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变了味的电子阅览室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现在,很多公共图书馆都设立了以计算机技术为基础的现代化的电子阅览室。但是,在辽宁省建平县,图书馆的电子阅览室却变了味。

  

    记者来到了建平县图书馆的电子阅览室。推开门一看,图书馆的电子阅览室里基本上都是稚气未脱的孩子,除了打游戏的,就是上网聊天的。由于这个电子阅览室距离建平县叶柏寿第一小学很近,每天放学的时候,一些孩子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并不是回家完成作业,而是要到阅览室里打游戏。记者采访时还发现,由于电子阅览室并没有不让未成年人进入的规定,所以到电子阅览室上网,无需出示证件,不用登记,只要交纳每小时1元的网费即可。据管理员介绍,只要周末,电子阅览室基本上是座无虚席。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个阅览室还能包夜上网。记者看到,直到半夜12点半,还有好几个孩子依然玩得津津有味。电子阅览室之所以能明目张胆的让未成年人进入,甚至能包夜上网,除了因为它是借电子阅览室之名行网吧之实,还有一个原因是它的承包人是县文化局的工作人员。

  

    据建平县文化市场稽查大队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对网吧违规行为查得很严。但电子阅览室的违规行为是他们没发现还是视而不见呢?在稽查大队提供的检查记录里记者看到,仅在4月10日至16日一周之内,稽查大队就对全县26家网吧进行了30次检查,但每一次的检查对象都没有图书馆电子阅览室的名字,而每一次,阅览室老板李广杰都是检查组成员之一。

  

    [详稿]

  

    


主持人:随着计算机技术和网络的发展,有越来越多的公共图书馆设立了电子阅览室。这种以计算机技术为基础的现代化的阅览室,为广大读者提供了快速高效的信息服务。但是在有些地方,这种电子阅览室却已经变了味。

  

    解说:电子阅览室的主要功能是通过计算机管理各种文献信息资源,用数字化的信息提供阅览、咨询和网上服务。2002年10月,建平县图书馆在辽宁省的县级图书馆里率先建起了电子阅览室。

  

    付鹏程(建平县图书馆馆长):2001年,有一个报纸写着文化部和什么邮电部联合发一个文,在全国省市县乡建立电子阅览室。然后我发现这个消息以后,我就积极筹措要建这个东西。因为啥,它比较前卫,这个东西对于咱们说起点比较高。通过方方面面的争取资金,我买来了20台电脑,买来电脑以后电子阅览室就建起来了。

  

    解说:那么建平县图书馆的电子阅览室建立快两年了,情况又怎么样呢?

  

    付鹏程:现在咱们省里刚刚对电子阅览室实现资源共享,也是对县一级刚刚照顾过来。现在可以说,那天我问王馆长,我说现在有没有像样的,咱们县级的,我准备看看去。他说现在还没有,他说我们想拿你这儿做个典范。你好好做,我说太好了,这个事我也挺那啥。因为啥呢?现在人对互联网,有些东西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我也看电视天天播这块。所以我这块我也是急于想把他做成真真正正的电子阅览室。

  

    解说:图书馆馆长口口声声讲要做辽宁省县乡级电子阅览室的标杆,但是实际情况怎样呢?

  

    2004年4月24日、25日两天,记者对建平县图书馆阅览室情况进行了暗访,记者以普通读者的身份来到电子阅览室。无须出示证件,不用登记,只需交纳每小时一元的费用,管理员就会告诉你到几号机器。

  

    放眼望去,阅览室里的读者以中小学生居多,那么这些孩子在干什么呢?原来这些孩子基本上都是在打游戏,还有个别孩子在聊天。记者在一台电脑前坐了下来,打开电脑一看,界面上除了游戏还是游戏。

  

    由于这个电子阅览室距离建平第一小学的后门也就一百多米,每天中午、下午放学的时候,一些孩子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并不是回家做作业,而是要到电脑室里打游戏。

  

    学生家长:那他玩那个游戏就上瘾了,那就不学习了,一天就寻思玩游戏机去了。我不知道,反正有的孩子去,有的不去,凡是去的孩子学习成绩都不好。

  

    记者:家长担心吧?

  

    学生家长:嗯。我们家的孩子不去,天天接,他也没时间去。不接那个他从半路上他就去了,家长他也不知道,知道了那也不能让,那就是不知道,要点零花钱,舍不得花,上网吧玩去了。

  

    解说:目前,虽然国家相关部分还没有颁布具体的公共图书馆电子阅览室的管理办法。但在2003年8月,文化部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加强公共图书馆电子阅览室管理的通知。其中规定的公共图书馆电子阅览室的业务并没有打网络游戏这一项,那为什么阅览室的电脑里,还要装这么多的游戏呢?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游戏啊?玩游戏对小孩大脑发达有益吧。

  

    记者:大人也不管,一般他们玩几个小时?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五六个小时,没多长时间。.

  

    解说:孩子一天玩五六个小时的游戏,管理员还觉得少!更上记者吃惊的是,这个电子阅览室的营业时间竟然是24小时,能够通宵包夜上网!

  

    记者:包夜行吗?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包夜,行。

  

    记者:多少钱?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5块钱。

  

    记者:一个人5块钱。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对。

  

    记者:到明天早上几点?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到明天早上8点。

  

    解说:与记者同时包夜上网还有几个小男孩,他们是建平一小五年级的学生。从他们操作电脑的熟练程度可以看出:这些孩子绝非新手。其中一个孩子还教起了记者怎么玩这种叫开天传奇的游戏。

  

    记者:这叫什么?

  

    学生:开天。

  

    记者:怎么玩啊这个?

  

    学生:我带你。

  

    记者:你教我啊?

  

    学生:我带你玩。

  

    解说:直到半夜12点多,这几个孩子依然玩的津津有味。那么作为图书馆的电子阅览室,一个公益性场所,怎么变成了孩子们专门打游戏的地方了呢?

  

    记者:这是电子图书阅览室?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嗯。

  

    记者:它是属于图书馆的吗?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是吧。

  

    记者:它跟网吧有啥区别?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区别?就是网吧。

  

    记者:没区别?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嗯。

  

    记者:我看好像小学生多?特别吵,今天。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今天是星期天。

  

    解说:图书馆的电子阅览室怎么一下子又变成了网吧?即使是网吧也是不允许未成年进入的,那么记者碰到的情况是不是一种巧合呢?记者以找孩子的名义,对建平县的几家网吧进行了暗访。其中一个网吧管理员的话证明这绝不是偶然。

  

    记者:孩子没上学,找不到他了。

  

    网吧管理员:没有。我们这没有孩子。你上楼看一眼,没有小孩。

  

    记者:你这儿有小孩吗?

  

    网吧管理员:没有。到文化网吧找找。

  

    记者:到哪?

  

    网吧管理员:文化网吧你们知道吗?

  

    记者:文化网吧在哪?

  

    网吧管理员:在文化馆二楼。

  

    记者:那个电子阅览室是吗?

  

    网吧管理员:是。

  

    记者:那里有小孩?

  

    记者:为什么它里面可以进小孩?现在不是都不让进吗?

  

    网吧管理员:它那就是小孩多,全都是十几岁的孩子。别的地方都不让进。

  

    记者:你们这儿小孩一般都不让进来?

  

    网吧管理员:18岁都不让进。

  

    记者:它为什么可以进?

  

    网吧管理员:那就不清楚了。

  

    




解说:网吧,未成年人禁止进入,电子阅览室就没这个规定了。建平县电子阅览室正是钻了这个空子,以电子阅览室之名行网吧之事。据知情人士向记者反映,电子阅览室之所以能长期接纳未成年上网打游戏,除了它打着图书馆电子阅览室的旗号外,还有个重要的原因。

  

    记者:你们这老板是谁啊?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李广杰。

  

    记者:李广杰?他是干吗的呀?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他在文化馆上班。文化局。

  

    解说:电子阅览室是图书馆的阅览室,为什么有一个文化局的老板呢?

  

    记者:归图书馆管吗?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管。

  

    记者:交钱是吗?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是。

  

    记者:每年交多少?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一般都2万多。

  

    记者:那你们也挣不了多少钱?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挣不多少钱。

  

    记者:你不属于承包的?

  

    电子阅览室管理员:也属于承包的。

  

    徐杰敏(建平县图书馆党支部书记):我们为啥让文化,管这个人,为啥是文化系统?他是市场办公室的人,因为他在这方面比较明白。所以说责任到他这块,他也比较负责任。所以就没对外搞那个,没对外搞承包。

  

    解说:电子阅览室也好,网吧也好,自己管理也好,承包了也好,都应该接受相关部门的监管。但阅览室这些违规行为为什么一直没有得到制止呢?难道这个电子阅览室真的就在各级相关部门的监管之外了吗?

  

    记者:这个阅览室平常有没有部门查?

  

    付鹏程:有,市里、县里都有。

  

    记者:以什么名义来查?

  

    付鹏程:他们都是例行检查,他们都经常管理。

  

    记者:跟查网吧一样吗?

  

    付鹏程:对。

  

    解说:既然有人检查,问题又很突出 。为什么还会出现小学生通宵达旦在图书馆电子阅览室里打游戏的情况呢?记者又来到了负责监管的建平县文化市场稽查大队。

  

    陈国军(建平县文化市场稽查大队队长):咱们主要检查网吧,主要是盯住超时营业,还有未成年进入的问题。

  

    记者:如果一旦他们发现有这种行为怎么办呢?

  

    陈国军:发现问题吊销执照,发现未成年人进入两次,吊销文化网络经营许可证,可以跟工商部门协商,吊销营业执照;夜间超时营业,发现一次就吊销执照。这是咱们上面统一规定。

  

    记者:像图书馆的阅览室你们管不管?

  

    陈国军:图书馆阅览室也在咱们县网吧管理之内,它那也上网,也视同网吧管理。

  

    


解说:这就奇怪了,阅览室既然属于检查范围,又严重的存在接纳未成年人超时营业的问题,是检查所没有发现问题,还是视而不见呢?在稽查大队提供的检查记录里我们看到,仅在4月10日至16日一周之内,稽查大队对全县所有的26家网吧进行了30次检查,每一次检查对象,都没有图书馆电子阅览室的名字。而每阅览室老板李广杰,都是检查组成员之一。

  

    主持人:目前虽然对网吧进行的一次次专项整治,网吧接纳未成年上网、超时营业的现场已经得到了遏制。但是在建平县我们看到,图书馆的电子阅览室,又成了未成年人上网打游戏的新的场所。最近我们接到一些观众的来信来电,说在当地也存在着同样的情况。看来在整顿网吧的同时,对于像电子阅览室这样的场所,也有待进一步的规范。要防止一些网吧以电子阅览室或者其他什么名义,改头换面逃避监管,危害青少年的健康成长。 (整编/李作诗)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