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不该提前的退休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今年49岁的曹敏是云南第四建筑公司十一工程处的老车工。2002年12月,还不到退休年龄的曹敏以特殊工种提前退休了。但拿到退休证的曹敏却充满了疑惑。因为退休证上把她的工种写成了混凝土工。按建设部1986年确定的标准,混凝土工和粉刷工、砌砖工一样,属于特别繁重的体力劳动。从事这类工作满十年的可以提前退休,但曹敏从未从事过这些工种。那公司为什么要把她按特殊工种申报提前退休了呢?而且与曹敏同年同单位同样以特殊工种提前退休并与实际经历不符的还有七名职工。

  

    工人们有自己的理解,他们认为企业是想把老职工推向社保,提前退休后,这些老职工就转入社保系统,由昆明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发放养老金,保障他们的晚年生活,而不再从企业领工资,企业负担因此会减轻。

  

    企业的解释是档案管理混乱,造成了个别人档案有误。但记者发现这些档案被明显涂改过。日前,这些涂改从何而来还有待于继续调查,但这些工人的提前退休给国家养老基金造成了额外的负担却是事实。应该说,不该提前的退休只肥了企业,工人的养老金减少了,增加了国家的负担,损害了全体劳动者的利益。有关部门对此需加以警惕。

  

    [详细内容]

  

    主持人:从1997年开始我们国家实行了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这是个利国利民的好事。参加养老保险的人需要在工作期间按时向国家缴纳一定的保险金,同时企业也要按照一定的比例进行缴纳。这样退休之后,职工就可以每月领取到养老金。但正是由于职工的养老保险金是由企业和个人共同承担的,所以一些企业便想方设法少缴养老保险金以减轻自己的负担。

  

    今年49岁曹敏是云南第四建筑公司十一工程处的老职工。2002年,当时47岁的她提前退休了,但是拿到退休证之后,她却有些疑惑不解。

  

    


曹敏:混凝土工,我没有干过这个工作,一天都没干过。我一直都是干车工。

  

    记者:车工不属于特殊工种?

  

    曹敏:对,不属于的。

  

    记者:不能够提前退休的。

  

    曹敏:不可以的。

  

    退休证上写的“砼工”就是混凝土工。建设部1986年的文件把砼工和粉刷工等七个工种一起定为特殊工种。从事这个工作满10年的可以提前退休。如果不是混凝土工,曹敏2002年应该还不能退休,因为她还不到50岁,可是她为什么会拿到退休证呢?记者找到了发证单位。

  

    葛凤林(昆明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职工养老保险处处长):在特殊工种退休审批当中,我们是严格按照国家政策规定,审查他的档案里面记载的一些经历。像曹敏就是很明显的,她不可能说没有干过,她的档案里面记载就是这么回事。

  

    审核退休以档案为准,翻开曹敏的档案,她提前退休的原因是她从1970年到1985年从事了15年的特殊工种,依据是档案里三张工资定级表,这个结果让曹敏很意外。

  

    曹敏:工人定级表从来我们不会填的,1978年的时候我在干车工。

  

    记者:这上面给你写的是砼(混凝土)工?

  

    曹敏:我没有,我们那个时候是省建七公司机电队。机电队没有砼(混凝土)工的,没有这个工种。

  

    记者:1983年的企业职工调整工资审批表上也写的是砼工?

  

    曹敏:1983年,那就太可笑了,我的工作证在这里。工作证是1979年发的,不会错吧?

  

    工资表和曹敏的说法出现了出入,事实到底怎样呢?记者找到了曹敏的同事。她叫周竹清,和曹敏同事20余年,从曹敏参加工作起,两人就在一个车间。

  

    周竹清(曹敏的老同事):她是车工,一直是干车工。

  

    记者:那么她没有干过特殊工种吗?

  

    周竹清:特殊工种没有。

  

    记者:肯定没有的?

  

    周竹清:嗯。

  

    曹敏没干过特殊工种,公司为什么把她按特殊工种申报提前退休呢?工人们说这可能跟公司当时酝酿改制有关系,当时工程处的领导一再劝他们退休。

  

    曹敏(退休职工):他们就骗我,我们公司要垮了,你看卖地了,卖房子了,明年就没有省建四公司了,你不退怎么办呀?

  

    曹敏当时不愿退休,工会主席王世军用这样的理由劝她。在记者采访期间,她说的王世军一直出差。为了核实情况,记者拨通了他的手机。

  

    王世军(云南第四建筑工程公司十一工程处工会主席):当时在会上我们说过这个事情,形势反正摆在这,我们是多年的老企业,这些老工人们因为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可以提前退休,有些干了7年或8年的,按照国家的规定可能差个几天时间,但是这个情况,我们这几家商量了一下,报公司这一块,就按照正常程序报到公司。

  

    按王世军的说法,劝工人退休是为了照顾他们。因为公司属于老国有企业,工人参加了国家统一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体系。退休之后这些老职工就没有风险了,退休后的他们转入社保系统,由国家发放养老金,工人不会承受任何损失。申报时,单位是略微放宽了一点条件,但他也说不清,为什么曹敏这样一天特殊工种都没有干过的人也提前退休了?一年过去了,公司没有任何变化,曹敏却发现自己的养老金因提前退休而减少了。

  

    曹敏(退休工人):我天天睡不着觉,为这个事情。

  

    记者:为什么呢?

  

    曹敏(退休工人):我一年多睡不着觉,精神上的折磨。把我改了这么多!我是明年退休的,我退休的时候是35年工龄,如果现在退休的话就少5年的工龄,那么就是我相差是300元左右的,300元左右,你说对我经济有多么大的损失?!

  

    这样算下来,曹敏发现自己一年就少拿了3600多元。而且整个晚年的养老金都会受到影响。明白过来的她不愿提前退休,一年里她四处反映问题,没有结果。这件事儿引起了记者的关注,我们想知道曹敏没有干过特殊工种,怎么办成了提前退休呢?档案上的砼工又是怎么回事?曹敏怀疑是有人改了档案,因为她曾找过经办退休的工会主席王世军,下面是她得到的回答。

  

    曹敏(退休职工):他说我都要快疯了,我不改你们退得了吗?我是为你们好啊。

  

    王世军(云南第四建筑工程公司十一工程处工会主席):我改什么档案啊?我可没有这个才能!

  

    王世军否认了工人的怀疑,公司档案管理员也说没有人动过档案。对于档案与事实不符的问题,公司是这样解释的。

  

    张晓峰(云南省第四建筑工程公司人力资源部经理):因为我们变了很多部门来管理这个档案室,就是因为以前档案管理的混乱,造成了现在与事实不相符的这些东西。

  

    杨福和(云南第四建筑工程公司党委书记):档案有什么问题我也说不清楚,现在从这个档案上看,有时候他这个工种档案就是这个样子,最后办了他本人有意见,应该说这种情况还不是太突出。

  

    


以前管理上的混乱造成档案有误,确实应该只是个别情况。可是在与曹敏同年同单位同样以特殊工种提前退休的13名退休职工的座谈中,记者发现,这种错误并不少见。

  

    张晓峰(云南省第四建筑工程公司人力资源部经理):赵七江,男,1944年11月出生,1965年6月参加工作,1978年1月至1990年7月同时粉刷工12年,2002年12月正式办理退休。

  

    赵七江(退休职工):不符合。我没有搞过什么粉刷工,我历来就是搞材料和开机动车。

  

    王志伟(退休职工):咋个改法?怎么改的我不管它了,我也不问了,反正我是没干过这个工种。

  

    调查中,先后有七位工人提出自己要么没干过特殊工种,要么没干满10年,都不符合提前退休的条件。记者:你怎么解释今天出现的这种情况?就是现在事实和档案完成不相符的情况。

  

    张晓峰(云南第四建筑工程公司人力资源部经理):这个是我们工作中有失误,就是没有确实了解职工的实际情况。仅仅是相信了档案资料这块。

  

    可是公司相信的档案却疑点百出,以王治伟为例,按公司的申报,王治伟从1966年到1978年,12年间一直从事特殊工种——转工,因此提前退休。翻开他的档案,这张1989年填写的专业技术人员履历考核表上的工作经历却非否认了这一点。

  

    记者:从1967年以来自己都是搞材料供应管理工作的,他怎样会变成转工了呢?

  

    


这一次张经理始终没有说出合理的解释。在其他人的档案上我们也发现了有问题的内容。您看这位退休工人的工资定级表上的工种与其他内容的笔迹明显不同。这是退休工人凌风兰的档案,与特殊工种不符的经历被人涂上墨团。还有的工人,档案上有被刮去的痕迹,纸因此变得很薄,背面的字儿都能看得很清楚。公司认为,这都是档案管理混乱造成的错误,工人却怀疑这是有人改的。

  

    曹敏(退休工人):我就说逃避为职工缴纳养老保险基金,企业就增效了嘛。

  

    但真的疑点从何而来还有待调查。但工人的话确实提出了问题,在记者的调查中,13个提前退休的工人里,有七个提出自己不够提前退休的条件。这么多不该提前退休人的退休了,个人没得到好处,企业却减轻了负担,企业不用再负担工人的工资,也不用再为他们缴纳养老保险费,负担就交给了养老基金。

  

    皮德海(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社保中心副主任):现在本来应该由企业承担这个事,你给通过违规搞提前退休,作为一个包袱甩给政府来背,这是不适合的,也是不符合国家的要求的。

  

    在职职工要缴纳养老保险费,不该提前退休的人提前退休了,对于养老基金来说,他就由交费者变成了养老金的领取者,养老基金因此受到损失。按全国平均水平计算,一个人提前退休一年就少缴养老保险金三千元,同时他还要从养老基金领取七千多元,两者加起来就是一万多元。如果提前退休5年,一个人就会使养老基金多支出5万多元。

  

    皮德海(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社保中心副主任):从1998年以后,中央财政给养老保险基金的缺口补助,6年已经达到了1700多亿。就是养老保险的体系靠财政给这样大的支持力度,这说明我们的养老保险的支撑能力还是比较脆弱,可持续发展的问题矛盾非常突出。如果再有更多的违反国家政策,就会使这个基金收不抵支的矛盾会更加突出。

  

    主持人:完善的社保体系是老年人老有所养的重要保障。目前,我们国家人口老龄化的趋势比较明显,1978年大约30个人赡养一个老人,目前是3个人来供养一个退休人员。每年还有大约200万步入退休队伍。所以目前我们国家养老基金不足的情况日益严重,每年国家财政都要有巨额的补贴。像云南就是一个收不抵支需要国家补贴的地方,可是许多企业为了减轻自己的负担,把不该退休的人员过早的推向社会,由社会的贡献者变成了被供养者。这不但让提前退休的职工自己减少了养老金的收入,更重要的是加大了国家财政的负担,让已经不堪重负的社会保障体系更加艰难,这实际上损害的是社会所有劳动者的利益。 [王琦冰整理]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