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网吧寻子记(4月9日播出)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2002年底,国务院颁布了《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一年多来大多数地方贯彻落实《条例》取得了一定成效,可是在很多中小城市和农村这种现象仍然没有杜绝。近日,记者前往安徽省东至县,对当地网吧进行了一次调查。

  

    据调查,目前东至县有二十多家经县文化局审批设立的网吧,这些网吧在管理上存在诸多问题,主要表现在:

  

    一、允许未成年人自由出入网吧,其中很多是中小学生,他们已成为网吧的主要客户。不少学生逃学上网,有的家长因为看不住自己的孩子,只好让孩子辍学回家,这种状况令学校和学生家长备感焦虑;

  

    二、超时营业。按照规定,网吧在24点后必须停止营业,可当地很多网吧都是通宵营业。很多孩子在通宵上网之后根本没有精力上课,同时也严重影响了身体健康;

  

    三、县文化局等有关方面对当地网吧疏于管理,没有执行上网登记姓名制度、对未成年人进入网吧和网吧超时营业听之任之。

  

    [详细内容]

  

    随着网络文化的飞速发展,网吧对未成年人的影响引起了全社会的普遍关注。2002年底,国务院颁布了《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一年多来,大多数地方贯彻落《条例》实取得一定的成效。可是近日,很多中小城市和农村的学生家长纷纷来电来信向我们反映,可是他们那里的网吧还在不分白天黑夜,明目张胆地做着未成年人的生意。

  

    安徽省东至县农民老陈有一个17岁的儿子,这个孩子曾经是陈家的骄傲。2001年,他以全乡第一的成绩考取了东至县第三中学。可是现在临近高考,孩子沉迷于网吧不能自拔,成绩每况愈下,夫妻俩为此寝食难安。

  

    村民老陈:高一进去的时候,他是全班第13名,一年之后就上网,上网上得少一点点,家里就叫他不要上网,结果成绩下降了就到了24名。家里去管,这是高二的时间,管了他就提高到第9名。于是我们家里就放松了一点,结果一下子就掉到30名上去了,这时候家里去管就来不及了。

  

    村民老陈的妻子:上一次一个礼拜都没有上学了,他就跟我讲,妈妈、爸爸我对不起你们了,我上网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我没有法子了,他自己也掉眼泪。我讲,孩子你读书吃了不少的苦,爸爸、妈妈可怜,为你读书也吃了不少的苦,农村里都是血汗钱为了你读书,希望你以后考上一个好大学,我夜里睡不着觉,吃不下去饭。

  

    老陈夫妇告诉记者,孩子在县城的学校住校,一年多来他们经常接到老师的电话,告知孩子没有上课或自习。每次接到电话后他们都要赶到县城去网吧里找他。记者采访时正是一个周末,老师的电话又来了,老陈俩口子马上放下农活赶往县城。

  

    到达四十多公里外的东至县城,天色已晚。老陈夫妇先到学校和宿舍都没有找到儿子,于是开始在学校附近的网吧挨家寻找。

  

    记者随老陈夫妇进入这些网吧,发现里面坐着的大部分是穿着校服的学生。由于东至县只有中小学,因此可以断定这些网吧的顾客绝大多数是未成年人。

  

    记者:上次是不是就是在这个网吧找到孩子的?

  

    陈氏夫妇:是在这个网吧找到的。

  

    记者:多久之前呢?

  

    陈氏夫妇:上个礼拜天。

  

    记者:怎么知道他出来玩了呢?

  

    陈氏夫妇:当时,给老师打电话,说没有上学,我礼拜天去学校看没有找到他,我直接就到网吧里找到了他。

  

    记者:当时他在干什么呢?

  

    陈氏夫妇:当时他就在那里上网呢。我好生气了!走过去打他,他就跑了,说没有法子了,爸爸妈妈,控制不了自己了,你们别指望我了,我已经考不上大学了,我对不起爸爸妈妈。

  

    寻找过程中,网吧的经营者对这样家长找孩子的场面似乎已经见惯不怪。

  

    网管:找小孩、学生,你们自己找,这么多人都在这里,你们自己找找吧。有的家长给这么大一个照片给我,说我家小鬼来了,你就让他出去,不要让他在你这里。他们就不该进来,说句老实话,我们这些做网管的都跟老板讲,这些学生不该给进来,国家明令禁止,老板他说你不要管许多。

  

    午夜时分,老陈夫妇终于找到了自己孩子。这位少年确实和老陈说的一样,有心改悔却难以抵御网吧的诱惑。

  

    记者:你看到你家里人这么着急,你看到你妈哭,你心里难受吗?

  

    老陈的儿子:难受,肯定难受。

  

    记者:那为什么还是管不住自己呢?

  

    老陈的儿子:讲了一段时间过后就好些了,不过又放松了。同学叫,同学班上也有上网的,同学非要叫着去,一进去就陷进去了。

  

    记者:管也管不住控制不住?

  

    老陈的儿子:对。

  

    记者:如果说我们把网吧都管住了,你会恨我们吗?

  

    老陈的儿子:感谢你们。

  

    记者:你会感谢我们。

  

    老陈的儿子:对。

  

    记者告别老陈一家时已经时深夜一点多了。按照规定,网吧的在夜里12时后必须停止营业,可是县城里的网吧依旧灯火通明,校服满堂。

  

    网管:里面也全都满了,你看里面不少人都在一块上网,里面贵一些他们这些学生都上。

  

    记者:到几点,11点到早上7点。那人家检查人员一看,你这里玩通宵不行?

  

    网管:是的。

  

    记者:那怎么办?

  

    网管:那就是老板的事情,我不管。

  

    虽然这么说,但是这位网管多少还有些良心未泯灭。

  

    网管:其实说句老实话,我看到这么些学生在这里,我希望政府派人来抓。

  

    夜深了,一些网吧关上了卷帘门,可是门缝里却透出微弱的灯光。凌晨两点半,记者来到一家大门紧闭的网吧门口,以找孩子的名义敲门。

  

    门开了,网吧内座无虚席。电脑屏幕荧光映出的是一件件校服和一张张稚嫩的面孔,他们沉迷于游戏和网络中,很少有人抬头看一眼记者。

  

    记者离开后,网吧老板又把卷帘门关上了。

  

    记者串场:我身后不远处,就是刚刚落下卷帘门的那家网吧,里面那些还穿着校服的孩子,注定又要度过一个不眠之夜。我们不知道在这座县城里,还有多少像这样的网吧?其中又有多少像这样的孩子,沉溺于网络虚拟的世界?我们确切知道的是,长此以往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样的明天。

  

    记者:在东至县您觉得未成年人进入网吧的现状,是公开的还是半公开的?或者还是地下半地下的?

  

    夏老师:是公开的,谁都知道

  

    夏老师是老陈夫妇孩子的班主任。他告诉记者,自己班级上男生有一半经常光顾网吧,女生的比例也达到了三分之一。眼见网吧对学生的不良影响,夏老师非常难过。

  

    夏老师:家长给一点钱就是上网,又不睡觉,白天上课打瞌睡,钱全部送到网吧去了。营养跟不上,脸色一点血色都没有。一般都是晚上到网吧,有时候中午休息的时候,都是抓紧时间上网吧。

  

    事实确实如夏老师所说,随老陈夫妇找孩子的第二天白天记者走入几家网吧,同样发现顾客大部分是穿校服的中小学生。记者迅速和东至县文化局取得了联系,请求他们对网吧进行突击检查。当记者和文化局工作人员走入的头一家网吧时,拍摄到了网吧老板往外赶孩子的镜头。

  

    记者:刚才看见很多孩子从这里跑出去,那您这网吧,有没有禁止未成年人入内的标志?

  

    风云网吧老板:有。

  

    记者:那禁止入内为什么还让他们进来玩呢?

  

    风云网吧老板:他们进来也没法赶啊。

  

    记者:我们进去孩子往外跑,这个情况您觉得是偶然的,还是普遍的现象?

  

    县文化局何局长:这个应该说到目前为止,有些老板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这应该是偶然的。

  

    检查到第二家网吧,里屋已经空空荡荡看不到孩子了。记者想看看上网者的登记记录,可网吧老板拿出的记录本上只有上网时间和消费金额,记录本变成了账本。

  

    上网学生:我是高三的

  

    记者:高三,你到18岁吗?

  

    上网学生:今年19岁。

  

    记者:有没有身份证?你有身份证给我们看一眼吗?

  

    上网学生:身份证没带。

  

    记者:你带身份证了吗上网

  

    上网学生:没带 还要带身份证

  

    记者:你从来就不知道上网吧要带身份证吗?

  

    上网学生:搞不清

  

    记者:关于互联网的管理条例,已经公布很长时间了,县里一直没有真正执行,要凭身份证来上网的制度,情况是不是这样?

  

    文化局何局长:目前还没有完全实行。

  

    记者:是没有完全实行还是全部没有实行?

  

    文化局何局长:基本上没有实行。

  

    再往下来到记者一个小时前暗访时还有很多孩子的一家网吧,却发现这里已经空无一人。

  

    记者:我想问一下,你这一个人都没有,是生意很不好还是怎么着?

  

    网管:有时候好,有时候不好。

  

    记者:这个时候就是不好的时候?

  

    网管:对。

  

    记者:一个人都没有?

  

    网管:对。

  

    记者:那你们这营业时间,是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

  

    网管:一天的时间。

  

    记者:每天营业几点到几点?

  

    网管:从早上8点到晚上12点之前就关门了。

  

    记者:就肯定关门了?

  

    网管:对。

  

    记者:肯定吗?

  

    网管:肯定。

  

    记者:你给我调出来昨天晚上的经营记录

  

    网管:好吧。

  

    记者:12点以后还在营业

  

    在往下吧

  

    记者:你说你的营业时间是8点到晚上12点,你这是什么,通宵记录。这是不是俗称叫包夜呢?

  

    网管:是的。

  

    记者:你点点你这有多少个包夜的?

  

    网管:26个

  

    一番检查,查出来的是网吧管理存在的诸多问题。据了解,东至县目前有二十多家网吧,这些网吧都是经过县文化局审批设立的。在只有几万人口的小县城,网吧又大都临街而开的情况下,担负网吧监督管理职责的县文化部门对这些存在的问题又做何解释呢?

  

    记者:我们都是记者,我们也不懂网络,但是我们觉得,我们随便检查就能发现的情况,为什么文化局的专业人员就发现不了呢?

  

    文化局何局长:这个问题我们以后要注意,过去疏忽了,确实疏忽了。

  

    由于东至县有关部门的疏忽,未成年人成了东至县网吧的常客,给孩子的成长带来了诸多不利影响,有的家长住到县城陪读都看不住自己的孩子,只好让孩子辍学回家。这种状况,令老师和学生家长备感焦虑。

  

    学生家长:这个网吧对学生是最大的坑害。

  

    夏老师:当老师的难受,特别是带班主任的特别难受。

  

    学生家长:孩子一上网就有瘾,就跟吃鸦片烟一样的。政策是好的,但是我们下面的管理不严。

  

    网吧虽小,管理不严却可能对未成年人造成及其不利的影响。我们希望对网吧负有管理职责的基层各相关部门采取切实措施,认真落实《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消除网吧管理的死角,让未成年人的身影尽快从中小城市和广大农村地区的网吧消失,千万不能因为自己的疏忽影响了一代青少年的成长。(文/魏驱虎、宁柯)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