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气派的路边工程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沿303国道经过吉林省梅河口市进化镇谢家村时,可以看见一道气派的风景:每户农家院里都矗立着崭新的铁制玉米仓,统一颜色、统一规格、统一式样,展现出一片新农村的壮观景象。

  

    据介绍,建设铁玉米仓的初衷,是根据上级有关“治理农村环境和建设公路沿线文明村”的指示精神办的。为了鼓动广大农户的积极性,有关领导指示,采取干部筹资和农户出资相结合的办法建造铁玉米仓和配套的铁栅栏。经过一番整改,谢家村的面貌焕然一新。

  

    


据称从那以后,谢家村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典型。周边一些村镇也开始进行类似的环境治理工程和建设。可是对于这种典型,有些村民并不高兴,毕竟建玉米仓加重了农民负担,他们认为应该把钱用在发展生产,引导农民致富上更实在。记者发现,漂亮的铁玉米仓只分布在公路、铁路沿线,村子后面的农户什么都没有。在谢农村后村,几乎所有的农户既没有铁玉米仓,也没有铁围栏,有些农户的房子还相当破烂。表面上的整齐美观,并不能改变农民的实际生活。

  

    目前,此事已引起当地有关方面的关注。

  

    [详细内容]

  

    主持人:多年来生活在村里的农民们要是想盖个房子、修个粮垛、围个猪圈什么的,只要向村里申请批块地就可以自己动手干起来。人们看重的是实用,样子并不一定讲究。由于农民的经济条件有高有低,修起来的生活设施也就五花八门、参差不齐,这本来是多年客观情况形成的。可是最近在吉林一些地方,我们却听说了这样的事,地方领导组织干部和农民凑钱,对农村环境卫生面貌进行统一的改造,一时间村里动静不小。

  

    解说:沿303国道经过吉林省梅河口市进化镇谢家村,就可以看见一道气派的风景,每户农家院里都矗立着崭新的铁制玉米仓,统一颜色、统一规格、统一式样,展现出一派新农村的壮观景象。在路边我们敲开了一家农户的门。

  

    谢家村村民:这是镇里头、市里头出的主意做的。

  

    记者:不是你们家自己做的?

  

    村民:不是。

  

    谢家村村民:这个地方因为啥,守着道边,省里、中央有时候都下来领导,所以这个地方必须把房子什么都得搞好。

  

    解说:玉米是吉林农村主要的农产品,在很多地方为了把玉米晒干晒透,方便脱粒和储存,农民家中都要修建四面通风的玉米仓。大部分玉米仓是就地取材,用木板随意搭建的,而谢家村的玉米仓却是统一的,六米长、二米五宽,刚架结构、由铁丝网做护栏的高档玉米仓。

  

    梅河口市进化镇谢家村代理党支部书记 秦百权:顶上的瓦都是彩钢瓦,好几十块钱一平米。

  

    记者:总造价多少?

  

    村民:总造价他说是三千六七百块钱。

  

    记者:那么贵?

  

    村民:嗯。

  

    解说:在谢家村所属的梅河口市进化镇,镇长鄂宝富向我们介绍了建设铁玉米仓的初衷。

  

    梅河口市进化镇镇长 鄂宝富:根据通化市委的指示精神,我们搞农村环境治理和公路沿线文明村建设,谢家村原来是一个很脏、乱、差的这么一个村,为了彻底改变农村居住环境,逐步达到小康社会这个要求,我们党委政府先在谢家村进行一个试点。

  

    解说:谢家村既临公路,又临铁路,据镇长介绍,为了鼓动广大农户的积极性,尽快实现村庄大变样,领导指示,造价三千七百多元的铁玉米仓,每家农户出资六百元,剩下的钱由市、乡、镇各级政府的干部们想办法筹集。

  

    记者:实际上这个铁的玉米仓,它是怎么筹措的资本?

  

    鄂宝富:这个钱是对口扶贫部门捐款。

  

    秦百权:我们全都捐款,一人一年拿一百多块钱,整个挣的工资全捐款了。

  

    解说:农民和干部们凑足了环境改造的资金,从去年开始,谢家村的环境卫生整治工作就热火朝天的展开了。而上级对这项工作的要求无外乎两条,一是整齐,二是迅速。

  

    谢家村村民:也挺折腾人的。

  

    记者:怎么折腾人呢?

  

    村民:这个猪圈原来到这,你都得挪,原来苞米楼子那么高的,都让你非得这么高不可。

  

    记者:把它盖到你靠那边去不就完了吗?

  

    村民:那不是显得不整齐吗?你看路上一走的话,你看你一瞅的话,这不都是一致嘛。

  

    解说:为了尽快完成任务,在指定位置安装玉米仓,这家农户拆了半拉猪圈,原先圈在四个圈的猪现在只好先在两个圈里凑合着。这户农民实在腾不出地方,只好把玉米仓直接建在猪圈里。

  

    记者:现在这是猪圈。

  

    村民:对。

  

    记者:下面是猪圈,上面放苞米。

  

    村民:对。

  

    解说:经过一番整改,谢家村的面貌焕然一新,据称从那儿之后,谢家村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典型。

  

    谢家村村民:现在可以这么说,坐火车的也好,是坐汽车的也好,就是大客的小客的,一到谢家一看,这个地方人家咋整的,铁苞米楼子。

  

    记者:是不是觉得你们特有钱?

  

    村民:对,但是他不知道,属于是上面给解决的钱。

  

    解说:各级干部捐钱给谢家村改变面貌,按理说农民应该高兴才是,可是在采访中我们发现谢家村的农民们并不领情。

  

    村民:老百姓养点致富的出路,养点猪,投资困难户,那实际。这也不实际,占那么多钱,净在路边上扔。

  

    村民:养殖上,多种经营上,这些方面上多给投资点,比如像贷款什么的,比这有用。

  

    村民:现在都是领导搞名堂。

  

    解说:尽管村民对干部们做的事情颇有微辞,但去年谢家村接待的参观团扔是不下四五拨。正是在谢家村的带动下,梅河口市和柳河县的许多乡镇也不甘落后,搞起了各种各样的美化工程。这是柳河县新发乡柞木岗村,我们看到原先的农户家全部拦上了绿色水泥板。

  

    柞木岗村村民:美化环境的。

  

    记者: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吗?

  

    村民:现在得根据形势,现在不都要奔小康嘛。

  

    柞木岗村村民:先不管你里面,先把你外面安好就行了。

  

    解说:离开柞木岗村,我们又来到红梅镇,这些漂亮的铁栏杆据说每米的价格在一百元左右,同样是由村民和干部分摊的。民主村的干部告诉记者,今年下半年他们也要开始这项工程了。

  

    记者:如果村民说我家很困难,我不愿意安这个,行吗?

  

    梅河口市红梅镇民主村党支部书记 艾英德:按正规是不行,因为统一规划的。

  

    记者:你觉得房子住的都不成,光是铁栏杆搞好了,有用吗?

  

    艾英德:你说我说啥,因为我说这个没用,你们回头从电视上一报道,让政府这么一说,他们民主村党支部书记都这么干,这么说话,能行吗?是不是这么回事,我说的是事实吧。

  

    记者:所以你就算这么想,也不能这么说?

  

    艾英德:对,的确是,咱说句良心话。

  

    解说:在形势的逼迫下,目前梅河口市、柳河县等地,环境卫生整治工作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这些工程以最快的速度和最小的付出完成了村庄的大变样。

  

    柞木岗村村民:快,没到一个来月就弄好了。

  

    记者:这里面有变化吗?

  

    村民:里面没有,里面还是原来那个样。

  

    解说:在梅河口市谢家村,为了把村里的情况看得更清楚些,我们爬上了路边的一座山坡,就在这座山顶上我们看到,漂亮的铁玉米仓只分布在公路、铁路沿线,村子后面的农户什么都没有。

  

    画面字幕:谢家村村民

  

    村民:道边上的给做,我们后面的不给做。

  

    记者:你们家没给做?

  

    村民:嗯。后面的不给。

  

    谢家村村民:后面不是面上,胭脂不都往脸上抹吗?

  

    记者:后悔当年没有住在前面。

  

    村民:就像找坟地没找到穴位,人家那有穴位。

  

    解说:当地居民的实际生活水平到底怎样,一位正在耕种的农民给我们算了一笔帐。

  

    村民:一亩地种子得七八斤,一斤三块五,底肥四五十斤,追肥也得六十斤,顶多剩三百块钱,得去一半花销。

  

    记者:那你一年你八亩地,三八二十四,挣两千四百块钱。

  

    村民:那可不咋的,家里三口人。

  

    解说:人均一千元左右的收入显然无法达到真正的小康社会,就连做出一副小康社会的样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在谢家村采访时我们看到,没有得到政府贴钱改造环境的农户固然委屈不满,而被改造的农户也有自己的烦恼。

  

    村民:负担还是挺大的。因为啥,这个苞米楼子一个是六百元,都是头一年整的,这个六百,这两个就是一千二,我那边还有一个,一千二再加这个,这就是两千多块钱。

  

    解说: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其他村子。

  

    柞木岗村村民:我是跟别处借的。

  

    记者:找谁接的?

  

    村民:找别处借的。那人家要啊,人家给你安上了,人家不管你借钱还是咋的,就得给人家。

  

    解说:表面上的整齐美观并不能改变农民实际的生活,而在有些地方因为干部工作方式的简单草率,还给农民带来了伤害。在谢家村临街一个漂亮的玉米仓下面,我们遇到了村民孙文久,表面上看他家有一套崭新的大瓦房,有一个价值三千多元的铁玉米仓,门前还围着六十块钱一米的漂亮的铁栏杆,但实际情况怎样呢?

  

    谢家村村民孙文久:原来我是草房,不是让扒嘛。

  

    记者:草房怎么让你扒呢?

  

    孙文久:不好看,让我扒,要不是让我扒,我就不扒它了,你说我能扒吗?盖这个又没有钱,我扒它有什么用,不扒不让。

  

    记者:那你没房子的时候住在哪儿?

  

    孙文久:住在他们这个房子,有一铺炕,让我住一头。

  

    记者:邻居家?

  

    孙文久:邻居家。

  

    解说:据孙老汉介绍,扒掉草房后,镇上给了他一些木头、水泥和四千块钱,但盖一座砖瓦结构的房屋怎么也得三四万,最后是他的女儿一家在原来的房址上盖起了砖瓦房,修起了玉米仓。

  

    孙文久:不是我的,我不是说了吗,不是我的,我啥也没有了。

  

    解说:如今在303国道旁边,谢家村光鲜亮丽的形象仍旧招惹了许多人羡慕的眼光。

  

    村民:打听多少钱,怎么做的,造价多少,像你似的这么家庭,完了以后他的意思回去就去做。

  

    记者:都是哪儿的人想做?

  

    村民:都是头头。

  

    记者:有没有农民打这儿过的,别的村上的问?

  

    村民:农民不打听,像你说的对了,都是领导。

  

    主持人:您看像这样说是给农民做事,却不从农民的实际需要和现实可能去考虑,花了大把的资金,却没有给农民带来收益,甚至给农民生活添了不少的乱子。现在干部们都在谈求真务实,谈科学的发展观和政绩观,那么能不能把百姓的利益放在心上,着眼于长远、着眼于实际,在百姓生活还不很富裕的时候,把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把事办的实在一些,这也是对我们发展观和政绩观的检验。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