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繁峙矿难 水落石出(总第3396期)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2002年6月22日14时30分,山西省繁峙县义兴寨金矿区0号脉王全全井由于违规在井下存放炸药,引起爆炸,造成38名矿工死亡,事故发生后,遇难矿工的尸体被分批拉了上来,又被悄悄地运走,一些死者家属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人被装上了车。

  

    


随后,矿主遣散了知情的矿工和家属,又编造出2死4伤的谎言,企图掩盖事故真相。但是,随着遇难矿工家属的不断申诉,爆炸事故发生8天以后,公安机关在事发地周围找到了3处埋尸点,共有34名遇难矿工的尸体在这里被掩埋甚至被焚毁。公安局法医向记者介绍道:“当时炕上放了三具尸体,分别用了几个破旧的被子蒙着,下边垛着五具尸体,这个地方也埋着五个。”

  

    


部分遇难矿工尸体被找到,繁峙6·22矿难中矿主隐瞒事故真相的谎言被戳穿。但令人奇怪的是,在事故发生第二天繁峙县政府向上级递交的调查报告中竟然把矿主捏造的2死4伤的谎言作为调查结果上报。这起矿难引起了国务院领导同志的重视。2002年7月1日,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公安部、监察部等8部委和山西省政府有关部门组成了6·22事故联合调查组赶赴现场,对这一起事故进行彻底调查。

  

    这起矿难经过国务院联合调查组历时一年的调查取证,目前已经彻底查清,不仅非法矿主和相关责任人将受到应有的惩罚,隐藏在矿难背后的一些黑幕也被揭开。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王德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候表示:“到目前为止事故调查已经全部结束。我们认定这起事故是一起重大的责任事故,而且其中又存在着隐瞒不报,政府工作人员官商勾结,充当保护伞等等这些问题。”

  

    经事故联合调查组查明,在6·22矿难中,总共38名遇难矿工。除了两名重伤矿工死于医院以外,其余36名矿工的尸体都被非法矿主殷三等人藏匿或者焚毁。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安全检查员刘云昌介绍道:“随着一步一步调查,从两死四伤到10个、20个,最后确定了是38个。在这个过程当中,有的尸体实际上是被矿主转移了两次,有的尸体还焚烧野外。一个破旧轮胎、一桶汽油,就把这个尸体给焚烧了。”

  

    


殷三——山西省繁峙县沙河镇农民,义兴寨金矿0号脉总承包人。矿难发生后,畏罪出逃仅10多天就被公安机关抓获,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毁灭证据罪及行贿罪被逮捕。

  

    杨娃子——陕西省柴坪镇农民,曾在殷三手下当过包工头,矿难发生后,负责从井下吊运尸体,并组织矿工作伪证,因涉嫌伪证罪被逮捕。

  

    王二小――山西省繁峙县沙河镇出租车司机,矿难发生后,它主要负责抛尸、埋尸及焚毁遇难矿工尸体。

  

    记者:你还记得你的车上放了多少尸体吗?

  

    王二小:记得。

  

    记者:多少具?

  

    王二小:头一车搁了10具,第二车搁了7具。

  

    记者:第二次装上尸体之后,这个尸体运到什么地方去了?

  

    王二小:碱峪。

  

    记者:到了碱峪以后,这七具尸体就放在沟里,以后呢?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二小:火化了。

  

    在这起矿难中对事故负有直接责任的非法矿主以及参与隐瞒事故和抛尸焚尸的39名犯罪嫌疑人目前已全部被依法逮捕,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狠心的矿主销尸灭迹目的是为了掩盖事情的真相,而事发以后当地政府一些领导的所作所为在客观上包庇和纵容了他们这种犯罪行为。在6月22日,也就是事发当晚,繁峙县组成的事故调查小组也赶到了这个地方。但是他们来了以后,只是在这个出事现场的井口转了一圈,就离开了。而实际上此时,一些矿工的尸体还在井下,一些矿工的尸体就放在离这不到10几米远的平房里。

  

    记者:从井下抬上的那些尸体,你看到他们被放在哪儿了?

  

    家属:就放在工人住的宿舍里边。

  

    记者:什么宿舍?

  

    家属:就是工人住的工棚里面。

  

    记者:就是我现在看到的红砖的房子吗?

  

    家属:对。

  

    记者:你看到在那个房子里边放了多少具尸体?

  

    家属:这时候房间里就是8具。

  

    县里的事故调查人员不仅没有深入出事矿井调查,甚至连近在咫尺的8具矿工尸体都没有发现,只是简单地询问了由杨娃子安排作假证的矿工以后,就把矿主编造的2死4伤的结果向上级报告。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安全检查员刘云昌:“这个时候实际上是,如果说深入下去以后应该是能够搞清楚下面有没有人。因为在第一时间赶到以后,这个遇难者矿工的尸体是没有完全转移上来的。因此当有关人员这种严重的失职,给矿主留下了充分了转移尸体的时间和空间。”

  

    王俊生——繁峙县原分管工业的副县长,6月22日晚上到达事故现场的负责人之一,因涉嫌玩忽职守罪被逮捕。

  

    记者:6月22号爆炸当天你也到了现场?

  

    王俊生:到现场是领导让我去了,去的不光我一个人,去的人很多。我去了以后,县长已经开始在那工作了。上去以后,领导让我干啥我干啥。

  

    王彦平——原繁峙县县长,6月22日晚上到达事故现场的主要负责人,因涉嫌玩忽职守罪、受贿罪被司法机关逮捕。在事故发生以后,他极力否认自己在当天晚上到达了事故现场,并为自己的失职寻找种种借口。

  

    记者:你们采取了什么样的措施来进行调查?

  

    王彦平:第一天没有去。

  

    记者:爆炸的当天没有去?

  

    王彦平:没有去。我们确实对这个经验不足,对矿井了解不多,对它当时的现场看,好像感觉它这个说法应该对。

  

    事实上,在县长王彦平表面看来严重失职的背后,是因为他收受了巨额的贿赂。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安全检查员刘云昌介绍道:“赶赴到现场的,像这个县长王彦平,接受了矿主的贿赂。因此,他也不想把这个问题搞清楚。”

  

    6·22特大爆炸事故联合调查组查明,殷三承包的义兴寨金矿0号脉股东之一的王晓勇曾经在2002年4月给王彦平送去了20万元钱。

  

    王彦平:王晓勇给我钱,时至今日,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图给我的。但是我接到以后,我很快和他联系,退给他钱,而且三番五次给他退。

  

    记者:后来这钱退掉了吗?

  

    王彦平:后来最终退掉了。

  

    记者:什么时候退的?

  

    王彦平:在6月份

  

    记者:6月几号?

  

    王彦平:6月26号吧。

  

    在矿难发生4天之后,王彦平才把这笔钱退还给了王晓勇。据事故联合调查组调查,在受到这笔贿赂款以后,王彦平以王山的化名在太原市一家银行存入了18万元。至于王晓勇为什么要给自己送这笔钱,王彦平其实也很清楚。

  

    记者:为了承包的事情,你找王彦平县长一共找了几次?

  

    王晓勇:找了两三次。

  

    记者:他的态度是什么?

  

    王晓勇:他当时也说,这是个好事情。

  

    发生事故的繁峙县义兴寨金矿区是省属金矿,一直以来个人非法开采就屡禁不止。2002年,繁峙县农民殷三等人用金钱开路,买通了义兴寨金矿和繁峙县政府的一些负责人,签订了为期一年的探矿协议,从而使非法的个体矿主变成了合法的承包人。

  

    记者:殷三有没有探矿的资格?

  

    (山西省义兴寨金矿原矿长)杨林河:没有。

  

    记者:省金矿有没有这样的权利,让私人去替你们探矿?

  

    杨林河:没有。

  

    除了繁峙县原县长王彦平收受了20万元的贿赂,事故联合调查组还查明,在殷三非法承包0号脉探矿权的过程中,涉及到的其他关键环节,殷三等人也是全力打点。

  

    记者:为了拿到承包,你给上面有关部门的领导送过钱吗?

  

    殷三:给送过。

  

    记者:都给谁送过?

  

    殷三:韩跃伟。

  

    记者:其他那几个股东送过钱吗?

  

    殷三:海龙给过杨林河20万。

  

    记者:为什么要给这些人送钱?

  

    殷三:送这个钱完了才办的手续,签的合同。

  

    记者随后采访了这位山西省繁峙县原黄金中心主任韩跃伟。

  

    记者:殷三有没有给你送过钱吗?

  

    韩跃伟:给我送过。

  

    记者:送了多少?

  

    韩跃伟:送了5万。

  

    记者:以什么样的名义给你送的?

  

    韩跃伟:啥名义也没算。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王德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矿难事故指出,政府的工作人员和企业的负责人接受了非法矿主的贿赂,因此找各种理由使这个非法开采合法化。这样一来,他们也就没有很好地进行安全生产的专项整治,没有很好地进行矿产资源工作的整治,反过来他们又助长了这种非法的开采。所以,在不到一年里时间里,使这一个地方由几个坑口发展为33个小坑口。最后势必要导致重、特大事故的发生。

  

    


依据调查结果,6·22矿难联合调查组对一些违法违纪的领导干部作出了严肃处理,繁峙县原县长王彦平、原副县长王俊生等8名领导干部因对事故负有领导责任、涉嫌腐败等犯罪行为将被追究刑事责任;另外山西省黄金管理局局长李金锁、忻州市副市长杨晋生等13名对事故发生或隐瞒事故负有领导责任的人员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记者:如果没有当地领导干部的支持和包庇,非法矿主能这么容易地隐瞒死亡人数、转移和焚毁尸体吗?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新闻发言人黄毅:那是绝对不可能。正是因为有地方官员的支持、纵容、包庇,才使得这些非法矿主胆大妄为、有恃无恐。

  

    黑心矿主的罪行令人发指,但如果没有繁峙县政府一些官员暗中包庇和纵容、收受贿赂,为非法采矿行为开绿灯,黑心矿主也不可能如此胆大妄为。经过一年的艰难取证,繁峙县6·22矿难事故终于水落石出,但这起事故带给我们的反思是沉重的。 (文/黄剑、宁柯 )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