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断指之痛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广东省东莞市的清溪镇是个以制造业著称的工业城镇,非公有制企业有近千家,每年全国各地有20多万民工来到这里,一年下来要为清溪镇创造20个亿左右的经济收入。

  

    




在清溪镇医院,记者意外发现这里除了外科、内科等科室之外,还有在别处很少见到的手外科,而且50张病床每个月都住得满满的,主要是因为这里存在着大量工人工伤的情况。清溪镇的五金厂有好几百家,弄伤弄断手的工人绝大多数都出自五金厂。为避免工伤,国家明确规定冲床机必须要安装安全保护器,可是这里的工人连安全保护器是什么都不知道,而装一个安全保护器只需五六百块钱。

  

    据工人反映,工厂老板之所以不肯装安全保护器是因为装了它后机器效率会变低,工人为工厂创造的利润就会减少。国家安全生产法明确要求工人在上岗前要接受基本的安全生产培训,然而这些工人也没有接受过必要的培训。此外,不少人出工伤是由于加班时间太长、人太疲惫引起,这些工人每天至少工作12小时,每个月加班达到120小时,超过了国家最高标准三倍多。到11月20日为止,今年清溪镇已发生工伤事故1081起,其中80%以上是机器造成的手外伤。

  

    




而且,这些工人工伤后也不能得到及时治疗和合理的赔偿。19岁的李军在清溪镇育美塑胶厂当打料员,不幸的是工作还不到四个月他的手就被卷进机器里烫伤了。育美塑胶厂没有为他购买工伤社会保险,也不愿支付住院费,只答应一次性补偿5500块钱,并要求李军在取得赔偿后自愿辞职回家,从此李军受伤的所有费用跟厂方无关。为了保全自己的手,无助的李军迫于无奈接受了这份协议。在当地社会保障部门的干预下,李军的工伤事故得到了公正解决。但是在千千万万的打工者中有多少人正忍受着工伤事故的痛苦,又有多少人能像李军这样最终获得合理合法的赔偿呢?

  

    [详细内容]

  

    在祖国各地,活跃着9400万进城务工农民。他们带着梦想走进城市,用汗水和智慧改变着城市的面貌。他们能不能找到一份工作?他们的工资能不能按时足额拿到?他们的劳动安全有没有保障?

  

    这些问题,不仅让他们仍在农村的家人挂念,也牵挂着我们的目光。

  

    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少数片面追求经济利益的企业,漠视农民工的权益,使一些农民工不得不为追讨微薄的工资而奔波,为恶劣的工作条件而叹息。

  

    广东省东莞市的清溪镇,是个以制造业著称的工业城镇,非公有制企业有近千家,每年全国各地有20多万民工来到这里,一年要为清溪镇创造20个亿左右的经济收入。

  

    在清溪镇医院,记者意外地发现这里除了外科、内科等科室之外,还有一个在别处很少见到的手外科。

  

    东莞市清溪镇医院外科主任甘求恩:我们原来都没有分科,后来病人比较多,所以就有了手外科。

  

    手外科是专门治疗手外伤的,全国开设手外科的医院也没几家。在清溪这么一个镇医院设有手外科,而且50张病床每个月都住得满满的,主要是因为这里存在着大量工人工伤的情况。

  

    工人:我手上的筋断了一半,还有骨头粉碎性骨折。

  

    记者:弄断几个手指?

  

    工人:总共三个手指。

  

    在采访中记者得知,清溪镇的五金厂有好几百家,所有弄伤弄断手的工人,绝大多数都出自五金厂。

  

    工人:我们厂前段时间一天五个,就是手指压断了压破了。

  

    工人:我们厂里还有好多这样的人,全都是机器压伤的。

  

    记者:你们是哪个厂?

  

    工人:广丰厂。

  

    记者:是个什么厂?

  

    工人:五金厂?

  

    这几个受伤工人所在的清溪镇广丰五金厂最近三个月内就出了十几起工伤事故。为了弄清楚造成工人工伤事故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记者决定去广丰五金厂看一看。

  

    为避免工伤,国家明确规定“冲床机必须要安装安全保护器”,因为有了安全保护器后,机器只要一接触到工人的手就会自动停下来。可是这里的工人连安全保护器是什么都不知道。据了解,装一个安全保护器只需五六百块钱,但就是这么个价格低廉,却关系工人生命安全的东西,广丰五金厂的机器上为什么没有装呢?

  

    据工人反映,工厂老板之所以不肯装安全保护器,是因为装了它后机器效率会变低,工人为工厂创造的利润就会减少。看来,机器没有安保护设施,是造成工伤事故多的原因之一。

  

    但即使装了安全保护器,工人按正规程序操作也非常必要,因此国家安全生产法明确要求工人在上岗前要接受基本的安全生产培训。那么这些工人接受过必要的培训吗?

  

    工人:像我一开始上班就上冲床,开机,根本就没有什么安全培训。

  

    记者:那你进行培训了吗?

  

    工人:我没有。

  

    在采访中工人还告诉记者,他们中还有不少人出工伤,是由于加班时间太长、人太疲惫引起的。

  

    工人:我们冲床部一般就13个小时,像别的部门有加到晚上十二点钟的,还有加通宵的,早上有的七点半上班,上到晚上十二点也有。

  

    按《劳动法》要求,劳动者每天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因特殊原因要延长工作时间的,每天不得超过3小时,每月加起来不得超过36小时,可这些工人每天至少工作12小时,每个月加班达到120小时,超过了国家最高标准三倍多。

  

    工人:没穿厂服的陌生人到厂里来的话,他问你上班上多长时间,你要说八个小时。

  

    记者:每次来人之前,都跟你们开一个这样的会是吧。

  

    工人:对。

  

    记者:那你们都是这么说的吗?

  

    工人:那是啊。如果不这样说就要炒掉你。

  

    一方面机器没有安全保护措施,另一方面工厂对工人又没有进行必要的培训,再加上工人长时间加班疲劳过度,这就导致了清溪镇工伤事故频繁发生。到11月20日为止,今年清溪镇已发生工伤事故1081起,其中80%以上是机器造成的手外伤。

  

    那么,这些工人工伤后能得到及时治疗和合理的赔偿吗?

  

    在清溪镇医院手外科,记者见到了这个叫李军的19岁青年,他的家在陕西咸阳农村,在老乡的介绍下进了清溪镇育美塑胶厂当打料员,不幸的是工作还不到四个月他的手就被卷进机器里烫伤了。

  

    记者:你的手伤得什么样子?

  

    李军:现在手就成这样了。将来合不拢,伤口大概有14厘米吧。

  

    医生:不及时植皮手术的话,他可能会引起肌腱坏死。如果肌腱坏死的话,就不能让手指伸直了。

  

    记者:那手就等于残疾了。

  

    医生:对,就是残疾了。

  

    李军面临着如何支付手术费的问题。如果育美塑胶厂为他购买了工伤保险,住院费自然不会成问题。因为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必须给雇佣员工购买工伤社会保险,这样员工出现工伤后将有保险来赔偿,而若没上保险,员工受伤后所有的费用得归单位负担。但在清溪镇有不少企业为了省钱不给工人上保险。

  

    医生要求李军马上住院治疗,但是李军的老板却不肯出住院费。

  

    李军:他说让我住院是不可能的,他不让我住院。他说即使你的手烂掉,我也不会让你住院的,就是这样的。

  

    既没上保险,工厂也不愿支付住院费,无奈之下,李军只能每天到医院简单地换点药包扎一下,17天后他的手被严重感染,医生再次通知他如果不马上做植皮手术,这只手可能永远残疾。

  

    李军立即找到老板,这时候老板给了李军一份调解协议书,协议书上写着:厂里出于人道主义一次性补偿李军5500块钱,李军在取得赔偿后自愿辞职回家,从此李军受伤的所有费用跟厂方无关。

  

    要是不签字的话,别说这五千五百块钱,就是一分钱李军也拿不到。借没处借,回家连路费都没有。为了保全自己的手,无助的李军迫于无奈接受了这份协议。

  

    领到钱的当天,李军就去医院做了手术。术后,李军和家人曾多次找到育美塑胶厂老板,认为工厂这样处理不公平,但都没有用。

  

    这天,李军的姐姐又要去找老板交涉,记者便一同前往。到了工厂,保安让我们在门外边等,可等了一个多小时老板也没露面。

  

    最后保安说老板要我们明天上午九点再来,第二天上午九点我们准时出现在厂门口,但等来等去还是没见到老板。无奈之下,记者以采访的名义再次来到育美塑胶厂,这回终于见到这位很难见到的老板,对于这份明显是跟工人一次性私了的协议书老板是这样认为的:

  

    东莞市清溪镇育美塑胶制品厂总经理曾裕永:这样在公司里面才能够做账啊。

  

    记者:你知不知道,国家安全生产法上有规定,出了工伤事故以后,工厂不能以任何形式来跟员工签协议,来减轻自己对工伤事故所要负的责任,你知不知道?

  

    曾裕永:这我们就不是非常清楚。

  

    随后,清溪镇社会保障分局的局长也闻讯赶了过来,对于育美塑胶厂处理李军这起工伤事故私了的做法,这位局长表示这是绝不允许的。

  

    东莞市清溪镇社会保障分局局长殷培光:工人受伤要等到医疗期间终结之后,才到我们东莞劳动能力评残委员会。定多少级,伤到什么程度,我们就按照什么程度来要求工厂支付有关的费用,但是他在中途已经跟工人私了,签这种协议书,我们是不允许的。

  

    育美塑胶厂的老板也当场承诺他们将重新按国家相关规定对李军给予赔偿:李军所有的医药费将由工厂支付;李军伤好后先去劳动能力委员会评定工伤等级,工厂再按相应标准对他进行赔偿;李军还可以回厂继续上班,如果不愿意,工厂还会付给他一笔辞工费。

  

    在当地社会保障部门的干预下,李军的工伤事故算是得到了公正解决,但是在千千万万的打工者中,有多少人正忍受着工伤事故的痛苦,又有多少人能像李军这样最终获得合理合法的赔偿呢?

  

    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曾经指出: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和城镇转移,是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必然趋势,也是增加农民收入的重要途径。没有农民的小康,就没有全国人民的小康;没有农村的现代化就没有国家的现代化。我们要按照“公平对待,合理引导,完善管理,搞好服务”的方针,为农民进城务工创造有利条件。

  

    关心农民工,就是关心中国的小康。(文:康力 李锦)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