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滑坡的警示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11月14日焦点访谈简介:

  

    今年7月13日,湖北省秭归县沙镇溪镇千将坪村发生了一起山体滑坡事故,给人民的生命及财产造成了巨大损失。据统计,24人在这次滑坡中丧生,直接经济损失达8000多万元。

  

    


据村民们介绍,早在今年6月上旬,村民就发现这里出现裂缝现象,并多次向镇里报告。尽管县里和镇里也几次派人来查看,但都没有给出明确的结论。7月12号上午,有人报告说裂缝明显增大,秭归县又于当天下午再次派人上山查看情况,发现险情严重,于是就把这一情况告知镇里。然而接到报告的镇领导并没有将情况立即转告村里,时间就这样被耽误了。一些村民因没有接到通知而不幸在滑坡中身亡。

  

    造成这次重大损失的主要原因除了对滑坡认识不足、行动迟缓以外,干部分工职责不明现场造成抢救有疏漏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尽管这次发生在千将坪村的滑坡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但其中反映出来的问题再一次给人们敲响了警钟。

  

    


《滑坡的警示》全文 (文/曲长缨、宁柯 )

  

    近年来,一些地方的自然灾害时有发生。其中有些在发生前有明显的预兆,如果采取有力措施加以防范,是可以减少损失的。但一些地方对灾害缺少防范机制和防范意识,致使本来可以减少的损失没有减少。最近湖北省秭归县沙镇溪镇千将坪村发生的一起大滑坡,就给人们提供了这方面的教训。

  

    今年7月13日,位于青干河畔的沙镇溪镇千将坪村发生了山体滑坡,给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巨大损失。记者赶到出事现场采访了村民。

  

    记者:这是从石壁那个地方滑下来的?

  

    村民:哎,从石壁那儿。坍塌了一百多米下来,从那石壁滑到这儿来了,我们这儿又滑了一百多米,现在距离两百米了。我的屋子就在这里,坍在这里面了。

  

    据了解,这次大滑坡造成房屋倒塌共340多间,农田被毁1067亩,镇上的金属硅厂、砖瓦厂等几家企业全部被毁,同时还毁坏了部分公路高压线路和其他各种基础设施,直接经济损失达8000多万元,还有24人在这次滑坡中丧生。沙镇溪镇千将坪村村民熊林春告诉记者他家“死了五个,下面那户死了四个。”

  

    记者:事先没有任何人告诉你,说这地方危险?

  

    熊林春:没有。身边哪儿有人告诉我?你们可以调查我们整个灾民,都没这种情况。就是垮了以后,镇政府(干部)在那个边上喊,动大山了,你们马上走啊。就这一句话,哎……山已经走(滑下来)了。

  

    据村民们介绍说,早在今年6月上旬,村里就发现了这里出现的裂缝现象,并多次向镇里报告。尽管县里和镇里也几次派人来查看,但都没有给出明确的结论。今年7月12号上午,附近的金属硅厂报告说,裂缝明显增大,县里又于当天下午再次派人上山查看情况。一位知情的人告诉记者:“他们下来以后,实际上已经是7点钟到8点钟了,然后他们就赶快跟乡(镇)里面的有关领导反映这个情况。”

  

    然而接到报告的镇领导,并没有将情况立即转告村里,眼见裂缝越来越大,村支书只好让村民用纸贴在裂缝上观察险情。记者采访了沙镇溪镇千将坪村党支部书记梅大龙。

  

    


梅大龙:贴纸条子不到20分钟,那纸条子绷断了,我就发现那个险情非常大了。可能是接近晚上10点了,我就跟镇政府打个电话汇报这个情况。

  

    记者:镇政府谁接的电话呢?

  

    梅大龙:给镇政府办公室打的。

  

    记者:谁接的呢?

  

    梅大龙:当时是那个王昌金。

  

    随后记者通过电话采访了王昌金。

  

    记者:7月12号那天晚上,梅大龙是几点钟给你打电话报告情况的呀?

  

    王昌金:大概晚上10点多吧,他当时说它那个灾情蛮紧张。那个时候我就跟我们的龚书记已经汇报了,那个时候正在组织干部。

  

    快1个小时过去了,镇里没有人来,也没有给村里任何指示,墙体裂开已经听到响声了。

  

    梅大龙:土在掉,情况比较危险的。当时我就给镇政府又打了第二次电话,我就看到那个情况比较严重,比较危险了。

  

    记者:这时候几点了?

  

    梅大龙:大概是11点左右。

  

    王昌金:第二次他就说,有的房子已经有倒塌的迹象了。

  

    记者:你把这个情况也告诉了龚书记了?

  

    王昌金:这个情况我也告诉了龚书记,知道这个梅大龙又来电话了。

  

    记者:那这个龚书记当时是怎么安排的?怎么回答梅大龙的呢?

  

    王昌金:他没有回答梅大龙的话。

  

    村民回忆了当时的情形。

  

    记者:镇政府离出事的这个地方有多远呢?

  

    村民:离那个出事地方最多有几百米。

  

    记者:那开车去要多长时间?

  

    村民:最多几分钟吧。

  

    几分钟的路可就是等不来镇干部,而事后镇领导解释说,他们一直在找人。记者采访了沙镇溪镇党委书记龚发会。他说:“11点钟的时候我们就回来组织班子,会议结束了,有的干部又回去穿鞋子,因为有的睡了洗了,我们要求干部穿胶鞋、穿长袖子。”

  

    会很晚才开,会后镇干部又回去换衣服,时间就这样被耽误了。尽管梅大龙赶紧组织村民撤离,但还是有一些人因没有接到通知而不幸在滑坡中身亡。

  

    记者:镇里是什么时候派人过来的?

  

    梅大龙:镇政府组织抢救班子大概是个(晚上)12点左右了。

  

    记者:他们到了以后呢?

  

    梅大龙:反正最多不到10分钟,山体就开始陡然一下滑坡。

  

    记者:那滑坡时间大概是几点?

  

    梅大龙:滑坡的时间是7月13日的凌晨,10分左右。

  

    应该说,千将坪村的这次滑坡事先不是没有预兆。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就此事记者采访了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团。他说:“因为从晚上8点钟到11点钟有3个小时,在这3个小时当中,实际上他们的镇政府完全可以采取措施,通知到所有的村民。包括你用电话通知,通知村里去采取措施,都是可以的。那么他们之所以动作这么慢,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脑子里头,没有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个十万火急的事情。他们对这种风险,自然灾害的不确定性没有经验,也没有这种认识。”

  

    除了对滑坡认识不足,行动迟缓外,干部分工职责不明也是造成不能及时通知到村民的一个原因,砖瓦厂附近有10多名村民不行身亡就说明了这一点。

  

    龚发会:砖瓦厂那儿大概是十个以上的干部,我想三个组九个干部。城管所的所长在那里,加上我们一个副镇长,十一个。

  

    既然砖瓦厂附近负责通知村民撤离的干部有11人之多那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没能撤离呢?

  

    记者:这一块是由谁负责,你们会开的时候定的是由谁负责通知他们这些人?

  

    (沙镇溪镇人大副主任)梅桂兰:我只管我的任务和我们负责的地段。

  

    记者:宋镇长知道不知道,包括熊林春、梅大龙,他们这边的人是由谁负责通知?

  

    (沙镇溪镇副镇长)宋发波:我只负责我那一段的人。

  

    记者:那会上没有安排吗?会上安排的话你也应该知道啊。

  

    宋发波:会上安排他是,他是班子往下排的,我们是从高往下推的,我当时就记得是那一个位置。

  

    记者:那后面是由谁负责?你们也没听见?也不知道?

  

    宋发波:我们反正是当时情况紧急,我就是叫我的人,我的自己的人员……是清楚的。

  

    两个组的负责人都说自己不管那一段,而第三组的负责人也说自己只管检测。孟立峰是沙镇溪镇救灾监测组负责人。

  

    孟立峰:我是搞监测的,直接上到山顶上去的。

  

    记者:那个会你参加了吧?

  

    孟立峰:会参加了。

  

    记者:会上怎么定的?

  

    孟立峰:各有各的任务,各想各的。今天中午,龚书记跟你说了一句话。

  

    记者:龚书记这样说的?

  

    孟立峰:他说到现场再定,这句话我估计你们注意到没有,到现场再定。

  

    记者:那后来到现场定了没有呢?

  

    孟立峰:现场,因为各走自己的了,还是不太清楚。

  

    由于没有防灾准备,不但人员调配出了漏洞,连硅厂的大喇叭也没有派上多少用场。

  

    记者:你们听到没听到硅厂有喇叭广播?

  

    村民:没有。

  

    记者:硅厂有没有用大喇叭广播让你们这些村民撤离?

  

    村民:我们在那个下头没有听到广播。

  

    (秭归三金硅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功习:险情要发生了,最后是对广大老百姓喊的,把喇叭就伸过去了。

  

    记者:什么时候才把喇叭伸过去的?

  

    王功习:大约是个12点钟。

  

    这时据滑坡发生只有十几分钟时间了,难怪一些已经撤离出险区的村民们说没有听到,而另外一些不知险情的村民即使是听到了,又怎么能来得及跑呢?

  

    记者:除了那个你说的那个硅厂以外,还有没有高音大喇叭?

  

    龚发会:有。在那个经贸办的那一个组。

  

    记者:后来安了上没有?

  

    


(沙镇溪镇政府经贸办副主任)梅东辉:就是当时准备安上就不行了,就没有来得及安,没有来得及安喇叭。

  

    干部到现场太迟、职责不清、缺少防灾准备,这些都给镇里留下了血的教训。

  

    (沙镇溪镇党委书记)龚发会:我们不能及时判断出大的危险,主要是在知识方面还是有欠缺。如果说我们知识够,我们可能提前10分钟或者20分钟、或者半个小时。很可能效果比这个要好。甚至说,不死人也可以做到。

  

    防灾中知识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有防灾的意识。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团指出,我国一个多灾害的国家。从年头到年尾,全国各地总会有灾害发生。每年光是救灾款就是上百亿。灾害在中国是经常发生的。所以,全国老百姓还有各级政府都应该建立起抗灾、防灾的意识。为此,需要把预警机制、危急处理以及作为政府部门的责任机制三者连起来。此外,要让所有的老百姓提高在灾害面前对灾害的认识,包括知识的认识以及如何预防、如何使这种风险减到最小程度方面的能力。

  

    在我们这样一个自然灾害频繁的国家里,树立防灾减灾意识,建立好相关的防范机制,是有效地减少自然灾害造成损失的重要方面。而恰恰在这个方面,目前还存在很多漏洞。从这个意义上说,尽管这次发生在千将坪村的滑坡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但其中反映出来的问题再一次给人们敲响了警钟。警示人们防患于未然。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