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实习去卖酒 学生变吧女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在广州市番禹区和珠海市的两家娱乐城,有许多年龄看上去很小的女孩子,据了解,她们是从大连民族学院模特专业来的实习学生。这些学生不停向周围的客人推销各种各样的酒,还要猜拳行令,陪客人喝酒。两名实习学生告诉记者,这个模特班总共30多名学生,最大的十七、八岁,最小的只有十三、四岁。学生们去年9月到学校报道,11月底就由学校的带队老师们分别领到珠海、东莞、佛山、番禹的夜总会、娱乐城“实习”,开始了卖酒生涯。许多学生长这么大都没喝过酒,现在却一下子每天就是卖酒、陪客人喝酒,每个人几乎都有被客人灌醉、甚至喝酒喝伤了的时候,尚未成年的学生们还经常受到一些客人的骚扰。而瞒着家长带学生到夜总会来做吧女的带队老师居然说,只管学生的生活起居和上下班,其他的不管。

  

    





据了解,这个所谓的模特专业是由一个叫张娟的人一手操办,挂靠在大连民族学院成人教育学院的。而学校瞒着家长,让学生卖酒陪酒的目的则是为了赚钱。据调查,学生们卖12000元的酒,夜总会一个月才给2100元,夜总会赚了一大笔。而2100元中,带队老师又扣去了1500元,30个学生一年下来就被扣去54万元。如果再加上每个学生一年7000元的学费,每年办上一个这样的模特班,成人教育学院就能有75万元入账。目前,一些实习学生已经被知道情况的家长接走。但仍然有十几个孩子还滞留在当地的几家夜总会里,因为学校还向每个学生收取了3000元到5000元的实习押金。学生们家境大多数都不太好,她们怕再给家里增加负担,只好瞒着家长在这里熬下去了。而在大连民族学院,记者看到,新的一届联合办学的模特班又已经开学上课了。

  

    [全文内容]

  

    今年6月底的一天,家住哈尔滨的刘女士突然接到一位陌生人从广东打来的电话,电话里,这位陌生的男子说起了刘女士在大连上学的女儿的情况。

  

    刘女士:好像就是40多岁的人,说大姐我也不认识你,你们孩子在这种场合,你们家长咋想的?我说我们孩子在那儿学习,怎么咋想的?他说她们在那儿不是学习,而是在这边卖酒,陪客人喝酒。

  

    刘女士今年才17岁的女儿是去年9月到大连民族学院学模特的。在接到这位陌生人打来的电话之前刘女士一直以为孩子在大连学习,然后去广东实习了,现在怎么会跑到夜总会里去卖酒呢?

  

    刘女士:我说得给她们老师打电话。我打电话说,我说张老师,我家孩子必须得回来,我说有一点什么差错,我肯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张老师就给我回答说,你放心,我们不可能让她喝酒,谁跟你说的。我说孩子。她说撒谎,瞎编,不可能的。

  

    听这位张老师说得信誓旦旦,刘女士一时真的不知道应该相信谁了。可转念一想她还是感到不对劲,因为刘女士的孩子是去年9月份到校的,11月份学校就带孩子们去实习到现在,一年中间根本就没安排上什么课。这样的模特专业,实在是让人感觉有些不正常。为了弄清楚这种实习究竟是怎么进行的,记者来到广州市番禹区和珠海市,找到了实习学生所在的两家娱乐城。

  

    


走进这两家娱乐城,我们看到中间的舞台上衣着暴露的舞女正跳着火辣燎人的舞蹈,舞台四周是一圈的吧台,里面坐着许多年龄看上去很小的女孩子。

  

    记者:你们是东北哪个学校的?

  

    学生:大连民族学院。

  

    记者:那你们来是干什么?

  

    学生:实习。

  

    在这里我们看到,吧台里的这些学生根本就没有什么模特表演,他们的唯一工作就是不停地向周围的客人推销各种各样的酒,而且还要会猜拳行令,当然还得陪客人喝酒。

  

    来实习的学生,为什么成了夜总会里陪酒的吧女呢?第二天记者采访了两名在这里实习的学生,他们告诉记者,这个模特班总共30多名学生,最大的十七、八岁,最小的只有十三、四岁!他们是去年11月底,由学校的带队老师们分别领到珠海、东莞、佛山、番禹的夜总会里的。

  

    学生:从6点开始上班,一直上到第二天凌晨两点。

  

    记者:醉过吗?

  

    学生:醉过。

  

    记者:你第一次喝多的时候,你还记得吗?

  

    学生:还记得。

  

    记者:当时是什么样子?

  

    学生:现在回想起来,就是有客人来你这儿买酒。他们就说你得陪我喝。

  

    记者:有多少还记得吗?

  

    学生:啤酒是两打,两打是24瓶。葡萄酒两瓶,两大瓶。鸡尾酒一百块的那个,就是一小杯一小杯的,一共10杯,他5杯我5杯。

  

    记者:后来你喝到什么样子?

  

    学生:当时已经喝差不多了,然后我就躺地上了。吐,难受,哭。

  

    听这两位学生告诉我们,他们班最大的才不过十七、八岁,许多人长这么大都没喝过酒,现在却一下子每天就是卖酒,陪客人喝酒,在这些苦涩的日子里她们每个人几乎都有被客人灌醉、甚至喝酒喝伤了的时候。

  

    学生:胃疼到咬自己的胳膊,把胳膊咬出血了,我就疼到那样。不但我一个人这样,类似这种情况,把嘴咬坏的,喝多打起来的,很多很多。

  

    这两个孩子还告诉记者,在那种场合,尚未成年的学生们还经常要受到一些客人的无端骚扰。

  

    学生:如果碰到有修养的客人,可以跟你喝喝酒什么的,聊聊天。如果碰上没有修养的客人,碰你一下,摸你一下,你也不能说什么,你也得忍着。

  

    跟家长说是带孩子们出来实习,背地里却把这些未成年的学生们诓到这样的夜总会来做吧女,这样的模特专业真是挂羊头卖狗肉。当记者找到这位亲手把学生们带到这里,整天眼睁睁看着孩子们喝得醉醺醺的带队老师,她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老师刘旭:学校把她们送来以后,她们生活起居这方面的事归我管,上班了我带她们上班,下班我带她们回宿舍,其余的问题你就得跟我们学校交涉了,这些我不管。

  

    带队老师除了带学生们上班其他的都不管,那记者也就只好跟学校联系了,于是我们电话采访了了大连民族学院教务处。

  

    记者:请问你们学校有模特专业吗?

  

    教务处工作人员:没有这个专业。成教院那应该有。

  

    记者:如果是他们的专业的话,算不算咱们学校的正规专业。

  

    教务处工作人员:这个具体的你还是问问他们吧。我们都不太清楚。

  

    听了对方的介绍,我们知道了大连民族学院其实根本没有模特专业。于是记者又来到这家学校附属的成人教育学院。

  

    记者:这个模特班跟你们是啥关系?

  

    田:应该算成人教育学院办的。张娟来具体负责。

  

    记者:张娟是你们院里的老师,还是什么人?

  

    田:不是我们院的,就是这个模特班学校的负责人。

  

    记者:那等于就是你们聘的她。

  

    田:是。联合办学。

  

    记者:她给你们交管理费。

  

    田:对。

  

    听这位老师一介绍,记者终于明白,这个所谓的模特专业实际上是由一位叫张娟的人一手操办,挂靠在成人教育学院的。怪不得这里模特专业的实习居然还有商业推销这类古怪的内容。

  

    记者:咋实习的?

  

    张娟:咱们演出完了以后,进行酒水推销。酒水推销但有一点,咱能推销出去就推销出去,不能推销出去就在那里坐着。那你说这里哪里是出格的,或者是哪一块你觉得是不妥的?

  

    为了强调学生们的这种实习的确没有什么不妥,成人教育学院办公室的这位田老师给我们做了进一步的解释。

  

    田:她们以后从事的工作范围和她们工作的性质、工作面肯定是这方面的要多。那就是训练她们的气质身材。要我感觉这些应该都是属于很正常的事,是不是?是实习范围之内的。

  

    跟家长们说实习是要带学生们出去锻炼锻炼,结果卖酒陪酒却都成了正当的实习内容。做出这样的解释,真让人佩服这些老师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那么这些人瞒着家长,让学生们做这样的实习,图的究竟是什么呢?

  

    学生:我们有任务的,一个月是12000元的任务。每个月要完成任务,才能有工资和提成,如果完不成任务的话就不可以,什么都没有。我们基本工资,我们经理说是2100元,到我们的手上就只有600元了,因为我们的工资只是我们的老师给我们发,不是公司直接给我们。

  

    这里我们不妨算上一笔帐,在娱乐城这边,卖12000元的酒,一个月才给2100元,夜总会赚了一大笔。到了学校这里,2100元带队老师又从中间扣去了1500元,30个学生一个月就扣去了4万5千元!一年下来光扣学生的工资就有54万元!如果再加上每个学生一年7000元的学费,每年办上一个这样的模特班,成人教育学院就能有75万元入账!有这么高的利润,难怪记者在学校里看到,新的一届联合办学的模特班又已经开学上课了。

  

    记者:楼上上课的是模特班的吗?

  

    模特班教师张娟:是。

  

    记者:今年招了多少?

  

    张:今年招了50多个吧。挺好的。

  

    


联合办学的事业发展了,钱也多了,老师们自然会觉得这种办学还挺好的。可是为了这个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学生们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学生:怎么说呢,十几岁的孩子,十五六岁就坐在那里,我感觉老师挺狠心的。

  

    目前,这一届模特班的学生,虽然有一些已经被知道情况的家长接走。但仍然有十几个孩子还滞留在当地的几家夜总会里。记者采访时就看到,因为适应不了这样的环境,许多学生都希望早日离开。可是他们一旦来了,想走能走得了吗?

  

    记者:你想不想干呢?

  

    学生:怎么可能愿意干?

  

    记者:不愿意做你说嘛?

  

    学生:不在这里干嘛?回家吗?有押金。

  

    记者:押多少钱?

  

    学生:5000元。

  

    记者:给谁?

  

    学生:学校。不交押金不给你实习的。

  

    记者:5000元押金什么时候退给你?

  

    学生:过一段吧。但是退押金是一千一千地退,怕你走了嘛。

  

    原来为了拴住这些摇钱树,学校还向每个学生收取了3000元到5000元的实习押金。对于家境大多数都不太好的模特班的孩子们来说,一年7000块钱的学费本来就不算少了,现在实习押金又交了这么多,许多学生也就只有瞒着家长,在这里熬下去了。

  

    学生:就是说如果你要是临时回家,或者怎么样,抵押金那3000块钱绝对不给你返一分。我们家庭不是说很好,不是说那种有钱家庭,无所谓,几千块钱扔了就扔了。自己承受也别让家里承受,就是说怎么样瞒过去,挺着。这钱拿回来就可以,再离开这里。(文:陈远达 李锦)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