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工业园还是垃圾园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在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相公镇,收购、加工各种塑料垃圾的小型个体企业一家连着一家,运送塑料垃圾的货车随处可见。记者走访了十几家作坊,发现在垃圾堆中很容易发现输液管、注射器等医疗垃圾。据这里的个体经营户介绍,输液管、注射器是制作食品袋、口杯的好料。

  

    






相公镇还有很多作坊专门加工非法入境的洋垃圾。在记者前往采访的前一天,也就是4月11日,青岛海关对这里的洋垃圾进行了突击清查,查扣了一大批洋垃圾。但是,次日,在几个作坊里,记者还是发现了形形色色的洋垃圾。在这里,各种生活垃圾、医疗垃圾、洋垃圾经过分类、粉碎、造粒等程序之后,就摇身一变,成为用来制造食品袋、水桶、口杯、儿童玩具等各种塑料制品的再生塑料颗粒。记者看到,在这些程序进行的过程中,没有任何消毒措施。每天,用来冲洗塑料的各种污水、焚烧垃圾的烟尘、熔化塑料产生的有毒气体和机器的轰鸣声充斥着整个村庄。

  

    据这里的经营户介绍,由垃圾做成的再生塑料颗粒比新原料每吨要便宜几千块钱,所以这种再生料不愁销路,山东、江苏、浙江等省都有长期的用货单位。

  

    [详细内容]

  

    如今,食品袋、口杯、水桶等等这些塑料制品,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间。可是记者最近在山东省临沂市调查的时候却发现各种各样的塑料,甚至还有医疗垃圾、洋垃圾,在那里被加工成了再生塑料,有的再生塑料,就被做成了食品袋、口杯等等这些日用品。

  

    垃圾如山,机器轰鸣,烟雾缭绕,在山东省临沂市的河东区的相公镇,每天都是如此,在这里收购、加工各种塑料垃圾的小型个体企业一家连着一家,运送塑料垃圾的货车随处可见。

  

    记者:每天都拉来?

  

    送货者:天天干,平时一天能拉30多吨。这是江苏拉来的。

  

    记者: 从外地,外省?

  

    送货者:从江苏省拉过来卖。

  

    记者:外省都拉过来到这儿卖?

  

    送货者:嗯。

  

    记者:这地方很有名是吧?

  

    送货者:外国的垃圾都往这儿卸。

  

    记者:洋垃圾?

  

    送货者:嗯。

  

    看来,这里的塑料垃圾回收加工已经名声在外,临沂市河东区相公镇专门设立了两个工业园,大饭庄工业园和向一工业园。工业园内几乎是清一色的塑料垃圾回收加工的小作坊式企业,有数百家。每天,形形色色的垃圾从各地汇集到这里,第一道工序就是按不同的用途进行分类。

  

    记者:32、33、34,有34种垃圾?

  

    经营户:34种还不算完。

  

    在几十种垃圾中,记者还看到了输液管、注射器等医疗垃圾。

  

    记者:这是输液管,是吧?

  

    经营户:输液管。

  

    记者在工业园走了十几家作坊,发现在垃圾堆中,很容易发现输液管、注射器等医疗垃圾,甚至有的还带着输液的针头。据工业园的个体经营户介绍,输液管、注射器是制作食品袋、口杯的好料?

  

    记者:这是输液期,是吧?

  

    经营户:嗯。

  

    记者:买这个的都做这个口杯?

  

    经营户:全是,是的。咱们这些料当中,这种料是最好的。

  

    记者:做口杯这个是最好,最贵的?

  

    经营户:对。

  

    记者:输液器、吊针管?

  

    经营户:嗯。

  

    




各种垃圾经过分类后,会有一些不可利用的废料,被随意乱倒,遍地都是。这些废料往往是一烧了之。像这样的大火,在工业园几乎每天都有,浓烟伴着有毒气体笼罩着村庄。相公镇工业园还有很多作坊专门加工非法入镜的洋垃圾,在记者前往采访的前一天,也就是4月11号,青岛海关对这里的洋垃圾进行了突击清查,查扣了一大批洋垃圾,但是次日,在几个作坊,记者还是发现了形形色色的洋垃圾。

  

    记者:这是洋垃圾吧?

  

    经营户:对。

  

    记者:这儿都有日文。这是哪儿的?日本的?

  

    经营户:对。

  

    记者:你这个洋垃圾是从哪儿进?

  

    经营户:青岛的。

  

    记者:直接从港口拉?

  

    经营户:对。

  

    这些洋垃圾有各种各样的生活垃圾,五花八门。

  

    记者:用洋垃圾做塑料桶行不行?

  

    经营户:都行。

  

    在相公镇工业园的一个作坊,记者看到有满院子的还没有打开包装的洋垃圾。

  

    记者:这是什么东西?是医院用的吗?

  

    经营户:都是塑料的。穿的防护服,非典时用的。

  

    记者:医院的防护服?

  

    经营户:嗯。

  

    记者:这是医生的帽子?

  

    经营户:是医生的帽子,你说对了。

  

    记者:前是医院的医疗垃圾?就用水一冲,这样能冲干净吗?

  

    经营户:能行。

  

    记者:医院的东西多脏啊?

  

    经营户:一冲就行了。

  

    各种生活垃圾、医疗垃圾、洋垃圾,在经过分类之后,就进入下一个程序——粉碎。对形形色色的塑料垃圾没有任何消毒措施,粉碎之后只是用水进行冲洗,污水直接排出。对于白色的塑料垃圾,则是用洗衣粉和火碱进行洗涤和漂白。

  

    记者:这是洗衣粉,是吧?

  

    经营户:对。

  

    记者:撒上洗衣粉。这是什么?

  

    经营户:火碱。

  

    记者:火碱什么作用,漂白吗?

  

    经营户:对。

  

    含有大量洗衣粉和火碱的污水,同样是直接排出。 在相公镇的大小水沟中,流淌着的都是臭气熏天的污水。

  

    临沂市河东区相公镇村民:不能浇地了,浇麦子、浇稻子都死了。

  

    记者:那你们浇水怎么办?

  

    临沂市河东区相公镇村民:有些旱死了,有些从远处拉水来。

  

    经营户:这个沟里的水浇稻子不扎根。

  

    记者:浇的稻子不扎根。

  

    经营户:不能浇庄稼了。

  

    临沂市河东区相公镇村民:水都不能吃了。

  

    记者:不能吃啊。

  

    临沂市河东区相公镇村民:有钱的都买矿泉水,没钱的,反正吃了不对劲。

  

    记者:怎么不对劲?

  

    临沂市河东区相公镇村民:吃进去恶心。

  

    




在工业园一个收购加工塑料鞋底的作坊,记者看到清洗方法更为奇特,就是将鞋底放在一个大锅中蒸煮,仔细一看,用来烧火的也是塑料垃圾。粉碎和清洗之后,就是最后一个程序——造粒,也就是将塑料高温熔化,加压、抽丝后,制作成塑料颗粒。

  

    塑料熔化产生的刺激性有毒气体,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在整个加工过程中,没有任何的有效消毒措施,各种生活垃圾、医疗垃圾,洋垃圾,在工业园里的一个个作坊中摇身一变,就成为用来制造食品袋、水桶、口杯、儿童玩具更各种塑料制品的再生塑料颗粒。

  

    记者:那个料做食品袋行不行?

  

    经营户:行啊,这都是乙料。

  

    记者:聚乙。润滑脂,还有油呢。能用这个做食品袋啊?

  

    经营户:不定洗几遍,造粒还得洗,搁上洗衣粉洗两遍。

  

    记者:这货好卖吗?

  

    经营户:好卖。

  

    记者:洋垃圾好卖,还是国内的垃圾好卖?

  

    经营户:国内国外都很快。

  

    据工业园里的经营户介绍,由垃圾做成的再生塑料颗粒,比新原料每吨要便宜几千块钱,这种再生料不愁销路,山东、江苏、浙江等省都有长期的用户单位,其中有不少再生料卖到了距离相公镇100多公里远的山东省日照市莒县。记者来到号称江北吹塑第一镇的莒县刘官庄镇,随机进入一家塑料袋加工厂,厂里的人说正在生产的红色塑料袋,就是用再生料做的。

  

    记者:这是再生料的?

  

    经营户:这全是再生料。

  

    记者:百分之百?

  

    经营户:百分之百。

  

    记者:抽为挺大的。

  

    在临沂市的相公、凤凰柳两个乡镇,记者看到废品塑料的加工厂,可以说是一家接着一家,在这里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浓重的气味。而田边的这种水沟到处都布满着污水。一家连着一家废品塑料的加工厂,可以说受一种利益的驱动,那么政府有关部门为什么可以放任不管呢?

  

    






记者:怎么给你一个临时的(营业执照)?你看临时的。

  

    经营户:现在不允许你长期收购,现在工商所就必须发临时的。

  

    记者:为什么?不让做是吗?

  

    经营户:不是,应付上级的,咱也不知道。

  

    记者:工商、税务不来查吗?

  

    经营户:交上钱,它就行了。一年分期要钱,春天要一回,到秋天还要。国税、地税都得要。

  

    记者:给工商交钱吗?

  

    经营户:交。

  

    记者:环保局不来查?你们不给环保局交钱?

  

    经营户:哪来查就得往哪儿交。人家到时候就来要。

  

    记者:环保的来要吗?

  

    经营户:来要。

  

    记者:也来要?

  

    经营户:嗯。

  

    记者:来要了钱就没事了?

  

    经营户:要了钱,给个条,这不要了钱就给这个纸条。

  

    记者:就让你们接着干?

  

    经营户:嗯。

  

    缴了税,交了钱,就可以大张旗鼓地进行生产,就可以每天让当地的老百姓笼罩在有毒的气体中,生活在污水的包围中。而且由生活垃圾、医疗垃圾、洋垃圾所加工出来的再生塑料,又被制成了食品袋、水桶、口杯、儿童玩具等等这些和人体直接接触的塑料制品。毫无疑问,临沂市河东区的数百家塑料垃圾回收加工企业,对于当地的经济指标增长,是会有贡献的。但是,对于环境的污染,对于百姓健康的危害,难道真的就不如地方GDP的数字增长重要吗?难道真的就不足以让当地的有关部门下决心进行彻底的整治吗?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