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合作医疗不是幌子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是新型合作医疗试点县。据太康县提供的数字,2003年全县有83.2%的农民自愿参加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而记者在当地采访时却发现了另外一种情况。

  

    



在太康县城郊乡,记者了解到,虽然每人每年只需缴交10块钱就可以参加合作医疗,但不少村民对这项新制度不是特别了解,持观望态度,积极性并不高。为此,有的乡镇就采取了强迫村医和领导干部带头垫付的办法,交齐了太康县上报的100万人每人10元的个人缴费,达到了成为合作医疗试点要求的人数比例。要争取成为合作医疗的试点县,还有一个条件,就是要有合作医疗的定点机构,也就是每个乡镇都要建立一体化诊所。为了及时达到这个要求,一些村医也被要求垫付有关费用,建起了一个个看起来很漂亮的一体化诊所。参加的人数比例够了,定点医疗机构有了,太康县被顺利地批准为合作医疗试点县,省级和中央财政的专项补助资金也陆续划拨到位。按照国家的政策,参加合作医疗的农民可以报销部分医疗费。在太康县,很多村民反映,他们不是报销不了医药费,就是买到的药品要比平时花的钱多。可见,这样的试点并没有给农民带来实惠。

  

    


太康县如此进行合作医疗试点,让本来就持观望态度的农民,更加产生了怀疑,使原本应该是"民心工程"的合作医疗制度离民心越来越远。这样的试点又能为下一步的全国推广提供什么样的经验呢?又怎能惠及广大农民呢?

  

    [全文内容]

  

    主持人:大屏幕上的这个漂亮的建筑是一个农村的诊所。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作为新型的合作医疗试点县有很多这样的诊所。据太康县提供的数字,2003年全县有83.2%的农民自愿参加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而记者在当地调查时却发现了另外一种情况。

  

    在太康县城郊乡记者看到了很多合作医疗的宣传标语,看来太康县还是挺重视合作医疗的宣传工作的。但是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很多村民对这项新制度的积极性并不高。

  

    太康县城郊乡谢庄村村民:我没有参加,真的没有,没有。

  

    记者:你们村参加合作医疗的多不多?

  

    村民:不多。

  

    记者:一共有多少人?

  

    村民:据我所知大概有10%参加了。

  

    由于是一项新制度,有不少村民持观望态度,不愿意参加合作医疗。按照国家政策,参加农村合作医疗要本着自愿的原则,资金筹集方式是每年每个人缴费十元。被批准为合作医疗试点县后,中央和地方财政各按人均十元的标准划拨专项补助,而按照有关规定,参加的农民要达到60%的比例才能成为农村合作医疗的试点县。那么太康县在2003年实际上有多少人参加了新型合作医疗呢?

  

    太康县卫生局局长 张玉萍:我们参保率是83.2%,全县参保人数是1000497人,一百万人吧。

  

    按卫生局的说法,太康县有80%多的村民都参加了合作医疗,这与城郊乡一些村民的说法相差不小,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记者又来到城郊乡进行调查。城郊乡王东月村为了动员让更多的村民参加合作医疗,采取了村里出五元,自己出五元的奖励机制,即便如此,很多村民还是没有动心。

  

    记者:你们村里一共有多少人参加了合作医疗?

  

    太康县城郊乡王东月村村医王锦厂:我们村总人口是1300人,参加合作医疗的人数是600人,在城郊乡是参加最好的村庄,也就达到40%。

  

    如果按照这位村医的说法,他们村40%的参加比例还算多的话,显然这与太康县卫生局提供的全县83.2%的数字相差很大。

  

    王锦厂:为了搞好新型合作医疗,叫我们乡镇医生按每一个行政村的户口册子,填写太康县新型合作医疗参加者注册登记表,按100%抄写一遍,交到太康县卫生局。

  

    记者:就是把你们村所有的人名字都写到这个表上了,交上去了?

  

    王锦厂:对。

  

    记者:那个时候老百姓交钱了吗?

  

    王锦厂:没有,都没有交钱。那是先造一个假帐。

  

    按规定,太康县上报的一百万人参加人数,可按每人每年十元的标准获得中央财政的专项补助资金,但前提是个人缴费要到位。既然很多村民都不愿意参加,那这一百万人的个人缴费能否及时到位呢?

  

    记者:你们村一共多少人?

  

    太康县王集乡田庄村村医 徐萍:1540人。

  

    记者:自愿参加合作医疗的人多吗?

  

    徐萍:有三四十个,三四十个人交三四百块钱。

  

    记者:实际上你们往上交多少钱?

  

    徐萍:实际上交一万多。

  

    记者:一万多?

  

    徐萍:嗯。

  

    记者:差的这个钱谁出的呢?

  

    徐萍:我们垫资的,我垫五千块钱,另外的别人垫的。

  

    记者:你交了五千块钱?

  

    徐萍:对。

  

    记者:是自愿的吗?

  

    徐萍:不是,乡里领导来了几次,催着你非要交不行。

  

    记者:如果不交会怎么样?

  

    徐萍:不交就关门不干,不开了。

  

    记者:不交钱就不让你开了?

  

    徐萍:对。

  

    张玉萍:所有的县直机关的职工干部有的捐十块、有的捐二十、有的捐三十,这都不等。

  

    钱收不齐就强迫村医垫,再不行就领导干部带头捐,看来为了把这一千万元及时凑齐,县里还真是想了不少办法。其实要争取成为合作医疗的试点县,不仅要保证参加人数的比例,还有一个条件,就是要必须有合作医疗的定点机构。在太康县被称为乡村一体化诊所,每个乡镇要建两至三个。为了及时达到这个要求,太康县有关部门也同样是想法设法。

  

    太康县城郊乡王东月村村医 王锦厂:当时建这个诊所的时间,是院里、局里催得特别急,院长每天都来,就是看你这个诊所垒啥样了,封好顶没有,底下地平打好没有,每天都过来。在建所期间我跟院长多次反映,我说这个诊所建起来,你可得给我钱,不能叫我一个人垫钱,这是大家的事。再一个,卫生局有文件,这个诊所产权归卫生院,资金由卫生院统一构建。结果院长让我自己先建起来。

  

    很快,一个个看起来很漂亮的一体化诊所建起来了。参加的人数比例够了,定点医疗机构有了,太康县顺利被批准为合作医疗试点县。省级和中央财政的专项补助资金也陆续划拨到位。

  

    记者:一共给了你们多少钱,到现在为止?

  

    张玉萍:中央财政是641万,省市县的在一起是1000万,农民自筹1000万,就是2641万。

  

    按照国家的政策,参加合作医疗的农民可以报销部分医疗费。在太康县虽然很多村民个人没有交钱参加合作医疗,但是已经被登记在册,成为一百万参加合作医疗的组成部分,县里还给每人发放了合作医疗就诊卡,只不过这些对村民来说只是个摆设而已。

  

    记者:比方说这个村民他没有交这个十块钱,实际上是有人给他垫了这个钱,但是他这个人能不能享受合作医疗?

  

    张玉萍:他能。为什么能呢?因为有人给我垫了,这个钱是该垫这个人的,但是国家给我的优惠政策,我不能不执行。

  

    记者:这是你的合作医疗本。

  

    太康县城郊乡王东月村村民:对。

  

    记者:什么时候发给你的?

  

    村民:是去年10月份。

  

    记者:你当时交钱了吗?

  

    村民:我没有交钱人家就给个本,反正看病到哪都不报销。

  

    记者:拿这个本看病不报销?

  

    村民:没有报过。

  

    有人给垫了钱而纳入合作医疗的村民不能享受到报销医疗费的政策,那么这些对合作医疗充满希望,自愿交了钱参加合作医疗的村民能否得到实惠呢?

  

    村民:我六七百块钱化一回疗,我参加合作医疗了就得一两千,这我就不用了。

  

    记者:你就不用这个本了?

  

    村民:不用了。你用这个本还高了,用它有啥用?

  

    记者:看病的人多吗?

  

    王锦厂:看病的人多,拿本的人少。

  

    记者:为什么,拿本不是能报销吗?

  

    王锦厂:拿本报消,但贵了。

  

    记者:为什么?

  

    王锦厂:因为他拿本了,我要如果是还一块钱给他,我再退给他0.25元,我等于0.75元卖给他,0.75元卖给他我就赔钱。赔钱了我这个诊所就牵涉到效益不好,赔钱了。

  

    记者:这个0.25元乡卫生院不是返回给你吗?

  

    王锦厂:县卫生院按合作医疗的规定,应该将0.25元返给我,但是卫生院不给我钱。

  

    按照规定,如果参加合作医疗的村民一年之内没有住院看病报销过医药费,他们可以到一体化诊所进行一次免费身体检查。这项政策村民是否能享受到呢?记者来到城郊乡一体化诊所了解情况,但是令记者倍感意外的是,这个新建的外观漂亮的一体化诊所院里杂草丛生,一片狼藉。

  

    王锦厂:这个一体化诊所都全散了,现在都没有了。以前比如我这个诊所是八个人,现在我这个诊所八个人全都走完了。

  

    虽然早已停用,但记者在空空荡荡的诊所里看到一个资料柜,里面整齐地摆放着很多档案。翻开一看,原来是村民就诊和体检登记表。在一份孕妇分娩登记表上,记者蹊跷地发现,第一个登记的时间是2003年2月5日,而第五个登记的时间是2003年1月19日,比第一个日期还早。这些档案的真实性到底如何呢?记者决定带着几份村民健康检查档案到村里进行调查核实。

  

    记者:谢喜英,这是你的体检表,你体检过吗?看过这张表吗?

  

    太康县城郊乡王东月村村民谢喜英:没有,没有检过。谁知道有这个表,体检啥东西?正常,正常,我不知道,反正我不知道,这都是啥,谁也没有见过这个表,我也没有检查过。

  

    记者:没有检查过?

  

    村民:问问我们这儿参加的,哪个人都这样说,实话实说,没检查就是没检查。

  

    记者:这个人你认识吗?王锦文。

  

    村民:以前认识。

  

    记者:现在呢?

  

    村民:现在在地下了,死了三年了。

  

    记者:去世了?

  

    村民:去世三年了。

  

    记者:去世了,怎么去年还有他的体检表?

  

    村民:这不知道。

  

    人在三年前已经去世,却还有去年进行健康体检的档案。在王集乡王东村一体化诊所里,我们也看到了同样的资料柜。

  

    记者:这是谁写的,这些东西?

  

    太康县王集乡王东村村医 蔡齐海:医院写的。

  

    记者:哪个医院写的?

  

    蔡齐海:王集乡。

  

    记者:乡卫生院写的?

  

    蔡齐海:对。

  

    记者:那为什么放在你们这儿?

  

    蔡齐海:应付检查。

  

    记者:这个王集乡王东村,这个人做过体检吗,在你们这儿?

  

    蔡齐海:没有。

  

    记者:没有做过体检,那就是说这个体检表是假的了?

  

    蔡齐海:这个资料全部都是……

  

    记者:都是什么?

  

    蔡齐海:都是假的。

  

    太康县合作医疗的如此试点运行,让本来就持观望态度的农民更加产生了怀疑,使原来本是民心工程的合作医疗制度,离民心越来越远。

  

    太康县城郊乡王东月村村民:那不是很清楚嘛,他的目的不是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想弄这个钱的,上面坑国家,下面又坑老百姓,那不是很清楚吗?

  

    主持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是为了减轻农民因疾病带来的经济负担,提高农民的健康水平,是一项事关农民利益的民心工程。国家投入了巨额专项补助资金。而作为试点的太康县自愿参加的人数有水分,定点医疗机构成为摆设,参加的农民又很难得到实惠。试想这样的试点又能为下一步全国推广提供什么样的经验呢?又怎样能够惠及广大的农民呢?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