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蛇头的骗局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2003年12月17日晚,福建省福州市边防支队经过近6个小时的缉捕行动,破获了一起组织大陆人员私渡到台湾的犯罪案件。此次行动一举逮捕了26名涉案人员,其中包括11名蛇头及15名私渡人员。据审查,他们分别来自黑龙江、湖南等九个省份,被介绍人带到福州交给负责接应的蛇头,准备下海私渡。

  

    




私渡犯罪集团,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犯罪网络。从它的犯罪性质来看,是非常典型的有组织犯罪,犯罪集团的成员主要由海峡两岸不法分子构成。在整个犯罪过程中,起主导作用的是台湾籍不法分子。从犯罪过程来看,它具有异地物色、定点接头、分批出海等特点。私渡者(主要是女青年)一旦到台湾后就被人蛇集团控制,并被强迫从事色情服务,如果不服从就会遭到拘禁和殴打。

  

    针对危害严重的私渡活动我公安边防部门进行了严厉地打击。2003年10月9日,公安部下发通知决定从2003年10月10日至2004年2月10日,在全国开展打击边境地区违法犯罪活动及反偷渡专项行动。专项行动实施以来,共破获偷、私渡案件53起,逮捕涉案人员301名,十名被悬赏缉捕的蛇头中已有三名落网,行动极大地震慑了不法分子的气焰。

  

    

《焦点访谈》:蛇头的骗局
文/孟克、宁柯

  

    




2003年12月17日晚,福建省福州市边防支队的办公楼里还是灯火通明。根据近日侦察员们掌握的情报和线索,当晚将有人组织人员私渡去台湾。在对私渡对象已经做好布控的情况下,支队召开战前布置动员会,准备分头开展缉捕行动。

  

    晚上九点多,支队的侦察员们开始兵分三路前往芒庄新村、白马路、天湖酒家等三处地点。经过近6个小时候的缉捕行动,分别集合在三处地点的私渡人员被相继抓获。

  

    福州市公安边防支队司令部参谋:我们破获了一起预谋私渡去台的现行案件,抓获涉案人员26名,其中11名涉案的蛇头全部落网,另外15名私渡去台人员也全部被抓获。

  

    经审查这15名私渡人员分别来自黑龙江、湖南、江西等九个省份,被不同的介绍人带到福州,交给了上述的蛇头,然后被相继带到了福州市天湖酒家等三处地点集结等候,准备下海私渡。

  

    这些人为什么会来到福州私渡,带她们来的又是一些什么人呢?

  

    私渡人员小英:经过一个女朋友介绍认识了这个蛇头。他就问我去不去台湾,我也考虑了一阵子,后来就答应他们去,他们就把我带到平山酒店。

  

    私渡人员小英说她原来在福建南平做服装生意,一起吃饭的时候,偶然通过一个女朋友认识了这个叫螃蟹的人,在以后的几次朋友聚餐中,螃蟹都有意无意对小英说起了他在台湾有朋友,到那里如何能赚大钱等,并表示如果小英愿意,他可以帮忙找人送她去,这些话最后终于让小英动了心。

  

    私渡人员小琦:我们接触了三天,他一直在跟我讲台湾很好,第三天就送我到了福州。

  

    小琦是湖南人,来福州之前在北京一家餐馆打工,和小英一样她也是遇到了一位“好心”的人。

  

    私渡人员小琦:我在那里上了四天班的时候,碰到一个叫红叶的女孩子。她过来吃饭就跟我讲,看我好像是刚出来的女孩子,就问我,小妹妹你在这里上班一个月多少钱?我说500块钱,她说我介绍你一个工作吧,一个月可以赚3000块钱。我就问她是什么工作,她说是餐厅。我说在哪里?她说,在台湾。

  

    其实无论是小英遇到的红叶,还是小琦遇到的螃蟹,她们都是人蛇集团中,负责到各地物色私渡人选的马仔。这些人经常活动在饭店、餐馆、理发店、歌厅等处,以打工高薪收入为诱饵,引诱欺骗一些女青年去台湾,每物色到一名人选,他们就会得到四五千元左右的报酬。

  

    福州公安边防支队工作人员:物色后就采取诱骗的手段。比如说,你们想不想去台湾,现在台湾非常好,赚钱非常容易,比大陆赚钱容易多了。以这种借口骗大陆的女青年,到台湾去赚钱。还有一个诱惑,现在去的话,一切费用都不要。到台湾赚了钱以后,从工资里面再扣除这一部分费用,等扣完了以后,所有赚的钱归她们自己,就是以这种形式骗她们去。

  

    找到私渡人员之后,负责物色人选的小蛇头,就会按照要求的时间,把她们送到福州交给上线的蛇头。

  

    记者:她把你带到福州来的吗?

  

    私渡人员小英:对。

  

    记者:带过来之后,把你交给谁了呢?

  

    私渡人员小英:交给一个叫宝剑的人。

  

    小英说她被螃蟹送到福州后,交给了一个叫林宝剑的人,林宝剑又把她送到平山大厦1012房间,在房间里已经有另外四名女孩在那里等候。那么螃蟹又是如何能跟林宝剑接上头的呢?在看守所里记者采访了蛇头林宝剑。

  

    林宝剑:2003年11月5号他打电话给我,说这几天要接一批货,我是第一次做。

  

    记者: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林宝剑:阿宝。

  

    记者:是哪里的?

  

    林宝剑:台北的。

  

    记者:他怎么跟你说的?

  

    林宝剑:他打电话说,这几天你要帮我去接三吨货。到阿波罗大酒店门口,跟螃蟹汇合,跟阿文接一下头,把这三吨货接过来。接到后在平山大酒店住下,完了以后等我们的通知。

  

    12月17日晚上11点林宝剑又接到阿宝的电话,指示他在凌晨两点钟将人送到海边交给船老大。

  

    记者:他安排船老大跟你联系吗?

  

    林宝剑:也是台湾那边安排的,因为台湾那老板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就在林宝剑一伙还没有等到出发下海的时候,就被公安边防部门抓获了,那么,作为中间负责组织集结的蛇头能够得到多少好处呢?在福州市看守所记者采访了另一名蛇头李毅。

  

    李毅:人到福州交给我们运过去。我们运一个人就是15000台币,包括所有开销费用,全部都包括在内,包括她们在这里吃住,也都是我们花,总共是15000台币。15000台币是3600元人民币。

  

    记者:扣掉你们花销的话,大概利润多少?一个人能赚多少?

  

    李毅:除了全部开销,差不多一个人剩下1700元左右人民币。

  

    据李毅交代,每次组织私渡之前,台湾的人蛇集团都会提前打过来十万到二十万不等的台币,作为前期的运作费用,用于安排私渡者的食宿费用。私渡成功后,再每人一万五千元台币进行结算。

  

    李毅:今天我运出去,运到他大船上,第二天就拿钱来给我。

  

    在四个月的时间里,李毅和另外三名蛇头共组织了五起私渡,获利十万元,每人分得了2.2万元人民币。其实在整个的私渡链条中,像李毅这样的中间蛇头所拿到的只是一小块。据介绍,人蛇集团在大陆每私渡一人到台湾的价格是20万台币,他付给海上运输和大陆物色人员等的钱是10万到12万台币,这样他就可以净赚8到10万台币。

  

    福建省公安边防总队副参谋长:私渡犯罪集团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犯罪网络。从它的犯罪性质来看,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有组织犯罪,犯罪集团的成员,主要是由海峡两岸的不法分子构成。但是在整个犯罪过程中,起主导、决策作用的是台湾籍的不法分子。从犯罪过程来看,它有异地物色、当面验收、零星上路、定点接头、分散集结、秘密看押、分批出海、海上接驳、抢滩登陆、分批定点发包。

  

    私渡者到了台湾上岸后就被控制在人蛇集团的手中,而此时原来还是花言巧语的蛇头,立刻变成了另外一副凶恶的面孔。他们往往以偿还20万台币偷渡费为由。强迫一些女青年从事色情服务,如果不从就会遭到拘禁和殴打。

  

    私渡人员小青:一直把我锁在房间里,就是不让我出去,连吃饭什么的,都是在一个房间里面,根本就不让我出去。

  

    可以说私渡女青年从一迈出私渡这一步开始,就失去了自由,她们在台湾登陆后马上面临着巨额的债务,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没有身份证件无法合法打工,还要躲避警察的搜查,因此只能任由蛇头的摆布。

  

    福建省公安边防总队工作人员:那么还有一种就是药物控制。台湾这些人蛇集团或者是色情业者,为了控制这些大陆上当受骗女青年,还给她们吸食冰毒、摇头丸或者海洛因,进行精神控制。比如说2003年的9月8号,就有一名贵州籍的女青年,在台湾高雄因为吸毒过量而死亡。

  

    对于那些为老板挣够了20万台币偷渡费的女青年,等待她们的也并不是原来蛇头所许诺的自由打工的日子。为了捞取最后一笔钱财,这些人往往向警察局举报这些私渡者,以获取举报费,来自湖南的女孩小齐的经历就是非常常见的一种。

  

    小琦:他说还20万台币,我觉得应该好像也是还完了。有20多万台币的时候,我就跟他说我要回去。他就说好,那你再去接一个客,我就给你一个证件。我就听他的话,我就去接客。在接客的时候,客人刚走进我家门的时候,大约只有20多分钟的时候,警察就上来抓我来了。

  

    满怀希望地去,受尽摧残两手空空地回来,这就是走上当初蛇头们所描绘的淘金之路的结局,对于回来的人来说这是一段噩梦般的路程,而对于有的私渡者来说,这条路不只是一条艰辛的路,也是一条通向死亡的路,以下是近些年来发生在私渡路上的一系列惨案。

  

    2003年“8·26”私渡台湾惨案6人溺水身亡。

  

    2001年“10·8”偷渡韩国抛尸惨案,25人窒息而死。

  

    2000年“6·19”多福港惨案58名偷渡者闷死于货柜之中。

  

    1990年“7·22”私渡台湾惨案,25人窒息而死。

  

    针对危害严重的偷私渡活动,我公安边防部门一直给予了严厉地打击,2003年10月9日,为进一步遏制偷渡犯罪活动频发的势头,维护沿边沿海地区的安全稳定,公安部下发通知决定从2003年10月10日至2004年2月10日,在全国开展打击边境地区违法犯罪活动,及反偷渡专项行动,一场大规模的打击偷私渡行动在全国展开,而把打击蛇头当作是专项行动中的重中之重来抓。

  

    现在在福建的许多乡村道路、港口、码头,人们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悬赏告示,告示上面列有十大在逃的组织偷渡蛇头的名单和照片,针对蛇头的社会危害公安边防部门,把打击蛇头作为了反偷渡的一个重点,专项行动以来,十名悬赏缉捕的蛇头已经有了三名落网。

  

    针对福建省海岸线长下海点多,距离台湾近易于偷渡的特点,公安边防部门加强了反偷渡的管防措施,建立起了路上查,岸边堵,海上抓的立体反偷渡防御网络,铸牢反偷渡的三道防线。

  

    第一道防线是建立特种行业。旅社、码头、这些港澳口,加强这方面的管理,把这些管理进行检查落实,这是第一道防线;第二道防线是在重点港口、码头进行巡查,设立值勤点加强反偷渡工作;第三道防线是实行海陆联动,陆地以我们为依托,海上以海警部队为依托,进行整个联动,构建这三道防线。

  

    此外,针对人蛇集团的各种骗人伎俩,和各种蛊惑人心的谎言,福建省边防部门组织编辑录制了数千张光盘反偷渡的宣传片,发放到了各车站码头等公共场所,在长途公交车上播放,营造了良好的反偷渡氛围。

  

    打击现行偷渡案件一直是反偷渡斗争的重点,专项行动期间省公安边防出入境刑侦等部门,联合组成了专业队伍,全力打击现行偷私渡活动,到目前为止攻破偷渡案件53起,抓捕了301人,极大地震慑了不法分子的气焰。

  

    福建省公安边防总队副参谋长:在打击现行犯罪方面,我们采取露头就打的原则。发现一起私渡、偷渡活动露头我们就打,而且斩草除根、紧跟不放。发现一起,立即查处一起。通过查处现行案件挖出来的组织者、运送者,我们立即列入在册的追逃人员名单,由追逃组进行追查。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