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垃圾变成食品袋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2月5日,新华社在一份对河北省文安县和雄县塑料食品袋生产的调查材料中反映,当地在使用肮脏有毒的废塑料制造食品袋。近日,焦点访谈记者在有关部门进行拉网式大清查后的第十天,又对文安县进行了一次暗访。

  

    




在现场,记者看到各个塑料加工作坊并没有停产,而是继续忙碌地生产各种塑料制品。这些作坊规模虽小,但是加工能力却很大。而所使用的生产原料有许多竟然是废弃的医疗垃圾,有的甚至还残留着药物。据县里介绍,当地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从事废塑料加工的企业有900家,而实际上无照的加工作坊要大于这个数字。由于生产规模大,很多作坊相互合作,配套成龙。

  

    在当地记者还了解到,加工废塑料对周围的环境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污染。

  

    详细报道(文/范本吉、宁柯)

  

    对于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各级政府部门常常给予高度的重视。当存在的问题被报道后,我们常看到的是相关部门的及时处理。而百姓对这种处理的关注,并不亚与对事情本身的关注。在我们平时接到的群众来电中,这种询问是大量的。今天,我们就给大家放一段在舆论监督后进行的再采访。

  

    今天的话题是从塑料袋开始的。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买食品的时候恐怕是离不开塑料袋了。买菜要用它,这菜拿回去还得洗洗。而买一些直接入口的食品恐怕就不能洗了。你瞧,不但包装用它,连售货员抓东西也用它。这塑料袋的仿佛给了人们绝对卫生安全的信心。难道真的是这样的吗?今年2月,有人发现在河北省文安县和雄县一些塑料食品袋的生产点在使用肮脏有毒的废塑料制造食品袋。这事关百姓身体健康与安全,非同小可。这一情况很快反映到了有关部门,河北省和国家质检总局领导迅速做出批示。随后传来的消息是,接到批示后,县里已经对这些生产点做了彻底地清理整顿。

  

    文安县质量监督局局长王彦生:自从这个问题出来以后,我们省市领导对这个问题非常重视。我们接到这个反馈情况以后,省市领导及时派人到文安县进行督察,我们进行了拉网式的检查。这次拉网的检查重点,是放在了利用废旧塑料生产塑料包装袋以及食品包装。

  

    记者:这次行动清理完了以后,你们觉得清理的结果怎么样?

  

    文安县卫生防疫站站长崔振凯:我觉得还是比较彻底。

  

    记者:经过2月9号这一次大规模的拉网式的清查,最后清查的结果怎么样?

  

    秦天寿:结果我们现在认为比较理想,我认为是比较满意的。更认为满意的就是,老百姓的意识提高了,认识提高了。

  

    不但纠正了错误做法,还提高了认识,这当然是好事。同时在这里我们也了解到,县里对国家关于食品包装的生产的相关规定是十分清楚的。由卫生部发布的法规的中明确规定:从事食品包装生产的企业必须具有主管部门颁发的许可证。那么文安县的这些加工点有许可证吗?

  

    记者:市里给文安县生产企业发过这种许可证吗?

  

    文安县卫生防疫站站长崔振凯:塑料包装没有。

  

    记者:在这种情况下由于上级部门没有给生产企业发放过生产许可证,也就是说只要存在一家这种生产食品包装的企业都是非法生产的,是这样吗?

  

    崔振凯:对。

  

    县里认为这次整顿很成功。尽管废塑料加工,被县里视为支柱性产业,但这次整顿,县里还是痛下决心。为了了解这次整顿的具体情况,我们决定到下面走一走。在县里拉网式大清查后的第10天,又来到文安县。在路上,我们突然看到一辆车子,这些东西要往哪拉呢?于是,我们跟着它进了村。一进村,我们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这里是肮脏的塑料垃圾的汪洋大海,运货的车水马龙,加工的机器轰鸣。各个作坊都在热火朝天地忙着,当然,塑料食品袋的生产也不例外。

  

    




记者:这个是不是就是用外面的,废塑料桶吹出来的?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对。

  

    记者:我们现在用的食品袋都是拿这个做的?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对,再生的。

  

    记者:食品袋都是拿这个做的?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对。

  

    记者:这个做出来的是黄色的袋,红的、白的什么颜色的都有。不怎么结实呀?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这个最结实的料了。

  

    记者:这个是用什么料做的?就是你吹出来的料,都是外面的废汽油桶吗?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是。都是头里他们粉的。

  

    记者:废油桶、废酒桶、洗发液的瓶子什么的,都可以?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都可以。

  

    隔不远,我们又进了一家。

  

    记者:这是蓝的,你这儿是自己连吹膜、制袋,连吹带制一条龙了?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对,现在那个屋正做着活。

  

    记者:这一沓是几个?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五十。

  

    记者:你这做的的全是食品袋吧?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是。

  

    在这垃圾塑料的王国里,我们先看看这食品袋的加工流程。看他们是怎样被制造出来的。

  

    记者:是不是收来的全是这样的,然后呢?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我们自己把盖拧下来,拧下来搁在那一块。

  

    记者:把这个透明的搁一堆,彩色的搁一堆,白的单搁,绿的再单搁在一处。

  

    记者:这就是你挑出来的白的?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对了,这就是我们挑出来的。

  

    记者:粉碎的时候就往这里头撮吧?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对了。撮到这里头来,再放到这里头去捞去。

  

    被粉碎后的料就被吹成各色的塑料膜,再烫成塑料袋。于是肮脏的垃圾塑料就完成了再生的过程,又回到市场了。作坊虽小,但加工能力却是很大的。

  

    记者:一天这机器能粉多少?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那可没准。

  

    记者:一般活多的时候粉多少?像这个麻袋,能出多少麻袋?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多少麻袋可不止。我们一粉就是论吨的。

  

    记者:你这一天能论吨的粉?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对了,或是一吨,或是两吨,或是三吨。

  

    听县里介绍,这里从事废塑料加工的生产点有900家以上。由于生产规模大,很多作坊相互合作,配套成龙。

  

    记者:这个就是做那个蓝的食品袋,是吧?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对。打碎了,把这个汽油桶打成碎片。

  

    记者:不用你这自己打吧?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不用我打。

  

    记者:有人打?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嗯,专门有人粉料的,要不然在我们这里干不过来。

  

    记者:你们这个村子里,从这个收旧瓶子的,到粉料的,到你这吹膜的,一条龙了。

  

    对于加工食品袋的原材料,我们也做了进一步的了解。就在路边的料堆上我们发现有许多竟然是废弃的医疗垃圾,有的连里边的药还残留着。

  

    (画面展示)这是做白色食品袋的。看着这肮脏不堪的废塑料,我们都不敢相信,这能装食品吗?

  

    记者:这是垃圾袋?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不是,都是食品袋。连黑的都是食品袋,像我们吹的这个黑袋子,这是上北京的。

  

    记者:我就怕有没有卫生问题呀?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卫生啊,卫生……怎么说呀,反正我们干这个十来年的功夫了,没出现过什么毛病。

  

    记者:这个东西当食品袋卫生合格吗?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合格,怎么不合格。

  

    记者:卫生防疫部门或者质监部门,咱拿这个装食品他们让不让,答应不答应?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答应,没问题。

  

    记者:行不行啊?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行啊。你们北京不全是卖这个的嘛。

  

    也有的村民说起来底气不那么足。

  

    记者:你这袋子全都是食品袋吗?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全是食品袋。全是食品袋,再生料这个东西,你像到了北京管得不严,行。

  

    记者:你们这管不管?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我们这不管

  

    再让我们看看国家是怎么规定的。

  

    文安县卫生防疫站站崔振凯:卫生部发了8号文以后,它有一个明确的规定:再生塑料不能作为食品包装的原料。因为这个再生料有很多有毒有害的物质。做这个食品包装以后,含有很多有毒有害物质,将来再作为包装,再盛食品,这个有毒有害物质可能渗透到现在所盛的食品中去,造成一定的危害。

  

    记者:就是对于它的前期情况,根本就无法控制?

  

    崔振凯:对。这个料收来以前原先是盛有毒有害物质的,再生了以后,对人体有一定的危害。

  

    在这次县里清查以后的再采访中我们还看到,这里生产的食品包装还不止是食品袋一种。

  

    记者:这个料主要是吹壶的是吧?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嗯,吹壶使的。

  

    记者:咱们这儿做这个塑料的多少户呀?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有个五六十户吧。

  

    记者:全是沿街两边,好搁东西呀,数这边干这个活的多了。

  

    他们所说的吹壶,就是这种塑料包装瓶。在我们日常的接触中,也很容易判断它的用途。在市场上我们也常能在各种食品的包装上看到它们的身影。

  

    在当地我们看到,这种废塑料的加工的同时,也在污染着这里的环境。在采访中,村民们也谈到了县里有关部门对这种非法生产的检查,但对检查的效果,我们却不能不划上个问号了。

  

    记者:前一段时间我听说,县里面跑这里来整顿来了,有这事吗?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有,来整顿来了。

  

    记者:查来了吗?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查了。

  

    记者:他怎么说呀?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脏呗,不卫生呗。

  

    记者:技术监督局看过这个吗?看过你的货吗?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哪儿呀,技术监督局,还有卫生防疫站,他们都没有查过。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一般的情况下都没什么,就是过来跟我们要个钱呀。

  

    记者:也不要这单据那单据的,就给你盖上章了?

  

    废塑料加工点人员:给他两个钱他走了,就得了。就是这样的情况,他就是来想得点外快就得了。

  

    我们记者的这次采访是在文安县已经被批评,县里做了拉网式检查之后第10天进行的。如果一次大规模的整改有效期这么短,或干脆就没有实效,仅仅是为了应付上级,那这样的整改还有实际意义吗?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