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私渡者的噩梦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1989年开始,福建出现私渡台湾的活动,当时主要是一些零散的私渡行为;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期,逐步演变成为两岸不法分子相互勾结、有组织的一种私渡行为;近一两年来,一些台湾的色情集团和人蛇集团,开始把目光转向那些来自农村外出打工的女青年,利用她们年龄小、阅历浅、文化素质低的弱点,用高薪工作等条件为诱饵,诱骗她们去私渡,从而使得女性私渡者大量增加。

  

    2003年12月上旬,福州市边防支队相继抓获了26名涉嫌组织私渡的蛇头及私渡人员。经审查,这些私渡人员分别来自四川、重庆、江西等省市,于近日相继来到福州准备私渡台湾。由于私渡具有很高的危险性,有些女青年在途中便失去生命,还有很多人的遭遇都很悲惨。要想使这种活动得到有效遏制,除了公安边防部门加大打击力度外,广大群众还应自觉进行抵制,不要相信蛇头的谎言,不给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

  

    [全文内容]

  

    2003年12月上旬福州市边防支队接到线索,反映有人将在近日组织人员私渡台湾,经过几天的侦查和掌握的情报,福州市边防支队决定开展搜捕行动。

  

    从晚上9点到凌晨3点,边防人员相继抓获了26名涉嫌组织私渡的蛇头及私渡人员,经审查这些私渡人员分别来自四川、重庆、江西等省市,于近日相继来到福州准备私渡台湾。

  

    李林峰(福州市公安边防支队刑事侦查队参谋):经审查这一批的组织者都是由台湾的人蛇集团,打电话回大陆来,叫大陆这边的小蛇头去负责招收准备参与偷渡台湾的女青年。

  

    


据介绍由于历史和地理的原因,从1989年开始,福建出现了私渡台湾的活动,当时主要是一些群众零散的私渡行为,到了90年代中期逐步演变成为两岸不法分子相勾结,有组织的一种私渡行为,近一两年来一些台湾的色情集团和人蛇集团,又开始把目光转向了大陆女青年,采取各种手段欺骗她们私渡到台湾,女性私渡者大量增加,那么这些人到底听信了什么样的介绍之后才动了私渡的念头呢?

  

    私渡人员:她说去台湾赚很多钱,钱很好赚。

  

    记者:费用你怎么掏呢

  

    私渡人员:这个钱,去了还15万台币。

  

    记者:15万台币?

  

    私渡人员:对。

  

    记者:有没有说用多长时间就能还清?

  

    私渡人员:他说就15天。

  

    记者:就还15天的工就能还清?

  

    私渡人员:对。

  

    记者:以后挣的钱就是你自己的?

  

    私渡人员:对。具体他说工作很多的,他说到那边随你想挑。

  

    据介绍在人蛇集团专门有一些人负责到各地诱骗私渡者,他们大多把目光瞄向那些来自农村外出打工的女青年,利用她们年龄小,阅历浅,文化素质低的弱点,用高薪工作等为诱饵,诱骗她们去私渡。一些女青年往往被他们所描绘出来的美丽淘金梦所打动,走上了私渡之路,那么事实真的是像他们所描绘的那样吗?

  

    2003年12月25日,载有福建省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海峡号,从福建的马尾港驶向台湾的马祖岛。今天它要完成一项特殊的任务,接回178名被遣返的私渡人员。

  

    她们终于踏上了回乡的路,曾几何时,她们怀着美好的幻想,历经艰险走过这段路程,如今带回来的却只有满腹的辛酸,破碎的梦想和浑身的伤痛。

  

    私渡人员:下回再有女孩子说要过来,我就劝她千万都不要过来了。

  

    记者:是个什么样的经历呢?

  

    私渡人员:刻骨铭心的经历,简直是噩梦。

  

    那么她们都有过一些什么样的刻骨铭心的经历呢?在遣返的私渡人员中,记者采访了一个叫小云的贵州女孩,私渡前她在一家酒店做收银员,提起那段走过的私渡路程,她至今仍然感到不寒而栗。

  

    小云:看到海水我就很害怕,发抖啊。觉得真的是,海水就像吃人的一样。

  

    和大部分的私渡者一样小云等14个女孩是乘坐一艘小渔船下海的,这艘渔船将把她们送到等候在外海的台轮上,接舶后再由台轮送到台湾。但是由于那天晚上风浪太大,加上渔船破旧,两艘船在接舶的时候小渔船突然断裂了。

  

    小云:当时的时候海浪很大,我就突然看到一大块石头,然后我就叫我们的那些姐妹一些跳下去了,一起往那块石头上面跳,当时也不顾什么危险了。那时候是逃命嘛,差点就死了。我正准备跳的时候,那船就撞在石头上面就碎了。我还有六七个女孩子,就跳到那个岩石上面,有一个女孩子的脚跳的时候就摔断了,而我的两个膝盖,全部都擦烂了,手也全部擦烂了。

  

    六七个女孩子跳到海中间的一块岩石上,但是另外七八个女孩子则掉进了海里。

  

    小云:她们就在那里喊、叫、哭、手就这样子抓,好希望找到一根绳子,或者是什么硬东西拉住自己。

  

    记者:旁边那个台湾的船能看到这个情况吗?

  

    小云:看得到。

  

    记者:他们离得也不是很远?

  

    小云:对,看得到他们都不管也不管我们就走了,我觉得他们真的是狼心狗肺,见死都不救。

  

    幸运的是在海浪的作用下,这七八个落水的女孩最后被海浪打回了岩石上,不久船老大又调来了第二艘小木船,将她们送到台轮上。

  

    小云:我们后来到他们船上问他,他还说我还以为你们14个都死了呢,没想到你们还活着他这样讲。

  

    


和小云一样许多决定去私渡的人并不知道私渡之路的风险,据介绍为了降低私渡的成本,私渡组织者往往租用一些破旧的渔船,由于安全性能差经常有事故发生。路途中为了躲避海警的稽查,他们大多将私渡者藏于船舱和暗舱中,由于缺乏氧气,窒息事件也时有发生,到达台湾海岸时抢滩登陆的时候由于海底深浅不一,也容易造成私渡人员溺水身亡。

  

    王冰(福建省公安边防总队副参谋长):就今年以来,根据我们的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就发生海上窒息死亡,抢滩登陆死亡,溺水身亡的有24人。

  

    这些抱着美好梦想去淘金的年轻人,就这样还没有到达对岸就白白地丢掉了性命,那么对于那些经历了生命的赌博,终于到达目的地的人来说,等待他们的又是什么呢?

  

    私渡人员林我平:人好像累得像木头一样,动都难得动了,就躺在床上就不省人事了,然后醒过来才知道饭还没有吃。

  

    39岁的小林是福州的一个渔民,今年3月份他借了两万元钱交给蛇头私渡到了台湾,在台北华南批发市场打工,每天他从早上3点工作到下午3点,下班后还要接着赶到另一家肉品加工厂打第二份工,一直干到晚上八点才能回家。

  

    林我平:把所有重的工作,为所欲为地叫我们去做,我们也不敢吭声,也不敢反抗。我们在那边存活也是很脆弱的,一通电话我们马上到警察局去,我们又想维持自己的生存,只好委屈吧。

  

    在台湾像小林这样的私渡者,一旦被警方发现就会被收容遣送回来,为了偿还偷渡的费用,他们不得不到一些地下黑工厂里打工,东躲西藏拿着最低的工资,干的却是最重的活。

  

    林我平:想赚一点儿钱以后过好日子,怀着这种希望,每天才能够支撑下去。

  

    在批发市场小林咬着牙坚持了3个月,6月份他想换一家地方做工,临走前他向老板讨要这笔一直还没有付给他的工钱。

  

    记者:结果是什么样子呢?

  

    林我平:结果是被警察抓了,钱没有拿到,警察先来抓人。

  

    记者:你给他打电话跟他要这钱,他在电话里怎么说的呢?

  

    林我平:你等一下我马上就过来。

  

    记者:结果呢?

  

    林我平:结果差不多等了半个多钟头,警察上来了。

  

    小林被送到了收容中心,在那里他一待就是半年。

  

    林我平:我去台湾,从去的时候到被抓的时候,真是从一个活人变成一个死人的过程,那是一个噩梦。

  

    提到过去的那段经历,许多私渡过台湾的人都会用上噩梦这个词。而对于小姑娘小玉来说,那段经历却不仅仅只是一场噩梦。

  

    小玉:那时候我是在上海打工,然后他经常去我们店里面去吃东西。在那里我们认识的,当时他说他哥哥在台湾开了一家饭店,然后又说你在这里做才几百块,你到那里做,你又是高中生,到那里做个会计什么的。

  

    然而当小玉被蛇头带到了台湾后,却发现情况和原来听到的完全不同,事实上她已经被蛇头卖给了台湾的色情集团。

  

    小玉:他们说不做也不行,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然后我就跟他们顶嘴,他们就开始打我。

  

    老板打我一个耳光之后,我很不服气就跟他们对打了起来。那个大胡子就把我的手压在床柜台上,一个女的拿玻璃花瓶子砸在我的手上,这都是砸的(展示给记者看手)。

  

    记者:这指甲怎么回事?

  

    小玉:指甲是被玻璃划掉的,这还有一个疤在这里。

  

    记者:当时指甲被砸掉了,是吗?

  

    小玉:对。

  

    遭到一顿毒打之后小玉被锁在了一个房间里,关了一整天,一场更大的劫难还在后面。

  

    小玉:他们又进来了,问我还做不做?我说我不做。然后他们又开始打我,我就反抗遭到他们打的时候,他们那个老板把我推到墙上去,头撞了(墙)结果就晕倒了,就什么不知道了。第二天又进来一个女的,她问我做不做?我说就不做,她又打了我。我又还手了,我踢她两脚,结果他们进来两个人,把我压在床上不让我动,那个女的就用剪刀扎到我的腿上去。

  

    记者:拿什么?

  

    小玉:拿剪刀。

  

    记者:我腿上还有个疤呢,扎到腿上了。

  

    小玉:对。就是这里,这里有个疤。

  

    小玉终于没有扛过这群恶魔般的人,她最后答应去上班。

  

    小玉:实在怕他们打我了,就答应他们上班。他们就带我去买衣服,趁着买衣服混乱之际跑出去了。

  

    记者:跑了多久?

  

    小玉:我也不知道,也不敢回头。就一直跑,只知道他们在后头追我,然后正好经过十字路口,那个时候来了一辆巡逻车,要不然我就没命了,抓回去死定了。

  

    报了警的小玉最后被送到了收容中心,在那里她发现和她有着类似悲惨遭遇的女孩子还有很多。

  

    王冰(福建省公安边防总队副参谋长):就是说,私渡女青年从她们迈出私渡的这一步开始,就完全失去自由了。到了台湾一登陆,就马上面临着巨额的债务。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又没有身份证件,她只能任由蛇头摆布。如果你听话,他就继续控制你;如果不听话的话,

  

    我把这20万拿回来以后,就向警察局举报,你这个人就会被抓走。所以很多遣返的女青年到了台湾都是两三个月以后就被抓到。

  

    偷渡活动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它不仅损害国家对外形象,还严重危害了偷渡者的人身安全,扰乱社会秩序,要想使这种活动得到有效遏制,除了公安边防部门加大打击力度外,还离不开人民群众的觉悟和自觉的抵制,不相信蛇头的谎言,不给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

  

    小云:所以我要劝大陆的姐妹,你们不要受金钱的诱惑,也不要受人家的花言巧语的欺骗。把你们骗到台湾这边来,其实在那边我们没有人格没有自尊,别人根本就不把我们当人看。

  

    小玉:告诉社会上的所有像我们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千万不要那么容易相信别人。其实他们说的真的是就像挂羊头卖狗肉一样,说得根本都是相反的。我这次能保住小命回来,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差点都死在台湾了,所有的女孩子们,千万不要像他们说的那样,像我想的那么简单,那只会给自己招来祸害,甚至连命都会没有了。(文/孟克、宁柯)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