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改制还是甩卖——群众利益无小事(三)(总第3333期)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幼儿园是一所有着四十多年历史的公办幼儿园,也是全县惟一的省示范性幼儿园,在这个县的幼儿教育中起着示范带头的作用。可是,2002年3月28日,泗洪县教育局突然把幼儿园的领导班子叫去开会,宣布要对幼儿园进行改制。

  

    泗洪县幼儿园工会主席喻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到,“去了后,教委的领导就宣布了县委改制我们幼儿园的方案——两个50%。即幼儿园领导层与全体教职工各拿出来净资产50%的资金买下幼儿园。你们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就地免职。如果这个方案执行不下去的话,就拿过来拍卖。当时还在会上发了份表,要求每个老师填明自己的态度。必须当场填,勒令我们教师在在第二天的上午10点之前,必须交上股金,如果不愿意认这个股,那么就后果自负,什么后果上面说无可奉告,在会上就是这么说的。”

  

    按照这个改制方案,幼儿园领导层和全体老师要拿出152万元买下幼儿园的净资产。四位园领导要拿出净资产的50%,也就是76万元,其中园长38万元,三位园领导从16万到12万元不等,剩下的76万元由43位老师分摊,平均每个老师要拿出将近两万元。这对所有老师来说,都是个不小的负担,可是,当时她们连考虑的时间都没有。

  

    在这种压力下,老师们被迫连夜东借西凑,在规定的时间内交上了152万块钱,泗洪县幼儿园就这样在一夜之间改了制,而五位当时没有交钱的老师,则在几个月后被辞退。而作为一个股民,能享受哪些权利,得到哪些保障,无论是幼儿园领导还是普通教师都一无所知。老师们交完钱,就一直等着县里给个说法,可是,县里收了钱后,改制就没了下文。

  

    这就怪了,既然是改制,除了收钱,肯定还应该有一些相应的配套措施,老师不明白,园领导说不清,那么县教育局总应该清楚吧。随后,记者就这一问题采访了泗洪县教育局社会力量办学办公室主任王斌。

  

    记者:“改制之后,老师的工资待遇有没有完备的实施意见?”

  

    王斌:“这个暂时没有。”

  

    记者:“改制之后,如何进一步促进幼教事业的发展,有没有配套的措施?”

  

    王斌:“这个从我知道的情况下,我这块没有这方面的配套措施、方案、文件。”

  

    记者:“也就是说,在这一切都没有完善措施配套的情况下就已经改制了?”

  

    王斌:“对。”

  

    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泗洪县幼儿园就被稀里糊涂地改了制。而这种所谓的改制,实际上是与国家政策相违背的。国务院和教育部的文件都明确指出:不得借转制之名停止或减少对公办幼儿园的投入,不得出售或变相出售公办幼儿园和乡镇中心幼儿园。

  

    记者:“这种改制是不被允许的,是违背国家政策的,你们清楚吗?”

  

    王斌:“这个清楚。”

  

    记者:“那为什么还要继续改制呢?”

  

    王斌:“改制容许尝试嘛。我们从市政府、县政府对产权制度改制都有他的实施意见,作为我们具体工作人员,要按照上面的精神去办。”

  

    那么,上面的精神是什么呢?在泗洪县教育局,记者看到了这份《宿迁市教育产权制度改革实施意见》,它就是这次改制的依据。在这份实施意见中,改革措施的第一条就是:学前教育阶段全部放开,推向市场。而在市委领导的讲话稿中,更有这样的阐述:在我们宿迁515万人民所居住的855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要可以变现的资源或资产,都可以进入市场交易。在市领导如此有力的支持下,到目前为止,宿迁市111个乡镇中心幼儿园变卖一空,全市仅有的五所省示范性幼儿园也都作价出售,卖给了老师。对于这种与国家政策背道而驰的改制,宿迁市教育局副局长葛高元是这样向记者解释的:“因为,目前政府对这块没有能力来投入,或者说能力很弱,在这个时候,我们也为了加快幼儿教育的发展,因此想把它通过这种途径先发展起来。这种途径也是暂时的、短期的。”

  

    那么,我们以泗洪县幼儿园为例,看看它经过这样的改制之后,得到了怎样的发展?办教育需要投入,幼儿园要发展首先要有启动资金,而靠工资吃饭的幼儿园教师,谁能掏得起这么一大笔钱呢。记者采访了泗洪县幼儿园园长谭凤侠。

  

    记者:“现在,教育部门不再向你们进行投入了吗?”

  

    谭凤侠:“改制后我要了几次,可是一年一分钱都没给。这么大一个摊子,六十几口人十八九个班,方方面面的开支。一年的(学生)收费将近一百万,包括孩子吃的,我们老师的工资,按照过去的吃财政饭的工资,一年就要七八十万,那么收的费基本上发工资就没有了。”

  

    老师没钱,政府又不投入,幼儿园的生存就全靠学生的收费。而改制后,由于部分家长不认可,泗洪县幼儿园的生源从一千多降到了六百多,幼儿园的生存因此更加困难。该园副园长陈中和介绍到,现在非常缺乏资金,6月份的工资还是向银行贷款发的,7月份和8月份就没有办法发工资了。因为还要交一部分水电费,现在连自来水公司和供电局的电费都没有办法交了。

  

    据了解,泗洪县幼儿园一个月的水电费也就3000多块钱,连这点钱都交不起,可想而知,幼儿园已经到了怎样的困境。在这种情况下,幼儿教育又谈何发展?为了生存,改制以后,幼儿园只能违心地在教学中压缩成本,想办法从孩子身上多收点钱。

  

    该园教师王欣欣说,按道理来讲,班上的孩子在幼儿园就餐是自愿的。但是现在,吃饭也和经济利益挂钩。每个班给你个基数,达不到这个基数,就扣老师钱。另外一名老师说,因为现在要以赢利为目的,所以孩子只有几样玩具。在教学上,根本就没有一些必要的教具。举个例子来讲,每个孩子都喜欢画画,但是对于幼儿园来说,一个星期每个班(每个孩子)只能有两张16开的白纸。当小朋友喊着说,老师我还想画画,我这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我只能说我没有纸。

  

    改制后,为了生存,幼儿园只能减少教育上的投入,这无形中就损害了孩子的利益。同时,缺乏资金的幼儿园也保证不了教师的利益。一名教师说:“工资比以前下降了将近一半,三项保险已经没有给我们交了。我觉得自己没有一点的保障了。对以后的生活,连吃饭问题都担忧了。”

  

    随后,记者又走访了宿迁市另外一些被改制的公办幼儿园,看到的情况和泗洪县幼儿园大抵相同,而在泗洪县的一些乡镇幼儿园,记者还看到了更令人担忧的情景。在一家曾经是全县榜上有名的幼儿园,记者看到,改制以后这所幼儿园的部分房屋已经成了镇上城管大队存放杂物的库房,园内杂草丛生,整个幼儿园只有老园长还留在这里。(文/喻晓轩、宁柯)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