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失地农民 谁来保障(总第3391期)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0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近期,一些地方随意批地、用地现象十分严重,有人把这种现象形容为“圈地狂潮”。在这种现象背后往往是补偿、安置不到位,而利益受到伤害的往往就是农民。不久前,四川省郫县郫筒镇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年春节过后,郫县当地政府为建设烹饪专科学校,在未经国家批准的情况之下,便禁止农民耕种田地,并对农民的住房进行强行拆迁。这一行为直接导致196户村民的生活陷入了困境。据调查,被占用的1100亩耕地为一级粮田,亩产粮食可达600公斤,是国家重点保护的基本农田。

  

    按照国家规定,要征用这样的田地必须得到国务院的批准。然而,郫县国土资源局在尚未得到上级领导机关批文的情况下,便擅自进行征地。他们发布公告禁止农民耕种,每亩每人仅补偿2万元(但是只能领取1万元,口头承诺剩余的1万元以日后修建的铺面作为补偿),随后便强行启动拆迁工程。

  

    为了达到征迁目的,在当地居民竭力反对的情况之下,县政府有关部门要求村民限期在拆迁协议书上签字。至5月份,拆迁基本结束。目前,这些失去土地的农民仅靠160元过渡费以及1万元拆迁补偿费艰难度日。一些农民试图重新耕种也遭到禁止。

  

    不久前,郫县政府未经批准强行征迁的事情被四川省主管部门发现,建校一事被迫暂停。但是,土地何时复耕,安置能否到位仍不得而知。

  

    详细内容

  

    近期,一些地方随意批地、用地现象十分严重,有人把这种现象形容为“圈地狂潮”。在这种现象背后往往是补偿、安置不到位,而利益受到伤害的往往就是农民。不久前,四川省郫县郫筒镇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年春节过后,郫县当地政府为建设烹饪专科学校,在未经国家批准的情况之下,便禁止农民耕种田地,并对农民的住房进行强行拆迁。

  

    村民:原来我们这儿都是耕地,是一级粮田,一亩田亩产有600公斤,600公斤稻子就是1200斤。春节后就不准我们在这儿住了,这片地就长成野草了。

  

    村民:所有的土地上,不让你们栽种作物。

  

    这一行为直接导致196户村民的生活陷入了困境。据调查,被占用的1100亩土地,除了村民的宅基地外,其余640亩是国家重点保护的基本农田。按照国家规定,要征用这样的田地必须得到国务院的批准。那么,郫县有关部门在征地之前,是否得到了相关的批文呢?记者来到郫县国土资源局进行采访。

  

    记者:审批批下来没有呢?

  

    彭启述(四川省郫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现在正在报批的过程当中。

  

    记者:还没有批下来?

  

    彭:批文这个没有批下来。

  

    报批明明未经批准,县有关部门和郫筒镇却偏偏要强行占用望丛等四个村的1100亩土地。为此,首先他们发布公告,禁止农民在自己的土地上耕种;紧接着,又启动了拆迁工作。为了完成拆迁,镇里要求200余户村民在规定期限内在拆迁协议书上签字。

  

    村民:拆也要拆,不拆也要拆,签字要签字,不签字也要鼓捣你签字。

  

    村民:我的女儿做点儿小生意。我们不签字,就找到我的女儿去压制她。说你妈如果不签字,只有你倒霉,所以我女儿就回来,跟我们俩闹。就说,妈你早晚把你女儿整死才甘心。所以我们女儿就和我们俩闹。然后就逼着我们女儿把字签了。我那么多房子,那么好的房子,那么多心血修的房子,贷的款还没有还完。我不想说了。

  

    5月,拆迁工作基本结束,196户村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和辛勤建设的住房。

  

    记者:当时为什么在审批手续还没有完成情况下,就开始了拆迁呢?

  

    何维楷(四川省郫县郫筒镇党委书记):学校要求得比较紧。学校要求我们8月份之前要准备,准备做一些规划,要求我们要拆迁完。

  

    彭启述(四川省郫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总体上从大体上来讲,应该不是有很大的问题。至于现在农民一些反映,就是在赔偿上有些多多少少的问题,有各种心态。我认为这个没有多大问题。

  

    镇里把校方催得紧作为理由,县土地局领导认为这样的做法没问题,倒是村民在赔偿问题的心态上有问题。那么,县里在村民的赔偿问题上是怎样规定的呢?

  

    在拆迁协议上记者看到,镇里给每亩每人仅补偿2万元,而实际上村民们只能领取1万元,剩余的1万元镇里承诺以日后修建的铺面作为补偿。

  

    在拆迁协议上写着村民将被安置在望丛小区,但小区现在在哪儿都不知道,郫筒镇只是口头上承诺两年内能住上。

  

    记者:这个居住小区现在进展到什么情况了?

  

    彭启述(四川省郫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现在这个居住小区,我们一个在进行规划,第二个我们在跟有关的公司和企业进行合作。小区建设先期要投入很大的资金,主要还是规划和土地的有关手续正在办理之中。

  

    记者:规划最后地点、建设地点定下来没有?

  

    彭:现在要按照规划部门来确定,现在还没有完全定。只是意向性的。

  

    村民:土地在哪儿都还不晓得。告诉我们的是两年,但两年我们让他签合同,没有任何人敢跟你签合同。是这个道理,他说这是不该我们管的事。

  

    人去房拆之后,村民们的生活状况怎样呢?据了解,镇里付给村民每人每月160元的过渡费。

  

    记者:现在镇上面每人给你们每个月是160元的过渡费,是吗?

  

    村民:对。

  

    记者:你家是几口人?

  

    村民:四口人。

  

    记者:四口人就是640元。

  

    村民:对。

  

    记者:租房需要多少钱?

  

    村民:200多块钱。

  

    记者:还剩下400多元,合着每人100块钱左右生活费。

  

    村民:对。

  

    记者:感觉跟过去相比,现在生活怎么样?

  

    村民:差。

  

    记者:怎么差呢?

  

    村民:我们住在村里的时候,可以喂点儿猪,种点儿菜自己吃,也不买菜。现在全部买菜,街上的菜也相当贵,像前一段时间我们一直在买菜。像我们只有他一个人出去打工,其余的人都在家里,还有一个妈80岁了,所以我们也很恼火。没办法,逼着你出去,你肯定要出去。因为政府让你出去,你不得不出去。

  

    记者:原来这个房子是多少平米?

  

    村民:我原来这个房子光是楼房就是160平米,还有其他附属设施,还有100多平米,就200多个平米。现在我们出去了,四口之家才租一个60平米左右的房子,生活上和精神上,根本不愉快。

  

    记者来到了村民的承租房采访。

  

    记者:这是你家租的房子?

  

    村民:对,我家租的。我家六人,就租了这些。以前我家全部是楼房,房子很好。院子也很好。现在租下这个房子,生活上确实没有着落。

  

    记者:这也是你们租的房子?

  

    村民:是租的房子。

  

    记者:这家人原来就没在这儿住了?

  

    村民:他家人在外头工作去了。我们来这儿的时候,这面墙全部垮了。我们用苫席把它钉起来。这一边也是烂的,我也把它钉起来。我两个孩子,每年的学费就要很多钱,所以我们不敢租街上的房子。

  

    在失去了土地之后,这些村民们都在干些什么呢?一些村民陷入了困惑当中。

  

    记者:您迁走之后每天主要做什么?有时间出去在街上卖点水果。

  

    村民:卖水果的生意不好做。都在卖,还有人到处管你。

  

    记者:你没有出去找过工作吗?

  

    村民:找过。我们年龄大了,做苦力也不要我们,像饭馆什么的,你年龄大了就不行了。很难找到了。

  

    记者:以后生计怎么办?

  

    村民:现在就靠一万块钱,你说能生活几年。

  

    记者:现在你们就天天这么打麻将?

  

    村民:天天打麻将。打五角、打一角、打两角,混一下时间。

  

    记者:每天打多长时间啊?

  

    村民:打一天。

  

    记者:一天到晚这么打牌的话,不为自己今后的生计担心吗?

  

    村民:现在这个问题是农民担心也没有办法,说穿了就是一涉及到生存条件,没有土地种,二政府现在没法解决安置问题,农民做啥子?现在这是最根本的问题。

  

    由于不忍心土地被撂荒,一些村民试图重新耕种,也遭到禁止。

  

    村民:今年我们栽秧子的时候,人家都栽完了。我们看到地还没有占,我们就去找点秧子来栽,我们把秧子栽完了,郫筒镇人民政府的车开来,他们就说不准栽秧子,地已经被占了,你要栽就把秧子拔掉扔了,你们要栽马上断水。他们说6月1号就要断水。结果我们栽了以后,确实就没水,或者水小得很,根本长不起来。

  

    不久前,郫县政府未经批准强行征迁的事情被四川省主管部门发现,建校一事被迫暂停。然而,失去土地的村民们的安置和生计问题陷入了渺茫当中。

  

    记者:您觉得现在这些失去土地的农民,他们的生活状况现在怎么样?

  

    何维楷(四川省郫县郫筒镇党委书记):应该不会影响他们的生活状况,目前,因为我们每个月给他们160元的过渡费,拆迁前和拆迁后,应该不会有影响的。我们绝大部分农民对我们拆迁政策还是非常满意的。

  

    彭启述(四川省郫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 ):现在农田根本就没破坏,庄稼依然长得很好。

  

    记者:你去现场看过吗?

  

    彭:我去看过的。

  

    现在,196户村民的住房被拆迁了,土地荒芜了,学校也暂停开工了。我们无法想像,在几年之后,村民们有限的安置费用光后他们的生活会是怎样?土地何时复耕,安置能否到位,这都还是未知数。(文:王卓 李锦)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