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密码处方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今年2月底,江西省丰城市人民医院的医生,在一位病人的处方上开出了“49号药”这种药品。当这位病人费尽周折弄明白“49号药”是罗红霉素后,才知道,同一厂家生产的这种药在医院里卖40.5元,而在药店里却只卖13元。医院里药品的价格为什么这么高呢?

  

    


据介绍,医院采用代码开药主要是为了把药品的利润留在医院里。为了控制最大的利润,医院首先给最常用的药编了代码。那么,医院卖药的利润究竟有多大?对此,院长说,他们执行的是国家规定的加价15%的标准,但医院药剂科长却估计,他们药品的利润大约在26%-27%之间。随着调查的深入,工商部门介入了调查。在这里,记者接触到了一个新名词——药品捐赠。据介绍,这是药厂卖药时向买方赠送的药品。对于医院来说,这种捐赠实际上就是药品回扣。那么这种捐赠究竟能给医院带来多大好处呢?从一份合同上可以看出,医院买进720支针剂,卖方又赠送了316支,这就相当于药品进价已经降到了原价的近5.5折,但医院在卖给病人的时候,仍在原价上再加价25%卖出,总获利高达70%。通过调查药品出入帐发现,从2002年到2004年,这家医院收受各大医药经销商捐赠药品173万,牵扯到各大医药公司82家。

  

    据了解,因为代码是随意编的,具有非标准性和不通行性,使用中不可避免地会对患者的病历带来风险。

  

    详细内容

  

    最近一个时期常常听到观众有这样的反映,说现在到医院去看病太贵了,而在各种花费中药费占了最大的比例,以至于很多人都有了看不起病的感觉。而医院里开出的药真的应该那么贵吗?日前我们记者的一次调查可能对揭开这个内幕有所帮助。

  

    在今年二月底,江西省丰城市有一位杜先生因为鼻塞去丰城市人民医院看病,在看完病取药时,因为一种药医院没有,就去了外边药店,但药店却看不懂医院开的处方。奥秘在于这处方上写着49号药,没人知道是什么东西。当小杜费尽一番周折后才弄明白这49号药是罗红霉素后,他也同时知道了这同一个药厂的药,价格不一样。小杜在医院拿的两种药是40.5块,而在药店的价签上我们看到一共只需12.8块,差价两倍多。

  

    患者杜新龙:我就是觉得不合理,不公平,欺骗我们老百姓。

  

    记者:你觉得怎么不合理?

  

    杜新龙:这个药方用这个密码来处理,侵犯我们的知情权。我觉得我们在医院看病,我们自己要知道我们自己得了什么病,吃什么药。他这上面写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记者:你一旦发现这种做法,它的价格和外面药店有这么大差异之后,你理解写这密码是什么意思吗?

  

    杜新龙:他写密码,肯定是医院的一种手段,肯定是经商的一种手段。把我们看病的人就固定在这看病。

  

    在丰城市人民医院我们听到很多就诊群众反映,这里的药价太贵了。

  

    患者:外面便宜一些。

  

    记者:同样的药外面要便宜?

  

    患者:嗯。

  

    记者:你们感觉大概能差多少?

  

    患者:相差一半多。

  

    患者:在这边开处方我们到外面买过。

  

    记者:明显感觉这儿的贵?

  

    患者:当然这里的贵,贵多了。

  

    记者:常来人民医院吗?

  

    患者:常来。

  

    记者:觉得这里药价怎么样?

  

    患者:药价很贵。

  

    记者:觉得这儿的药价贵?

  

    患者:比外面的药价是贵多了。

  

    记者:你比较过吗?

  

    患者:比较过。

  

    这样我们似乎能够理解为什么医院要用代码控制病人在医院拿药了,但对于用代码开药医生们却给了我们不同的说法。

  

    江西省丰城市人民医院医生:有的病人自己到这里看病,到外面拿药,这个就不能保证他的身体健康,也可能拿到好药,也可能拿到不好的药,对吗?为了促使病人接受好的治疗,让病人在我们本院拿药,对他的健康也是有好处的。

  

    医生:写起来方便,记也方便,记忆方便。

  

    记者:用代码目的是为了记忆方便?

  

    医生:就这个意思。

  

    记者:49号是什么药啊?

  

    医生:这个记不清。

  

    我们再听一听院长是怎么说。

  

    江西省丰城市人民医院院长熊志斌:去年5月1号、6号,丰城有两个大药店开张,开张以后,我们的职工有些人员反映,竞争就大了,医院的处方会跑掉,就建议是不是要采取措施。我们不能干涉人家药店,我医院有的药你不能进,就想了这个办法。

  

    记者:写代码的目的就是防止处方外流?

  

    熊志斌:主要是防止处方外流。

  

    记者:开了处方以后一定要求他到本院的药房拿药?

  

    熊志斌:一定要到药房了拿药。

  

    记者:不让处方外流主要目的是把卖药过程中的这部分利润留在医院里?

  

    熊志斌:第一个主要目的,是尊重医生的劳动价值,第二个,医院要存在,也要发展。

  

    记者:医院要有自己的利润?

  

    熊志斌:对。

  

    既然为了留住卖药的利润而采用代码,究竟有哪些药该进入代码呢?

  

    江西省丰城市人民医院药剂科科长雷招宝:64种药用代码。

  

    记者:一共是64种药?

  

    雷招宝:一共是64种药。

  

    记者:当时院里怎么要求药剂科给64种药编码的呢?

  

    雷招宝:我们看平常用量多少。

  

    记者:挑用量大的还是用量小的?

  

    雷招宝:用量大的。

  

    为了控制最大的利润,首先控制住了最常用的药,既然代码是为了利润,那么我们就关心一下这医院卖药的利润究竟有多大,他们为什么要如此死守卖药这块阵地呢?调查中,我们先听到院长对于卖药利润的一个说法。

  

    记者:你们人民医院总体上,进价和出价之间的利润有多高?

  

    熊志斌:应该按照国家规定15%左右。

  

    记者:你们现在执行的就是15%吗?

  

    熊志斌:对。

  

    接着我们又听到了药剂科长的不同说法。

  

    雷招宝:平均差价大概二十几个点,我估计在26%到27%这个样子。

  

    这就已经涨了十多个百分点,但医院卖药就为这百分之二十几的利吗?随着调查的深入,工商部门依法介入调查,在这里我们第一次接触了一个新名词——药品捐赠。

  

    记者:厂家在向你们卖药的时候,再给你们一部分不要钱的,是这意思吗?

  

    熊志斌:对。

  

    记者:用这个来充抵给你们得好处?

  

    熊志斌:对。相当于我们压了他的价。

  

    记者:相当于降了价,但是你们还是用原来的价格卖出去?

  

    熊志斌:对。

  

    院长也很清楚,这种做法是一种双重违法。

  

    熊志斌:对于他们药厂来讲是不正当竞争,对于我们来讲就是回扣。

  

    这个捐赠实际就是我们常说的药品回扣。那么这个捐赠究竟能给医院带来多大的好处呢?我们可以看看丰城人民医院的这份合同。在进一种针剂的时候,一支的价格是27.72元,他总共订购720支,而药厂又赠送了316支,这样进价也就变成了15元。

  

    记者:也就是说在这一支药里面,给他打的折扣将近是5.5折,快50%了?

  

    江西省宜春市工商局公平交易局局长邹凯军:对。

  

    记者:等于总体进这个品种的时候,进药价格下来了?

  

    邹凯军:下来了。

  

    记者:下来了以后卖给患者的时候,是不是价格也下来了?

  

    邹凯军:但是通过我们的调查,没有,没有下来。

  

    从这一份合同上就可以看出,卖这一支药医院在27.72元的标价上再加利25%,卖34.6元,医院总获利为70%,而药店在实际进价15元上加10%卖16.5元,巨大的差价就这样形成了。

  

    记者:同样的药药厂在给医院的时候、给药房的时候都采用这种方式了?

  

    邹凯军:对,都采用了。

  

    记者:都有实际价格合标价的差别?

  

    邹凯军:对。

  

    记者:药房里面是低进低出,而到医院里是低进高出,所以巨大的差价就这么形成了?

  

    邹凯军:对。

  

    尽管代码卖药能给医院留住利润,但也可能留下隐患。我们来到医院后,他们都说代码已经找不到了。

  

    记者:我在这儿看病用了28号药、29号药,那么你现在怎么回答我呢?

  

    雷招宝:我们已经没有了,取消了。

  

    记者:现在在医疗纠纷里面,调查病例、调查处方,你怎么回答患者提问呢?

  

    熊志斌:这个也是一个问题。

  

    由于这代码是随意编出的,具有非标准性和不通行性,使用中不可避免的要对患者的病例带来风险。冒着医疗纠纷的风险去拿回扣,院长也知道这是违反法律和法规的。

  

    熊志斌:拒收回扣,这个是卫生系统里面一直在强调的,年年讲,月月讲,这是1999年的一本专项治理医疗行业不正之风的书。而且我们在大会小会上经常强调这个事。

  

    记者:一方面我们在大会上小会上强调这件事,另一方面又违背这个要求去做,去接受外面药厂给的回扣,这么矛盾的事,院领导怎么面对全体医务人员?

  

    熊志斌:这个是我们医院为了医院的发展嘛。

  

    不管院长如何解释,工商部门还是依法查处了这里的违法事实。

  

    邹凯军:通过调查医院药品的出入账,发现了很多情况。在我们调查中发现,医院从2002年到2004年止,一共收受各大医药经销商捐赠药品173万,牵扯到各大医药公司82家。

  

    记者:现在对于查出173万的赠送药品,从性质上怎么来认定它?

  

    邹凯军:关于商业贿赂行为暂行规定,第二条第二款里面就指出了,假借促销费、宣传费、赞助费、科研费、劳务费、咨询费、佣金等名义,或者以报销各种费用的方式,给付对方单位或者个人的财务,这都是属于商业贿赂行为。它的捐赠行为就属于我们这条所规定的赞助行为。

  

    记者:用代码来开药的做法和国家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相抵触么?

  

    邹凯军:相抵触,《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它有明确的规定,消费者有九项权利,其中他就侵犯了两项权利,一项是选择权,一项是知情权。

  

    采访结束时,院长还表示这种用代码开药的做法在医院里面很普遍,并不是他们的发明。

  

    熊志斌:这个做法早几年很多医院就有了。

  

    记者:听说还有其他很多医院用代码?

  

    熊志斌:他们已经做了。很多医院早几年就做过这件事情。

  

    记者:那等于学习先进经验。

  

    在患者面前医院具有一种权威性,当患者走进医院的时候,对医院怀有极高的信赖感,如果我们的医院把医疗权利与牟利联系在一起,恐怕就会慢慢失去那种可贵的信赖感了。今天我们很多百姓生活还不宽裕,为了让他们有病的时候能够踏踏实实地放心地充满信赖感地走进医院,我们的医院能不能加强一些自我约束呢? (王琦冰整理)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