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言而无信 合同坑农(3月27日)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去年年初,河南省信阳地区的部分群众在信阳市扶贫协会有关人员的倡导下,种植了一种名为“长江1号”的杨树幼苗,扶贫协会项目部与种植户以合同的方式约定,一年后负责收购长成的树苗。但至今没有兑现。

  

    




记者调查发现,这批“长江1号”杨树苗来自一家自称是隶属于长江水利委员会的绿色通道公司,他们向扶贫协会承诺,只要帮助他们推销这批树苗,在收购时就可以给扶贫协会提成。于是,双方签订了树苗购销合同。之后,扶贫协会极力向种植户推荐这种树苗,种植户出于对扶贫协会的信任与他们签订了合同。在销售过程中,扶贫协会共收销售款260万元,其中180万元划归绿色通道公司,其余的80万元归扶贫协会所有。

  

    经过一年的精耕细作,数千亩树苗90%验收合格。可绿通公司却不见了踪影,扶贫协会以此为由,推卸责任,表示无力收购。广大种植户辛勤一年的劳动成果将付诸东流。

  

    目前,此事尚未解决。

  

    [详细内容]

  

    去年年初,河南省信阳地区的部分群众在信阳市扶贫协会有关人员的倡导下,种植了一种名为长江1号的杨树幼苗,当时,扶贫协会相关部门与种植户以合同的方式约定,一年后,将由扶贫协会对长成的树苗进行收购,可如今,树苗长成了,种植户的心却凉透了,因为就在收购期限即将到来的时候,信阳市扶贫协会突然宣布,树苗无法回收。

  

    2003年新年前后,河南省息县和罗山县等地的人们从信阳市扶贫协会得到这样一个消息,有一个快速致富的种植项目,谁参加,谁得益。项目的具体内容是,参与者需要首先购买一种名叫长江1号的杨树幼苗,培育一年之后,市扶贫协会将负责收购。

  

    种植户胡月新:我听了这个消息以后,到市扶贫协会。他们告诉我,就是说你要买我这个种苗,回去种一年以后,你每亩地可以获利800块钱左右,种苗是三毛钱一棵买他的,回来以后,我们一亩地要种五千棵,除了投资、买苗、人工费用以外,算了可以,他说可以达到800块钱的利润。

  

    后来人们才得知,所谓长江1号杨树苗是由一家自称是隶属于长江水利委员会的绿色通道公司具体经营的,这家公司宣称,树苗将供给南水北调工程做绿化。对此,许多人不敢轻信,而信阳市扶贫协会却对其十分推崇,他们腾出一间办公室供这家公司使用。进而逐渐打消了人们的顾虑。

  

    种植户:我到王连基办公室,亲自问过他,秘书长,你这个长江一号种植了以后,收是咋样回收?他说你请放心,我们按合同回收,合同跟你咋样定,我就咋样回收。

  

    种植户胡月新:协会的领导,过去是地委的秘书长,我相信了他的话。他是老同志 老领导,我就下决心扩大面积。由于我没那么多资金,回来以后,我和家人商量,就想找亲戚朋友,投亲靠友借,我总共和亲戚朋友借了30多万块钱。

  

    经初步统计,信阳市扶贫协会与种植户签订的树苗种植合同涉及耕地面积达数千亩,许多种植大户又将树苗种植分包给了不同的农户,使得相当数量的农户腾出了准备种庄稼的耕地改种树苗。

  

    记者从信阳市有关部门了解到,信阳市扶贫协会主要由信阳市一部分在职和刚退下来不久的资深领导组成。2002年,在协会副会长王连基的提议下,扶贫协会成立了一个专门推销树苗的项目部,可是,让人费解的是,当记者找到王副会长的时候,他却声明,扶贫协会项目部跟扶贫协会没有任何关系。

  

    记者:您的意思是说,这个项目部虽然它叫扶贫协会项目部,但是它的运作和扶贫协会是没有关系的?

  

    河南省信阳市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王连基:没有任何关系。

  

    记者:那它可是顶的是扶贫协会的名字啊?

  

    王连基:是的。扶贫协会项目部,我是扶贫协会的成员,是扶贫协会副会长。我退休了以后,我联系这个项目部。

  

    记者:由您来联系项目部,您是扶贫协会的领导,由您来联系这个项目部,那不还是有关系吗?

  

    王连基:那关系就是这个关系。

  

    记者:那您觉得为什么信阳市很多干部、群众要和你们订合同呢?

  

    王连基:对他们(绿通公司)不太熟悉,怕将来出问题了,不大好找他。

  

    记者:还是信得过你们?

  

    王连基:对 ,他对我们信得过

  

    合同签订之后,为了使树苗达到合同规定的标准,大家像对待庄稼一样给树苗打药施肥,他们觉得,有扶贫协会的收购合同在手,只要对种下的树苗舍得投入,便一定会有相应的回报。

  

    一年的精耕细作之后,90%的树苗验收合格。今年春节前夕,全年没有任何收入的农民急等着用钱,而按照合同约定,信阳市扶贫协会应当在此时将每亩1000元的购苗预付款支付给种植户。那么,他们是否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呢?

  

    种植户张勇:我们到扶贫协会项目部去讨钱,结果找不到他们。他们也不按合同履行,原合同定的是,每亩要退起树钱一千块钱,最后通过他们跟我们说,那个长江绿通公司没有钱,跟我们协调了,每亩协调200块钱。

  

    记者:我们看了这个合同,预付款就是在苗木收购前一个月,要付一千块钱的预付款,

  

    种植户张勇:结果他那边没有拿出来,说出问题了。我们逼他。

  

    记者:这个合同是扶贫协会的项目部和农户和种植户具体来签的,那是应该由项目部来支付这一千块钱?

  

    种植户张勇:项目部没有钱,应该是绿通公司来支付我们,我们才能支付给他啊。

  

    为什么要在绿通公司付款之后,才将预付款支付给种植户呢?在信阳市扶贫协会项目部的办公室内,记者看到了一份扶贫协会项目部与绿通公司的代理公司签订的一份树苗购销合同。由此可见,在与种植户签约之前,他们之间先达成了某种默契。

  

    王连基:他们(绿通公司)给我们一毛钱,收购完成了以后一棵树一毛钱。这中间有个啥问题呢,就是种苗卖掉以后,我们这个钱没有完全交给他。我们不放心,要全部叫他拿走了,那不放心,我们留下来了,大概80多万块钱。

  

    原来,信阳市扶贫协会如此热心地推销长江1号树苗,是因为他们在其中有巨额的经济利益,据了解,他们共收得树苗销售款260万元,其中180万元交给了绿色通道公司,其余80万元则自己截留下来。这样一来,绿通公司也便拒绝支付收苗预付款,而那些种植户们在无法足额拿到预付款的情况下,仍在一心期盼着扶贫协会能如期前来收购树苗。

  

    记者:说什么时候来呢?

  

    种植户:说3月5号来八辆车来取树苗。

  

    记者:结果来了吗?

  

    种植户:结果没来。

  

    记者:后来怎么跟你们说呢?

  

    种植户:又说3月6号,又来两辆车。

  

    记者:来了吗?

  

    种植户:结果没有来。又说3月7号来,7号又说没带钱,银行不开门。

  

    从2月中旬开始,种植户们按照信阳市扶贫协会的要求,分期分批地将树苗起出来等待装车,可收购方一次次说来而又不见来,这使得大家内心那种不祥的预感日趋强化,此时,他们又不得不全力养护已经起出树苗。

  

    3月20号,是信阳市扶贫协会收购树苗的最后期限,而这时,种植户们却从扶贫协会得到了这样的答复,树苗应该由绿色通道公司出钱收购,但他们的人找不到了,所以扶贫协会也无力收购。

  

    种植户:到现在,我的树一棵没卖掉,我现在是无路可走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

  

    种植户:一年投入了40多万,现在看来接近46万.我认为是扶贫协会骗了我,我说他(绿通公司),跑不跑与我们没关系,我们只对扶贫协会,咱们签了合同,他们是骗子,我说你们也是骗子,你们也骗了我了。

  

    记者:带来这个损失,和扶贫协会的经营部门它的运作有没有关系啊?

  

    王连基:实际上说,这里面没有运作。它就是绿通公司来宣传,我们给群众介绍,谁愿意种谁种,你愿意跟他签也行。跟我们签了合同,我们起个中介,有点担保作用,相信我们。不相信他的,就跟我们签合同,相信他们的,就跟他们签合同。

  

    记者:跟你们签了,实际上是具有法律效益的合同?

  

    王连基:经济合同,那有这样一个意思,当时我们也没有仔细研究这个事,也没有想到他最后不会履行合同。

  

    现在看来,无论绿通公司履不履行合同,信阳市扶贫协会项目部和绿通公司都通过向种植户推销树苗得到了数10万元的利益,而对于那些投入巨资、辛勤劳作了一年的种植户们来说,他们得到了什么呢?

  

    种植户:人家说扶贫本来让我们致富的,越扶贫越穷起来了。

  

    为核实所谓武汉绿色通道有限公司的真实情况,记者曾专程赶往武汉,调查后得知,这家公司与长江水利委员会没有任何关系。(文/王卓、宁柯)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