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自愿”的赞助费(总第3404期)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在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从安徽来这里打工的吴亚玲一下班总要打开相册看孩子的照片。因为前不久,他们夫妻俩把今年刚满6岁的儿子送回了安徽老家去读小学一年级。孩子从小就跟在自己身边,现在一下子整天见不着了,对孩子的思念,让她一拿起儿子的照片就放不下。

  

    


其实,离他们住地附近五百多米就有一所霄边小学,吴亚玲为什么不把孩子放在这里上学,却要千里迢迢送回老家去读书呢?原来,他们交不起霄边小学要收取的12000元赞助费。

  

    


按照1996年颁布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的规定,凡是年满六周岁的儿童都应当入学接受规定年限的义务教育。随着这些年来大批农民工进城务工,许多适龄儿童跟随父母离开了户口所在地,来到了像广东省东莞市这样的地方。为了保证这些适龄儿童享受同样的受教育的权利,广东省在去年正式实行的中小学收费“一费制”,对全省中小学的收费标准就作了明确的规定,坚决不允许收取所谓的建设费和赞助费。今年年初,国家教育部更公布了针对中小学乱收费的十项措施,明令对于这样的择校生,各级学校除按照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制定的择校生收费标准收取一定的费用外,不得再以任何借口和方式收取其他不合理的收费。那么在东莞市长安镇,外地打工者的孩子上学为什么还要另交一大笔钱呢?9月1日,东莞市长安镇的小学都开学了,记者来到这家据说只要是外地户口,就要交12000元赞助费才能上的霄边小学进行调查。

  

    学校老师告诉记者,外地孩子到这儿上一年级,只收915元学费,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费用了。而据学校的副校长介绍,今年赞助费一概不收,而家长所说的赞助费,完全是家长自愿交的,不是每一个人都要赞助。此时,长安镇科教办的李副主任恰好也来到霄边小学,听这位李主任介绍,去年长安镇的中小学就曾经因为违规收费受到过上级的批评,全镇还退还了260万元各种不合理的收费,今年没有不合理收费了。

  

    


那么实际情况是不是像这位李副主任说的这样呢?于是记者又随同一位户口不在当地的家长来到霄边小学,这时候霄边小学负责招生的老师可又是另一种说法了。这位老师说,学生先来这里考试,交1115块钱,然后再去村里交赞助费12000元。那么,款如果是自愿的,按说应该是按照每个家庭的实际情况,由家长自己决定捐不捐,捐多少,哪有由学校定下标准,一概都收那么多的呢?

  

    


听霄边小学这两位老师介绍,学校只负责收学费,对这12000元的赞助费家长还要到霄边村村委会去交。按说这样的捐款如果是自愿的,学校就应该可以光明正大地收,为什么却要拐弯抹角交到村里去呢?为了看看这钱是怎么个交法,自愿捐款书又是怎么写的,记者便以一位家长的身份来到村委会财务室。听说记者已经去过学校那边,这位会计便开始详细介绍村里有关赞助费的收费政策。赞助费是每年两千,一次性交六年,共计一万二千元,中途转校不退。交完钱后,要填写一份自愿捐款书,上面这样写着:“我公司为支持霄边村的教育事业,自愿捐款六千元,尽自己的一份心意,把霄边村的教育事业搞得更好。2003年8月28日”。如此自愿捐款换来的是一份“安排入学通知书”,很显然,只有有了这张纸,一位外地打工人员的孩子才有可能真正成为霄边小学一年级的学生。

  

    为了避免留下被举报的证据,当记者在霄边小学采访时,刚才还说这些贵重的纸条都保管在财务那里的这位副校长,一转眼就改了口,说现在都改成由村委会电话通知学校哪些学生完成了交费手续。霄边小学今年招的80多名一年级学生中,有60多名都是外地的择校生,村委会财务室的这本“安排入学通知书”光存根就有厚厚的一沓,可这位校长居然不记得有“通知书”这回事了。

  

    另外在东莞市长安镇,像霄边小学这种以所谓自愿捐款的方式,强行收取高额赞助费的行为,究竟只是一个学校所为,还是当地的学校都是这么干的呢?我们就此走访了长安镇的另两个小学。

  

    


在长安镇中心小学,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外地孩子在这里上学要给镇里交两万元的赞助费。此外,还有一种办法,就是买一栋长安房地产开发的房子。而据记者了解,长安房地产是长安镇政府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外地打工人员或是交钱或是买房子才能让孩子在这里上学,看来不管是怎么样,这笔钱不想掏是不行了。

  

    离开中心小学,记者又来到镇第一小学,学校门口的这位保安问了一些情况后就告诉记者,只要是外地打工者的孩子,不管是交钱还是买房子,根本都不要指望能在这里上学。

  

    


在东莞市长安镇这样的地方,外来务工人员已远远超过这里的常住人口,成为构成当地人口的主要成分,许多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随父母来到这里,从小生活在广东。可是到了他们该上学的时候,他们的父母却还要为他们多付出好几万的赞助费,《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规定的每个适龄孩子都有权利享受的平等的义务教育的权利在这里实际上成了一纸空文。这也就难怪许多外来打工人员为什么要不得不把自己的孩子送回老家去上学了。(文:陈远达 李锦)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