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缉捕境外逃犯余振东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2004年4月16日,美国联邦执法机关执法人员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将外逃至美国的犯罪嫌疑人余振东移交给中国公安部。那么,余振东当年为何出逃?中国执法机构又是如何将其缉捕归案的呢?

  

    2001年10月12日,中国银行发现4.82亿美元的缺口,问题出在广东开平支行。当晚,该行前后三任行长同时神秘失踪。很快,香港传来消息称,余振东已从香港飞往加拿大。两周后,余振东进入美国。2001年10月16日,广东省检察院对此立案侦查。随即,公安部迅速调集精干力量,展开了境外缉捕工作。同年11月5日,公安部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了“红色通缉令”,请美国司法部协助冻结涉案款项,缉捕犯罪嫌疑人。历经重重困难,2003年1月,在北京广东两地召开了由中国、美国、加拿大和香港有关机构参加的“三国四方”会议,明确了办案协作思路,统一了取证模式。为将余振东遣返回国,在美方协助下,中方会见了余振东及其律师,规劝其尽早回国接受审判。2004年2月,余振东终于签署“控辩交易”。随后,中国政府通过外交途径就遣返余振东的有关事项向美方做出了承诺和说明。同年4月16日,美方将余振东押送至中国。这是美国联邦执法机构第一次将中国犯罪嫌疑人遣返并押解至中国。

  

    


据了解,近年来公安部已从30多个国家和地区,将230多名外逃的中国犯罪嫌疑人缉捕回国。

  

    [详细内容]

  

    几年前在广东开平发生了一起涉及4.82亿美元的惊天大案。三名银行行长一夜之间全部神秘失踪,犯罪嫌疑人余振东是如何出逃,如何躲藏,又是如何将其缉捕归案的?近日,一家国际航班的到来为我们解开了这个谜。

  

    解说:2004年4月16号下午5点,一架从美国旧金山飞来的国航CA986次航班降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然而,这家普通的飞机上一位不普通的乘客,他就是余振东,中国外逃犯罪嫌疑人,中国银行广东开平银行原行长,押送他的是美国司法部联邦调查局和美国国土部移民局的三名执法人员。他们将余振东正式交给中国公安部。

  

    这是美国联邦执法机构第一次将中国犯罪嫌疑人遣返并押解至中国。当天中纪委监察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外交部和司法部派人参加了移交工作,随即,余振东被送往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区看守所暂时羁押,次日转押广东。

  

    2001年10月12号,中国银行开始使用计算机联网管理的第四天,发现4.82亿美元的缺口,问题出在广东开平支行,当晚,该行前后三任行长痛失神秘失踪。

  

    


广东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缉捕科科长曾旭岩:“当时中国银行广东分行的领导,向我们公安厅报案,说他那里发生一个大案子。”

  

    解说:缉捕行动迅速展开。根据所掌握的有关线索,警方分成三路,一路彻查广东开平,一路急奔上海和华东地区,还有一路赶赴香港,然而笼罩在侦查人员面前的却是一团迷雾。

  

    广东省公安厅经侦总队金融罪案侦查科副科长焦志伟:“在上海那几天查了酒店、机场、海关,所有能查的能利用的资源都利用了,但是一点收获没有。”

  

    解说:就在警方在内地的搜寻一筹莫展的时候,香港方面有了突破,发现余振东的踪迹。

  

    曾旭岩:“2001年10月20号下午5点10分,当时香港经办这个案子的主要负责人就打电话给我,说这三个人都有假证件,假名字,出生年月是什么,我赶快要这些资料,很快当天晚上查到已经往加拿大那边走了,航班号是CX888。就是从香港直飞加拿大的温哥华。”

  

    解说:两周后,余振东从加拿大进入美国。2001年10月16号,广东省检察院对开平一案立案侦查。

  

    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指挥中心副主任陈东:“大量资金走向,大量的非法贷款,包括转移的资金,这些事实以及涉及的人,应该说他们三个最清楚的。他们三个出逃给这些问题进一步查清,带来了困难。”

  

    解说:随即,公安部迅速调集力量展开了境外追捕工作。

  

    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处长周京平:“在2001年11月3号,我带队去香港和香港的警务处和美国联邦调查局驻香港的联络处的官员进行会晤,从此拉开了与美国境外缉捕协助工作的序幕。”

  

    解说:余振东此时也感到逃亡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

  

    余振东:“最初的一段时间是在逃的,确实比较辛苦的,东躲西藏,怕见熟人。”

  

    解说:2001年11月5号,公安部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了红色通缉令,并根据中美司法协助协定,中方请美国司法部协助冻结涉案款项,缉捕犯罪嫌疑人。

  

    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副局长高峰:“开平案件的缉捕工作不纯粹是缉捕工作,难在外交工作和执法工作的统一。”

  

    美国联邦调查局驻北京办公室法务专员刘伟廉:“美国联邦调查局对中美司法合作执法的合作一直很重视,我们的决心一样的,不让犯罪分子在一个国家犯罪,逃到另外一个国家躲避法律的制裁。”

  

    解说:缉捕境外逃犯虽然是各方的共识,但是在具体执法合作中仍有不少困难。

  

    高峰:“他们有他们的法律制度和执法模式,中国有中国的法律制度和执法模式。我们国家和西方的发达国家之间,没有签订引渡条约,给案件的缉捕工作也带来很大的难度。”

  

    


刘伟廉:“司法制度的不一样,法律上关于证据,你们这边可以采取的我们可能不能采取,我们认为是证据的,中国可能觉得不够。”

  

    高峰:“收集各方面的证据来组成一个严密的证据体系,来真实他犯罪。因为只有他们不光在中国犯罪,而且还违反了美国、加拿大、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法律之后,合作才会有基础。”

  

    解说:这时法网开始向潜藏的余振东收集了。

  

    公安部驻美警务联络官段大启:“那时候是2002年12月19日下午五点钟,当时我在华盛顿中国驻美使馆,下午突然美国联邦检察官给我打电话来,告诉我说我们刚刚在洛杉矶把余振东抓到了。”

  

    解说:随后2003年1月15号到20号,在北京、广东两地召开了由中国、美国、加拿大和香港有关机构参加的"三国四方"会议,明确了办案协作思路,统一了取证模式,为将余振队遣返回国在美方协助下,中方会见了余振东及其律师,规劝尽早回国,接受审判。

  

    记者:“没有见到他们之前,你对他们要跟你见面有什么想象?”

  

    余振东:“我想了很多,因为我回来之后不知道对我怎么样,以后的事怎么样,心中没底。”

  

    高峰:“经过和余振东的坦诚交谈,我向他再三说明,只有回国接受中国法律的公正审判,才是他的唯一出路。”

  

    解说:经过中方人员晓之以法、动之以情的规劝,余振东的内心受到很大的触动。

  

    


余振东:“当时见到他们,感受比较深。这点使我很难忘。”

  

    段大启:“今年2004年2月5日,余振东终于统一签署控辩交易。”

  

    解说:美国法律中的控辩交易,既余振东认罪并遣返中国受审。这是美方遣返余振东的法律基础,但余振东是否愿意签署这个协议,仍存在不少变数。

  

    段大启:“到25号这天,从上午9点,本来说好的事又重新说一遍,一直拖到下午三点,还是拒绝签,第一次就不得不流产。”

  

    解说:其实即使他不签这个协议,也难逃法网。他不但美国服刑,而且还面临加拿大、香港法律的联欢追诉。

  

    段大启:“最终的结果可能还是回到国内接受法律审判。”

  

    解说:面对三国四方法律的联欢追诉,2003年2月19号,余振东不得不签署控辩交易。

  

    段大启:“当时按照美国的规定,签署控辩交易的现场只能是检方和辩方在场,我们到外面等,我记得在外面等的心情很焦急,也很担心,因为余振东一天情绪很不稳定,有可能像上次那样重新拒绝,而且应该讲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记得先出了联邦检察官的秘书,走到跟前只跟我说了一个词——OK。”

  

    记者:“你选择了合作的方式,为什么选择这个方式?没想到不配合不合作的话也可能由于侥幸的机会?”

  

    余振东:“如果不合作的话,对我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这是我应该回来的,因为我毕竟在中国这里犯了比较大的罪,做了比较大的错事。应该回来协助司法机关调查,承受我应该负的责任。所以合作的话,还有一线机会给自己,去得到比较宽大的处理。”

  

    胡安福:“我们感到余振队被遣返回国,不要仅仅看他一个人,我觉得对我们将来对中美执法合作也好,和其他国家合作也好,在缉捕逃犯这方面,合作上会大大推进。”

  

    主持人:据了解,近年来公安部已经从30多个国家和地区将230多名在逃的中国犯罪嫌疑人缉捕归国。相信随着这次中美执法合作的成功,对于那些侵吞了国有资产和公款潜逃在异国他乡的犯罪嫌疑人来说,被缉捕归案只是时间早晚问题,我们又想起中国的那句老话: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