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疫情监控岂能儿戏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霍乱、疟疾、菌痢都是传染病,腹泻是它们的主要特征。因此,在我国传染病防疫体系中,监控腹泻病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国家卫生部要求各级卫生防疫、医疗机构对腹泻病患者要建立门诊登记、统计、汇报制度。不久前,记者来到山东一些地区对这项工作的执行情况进行调查,发现了一些问题。

  

    在山东阳谷县,当地防疫站每个月交给上级的疫源检索报表都是把各医院腹泻病人数目相加得出的总数。然而,在对郭屯乡卫生院、石佛镇卫生院等四家医院做随机调查后却发现存在一定程度上的漏报现象。此外,在统计数据上还存在一定的造假行为。阳谷县防疫站不仅对各医院腹泻病人的数目、检测结果进行编造,而且还对《疫情检测报表》上其它各项数据也进行编造以应付上级检查。

  

    专家指出,这种谎报疫情监控数据很可能会带来难以预料的危险。

  

    

《焦点访谈》:疫情监控岂能儿戏
文/肖津、宁柯

  

    霍乱、疟疾、菌痢都是传染病,腹泻是它们的主要特征。因此,在我国的传染病防疫体系中,对腹泻病的监控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国家卫生部要求各级卫生防疫、医疗机构对腹泻病患者要建立门诊登记、统计、汇报制度。不久前,记者到山东的一些地区,对这方面的工作做了调查。

  

    在今年山东省阳谷县防疫站上交的一份霍乱疫情检索报表上记者看到,上面记载了该县从5月1号开始所有腹泻病人的人数、检验结果以及水源、食品等外环境的情况统计。

  

    






该防疫站疾病控制科科长魏茂英告诉记者:“医院报给我们底子,我们把它累加起来,然后再看它们化验的细菌培养结果,有多少算多少,实事求是地报。”

  

    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每个月交给上级的疫情检索报表,都是把各医院腹泻病人数目相加得出总数,可是当记者来到几家医院采访时却发现,情况并非如此。

  

    山东省阳谷县中医院防疫保健科医生胡秀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你说工作疏漏也好,反正这一块,我确实做得不算很好。因为我们这医院太忙了,我管得太多了。”

  

    胡大夫是阳谷县中医院主管防疫工作的医生,按照规定,她应该每天把各科室接诊的腹泻病人情况记录在登记本上,其中传染性腹泻病人的情况要填写在报告卡上,每十天或一周向防疫站做一次汇报。

  

    阳谷县人口75万,中医院又是县城内一家比较大的医院,每天接待的就诊人数很多。可是,在胡大夫的腹泻病人登记本上,从2003年5月1号以来登记的腹泻病人只有4个。

  

    胡大夫:“肯定漏报了,这块确实是工作没做到家。”

  

    离开阳谷县中医院,记者来到石佛镇卫生院,负责防疫工作的医生只拿出了一张纸片,他告诉记者,他们是“用传真机往那儿传,每星期一次”。

  

    石佛镇卫生院送给防疫站的材料上,既没有病人也没有病情,只有他们自己下的结论——“无疫情发生”。这个结论有依据吗?他们表示有登记本,然而找了半天,负责医生给记者拿出的却是一个空白的登记本。

  

    离开石佛镇卫生院,记者又来到郭屯乡卫生院,这个卫生院也没有拿出腹泻病人登记本,他们干脆告诉记者,这儿就没有腹泻病人。

  

    采访中,记者对阳谷县的四家医院做了随机调查,结果发现,今年以来,除了阳谷县医院按照规定进行统计汇报之外,其他三家医院都没有向防疫站汇报腹泻病人的具体情况。阳谷县防疫站疾病控制科工作人员孟令娟表示,漏报的不算多,但也不能说一点没有。

  

    这位工作人员似乎不太愿意承认存在漏报行为,鉴于记者在基层医院了解到的一些情况,记者请疾病控制科的负责人拿出各医院上报的卡片或原始报表看一看。

  

    记者采访了阳谷县防疫站疾病控制科科长魏茂英。

  

    记者:你们累计的底单在哪儿?

  

    魏茂英:现在是在三楼办公室,他们乡镇每周一报。我们开过会了,每周一报,打电话,可能办公室有记录。

  

    疾病控制科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他们对疫情监控采用电话汇报的方式了,于是,记者请他出示一下电话记录。

  

    在电话记录本上,几乎所有的医院向防疫站汇报的都是一句话——“无疫情发生”。

  

    最后,记者只在今年8月找到了2个腹泻病人的记录,而这个防疫站交给上级卫生部门的疫情检索报表上8月份的腹泻病人却写着68个。如果说医院存在漏报问题的话,防疫站的数字怎么又多出来了呢?

  

    记者:今年你们科室有没有下去了解过情况?比如说腹泻。

  

    孟令娟:科里这个报表我也不太清。

  

    记者:这不是你最后填的吗?

  

    孟令娟:我就是光管填。

  

    面对《疫源检索报表》上的数字,这位工作人员无法自圆其说。在反复询问下,她向记者吐露了实情。

  

    孟令娟:(这些都是)估计的。

  

    记者:你怎么估计的?

  

    孟令娟:根据各医院我们经常看的每个月多少,(根据)往年或者是往次了解到的情况,然后在去年的基础上个人发挥了一下,就填出了这个数。

  

    阳谷县防疫站编造的不仅仅是各医院腹泻病人的数目和检测结果,还包括《疫情检测报表》上其它各项数据。

  

    记者:这个定点水源监测你去了吗?

  

    孟令娟:没去。

  

    记者:食品监测呢?

  

    孟令娟:这个也没去。

  

    记者:其他外环境监测你也没去?

  

    孟令娟:我也没去,我只管填个报表发走。

  

    阳谷县交给上级卫生部门的《疫源检索报表》上的所有的内容都是虚假的,而这种行为会带来什么样的危害呢?记者采访了传染病学专家。

  

    解放军三零二医院感染一科主任赵敏:防疫部门是做什么的?就是监控疾病,以达到消灭疾病的目的。好多地方要是一不小心,就引起爆发。它有隐性感染,虽然不一定发病,但是它可以有传染性,好多病人是因为这些病人来传染的。那么,作为防疫部门就要做这一部分工作。所以这个报表很重要,因为不报有可能引起很大的后果。

  

    谎报疫情监控数据很可能会带来难以预料的危险,阳谷县防疫站的工作人员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孟令娟:你就坐在这个位置上一想,其实我也不愿意报这张表,但是它不是依靠我一个人就可以,必须几个科协调起来,或者几个人在单位搞。靠我自己,我自己看这个卡片,每天输进去,还有那些报表,根本就下不去。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阳谷县确实有一些医院对疫情监控工作不够重视,工作中图省事,不愿意送疫情报告卡,而阳谷县防疫站对疫情监控工作也缺乏制度化的管理,负责疫情监控的疾病控制科共有五个人,他们分工不明确,经费也不固定,据说工作人员曾经向防疫站领导反映过这些问题,可领导们似乎总是很忙,事情一直没有解决。

  

    魏茂英:你看咱这情况得跟领导汇报,但就老是得不到批准,大家就很少汇报了。

  

    就这样,医院不向防疫站送疫情材料,防疫站也不下去调查,到了上级防疫部门要求送疫情监控报表的时候,阳谷县防疫站着了急。

  

    魏茂英:你想,如果你报的数很少。一个县不可能没有腹泻病,又在这个流行季节,到时市里催,你们怎么不报?

  

    在这种情况下,阳谷县防疫站想出了谎报疫情监控数据的办法。据称,这个办法还征得了个别领导的同意。

  

    记者:你请示了哪一位领导?

  

    孟令娟:我先跟科长说了,科长说问分管站长,问站长就行。

  

    在疫情监控的报表上,记者看到了一位防疫站领导的名字——王永峰。

  

    记者:就是说主管你们这个科室的就是王永峰副站长?原先是他主管,是吗?

  

    魏茂英:是。我叫她请示领导一下,别到时候出现问题。

  

    记者:请示的结果呢?

  

    魏茂英:领导说就按去年那样的报,就那样报了,因为也没搞。

  

    阳谷县防疫站用这种不负责任的方式应付疫情监控任务,采访中,记者几次想找该站主管疾病控制的副站长王永峰谈一谈,都被告知他很忙,防疫站的领导在忙些什么呢?记者采访了阳谷县防疫站站长王广洲。

  

    记者:防疫站有一位副站长叫王永峰,他是分管的。

  

    王广洲:王永峰,对。

  

    记者: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王广洲:他下海了,下去干事创业,搞经济建设。留职留薪,明年一年回来。现在那两个科他分管的工作,由站长助理分管了,就剩这个科还没研究好。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