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医疗纠纷起风波(总第3378期)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0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本应出现在殡仪馆的花圈、纸幡等,却在凤阳县第一人民医院整整挂了3天,这事缘起于一起医疗纠纷。今年7月24日下午,67岁的金道礼在凤阳第一人民医院作前列腺摘除手术。没想到的是穿刺给麻醉药后约5分钟,患者突然心跳骤停,导致死亡。医患双方产生了纠纷。按照国家有关法规,发生医疗纠纷后不外乎是采取双方协调或者行政处理和法律诉讼这三种方式。但是在这起纠纷的处理中,却发生了一些耐人寻味的事情。

  

    出现手术意外后,医护人员对患者紧急抢救了一个多小时,最终抢救无效,患者死亡。家属认为死亡的原因是麻醉有误,情绪十分激动,把一肚子怨气发在麻醉师身上。

  

    麻醉师:这个男的(死者家属)就问我,说这个你今天怎么一针把我家人打死的。话音基本上没落,这边这个男的,我坐在这个位置上,(他)正好(打了我)一拳。

  

    手术意外出现在麻醉阶段,是患者自身体质有问题,还是麻醉师的操作有误,医院该承担什么责任,当时是无法判定的,可死者家属显得极不冷静,他们将麻醉师拖进手术室,让他在死者面前默立了整整8个小时。还找到了医院的院长让他立即签写医疗事故责任书。

  

    廖运平(安徽省凤阳县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这个字据我没有写,我说医疗事故的认定,应该是通过医学会的鉴定。

  

    由于双方相持不下,当晚,医院请县卫生局的有关领导一起协调此事,双方商定第二天请上一级主管部门来人进行医学鉴定。然而,第二天情况突变,死者的家属来了100多人,涌进医院。一些人找到院长,声称不再进行医学鉴定,要医院赔偿家属74万元。院长无法答应,就被家属连推带搡地从楼上拖到医院的大院里。当时五六名上前拉架的医院职工,当场被打。有4名医生受伤,儿科的主治大夫曹凤光被打得腰椎骨折。

  

    死者的家属还把医院当作祭奠亲人的地方,大门口张贴一些言辞过激的标语,花圈、白幡等在医院里随处看见。针灸科的主任张庆丽看到挂在门口的招魂幡影响了病人们的出入,就请死者家属移动一下,没想到招来了殴打。

  

    当天下午,事态进一步恶化。

  

    群众: (大门)外面那么多的人,整个交通都被堵塞掉了,全部是那些农民(死者家属)赤膊上阵在这个地方,把大门堵上了,棺材也放在中间。就是所有来看病的或者出院的,都不允许往里进,连公安系统的一个人带着他老婆来拍片子都被打了。

  

    当天晚上,县里组成了工作组入住医院,并由卫生局副局长蔡传霞暂时任医院院长一职。随后,经过3天的协商, 医患双方决定走法律诉讼的道路。在医院拿出5万元钱的丧葬费后,死者家属才把死者尸体拉出了手术室,清除了摆在医院里的白幡花圈等。

  

    自己的亲人去世,是很值得人同情的,但是确定死亡的原因是什么,医院到底该负担什么责任,要经过上一级的医学会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后才能得出结论。然而死者家属在没有进行医疗事故鉴定的情况下却采取了这种过激行为, 已经超出了人们能理解的范畴。

  

    派出所和110 出动了近20名公安人员,在医院里维持秩序,事态没有进一步恶化。然而打人者却没有得到任何处理。病人死亡后的几天里,患者家属在医院里到处张贴标语,堆放花圈,悬挂纸幡,把死者的尸体停在医院唯一的手术室里不许搬走。医院的正常医疗活动被打乱,公安人员对此却无能为力。从事发开始后的三天多时间里,公安人员在医院里24小时值勤,随时待命。至于为什么没有对肇事者采取相应的行动,似有难言之隐。让我们再看看县里有关领导对这次纠纷的做法,就会对公安人员的行为不难理解了。

  

    首先是有关领导对这起纠纷最初反应令人费解。患者死亡后,卫生局的领导原是第二天赶到医院来处理纠纷,但第二天有关领导却推说是下乡了,找了个理由没有来。医院发生殴打事件后,医院的领导和被打的医生先后赶到了县里反映情况,当时县委的一位领导却推托让他们去找卫生局的负责人。有关领导的躲躲闪闪似乎在有意回避问题。由于事态没有及时处理,在第二天导致了纠纷升级。

  

    第二,工作组对死者尸体的处理不妥。按照国家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规定: 患者在医疗机构内死亡的,尸体应当立即移送太平间。工作组的领导应该首先将尸体移出手术室,恢复医院的正常秩序,再来协调其他的事情。可这次工作组却让尸体在手术室整整停了77.5个小时。

  

    姚光德(安徽省凤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我们)做了很多的协调工作,但是作为死者这一方,心情非常激动,我们不便于采取一些的强制措施。我们尽量的是想通过说服教育。

  

    对于患者同情当然可以理解,可这并不是控制不住事态发展的理由。凤阳县第一人民医院是该县最大的医疗机构,每天的门诊量约四五百人,手术量是平均4到5人次。死者家属在医院里闹事的这些天,没有人来看病,手术更是无法进行。当时一位患者脾破裂,因为无法手术,不得不转往其他医院,险些发生生命危险。工作组的妥协态度,没能使医院及时恢复秩序,影响了其他病人的就诊。

  

    第三,医患双方本来已经选择了走法律诉讼的解决方式,可县里的领导不知为什么又出具了一份《县委、县政府关于处理这次医疗意外的基本意见》,让双方签字。而医院有着不同的看法,特别是意见书中最后一条说:关于县医院预付的五万元相关费用问题,待法院判决后,以判决医院应承担的金额为准,多退少补。医院认为既然走法律诉讼,至少要等结果下来,才能断定医院是否有责任,该赔偿多少,可这官司还没打,县里为什么要医院先来负担这笔钱呢?然而,不管愿意不愿意,医院的党组成员都被迫在意见书上签了字。在这份意见书上,县里对死者家属表示了极大的同情,而对医生被打、医院秩序遭破坏却只字未提,这种一边倒的做法让医护人员寒心。

  

    在这起纠纷的处理过程中,县里明显有一边倒的做法,让群众议论纷纷。大家说这是因为死者的家属背后有人,他的一个亲戚在县里任重要职务。大家的这种因果推论我们不能确定,但县里在处理这次纠纷的一些做法,让人不能不觉得这起纠纷的不寻常。这起纠纷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反响,据了解县里又已经派出了3个工作组来调查此事,但愿这一次不要再出现一边倒的情况。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