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矿工死亡之谜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四川省万源市庙子乡地处大山深处,生活条件艰苦,因此大多数当地人以外出打工为生。今年9月,五个外出打工者在河南荥阳一家煤矿遇难,每家得到六万元的赔偿金。但是,时至今日他们的家属对他们死亡的地点和原因仍旧一无所知。桂成安是庙子乡的村民,今年七月,他到河南一家煤矿打工,结果不幸遇难,和他一起遇难的还有四个一起干活的老乡。他们是11村的聂太政、邓友军、12村的桂成宪和9村的陈国文。经过多方调查初步查明,这五个人死于发生在河南荥阳兴华煤矿的一起矿难事故,出事时间是9月12日晚上。事故发生后,为了封锁消息,老板遣散了所有的四川籍工人,并且销毁了一切相关记录,连事故现场值班记录也没有。此外,为防止记者调查,事后还派人去死者家送去1000块钱,让他们保持沉默。由此可以确认,这是一起事故瞒报案。目前,这五位遇难民工的死亡的原因以及事故真正的原因还需要最终确认。事故夺去了五个人的生命令人沉痛;更令人沉痛的是相关人员对生命的漠视。

  

    [全文内容]

  

    四川省万源市庙子乡地处大山深处,生活条件艰苦,当地人以外出打工为生。今年9月,五个外出打工者在河南荥阳一家煤矿遇难,每家得到赔偿金六万元。家属拿了钱,按理说,事故应该处理完了;可家属们始终放不下心,因为,时至今日,他们还不知道亲人死亡的具体地点和原因。当地人指着一处墓地告诉记者“这就是桂成安的墓”。

  

    


桂成安是四川省万源县庙子乡的村民。今年七月,他跟随哥哥到河南一家煤矿打工,没想到,外出不到三个月,他竟把命丢在了河南。和他同时命丧河南的还有四个一起干活的老乡。他们是11村的聂太政、邓友军、12村的桂成宪和9村的陈国文。

  

    亲人不幸遇难,家属竟不知道死亡地点和原因。这事多少有点蹊跷。更蹊跷的是,一听说记者要采访,昨天还在家的知情人在一瞬间消失了踪影。多方寻访,最后总算找到一个在同一个矿上干活的村民,他说五个人死于9月12号晚上发生的矿难。

  

    聂太秋:那天晚上7点多钟出的事。白天检查没下井,晚上他们刚下去不久就出了事。

  

    这位村民当时在矿上,并参与了抢救。事故发生后,他和所有四川籍工人一样,被老板遣散。当记者询问出事矿井的具体地点和名称时,他却表示不知道。

  

    聂太秋:我也就是才在那里没干几天,我不知道,小地名,也不知道谁的矿。

  

    记者:你不知道那是什么矿?

  

    聂太秋:不知道什么矿。

  

    记者:(矿)是在哪个市 ?

  

    


聂太秋:我们在荥阳市。

  

    这位村民不愿提供更详细的线索,几经周折,记者又找到一位家属。

  

    记者:那个煤矿你记不记得?

  

    家属:好像是叫做兴华煤矿。

  

    五个活生生的人不明不白地消失了。为了追寻真相,按照仅有的线索,我们在河南荥阳市贾峪镇,找到村民所说的兴华煤矿。

  

    记者:没有发生事故?

  

    矿主王新友:根本不可能像他们说的,像个别人举报的那样,我们发生事故。

  

    矿主否认得这么肯定。记者只好找到郑州煤矿安全监察办事处查看值班记录,如果9月12号荥阳有煤矿发生事故,这里应该有事故记录。

  

    记者:从这个记录上看没有这个事。

  

    值班人员:就没有报告过,没有来过报告,有报告我们就记了。

  

    明明发生事故死了五个人却没有任何报告。看来,这又是一起事故瞒报案。事故没有报,事故原因也不清楚,其他工人的安全更令人担忧。可调查从哪开始呢?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我们想起:为防止调查,出事矿井事后还派人去死者家送过1000块钱,并被告知“不要乱说”。

  

    陪同煤矿送钱的是两个政府工作人员。一个是遇难者的家乡四川万源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赵明;另一个是与万源相邻的陕西省镇巴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崔慧勇。

  

    崔慧勇:这件事情不该发生已经发生了。总的来说,人死不能复生,群众不要再找各级组织,给各级组织包括冉松平(煤矿代表)个人,带来其它一些影响他的正常工作的行为。就是说不要再去说这件事,也不是不说,就是说事情已经发生了,通过经济上的补偿息事宁人吧。

  

    这位副主任说不知道,另一位副主任也表示不知情。这条线索又断了。这时,我们又了解到:五位遇难者是由煤矿负责在河南火化的。根据《殡葬管理条例》,非正常死亡人要火化必须由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出具死亡证明。事故没有报,这五位遇难者应该拿不到死亡证明不能火化。可是郑州殡仪馆根据村委会的一份死亡证明竟把桂成安给火化了。

  

    刘科长:他这个好像是12点多送过来的,晚上12点多。

  

    记者:他是当天晚上火化,当天晚上就把骨灰取走了?

  

    刘科长:对,当天晚上就取走了。

  

    细看死亡证明,记者发现了问题:桂成安本是四川人,证明上却写成河南人;死亡原因写成在家病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又找到出具证明的河南省新密市超化镇东店村委会。

  

    记者:他是先盖了章,再写的这个证明?

  

    支书:对。因为它是白板(空白的)。

  

    


原来,这份死亡证明是伪造的。村里只给一个叫吕松文的人开过一封空白介绍信。不曾想这封介绍信被挪作他用。

  

    吕松文:我那天是来城里的时候,医院里有我一个亲戚,他这个人是搞出租的。

  

    记者:就把介绍信给他了?

  

    吕松文:对。

  

    吕松文说他把介绍信交给了新密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马洪涛。马洪涛的老婆也是这家医院的职工,她承包了太平间。当时身受重伤的桂成安就死在这家医院的太平间里。

  

    工作人员:冰冻室就是在这里,这里有三个。

  

    记者:当时桂成安的遗体存在哪一格里头?

  

    工作人员:存在哪儿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就在这三格里头。

  

    记者:就存在这里?

  

    工作人员:对。

  

    桂成安在荥阳出的事,却被拉到新密的这家医院,矿主显然是想转移人们的视线。再看医院的病历,姓名写的无名男,地址写的是荥阳贾峪,单位不详。要知道病人从何而来,还得问当时随救护车去接病人的医护人员。

  

    病人被抬到路边上救护车,护士说不清事发地点,只记得当时病人全身黑乎乎的。

  

    护士:全身都是黑嘟嘟那股劲。

  

    记者:为什么会黑嘟嘟的呢?

  

    护士:看着可多煤那样。

  

    记者:身上都有煤?

  

    护士:对。

  

    人就是从煤矿抬出来的。如果我们能找到急救电话的播出地点,就有可能找到出事煤矿。记者找到新密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急救电话记录本,当翻到9月12号桂成安送来的那天晚上的时候,结果发现正好是桂成安的那条记录被撕去,现在只剩下残破的一页。

  

    最后一条线索也这样被掐断了。多方搜寻我们得知,完整的电话记录曾被当地电视台拍摄并播出过。记录显示,拨打急救电话的号码是4992229。这是哪儿的电话呢?记者从疑点最大的兴华煤矿开始核实,然而煤矿上的人推说不知。

  

    


事实表明,呼叫救护车的就是兴华煤矿调度室的电话。仅靠电话证明兴华煤矿发生事故显然不够,两个月之后,记者终于找到了一位知情人,事故发生时,他就在兴华煤矿打工。

  

    知情人:那天晚班提前到四点上,那两天矿上有检查安全的人来,有些巷道该封闭的封闭了。打住了之后那里面瓦斯有点高,干的那天晚上,头一炮点着了第二炮就响了,属于瓦斯突出。

  

    记者:这都啥时候的事呀 ?

  

    知情人:(农历 )8月16日(公历9月16日 )

  

    记者:死了几个人都是四川的?

  

    知情人:尽是四川的,那一个班就是四川的。

  

    记者:那这五个人当时就埋了吗 ?

  

    知情人:没埋,送新密医院太平间去了。那边出了事送这边,这边出了事送那边。这边矿上出了事送贾峪、荥阳;荥阳的出了事都送新密。

  

    记者:是荥阳市的贾峪镇的兴华煤矿?

  

    知情人:对。

  

    五位遇难民工的死和事故真正的原因还需要最终确认。事故夺去了五个人的生命令人沉痛;更令人沉痛的是相关人员对生命的漠视。事故发生后,矿主想的只是花钱掩盖真相,而太平间等各环节的人员也纷纷为瞒报大开绿灯。难怪当地安监部门一直查不出真相,五位农民工的死也变得不明不白。(文/陈洁、宁柯)

  

    遇难者名单

  

    桂成安 男 四川省万源市庙子乡十一村村民

  

    聂太政 男 四川省万源市庙子乡十一村村民

  

    邓友军 男 四川省万源市庙子乡十一村村民

  

    桂成宪 男 四川省万源市庙子乡十二村村民

  

    陈国文 男 四川省万源市庙子乡九村村民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