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失地的辛酸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地处重庆市西部的铜梁县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县,虽然当地没有什么地理优势和资源优势,但是近几年的大开发热潮却是一浪高过一浪。为了加速发展,这个不大的县里一下子曾出现了10个开发区,公路两边成片的农田被征用。

  

    在近年来的开发中,征地数量最大的是金龙大道工程,上级为此批了1460亩的土地,然而实际征地却早就超过了这个数字,因为多征土地意味着能从中获取更多的利益。一亩地的征地费只有三万元,可出让土地时一亩地要卖到十万元,于是大片的良田被毁,就连许多农民新盖的楼房也被拆了。

  

    除了金龙大道以外,县城边还有一条58米宽的白龙大道,也是几年前当地政府的开发重点。然而,大道建好后,招商进展得并不顺利,因此对失地农民的补偿也就成了问题,很多人都未能如数拿到补偿款,只拿了白条。招商不顺利,县里又对拆迁农户打起了主意,巧立名目进行收费,就连门前的公路也要花钱去买。据统计,县里一共欠农民的安置补偿费用多达2588万元,而在白龙大道的两侧县里的各个行政部门却纷纷建起了豪华办公楼。目前,失去了土地又没有及时拿到补偿金的农户生活陷入了困境,很多人至今都没有能力建起新房。

  

    [全文内容]

  

    地处重庆市西部的铜梁县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县,当地并没有什么诱人的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让人对这里刮目相看的是铜梁县这几年一浪高过一浪的大开发热潮。

  

    为了加速发展,这个不大的县里曾经一下子出现了10个开发区,公路两边成片成片的农田被征用,没有公路的地方,一条条宽近60米的高标准的大道,也在紧张的修建过程中。

  

    村民:全部土地都占完了。

  

    记者:当时是什么时候开始占的?

  

    村民:大概是6月份,稻子都抽穗了,已经快收割了。最多一个月马上都能收成了,就把那些老百姓的地一下子给推了。

  

    


在近年来的开发中,征地数量最大的是金龙大道工程,从项目书上看,大道宽76米,一共要征用十几个村庄的三千亩土地,地方政府准备招商,高价出让两侧的土地获得良好的投资回报,尽管这里的村民人均只剩下了最后一亩耕地,还是被迅速地征用了。

  

    村民:全部是好田,产量高,我就是心疼也无可奈何呀。

  

    对土地心疼难舍的村民,想不通怎么会一下子征用这么多地,那么,这些征地都有没有合法的批准手续呢?

  

    记者:金龙大道这个项目批准渝西工业园区用地一共有多少?

  

    郭建平(铜梁县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资源处处长):是1460亩。

  

    可记者了解到实际征用农民土地数并不仅有这么多。

  

    郭建平:征的地要比我们报批的地要大一些。

  

    记者:这个大能大到多少?

  

    


郭建平:大约我们就是在300到500亩左右。

  

    这条大道的投资建设,是按三千亩筹划的,上级只批了1460亩,但实际征地早就超过了这个数字。到底是否真的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只是多征了三五百亩?记者决定查一下原始的征地协议。然而,记者被告知“管档案的人探亲去了,不在家,所以……”

  

    直到记者离开当地时,也没能见到这些协议。但当地比批准的范围多征了却是不争的事实。这种多征,是因为其中有着很大的利益。从县里的文件上看,农民的一亩地,征地费只有三万,可出让土地时一亩地要卖到十万,地价一下子就翻了几个跟头。这种诱人的馅饼,难怪当地政府要多咬上几口。于是大片的良田被毁了,许多农民新盖的楼房被拆了。大规模的圈地完成后,接下来的就是等着招商引资的钱上门了。

  

    在县城边上还有一条58米宽的白龙道,也是几年前当地政府的开发重点,从当时的项目书上看,大道建好后,通过招商引资卖地皮,地方政府不仅可以赚回前期征地的投资,还可以大捞一笔,那么实际的开发结果怎么样呢?当地居民告诉记者,搞起过后就没有谁个来开发。

  

    原来圈了的地,招商没有招到几个,以地生财的算盘打在了泡沫上。这样一来,原来计划好的对失去土地的农民的补偿,就成了问题。铜梁县原来规定给每位失去土地的农民补偿一万六千元,这可是征地时必须付出的费用。现在落实得如何呢?

  

    村民:一万六他都不拿齐,他只拿八千。

  

    村民:1998年白龙大道指挥部征了我们社里的田,安置费是给我们16000元。目前为止只给了我们4400元。

  

    记者:当年也占了你们地,给你们补偿费了吗?

  

    村民:实际上该给我们380万,而只给了90.7万块钱,自己用了30万,55万是张白条。

  

    记者:还有一个白条?

  

    村民:是。白条在这里,是政府拉的帐。

  

    记者:县里一共欠农民征地的安置补偿费用有多少?

  

    铜梁县副县长李仕川:据我们统计,现在欠了2588万元的安置补偿费。

  

    记者:拖欠农民补偿安置费用,有的已经好几年时间了,在过去这个问题解决不掉吗?

  

    铜梁县副县长李仕川:这是历史遗留问题,我们县里财政是存在一些困难,但是我们是在逐步解决。

  

    这位干部说,县里的财政存在一些困难。可记者在铜梁县采访时发现这话也不尽然。在白龙大道的两侧我们发现,县里的各个行政部门纷纷在这里建起了豪华的办公楼。当地的公检法、交通、水利等等部门的楼也很气派,从建设的标准看,并不像没钱的样子。一位县城居民告诉记者,原来有办公大楼,现在又占到白龙大道了,没有开发商来,他们自己占到这儿了。

  

    与这些豪华的办公楼极其不和谐的是县城里大片圈了之后又被荒弃了的土地。

  

    


记者:这个地荒了多长时间了?

  

    村民:五年了。都荒弃了,这边那边都是菜蔬社的。

  

    搞开发区,原本想的是赚外面的钱。现在才发现,外面的钱不好赚。于是,就对县里的拆迁农户打起了主意。

  

    本来房与房之间必须要留有一定的间距,这是建筑业早就明文规定的,可这里却收起了费,而且这种收费居然是以铜梁县政府文件的形式规定下来的。文件中规定拆迁农户建房,必须要购买房前对应的半条街道,每平方米200-250块钱。房后的间距也要农户每平方米花50元购买。

  

    记者:这是铜梁县的规定?

  

    拆迁处处长:对,县政府规定的。

  

    记者:国家允许有这个收费吗

  

    拆迁处处长:国家在安置的问题上,也没有这方面具体的说法。起码我现在了解这方面的情况,没有看到这方面有具体的说法。

  

    


像这样自定项目,自定标准的收费在当地还有很多,回迁的农户门前的公路也要花钱去买。能交费重新盖房的农民,日子毕竟还算过得去。还有很多被迫拆迁的农户至今都没有能力建起新房。

  

    今年已经86岁的刘老太太,去年冬天被强行搬出了被征占的房屋,新的房子由于各种收费太多,一时还盖不起来。目前只能和家人住在这种四面透风的棚子里,进入昏暗的棚内,一股霉味扑鼻而来,棚顶星星点点地透着光,棚内的地面潮湿泥泞,寒气逼人。

  

    记者:这么大岁数的老人,住在这么潮湿、这么冷的棚子里。

  

    老人:还不是得过嘛。

  

    老人住的棚子对面就是她过去的家,过去的房子被推倒一年多了,那块被征的地至今还没有派上用场,可老人在新房没有盖好前,却只能栖身在这样的棚户中。

  

    记者:有没有过去的房子的照片?

  

    村民:有。

  

    记者:我们看看。这是过去那个房子的照片?

  

    村民:对,被推掉的。

  

    记者:是个楼房?

  

    村民:是的。

  

    从照片上看,巴川镇刘家村的这户村民,过去家里是漂亮的三层小楼,院里有水井、翠竹、树木,可今年6月房子被征地推倒后,他一家老老少少,只能栖身在塑料编织布临时搭起的棚子里。

  

    


记者:就这个棚子里住了多少人?住了几个人呀?

  

    居民:一共六七个人。

  

    记者:六七个人这一个棚子里?

  

    居民:对。

  

    记者:那今年冬天肯定要在这里住了?

  

    居民:冬天?明年搞得不好都不行。现在那个地基还在下降,工程要下降一米,所以我们要待很久。

  

    先安置后拆房,是拆迁工作中的常理,可铜梁县当初只顾得快拆快搬,至于让农民们搬到哪儿,怎么安置,都没有合理的筹划。农民们在被推倒住房的那一天,面临的是流离失所的命运。 (文/刘涛、宁柯)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