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征收变创收(2月25日播出)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2004年2月13日上午,在辽宁省铁岭县阿吉镇古城子村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一位名叫陈晨的16岁少年当场死亡。

  

    据当时在场的一位农民介绍,陈晨在路上遇到宋洪久等4名“征稽人员”检查,他当时没有停车,于是“征稽人员”随即追赶,结果陈晨驾驶摩托车失控,撞死在路边的一面石墙上。

  

    




有关部门明确规定,征稽人员进行监督检查,应当按规定统一着装,并持国家或省统一制发的执法证,同时征稽专用车辆必须装有国家和省规定的统一标志和示警灯。然而宋洪久等4名收费人员不仅着装和车辆均不符合规定,而且根本就不具备上路收费和执行稽查的主体资格。

  

    虽然《辽宁省委托代征养路费管理办法》明文规定,征稽机关所在地的养路费,须由征稽机关征收,不得委托或雇用人员代征,但是今年年初铁岭县交通局违反规定,向某些企业发出了代征养路费委托书,宋洪久等4人便是某运输公司的职工。于是他们违反规定,仅凭一份委托书,便拥有了在全县范围内征费和稽查的权力,有关部门还给他们制定了征收任务,同时将他们的经济利益与征收金额联系起来。

  

    正是在这种情形下,使得一些没有执法资格的人被纳入到执法队伍中,扰乱了正常的征费和稽查制度。目前,有关陈晨的死因,铁岭县当地相关部门一直未能向死者家属提供一个令他们信服的说法。

  

    [详细内容]

  

    2004年2月13日上午,在辽宁省铁岭县阿吉镇的古城子村,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一位名叫陈晨的16岁少年驾驶摩托车失控,撞在路边的一面石墙上,陈晨当场死亡。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起事故?事故发生之后,铁岭县又发生了怎样一些事情呢?

  

    当记者赶到铁岭县古城子村的时候,事故现场已经过简单清理。但是,出事地点死者的血迹仍清晰可见,古城子村村民王银成当时正巧目击了这起事故。

  

    记者:您当时是不是目击了这个情况?

  

    村民王银成:这情况我是目击了。

  

    记者:当时情况怎么样?

  

    村民王银成:当时我跟李大文就是坐在那儿,我俩在对面唠嗑,然后听到从后面过去一个摩托车。刚过去时间不长,就听见咣咣两声,就发现出事了。一看在那柴火堆底下顶着,躺在地上了,一看那个人肯定是完了。

  

    村民孟凡龙:后来120还来了,一看这孩子已经没救了。不行了,脑袋这块哗哗淌血。

  

    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更多的不幸则留给了家人,陈晨的父亲于两年前死于疾病,今年2月12日,他的姥姥又突然病故,而就在姥姥病故的第二天,紧接着陈晨也遭遇不幸,这种打击令陈晨的母亲感到无法承受。

  

    陈晨的母亲:12日我母亲去世之后,13日叫我儿子到他姐家去送信,就是报丧去,一去就没回来。当时我知道信之后赶到现场,孩子已经撞死在墙那儿了,坐在摩托车上。当时那种场面我接受不了,还不相信那是事实,我以为孩子还没有死,但是那种惨剧谁也接受不了。

  

    那么陈晨的死亡是不是一场普通的交通事故,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场悲剧的发生呢?

  

    据介绍,辽宁省法库县农民孙绍阁知晓与车祸有关的某些情况,记者随即赶往孙绍阁所在的法库县冯贝堡乡北甸子村。

  

    记者:是孙绍阁家吗?

  

    孙绍阁:是。我家在路经古城子村那儿,我车被稽查员截住了,叫我补交养路费。我补交了130块钱养路费,完事我把手往兜一揣,他也跟着下来了。在这个期间就过来一辆摩托车,从东向西行驶,完了稽查员就截他。他没站,完了说,截他都不站咱追他去,就往那边追他去了。后来听说那边出事了,我出于好奇的心情也过去看看,等我到现场一看,那儿围着不少人。我说,这不就是刚才过来的那辆摩托车嘛。

  

    为了证明自己所谈情况的真实性,孙绍阁还专门写下了一份文字材料,其中特别强调了收费人员驾车曾追赶摩托车这一情节。

  

    记者:当时这些收费的人员截住你的时候,他们着的是什么样服装?

  

    孙绍阁:就穿了一身绿衣服。

  

    记者:有没有胸牌、肩章?

  

    孙绍阁:没有。

  

    记者:帽子呢?

  

    孙绍阁:帽子也没有带。

  

    记者:那向你出示没出示执法证?

  

    孙绍阁:没有,车也没啥标志。

  

    有关部门明确规定,征稽人员进行监督检查,应当按规定统一着装,并持国家或省统一制发的执法证。征稽专用车辆必须装有国家和省规定的统一标志和示警灯。4名收费人员的着装和车辆均不符合规定,他们是否具有上路检查和收费的主体资格呢?如果按照孙绍阁的证言推理,陈晨之死是否就与他们有关呢?为核实这4名收费人员的身份,记者找到了铁岭县交通局稽查大队。

  

    




在另一间办公室,记者见到了铁岭县交通局稽查大队的领导。

  

    记者:您作为分管他们的领导,我想问一下,对他们的执法资格您有过这种……

  

    铁岭县交通局稽查大队大队长韩国军:这个到法律部门,这个事,好不好?

  

    记者:这些人应该归你们稽查局领导管啊。

  

    铁岭县交通局稽查大队大队长韩国军:不对,不对,这种说法不对。

  

    稽查队领导没有给记者一个明确的答复便出了门,记者随后找到了局里分管稽查工作的一位副局长。

  

    记者:这四个人具备不具备执法资格?

  

    铁岭县交通局副局长王佩达:这个我倒没有细寻思这个事。

  

    记者:那这是一个很关键的事情。

  

    王佩达:我们委托下面收费不是执法。

  

    记者:怎么收费呢?

  

    王佩达:就是收农村养路费。

  

    记者:在固定的地点收费,还是流动收费呢?

  

    王佩达:到各家各户收去。

  

    记者:你们委托他们是到各家各户,走村串户来收,可是他们是在怎么收呢?

  

    王佩达:等他那个处理完了,都有结果了。

  

    记者:那您知道不知道,他们怎么收的呢?

  

    王佩达:他们不就各家各户收的嘛。

  

    记者:他是各家各户收的吗?

  

    王佩达:是的。

  

    关于4名收费人员身份的问题,这位领导依然是避而不答,只是强调收费人员是到农户家里收费的。然而,记者就在他的办公桌上看到了一份交通局发布的通知,大意是,由于宋洪久、张晓迁、邢正、王维天4人在阿吉镇路检征费工作中,被检车主出现意外,故停止4人的工作,那么既然是逐户收费,又何来路检征费呢?如果这4人与陈晨之死没有关系,又为何停止他们的工作呢?

  

    接着记者又来到局办公室,在一张通讯录上看到了宋洪久的名字,一番周折之后,记者终于找到了宋洪久,并确认了他的身份。

  

    记者:请问你的身份是不是交通局的正式职工呢?

  

    收费人员宋洪久:我的身份是铁岭县的运输公司工人。

  

    原来,宋洪久等4人根本就不具备上路收费和执行稽查的主体资格,那么是谁使他们摇身一变成为征稽人员的呢?记者了解到,早在今年年初,铁岭县交通局便违反规定,向某些企业发出了代征养路费委托书,一分队王铁英其实就是运输公司的经理,宋洪久等4人归王铁英直接领导。

  

    记者:发给你收费的制服了呢?

  

    收费人员宋洪久:这我就不清楚了。

  

    记者:这个着装上的事没有什么统一的说法?

  

    王铁英:收费得着装。不着装的话怎么有醒目标志呢?怎么证实你的身份呀。

  

    辽宁省委托代征养路费管理办法明文规定,征稽机关所在地的养路费,须由征稽机关征收,不得委托或雇用人员代征,而仅凭一份委托书,宋洪久等人便拥有了在全县范围内征费和稽查的权力。

  

    记者:对这个四个人来说,他们收费的数量和自己的利益,挂钩不挂钩?

  

    王铁英:不挂。

  

    记者:那么就是说,完成、没完成或超额了都一样了?

  

    王铁英:没完成肯定是会受到批评的。

  

    事实真如王铁英说的那样吗?通过其他渠道,记者看到了一份铁岭县交通局关于征费工作的文件,上面明确注明,征稽人员征收金额每超出5000元加两分,每少收5000元扣两分, 平均分数达到90分以上,有关负责人和工作人员将各奖1000元 和200元。对于这种规定,铁岭县交通局的主要领导作何解释呢?

  

    岭县交通局局长穆怀忠:我们为了完成市里交给我们的收费任务,可以采取激励机制,调动方方面面的积极性,保证和超额完成市里给我们下达的任务。这是我们局里内部的事情。

  

    记者:收费和他个人效益挂了钩,会不会导致他在收费过程中有一些不规范的行为?

  

    穆怀忠:如果出现这种行为,是他个人行为,和这种规定和机制是没有关系的。因为我们收费上有一些行为上的规范,车在路上走,我们招收示意叫他停,他不停我们也不追,那么下次还继续来重新检查。

  

    将没有执法资格的人纳入到的执法队伍中来,同时又将他们的经济利益与征收金额联系起来,在这样的现实面前,所谓你不停我也不追的具体规定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在阿吉镇采访期间,多位村民向记者诉说他们的经历。

  

    村民康殿武:去年秋天我收拾车去,奔红山那条道,后面有个车追我。就是白色的,按喇叭。

  

    记者:有标识吗?

  

    村民康殿武:没有。完事一直跟在我后面,跟了挺远的,追了我四五里地。一直追到快到沟了,完事他猛地一并往里一绊,我掉沟里了。给我车掉进去已经出不来了,我撞了一身泥他们才下车,跟我说我是收养路费的,咱也没看到他的证件。

  

    村民王宏宇:就今年元旦那天早晨六点,出车到蔡牛那块,顶多六点十分吧。然后碰到几个穿制服的,三四个人吧,在岔道那块截车,乡政府门前。然后我们把车开过去再站住,没等开过去在岔路那儿突然就把稽查的车,一下子窜到道上把我们横住了。横住了,我过不去,旁边有一个沟,就奔沟去了,就翻了。如果不奔沟里去,把人家窜了就是我的责任了。

  

    记者:那受伤了吗?

  

    村民王宏宇:受伤了,我胳膊到现在还伸不直。这是粉碎性骨折,然后我母亲牙槽骨也是粉碎性骨折。

  

    今年2月13日,16岁的陈晨在车祸中死亡,陈晨的家人认为,这与铁岭县交通局稽查人员违规上路堵截收费并驾车追赶有关?

  

    对此,宋洪久等4人则予以否认。而有关陈晨的死因,铁岭县交通局以及当地相关部门一直未能向死者家属提供一个令他们信服的说法。

  

    陈晨母亲:我实在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我现在不知道,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在想什么,不知道了。已经不知道想什么,现在眼泪都哭干了。

  

    陈晨姑姑:不承认、不认账,让我们心寒啊。 (文/王卓、宁柯)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