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三年苦读一场梦?(总第3399期)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2003年6月,在上海师范大学的礼堂里,体育学院康复系康复专业召开了一场毕业典礼。

  

    上海师范大学校长俞立中:我非常高兴,参加今年的毕业典礼。我想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上海师范大学,向我们各位同学胜利完成学业表示衷心祝贺!

  

    据了解,上海师范大学体育学院康复系康复专业是中外合作办学的大专班,经过三年的学习,学生们终于迎来来毕业的这一天。他们拿到两本证书,一是加拿大道格拉斯学院颁发的大专文凭,还有一张是上海师范大学颁发的结业证书。学生们争相留影记录下珍贵的时刻,此时他们并不知道,毕业之后他们会遇到意想不到的事情。

  

    毕业学生A:这段时间刚好找到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刚启动。我刚到人事部,人事部问我要学历证明和出具相关证明,然后就在这地方卡住了。他说这个,在他们那边根本就是不承认,就是等于一张废纸。

  

    毕业学生B:我是进了一些事业单位,然后他们就说你这个文凭不被国家承认,你的最高学历就是高中毕业。

  

    此外,康复专业的学生在继续深造时也遇到困难。今年6月,上海市公安高等专科学校面向社会招收大专以上学历的学员,上海师范大学康复专业共有5人报考,他们无一例外遭到了失败。

  

    毕业学生C:从公务员考到体检、到体能测试 、到面试、心理测试、还有政审全部通过。然后,最后审查文凭、学历的时候,他们就给我发来一个电函说,因为你的文凭不予录取。

  

    上海市公安高等专科学校,记者找到当时负责招生的老师。

  

    记者:有什么样问题呢,这几个学生?

  

    老师:主要是他们的学历证书不符合咱们招生条件。他们是属于非学历教育的学生。

  

    


“非学历教育”这五个字让康复专业的学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毕业学生B:我当时听了觉得不可能,我读了三年!

  

    毕业学生A:我简直觉得是不可相信了。

  

    毕业学生C:这种心情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

  

    学生们决定到权威部门去问个清楚。上海市人事局留学服务中心专门负责涉外学历的鉴定,记者用摄像机记录下学生们咨询的经过。

  

    毕业学生:我们是上海师范大学和加拿大联合办学的一个学校。

  

    工作人员:非学历。

  

    毕业学生:那就是说不能认证的?

  

    工作人员:这个学历是不承认的。

  

    鉴定的结果让学生们彻底失望了。上海师范大学体育学院康复专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个专业始办于1998年。来这个专业的主要是高考落榜生,他们大多是听从和上海师大体育学院有关系的老师介绍,来这个专业报名的。

  

    学生家长:他是考海师范大学体育系,差两分,398分。后来这个体育老师对他是比较好的,他介绍过来的。

  

    据学生们介绍,当初这个专业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它承诺能够给予学生一张国际认可的大专文凭。

  

    学生家长:真的很庆幸,孩子读三年能够拿一个大专文凭,而且是国际认可的。我就觉得很自豪。尽管它给我的是上师大的结业证书,但是我不在乎,因为孩子没达到线。现在不是有道格拉斯的文凭嘛,我出了八千块,可以了,我是这样想的。

  

    学生们蜂拥而至。除了每年八千到一万的昂贵学费外,他们还分别缴纳了两千到两万元不等的赞助费,才得以进入这个专业学习。学生和家长不明白,为什么当初承诺的千好万好,今天都成了空话。为此,记者来到上海师范大学体育学院了解情况。可不知道什么原因,体育学院的人似乎不愿意接受记者的采访,保安不许记者进入学校了解情况。

  

    记者:如果工作上有事需要解释怎么办呢?

  

    保安:我们帮你联系。电话联系。

  

    为了获得真实情况,记者与学校进行了反复沟通。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获准在学校门口的保卫处对校领导进行电话采访。

  

    记者:项校长您好,能不能给个解释,到底怎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呢?

  

    


上海师范大学副校长项家祥:这个承认不承认,是有各种各样原因的。比如讲道格拉斯的文凭,我们说是国际承认的,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是在英联邦系统内它是承认的。只要你拿了这个证书再到英国、加拿大,或者澳大利亚去进行深造,这些国家都是承认的。

  

    记者:这个文凭在国内是不被承认的,只有去英联邦国家才可以?

  

    项家祥:对。

  

    招生前被大张旗鼓宣传的国际认可的大专文凭,原来并不包括中国,这样的解释能让学生和家长接受吗?

  

    家长:出国才有用,你当时如果说是括号中国不认可,我绝对不会给孩子读的。就像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我进去了,哪怕我输了跳楼,我也怨不了谁,愿赌服输。你没明示,那你就是在搞文凭陷阱嘛。

  

    学生和家长找到了上海师范大学体育学院的负责人,结果他们得到了这样的答复。

  

    学生家长:这个不认可呀!

  

    负责人:国际上认可,没有讲国内认可。难道我们贴个通知,这个事情在上海师范大学认可的,在哪些单位不认可,那我要把除上海师范大学的所有的大学都要摆上来。我说在哪不认可,在哪不认可……不认可是不需要讲的。

  

    除了外国文凭外,学生的手中只剩下一张上海师范大学的结业证书了。这张证书当然更不能作为文凭使用。三年苦读后,他们只能以高中毕业生的身份步入社会,而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校领导又是如何解释的呢?

  

    校领导:我们主要的原因,可能在我们有的学院,比如体育学院,在宣传的时候,在教师讲的时候,是不是对学生都讲清楚了。这点我不敢完全保证。另外也有可能,他们在听的时候,或者老师跟他们宣传的时候,可能他们没有理解。

  

    


校领导认为造成今天这样的结果,是体育学院与学生们沟通上的疏漏造成的。实际情况是这样吗?在上海市教委我们看到了1998年上海师范大学与加拿大道格拉斯学院开展康复和教练专业的批复,上面明确写着这是一个“非学历教育班”。

  

    上海市教委国际交流处副处长傅为中:一个是跟出国不挂钩的,另外一个是说,非学历的你不能说是学历的。

  

    记者:如果要是非学历的是不是得跟学生说明,说我这个是非学历的?

  

    傅为中:对,这个必须要跟学生在事先讲清楚。

  

    上海师范大学体育学院到底有没有按照教育部门规定,在招生前向学生明示康复专业的非学历性质呢?

  

    记者:这个非学历有没有在招生简章上写明呢?

  

    校领导:当时肯定写明的。我们写的是非学历教育。

  

    记者:写的是非学历教育?

  

    校领导:对。非学历教育。因为教委批的也是非学历教育。

  

    记者:就是这几个字是吗,“非学历教育”?

  

    校领导:非学历教育,对。

  

    校领导作出了肯定的回答,但遗憾的是在接下来的调查中我们发现,校领导讲的并不是实情。在学生和家长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1999年和2000年的招生简章,翻遍了这两张纸也没有找到非学历的字样。倒是国际认可的大专文凭几个字在招生简章上显得非常刺眼,此外,一位细心的女同学还找到了当年的录取通知书。

  

    学生:说你已经我校体育康复专业被录取,全日制大学大专班。这个自考课程被划掉了,不过还有说,请注意背面的学生须知。

  

    记者:这个是怎么回事?

  

    学生:当时这张录取通知书给我的时候,就已经背面贴掉了。

  

    记者:这后面是什么?你看过吗?你有没有看过后面写的是什么?

  

    学生:没有。

  

    我们把录取通知书拿到正对光线的地方,几行小字被映了出来——

  

    记者:本大专自考课程属非学历教育。有没有想过是非学历呀?

  

    学生:我们进去的时候,说不是非学历。

  

    情况还不仅如此,在继续调查中记者发现,在上海市教委1998年的批复文件上,还有四个字非常醒目,那就是该专业只能试招一届,而事实上,98年后,康复专业又进行了三次招生,后面的三次招生均没有通过任何审核程序,也没有再得到过教委的批文,都属于非法办学招生。从1998年到2003年,康复专业招收的学生总数大约150人,他们每人缴纳的费用都在3-5万之间,这里我们不妨粗略地算一笔账,如果我们按平均一人4万元计算,这几年上海师范大学体育学院从康复专业学生手中收取的费用,就是600万元。而他们回报给学生的却是一纸空文。

  

    学生:三年的时间,三年自己的努力,还有自己曾经有过的梦,现在都已经感觉都破灭了。

  

    学生:好像这三岁没有长一样,就像从头开始,然后再重新高考。(文/萧津、宁柯)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