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如此采浆令人忧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近日,《焦点访谈》栏目接到举报称,在广东省肇庆市德庆县单采血浆站违规采血浆的现象十分严重。于是,记者就这一问题专门前往当地进行了一次调查。

  

    经调查,记者发现该血浆站违规采血浆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一、跨区采浆现象非常严重。国家规定,不允许跨区采血以保证血液安全和供浆者身体健康,如果血源不足需要跨区采的,必须由供给两省的献血办公室向签署协议,省级卫生部门批准,报国家卫生部备案后,方可进行跨区采浆。但是在这个采浆站,没有经过任何批复,便随意进行跨区采浆。二、采集血浆频率高、数量大。卫生部规定每名供浆者至少间隔十五天以上方能采集一次血浆,然而在当地许多人平均采浆周期只有三到五天。三、血浆站管理混乱。一些工作人员根本不具备必要的医疗技术知识却在从事采浆的工作;许多供浆者为了多供浆伪造身份使用多个假名字;此外,供浆者身体状况令人担忧,血液安全存在隐患。

  

    [详细内容](文/申宇红、宁柯)

  

    血浆的采集关系到献浆人的健康,关系到血液制品的安全,很多血浆的采集部门都是一丝不苟地进行这项工作。然而,有人向记者反映广东省德庆县红十字血浆站却不是这样。几天前,记者来到这里进行暗访。

  

    


化装成打工者身份的记者一来到德庆红十字血浆站,就有人主动迎上来要我们去住店。供浆和住旅店有什么关系呢?

  

    记者:我们不住店,我们是要弄那个(献浆)……

  

    揽客者: 没有,他明天早上来抽样,你问他就知道了。

  

    随着这位揽客的人,我们见到了旅店的老板。

  

    揽客者:你要在这里干这个(供浆),就要去他那个旅店住。

  

    记者:是不是要住下来?

  

    揽客者:是啊,要住啊,去那个旅店住,你拉了货(供浆),他现在又不收你的房租,你拉出货,他才收你的房租。

  

    记者:就是在那个地方抽了血,拿到钱再给你?

  

    揽客者:是。

  

    记者:那就是你认识他们呀?

  

    揽客者:当然认识他了。

  

    记者:你就是这个旅店的老板……

  

    手提白大褂这就是旅店的老板,大家都叫他二叔,据说只要住进二叔家的旅馆,供浆就方便了。一位管事的人这样说这样的旅店有三家。

  

    旅店老板:德庆有(这样的)三个旅店,随便你住哪个?

  

    记者:哪个便宜?

  

    旅店老板:三个旅店都是五块钱,全部都是一样的,全部是血站的工作人员开的。

  

    记者等三个人乘坐一辆摩托车找到了二叔家的旅馆。

  

    二叔的老婆告诉我们得先去照相,然后在他这里领采浆单。看来,他的业务不但熟练,连血浆站的工作都一块儿兼着干了。于是记者又去了照相馆。在那里,记者的话还没说完,照相馆的人已经心领神会了。

  

    在当地很多人都知道一个旅馆叫做德云旅馆。住在这里的人都是他们所说的拉货的人也就是供浆的人。很多人都是熟人熟脸,是靠供浆为生的常客。

  

    记者:这个里头住了有多少人呢?

  

    住店者:很难说的,现在已经住满了。

  

    记者:现在全部住满了,一般都住多少人?

  

    住店者:一般都住几百个人。

  

    





国家卫生部门为了保证血浆质量和供浆者的健康,明确规定采供血浆时间间隔不得小于十五天,同时不得跨区域和超量采血。但是在这里记者却遇到很多来自广西、湖南湖北四川等地的外地供浆者。采血的状况更令人担忧。

  

    外地供浆者:你看,我这里是2002年那时候拉的,六个月。我的脚很痛,就是专门从这个地方针刺进去的。

  

    记者:你这个就打一个眼?

  

    外地供浆者:对。

  

    记者:像你这个打了多长时间会留这个疤?

  

    外地供浆者:六个月。

  

    记者:一个月是多少次?

  

    外地供浆者:现在来说,一个月是三天一次。

  

    记者:三天一次,那就是十次。一次抽多少?

  

    外地供浆者:一次600CC。

  

    看来这个旅馆还真是一条龙服务,记者在这里领到了应该由血浆站下发的采浆登记表,老板娘还让我们安心睡觉,明天五点会有人专门叫早,而且记者还领到了一把自行车钥匙。

  

    原来,这里连到血浆站的交通工具都解决了,想得真够周到的。于是记者在这个肮脏不堪的小旅馆住了一夜,第二天凌晨五点准时被叫起来。

  

    采浆地点是德庆县红十字会血浆站,就在县人民医院的旁边,从旅馆到这里大约要走二十几分钟。记者跟随自行车队伍来到血浆站,排在供浆者的长队中。记者发现,前一天见到的那位管事的人正在忙着给许多人发放采浆化验单,并替供浆员填写表格。上百人的长队等候着采样化验。记者也排在了长队中,虽然出示的是外地身份证,也没有遇到任何阻止。如果化验不出现问题,这些人将在第二天进行采浆。

  

    第二天,按照规定的采浆时间,记者公开身份再次来到血浆站。记者果然在这里有见到了那位开旅馆的二叔。

  

    记者:我们是中央电视台的,有人打电话举报,你们这里有跨区采和频采的现象,有这种现象吗?

  

    德庆县红十会血浆站工作人员(二叔):我们没有这种现象。

  

    记者:没有这样现象吗?

  

    二叔:我去叫站长出来,等一下 好不好。

  

    记者:你们这里的工作人员都知道不能跨区采浆这些规定吗?

  

    德庆县红十会血浆站副站长冼水浩:我们知道。

  

    记者:你看我的胳膊上,给写了一个203号,我是从新疆来的。为什么可以在这里跨区采呢?

  

    德庆县红十会血浆站副站长冼水浩:他没有问你拿暂住证吗?

  

    记者:没有。

  

    德庆县红十会血浆站副站长冼水浩:这个是他的错。

  

    记者:这样的情况究竟有多少?

  

    德庆县红十会血浆站副站长冼水浩:这个很少的。

  

    随后,记者又采访了几个在现场的供浆者。

  

    记者:对不起,请问您是从哪里来?

  

    供浆者A:我是湖北的。

  

    供浆者B:我是湖南的。

  

    供浆者C:我是湖北人。

  

    记者:湖北人怎么到这里来献浆啊?

  

    供浆者C:我是乱找的嘛。

  

    记者:你是广西人还是广东人?

  

    供浆者D:广西人。

  

    国家规定不允许跨区采血是为了保证血液安全和供浆者身体健康,如果血源不足,需要跨区采的,必须由供给两省的献血办公室向签署协议,由省级卫生部门批准,报国家卫生部备案后,方可进行跨区采浆。但在这个采浆站,记者证实了这个血浆站没有经过任何批复,跨区采浆的现象非常严重。对此这位副站长却以暂住证作为托词。

  

    德庆县红十会血浆站副站长冼水浩:我们在检查的时候,我们都是知道,也有一些外地来的,但是他一定有暂住证,我们都是这样的。

  

    记者:谁告诉你有了暂住证可以在这儿采?

  

    德庆县红十会血浆站副站长冼水浩:我们自己把这个视为是本地人。

  

    记者:卫生部允许有暂住证就可以跨区采吗?

  

    德庆县红十会血浆站副站长冼水浩:没有这一条规定。

  

    采集血浆是一项非常严肃的事情,在血浆站工作的人员,必须具备一定的医疗技术知识,但在这里,对记者问到的一些最基本的问题,工作人员却一问三不知。

  

    记者:这个ml是什么意思啊?

  

    德庆县红十会血浆站工作人员:ml是什么意思呀,忘了,我不清楚。

  

    记者:这是什么单位啊?g是什么意思?采浆量g 这个代表什么呢?

  

    工作人员:g……

  

    记者:这个抗—HIV是什么意思啊?

  

    血浆站工作人员:HIV呀,这是抗……抗……我不知道这个。

  

    记者:你是毕业的,你具备这个职业医疗人员的职业资格吗?你是哪个学校的?

  

    血浆站工作人员:……

  

    记者:采浆量600是什么?

  

    血浆站工作人员:600克,600毫升。

  

    ml又叫毫升,g是克,两个都是计量单位,这是连中小学生都应该具备的起码的知识,而对HIV的检测就是指检查供浆者的血浆中是否有艾滋病抗体,这一点一些这里的采浆人员竟然也不清楚。记者看到,这个血浆站一次性采浆的数量大,而且据记者暗访中了解的情况看,这里的采集频率也非常高,远远超过了卫生部规定的至少十五天采集一次的频率。从采浆室内床底下和垃圾盆里边记者找到了一些被撕毁的供浆证,这上面记录了采浆的间隔日期。

  

    记者在几个撕毁的献浆证上看到,采浆周期只有三五天。但站领导解释说因为没有采浆者的签名这个不算数。他还另向记者提供了供浆人员登记卡片。按照卡片上的记录看,这些人的采集时间相隔的确不小于十五天的规定周期。

  

    事实真的这样吗?记者查阅了小旅馆的登记底册,发现很多人都是相隔三到五天就来住一次,根据判断,采浆时间也应该是三五天一次。记者再次对上万张供浆登记卡进行梳理,发现有相当多的供浆者都是同一个人却有着好几张卡片,每张卡片都有着不同的姓名和身份。这样,几张卡片轮流使用,在每一张卡片上的登记时间就变成了十五天以上。而实际上机长卡片放在一起我们就可以看出这之间的间隔时间只有三五天。用这种方法有的人甚至一天之内抽了两次浆。看到记者发现了问题,他们突然乱作一团,拍摄被打断。记者被困在铁门内无法脱身,于是就地采访了血浆站的副站长。

  

    


记者:为什么?为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德庆县红十会血浆站工作人员:走开,走开。

  

    记者:我们在拍摄,你想干什么?您是卫生局办公室主任吧?我们现在要出去可以吗?可以出去吗?这样吧,打电话报警。

  

    由于被抓住了把柄,德庆县血浆站的工作人员把记者关在了楼道里,而德庆县卫生局的领导此时站在门外似乎无动于衷,一再交涉下记者才得以脱身。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