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欠薪背后的黑洞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1993年,山西省大同市新荣区要修建一条长达18公里的运煤专用公路。河北省唐县罗庄乡东罗庄村的赵明进、赵春耀承包了其中的一段公路,并带领村里300多人的工程队前往大同施工。1994年6月,云丰公路完工并且正式开通,但却没有给他们支付应得的工钱。于是从那时起,赵明进、赵春耀便一直向新荣区政府追讨欠款,到现在已经快10年了,可至今也没有拿到工钱。

  

    调查得知,云丰公路开通后,区政府通过收费站每年至少收入180多万元。但是由于管理混乱,收来的钱却被区里几个部门不明不白地拿走了。国家贷款建起来的公路,实际变成一些人中饱私囊的聚宝盆,因此新荣区政府根本无力支付拖欠民工的工钱。

  

    此外,新荣区不仅欠着民工的工钱,而且还欠着800多万元的银行贷款利息以及3年的养路费。眼下,山西省公路局花1000多万元还了贷款收回了云丰公路的路权,建设银行山西省分行也免去了这笔贷款800多万元的利息,新荣区政府没花一分钱却收了8年的过路费成了最大的赢家。然而,那些被拖欠的300多名民工的工钱却不知何时能够支付。

  

    [全文内容]

  

    今年元月10日,河北省唐县罗庄乡东罗庄村的赵艳丰、李佩龙从外地打工一回到家,就一块去找村里的两位施工队长,向他们讨要欠了他俩好几年的工钱。

  

    河北省唐县罗庄乡东罗庄村村民李佩龙:从1993年到现在,老赵揽的活那时候,跟他去干活,两年挣了八九千块钱,就给了一小部分。

  

    河北省唐县罗庄乡东罗庄村村民赵艳丰:今年这年都过不去了,年年都要,我们老百姓就指着这点钱过年呢。一直也不给,老拖着。

  

    原来1993年,山西省大同市新荣区要修一条18公里长的运煤专用公路。得到这个消息,村里的两位能人赵明进、赵春耀便揽下了其中的一段,把村里的工程队300多号人拉到了大同。到了1994年6月,这条云丰公路完工开通了,可这几百号人的工钱到现在还是迟迟没拿到。

  

    (河北省唐县罗庄乡东罗庄村)赵春耀:当时工程承包是我和老赵两个人一块揽上的。村里正好有那个施工队,于是我们就找上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过去后做的那个工程,二年合工资二百多万,到完工时只给了五六十万,到现在还欠我们150万。工人年年找,年年找,找得我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前期的我们自己要垫的,到现在连垫的钱都没了。

  

    本来以为揽下这段工程,不仅能给村里做份贡献,自己也能赚上一笔,可眼下150多万元的工钱拿不回来,春节就成了两个人最难过的时候。眼下年关快到,就在人们都纷纷回家准备过年的时候,两个人就像例行公事一样再次踏上了去大同讨债的行程。

  

    记者:老赵你这是第几趟到这边来了?

  

    老赵:今年是第五趟吧。

  

    记者:你这路1994年修好以后,来过多少趟?

  

    老赵:大概有七八十趟吧,反正每年都是来个七八趟,五六趟到这。几乎十年嘛。当初是来修路,现在是来讨债。

  

    记者: 这条路你应该走的是太熟悉了吧?

  

    老赵:熟了,哪拐弯,哪高哪低,都知道。

  

    沿着老赵他们再熟悉不过的这条路,记者和他们一起来到大同市新荣区政府,几经周折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位新上任的董区长。

  

    (山西省大同市新荣区区长)董志刚:我现在没办法,想不出办法,算欠着吧,区政府怎么也给想想办法,我现在跟您说我是一毛钱也没有。

  

    区长说,现在一毛钱也没有,看来这帐今年区里又是不打算还了。讨债都讨了9年了,这样的结果,一点也没出乎两位施工队长的预想。

  

    老赵:每一次来了,他们政府的主管官员也就是说没钱,以后你什么时间过来看看。结果来了之后还是没钱,我们跑呗,反正无止境地跑呗,一次一次的。

  

    云丰公路1994年就已经竣工通车,到现在都已经快10年,可新荣区政府缺至今欠着这些工钱就是不给!作为一级地方政府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欠债不还呢?

  

    董区长:前些年由于煤炭市的疲软,就我们新荣区来说,确确实实是一个保吃饭的财政,这就导致了对企业的欠款一拖再拖,对此我代表区政府对这些单位首先深表歉意。

  

    


按这位刚上任不久的董区长的说法,新荣区政府是因为财政上太困难拿不出这笔。可是修建这样一条专用公路,市场前景应该是可以预测,资金也应该是预先到位的。为什么到现在反而要区财政来负担拖欠的工程款,难道当初修路的资金本来就不够吗?

  

    (山西省公路局财政收费处)赵金田:1992年、1993年的时候,省公路局为了支持地方公路建设,地方有修建公路的积极性。当时省公路局为了支持政府修建公路,作为担保单位,给云丰公路贷款担保一千万。

  

    (原云丰公路指挥部工程师)郭士贤:工程决算那块一千八百多万,实际落实的是贷款一千万,省交通厅补贴一些,加上自筹的补了七八百万,实打实的到位资金可能就是将近一千八百万,那应该是够用了。

  

    按这位当年负责修路的工程师的说法,当时云丰公路开工时资金是已经到位了的,那么为什么到头来却还欠着150多万元的工钱呢?当初的那么多钱都花到哪里去了呢?为了弄清楚这些问题,记者来到新荣区财政局。

  

    记者:云丰公路修路工程账目在不在财政局这里?

  

    (山西省大同市新荣区财政局副局长)刘子军:不在。

  

    记者:按说这个账应该不该归财政局来管?

  

    刘子军:财政局惯例是按照规定,他单位如果存在的话,由单位来管。

  

    记者:由主管单位来管?

  

    刘子军:对。工程决算完毕后,要建立专门档案,

  

    记者:按说这条路是咱们区修的,而且后来收费这方面的管理是由交通局来管,按说他就应该交通局来管,按说作为主管部门来管这个账目?

  

    刘子军:对。

  

    对于新荣区来说,1994年竣工的云丰公路不管是从资金上还是规模上都不是个小工程,可这么大的一个工程,它的建设账目直到记者离开时,新荣区政府机关上上下下没有一个部门知道它究竟在哪里!1800万元的资金究竟是怎么花的,用了多少,还剩多少,成了谁也说不清楚的一笔糊涂账。那么修路是一笔糊涂账,路修好以后收费的情况又怎么样呢?据记者了解,从1994年到2002年底,区里收过路费整整收了8年!难道这收上来的钱也不够还这些民工的工钱吗?

  

    记者:1994年路修好以后,一年收费能收多少钱?

  

    (原云丰公路收费站站长)王永风: 一百五六十万,最多突不破二百万。这些年我记得是一百四十来万,2000年将近一百九十万。

  

    记者:那你们当时收上来以后是怎么弄的?是全交了呢?还是怎么办?

  

    王永风:扣掉我们的费用就交到云丰公路指挥部。

  

    记者:那一年你们的费用支出能扣掉多少?

  

    王永风:扣掉五六十万,一年连工资带费用下来,我看也就是五十万到六十万这个范围。

  

    


收费站平均一年才收到150、160万元,去掉收费站自己的开支,每年能向区里上缴的最多也就是个100万元。可是据记者向有关部门了解,这条路修建时的定位是当地丰镇电厂的运煤专用路,仅这家电厂一年就有300万吨煤要从这条路上过。按省公路部门一吨煤一元的过路费估算,这条路的收费不应该是这样少的,可区里每年怎么就只收这么点钱呢?2002年11月,山西省公路局已经把这条道路的路权收归省里,现在收费站的工作人员都不再是新荣区政府指派,那么他们每年又能收多少钱呢?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根据他们的测量,现在一天大约一万五千元左右。

  

    收费站换到省里来管一天就收15000元,即使按一天收一万元计算,一年下来也有365万元。可是区里负责收费时,一年最高却只能收一百七八十万元!这其中有多少钱不明不白的流失了,看来是谁也说不清楚了。可退一步说,即使按照区里的这个收法,新荣区每年也有100万元的纯收入,8年下来就是800万元,这些钱足够还拖欠民工的工钱了,那么新荣区政府为什么拖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不给呢?

  

    记者:那会一年收的费用具体怎么使用?

  

    (山西省大同市新荣区副区长)李有清:收的费用一个是站上日常营业费用,第二部分收的钱就是搞道路维修了,就这两块儿钱。

  

    那么这每年收上来的100万元,真的就像这位区长说的,只是用在这两块了吗?这位当年云丰公路修建指挥部的工程师向我们道出了其中的秘密。

  

    (原云丰公路指挥部工程师)郭士贤:这个买房呀,区长拿走五万,那个要买车呀,局长拿走三万,所以收了不丁点钱,在加上他每年办公啊,开支啊,应该说有个好几十万。所以说真正的拿出这个钱,给人家施工单位还贷款,基本上就没几个钱了。

  

    收来的钱是你吃一口、他拿一块都这样不明不白地溜走了,国家贷款建起来的这条公路,实际上成了一些人终饱私囊的聚宝盆,这样一来新荣区政府又怎么能拿出钱来还拖欠民工的工钱呢?而且采访时记者还了解到,就是这条路,新荣区不光欠着外面的工钱,连每年应该向负责公路养护的大同市公路局上交的养路费,区里就整整欠了3年的。

  

    大同公路分局计划养路科左世娟:咱们有的路有硬性的规定,它那个应该是一公里也得一两个人。它那个路的类别可能就是三类,它每公里应该是,每年的小修保养费就应该是八九千块钱,这是最低了,接下来大中修它的费用就更高了,所是说他这个养路工,还有给养护段都增加了不少的困难。

  

    这样到了2002年,国家花巨资修建的云丰公路不仅让被拖欠工资的民工和欠着养路费的大同市公路局发愁、当初为这1000万元贷款担保的山西省公路局更是感到头疼。因为新荣区政府对这1000万元贷款是1分钱也不掏,到了2002年底,当初1000万元的贷款连本带利已经滚到了1800多万元!

  

    (山西省公路局财政收费处)赵金田:运营十年来,一千万的本金不但没有还,而且利息在逐渐增大,由原来的一千万贷款本金,上升到连本带利一千八百万,因为新荣区政府没有及时给银行还本付息。这样的话,银行三番五次起诉新荣区政府,省公路局负连带责任,所以我们为了不受损失,今年我们决定把这条路的路产路权收回来,由公路局来管理。

  

    眼下,省公路局花1000多万元还了贷款收回了云丰公路的路权,建设银行山西省分行也免去了这笔贷款800多万元的利息,新荣区政府没花一分钱收了8年的过路费成了最大的赢家。可那些被拖欠的300多名民工的工钱又到底由谁来负责呢?

  

    记者:今年这次你等于又白跑了一趟?

  

    老赵:可不,白跑了。

  

    记者:那怎么办?

  

    老赵:怎么办呢?回去想办法看怎么办?回去想办法呗。

  

    记者:看来这个钱很难了,按照区里的意思说。

  

    老赵:对。(文/陈远达、宁柯)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