度日。

  

    


记者:你现在的生活,我看住的条件也非常艰苦。

  

    沈道松(通山县通羊镇门桥社区居民):没法子。

  

    沈道松妻子:下雨就淋湿了。

  

    记者:顶棚就是一个塑料布,会不会漏雨?

  

    沈道松:漏雨。

  

    记者:这两天一直下雨会不会漏呢?就是这漏的。

  

    沈道松:这是我租的房子,所以这个破房子25块钱,这个房子都租不起。

  

    记者:一个月25块钱。

  

    沈道松:25,包括水电费,起码要40多块。

  

    记者:那你一个月只剩40多块钱,老两口怎么过生活呢?

  

    沈道松:只有慢慢混,往年我还(替人家)看门,今年就没有法子没有看门,我老了,他不要你看门。

  

    尽管岁数大了,身体又不好,但沈道松的老伴还得时常捡捡垃圾,贴补家用。他们去年申请的低保到现在也没有消息。

  

    沈道松:我去找他,去年去找他了,他说没有表了,要等表,他说民政的表搞完了,我找了民政,他让我找低保,所以我今年重新又写了一个,前几天我去问他,他说还没有批下来,还在研究,研究。

  

    主持人:低保工作开展的好坏事关社会的稳定和我国社会经济发展,为此国家对低保管理制定了一系列规范明确的政策和程序,这些是要严格遵守和执行的,只有这样才能确保那些真正困难的城镇居民享受到低保。如果流于形式,出现人情保、关系保、超标准保等问题,将严重地损害这些城市贫困人口的利益,而且对有关职能部门来说,也是严重的失职。 (李作诗整理)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