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活命钱哪去了(总第3410期)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哈尔滨市第二亚麻纺织厂是一家国营纺织厂,几年间这家企业陆续安排了几百名职工下岗进入再就业中心。按照规定,这部分下岗的人每月可以领取人均200多块钱的基本生活费。这笔费用由地方财政和社保部门及企业各出三分之一。尽管钱数不多,但却是下岗职工的活命钱。然而,在下岗职工本人并不知晓的情况下,企业竟私刻大量下岗职工的印章套取这笔活命钱。几年来,该企业共套取下岗职工的基本生活费105万。

  

    据调查,在这个只有1100名在册职工的企业里,几年间被先后除名的达700多名工人。然而,这种所谓的除名除了一纸除名人员告示以外,劳资双方居然都没有履行任何除名手续。这样,对被除名的人来说,由于已经被通知除了名,自然想不到去领取基本生活费。于是套取就有机可乘。这些人的名字被虚假列入再就业中心人员的名册,一笔笔基本生活费通过私刻的印章套取到了企业手里。为了使套取天衣无缝,在上报这些人的报批表上企业还虚造了他们配偶的名字和收入情况等等。

  

    另一方面,对于真正的下岗工人,厂子又不断地拖扣他们的生活费。在套取巨款长达三年的过程中,不管下岗职工生活面临什么样的困境,这家企业也从来没有将一分钱补进拖扣下岗职工的生活费里,直到事情败露后,这笔钱才以补发的形式发给下岗职工。而在这期间这笔钱曾被先后挪用过数次。在调查中记者还发现,该企业许多科室都设有帐外的小金库,许多应收的货款在帐面上也找不到踪影,企业在生产经营上也存在着很多漏洞。

  

    全文内容:

  

    


哈尔滨市第二亚麻纺织厂是一家国营纺织厂,几年间这家企业陆续安排了几百名职工下岗进入再就业中心。按照规定,这部分下岗的职工每月可以领取人均200多块钱的基本生活费,这笔费用由地方财政和社保部门及企业各出三分之一筹集。尽管钱数不多,但却是下岗职工应急的活命钱。一个偶然的机会,该厂下岗职工张伟发现,这笔钱的发放居然存在着蹊跷之处:他原本没有领到这笔基本生活费,但亚麻纺织厂往上报的职工表上却有他的名字,表上签收处盖上了他名字的印章。

  

    没领钱,签收表上却被盖上了自己名字的印章,很显然是有人在这笔下岗职工的活命钱上做了手脚。从记者调查的情况看,被莫名其妙盖上了手戳而根本没有领到基本生活费的情况在该厂是比较普遍的。这些奇怪的印章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呢?这家企业的厂长直言不讳道出了这些印章的来历。原来下岗职工的印章是厂里组织刻的,当时是由主管的厂长和劳资科长责成办公室开介绍信,由劳资科具体办事人员去刻的,总共刻了189个下岗职工的名章。然而,下岗职工本人并不知晓这些情况。

  

    


当地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在职工多次举报后,曾经进行过一番调查。结果发现,企业是通过假造名章套取下岗职工的基本生活费,几年来总共套取金额高达105万。按常规,上级给下岗职工的基本生活费是逐月拨付的,下岗职工也必须按月领取才能得到这笔钱,事情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发展套取是根本无法发生的。让我们看看这家企业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段进行套取的:在这个只有1100名在册职工的企业里,几年间被先后除名的达700多名工人。这种所谓的除名除了厂子的一纸除名人员的告示外,劳资双方居然都没有履行任何的除名手续。尽管除名的手续没办,但对被除名的人来说,由于已经被通知除了名,自然想不到去领取基本生活费,于是套取就有机可乘了。这些人的名字被虚假列入了再就业中心人员的名册,一笔笔基本生活费通过私刻的印章套取到了企业手里。为了使套取天衣无缝,在上报这些人的报批表上企业还真动了不少心思。按上级要求,领取基本生活费不仅要查本人是否符合条件,还要看配偶的收入情况。企业于是又编造了下岗职工配偶的虚假情况。在上报的花名册上还有一些夫妻同在这家企业双双下岗的,按照政策规定这是不允许的。于是,这些人配偶的名字和收入情况也全在表上被移花接木了。为了能够顺利套取上级拨付下来的大笔生活费,这家企业还采取了一些特殊的保密手段。在几个知情的厂领导之间,这些没进入再就业中心的下岗职工被称为“理论进中心”,也就是说实际没进入。他们不仅煞费苦心为套取行为起了个让外人摸不着头脑以便保密的名字,对于厂里没有参与到这件事的其他领导也实行了消息封锁。

  

    企业领导一方面用虚假的名字费尽了心机套走了上级拨付的百万巨资,另一方面对于那些真正的下岗工人,厂子又在不断地拖扣他们的生活费。

  

    


一位今年只有46岁就已经是满头白发的下岗工人李凤利,在这家企业辛勤工作了20多年。一家三口过去全指望他的工资生活,可让他想不到的是下岗后就连该领的生活费也一再被企业拖扣。原本应该拿到251元,最低时只领到了105元,几年间他舍不得花一分钱去买菜,吃菜只靠屋后角落里自己种的一点点来维持,就连买粮也常常要靠别人接济。

  

    向下岗职工的活命钱上伸黑手,这家企业套取巨款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据厂长讲,这笔钱是专款专用,只能用于再就业,冒领这笔钱准备还用在这些下岗职工的身上。实际上,这笔巨款经历了长达三年的套取过程,三年中不管下岗职工生活面临什么样的困境,厂里也从来没有将一分钱补进拖扣下岗职工的生活费里,直到事情败露后这笔钱才以补发的形式发给下岗职工,而且在这期间这笔钱并没有像厂长说的那样专款专用,而是先后被挪用过几次。

  

    调查中,这家企业一再以国营老厂经营困难来为非法套取生活费进行开脱,可记者发现,这家企业的生产经营状况却被人为制造了很多的谜。就拿企业的收入支出来看,原本都应归到财务科统一管理,可这个厂的许多科室都设有帐外的小金库。企业的锅炉房和自备电站每年都要购进万吨左右的燃煤,燃烧后的炉渣是当地紧俏的制砖材料,每年大量的煤渣卖掉了,可财务帐上几年间却只找到了一笔收入。此外,还有许多应收的货款在帐面上也找不到踪影。种种迹象表明,这家企业不仅在套取和拖扣下岗职工基本生活费上存在严重问题,而且在生产经营上也存在着很多漏洞。(文:刘涛 李锦)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