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武汉冠生园的命运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我们的记者在对国有企业改制问题进行调查的时候感觉到,国有企业的改制必须慎之又慎、严格操作,否则就有可能出现疏漏,让少数人钻了空子,让国有资产贬了值、甚至造成资产流失。最近记者在武汉采访时发现,一家老字号国有企业——武汉冠生园,就出现了种种令人不解的问题。

  

    武汉冠生园是一家老字号的国有企业,由于经营不善,多年来连续亏损,资不抵债。到2001年他们负债达到一亿元,而资产却只有不到4000万元,在无力回天的情况下,他们选定了武汉添地集团来进行改制。经过多次协商,2001年12月双方签署协议。冠生园厂将部分资产出售给添地集团,但这个协议并没有实现武汉冠生园改制的初衷。

  

    原武汉冠生园厂厂长韩建强:违背了开始的初衷啊,开始的初衷是改制。如果单纯买卖之后,它就没有这个责任和义务来承担银行债务的问题。

  

    


武汉冠生园地处武汉最繁华的江汉区,所在的土地和上面的厂房是他们最值钱的资产,改制以后,添地集团买走了这部分资产,却把银行债务留了下来。那么当初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改制方式呢?记者找到了江汉区体改委主任廖府庭。

  

    廖府庭:让人家承担债务,冠生园肯定愿意,但人家不会做这样的傻事情的。因为银行对国有企业,它是没有办法。国有企业停产了,它不可能还债,这个债就挂了起来,银行觉得它也没什么问题。但是到民营企业去了,这个债它就马上要你定计划,给它还债——找到一个下家啦。谁都不会做这个事情的。

  

    为了摆脱巨额的债务,添地集团选择了购买部分银行资产的方式。根据协议,添地集团购买了冠生园厂的土地和厂房,所得款项由冠生园安置职工,双方之间实际上就是一次单纯的买卖了。

  

    对这样的改制,冠生园厂的工会主席唐星说,职工并不赞成。

  

    唐星:如果是兼并的话,职工的医保问题、养老保险问题、托管的问题,那冠生园就不用操心了,因为冠生园就成了子公司了。单纯的出售的话,那我们就考虑成本了,你的成本不够,那我们就不能卖了。

  

    对于困难企业的改制,国家有着各种的优惠政策,而添地集团只是购买了武汉冠生园的优质资产,并不承担相关的债权债务、职工安置的责任。按理说,也就不应该享受这些优惠政策了。但最终,他们却以“参与改制”的名义,以优惠的价格拿到了这19亩土地和上面的厂房。按照武汉长城会计师事务所2001年6月的评估报告,武汉冠生园19亩土地和厂房的价值为1800万元左右,而江汉区企业办认定为1500万元左右,而在此之上,又让添地集团享受了只有兼并企业才能享受的8%的优惠。最终,武汉添地集团以1311万元的价格就拿到了这块土地和上面的厂房。

  

    武汉冠生园厂改制的结果就是武汉添地集团把值钱的资产拿走了,留下巨额的银行债务由只剩一个空壳的冠生园厂来承担,厂里的职工按照一年的工龄补偿800元的标准,在签订了买断工龄的协议以后回家。而武汉冠生园厂用自己最值钱的资产换来的1311万元,最后,也没有全拿到。原因是添地公司在开发的过程中,又发现了意外的情况。在冠生园的19亩土地上,还建有一个加油站。

  

    原来,就在添地集团买下了这19亩土地之后才发现,原武汉冠生园厂长的韩建强却早就私下同这家加油站以极低的价格签订了租期长达30年的土地租赁合同。

  

    袁礼文:4块钱一个平方,三十年。就是在这个厂区内,仓库都是15块一个平方,周边都是30块一个平方。卖土地,土地批租也只有五十年,显然他这个是违背价值规律、违背经济规律的。

  

    添地集团认为,对于这样的土地租赁合同,他们当然不予承认,并且在支付了960万元买地的款项后,剩下的350多万元就拒绝支付了。这样一来,冠生园厂拿不到钱,职工安置又出了问题。

  

    


改制原本是为了盘活资产、安置职工,但是这次,却不得不由政府垫钱来安置职工,冠生园厂的改制可谓是一波三折。按理说武汉冠生园厂作为国有企业,要签订三十年的土地租赁合同应该报上级主管部门批准,但是,作为武汉冠生园的上级主管部门,江汉区经贸委对此居然一无所知。

  

    由于这份土地合同在改制前就已经签了,当时首先损害的是冠生园厂的利益,而做出这种举动的,恰恰是冠生园厂原来的负责人韩建强。记者在仔细察看有关材料后竟然发现,武汉冠生园和加油站签订的租赁合同,居然有一份是由韩建强代替对方法人韩大运签的字。

  

    经过改制之后,武汉冠生园地卖了,房子也卖了,那么除了巨额的债务之外,这个企业还剩下什么呢?韩建强面对记者的提问,回答厂房没有了,现在的设备情况也不清楚了。那么,冠生园是不是真的像他说得这样一无所有了呢?一些群众却不这么说。

  

    经过查找,记者在20公里之外的汉阳区江边一个偏僻的地方竟然又发现了一个“武汉冠生园”。

  

    记者:你们这个厂是什么性质的企业?

  

    回答:股份公司啊。

  

    走进厂区,记者看到,这个新的厂区占地面积还真不小,机器设备也不少,仅大的烤箱就有六、七台,而且生产出来的产品用的也是“武汉冠生园”的商标。在二楼,记者看到,连武汉冠生园厂以前获得的各种奖牌、认证证书也搬到这里来了。

  

    


韩建强说不清楚的机器设备在这里找到了,而在这家企业的工商登记上,记者看到,武汉冠生园在这里有股份,而且是最大的股东,占有51%的股份,其代表人就是韩建强。而担任这家股份制企业董事长苏允祥和韩建强的关系又不一般——他就是韩建强的妹夫。

  

    一家国有企业的改制,至少分出了三块,一部分卖给了添地集团、一部分留下来承担银行债务,而另一部分则被韩建强等人私藏隐匿了。

  

    这个被隐匿起来的“冠生园”依然打着老冠生园的旗号进行生产,而利润流向了谁的口袋,没有人知道。更令人担忧的是,被韩建强藏起来的这部分资产,如果过上几年,最终,会落到谁的手里呢?

  

    对于一个长期亏损又不能扭亏的企业来说,改制是解决的办法之一。改制就是让资产活起来,就是让职工得到安置。可是几年过去,冠生园留下的却是这样一个烂摊子。这样的改制,吃亏的是国家,有的人却从中得了利。对此,有关部门是不是也应该查一查,出现这样的问题,奥秘在哪里?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