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视线]医改过关 奥巴马或成“最牛”总统(2010年3月22日)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医改过关 奥巴马或成“最牛”总统

主持人 水均益:
    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我们应该很少在电视当中看到,美国总统演讲的时候脱掉外罩、挽起袖子的这种场景,但是美国总统奥巴马最近就这么做了。在过去的一周时间里边,他都在为美国医疗改革做最后的呐喊,甚至还为此推迟了出访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据说他在短短的时间内奔走会见了64名议员,并且还在弗吉尼亚州发表了激情四射的演讲,以至于有评论家说,这是奥巴马所有演讲当中最有感染力的一次。
    然而,我相信奥巴马做得最畅快淋漓的一次演讲,应该是当地时间21日晚上,也就是北京时间今天上午。当时,美国国会众议院正在为所谓的“世纪医改”进行激烈的辩论,而奥巴马则在副总统拜登的陪同之下在白宫静候佳音。最终,众议院以219票对212票通过了这个法案,奥巴马的政治豪赌可以说终于是涉险过关了。于是,紧接着在当天晚上,他就在白宫做了一次更加神采飞扬,或者可以说是欢欣鼓舞的演讲。我们接下来要听听他是怎么说的,不过请大家注意,这个画面里面我们可以注意一下,奥巴马从白宫走廊里走出来那个感觉,能看出来他是多么地高兴,来看一下。

奥巴马 美国总统:
    今晚,我们回答了历史的呼唤,当面临危机时,我们没有因为挑战而退缩,而是勇于克服;我们没有回避自己的责任,而是勇于承担;我们没有恐惧未来,而是塑造未来。

正在评论 55次演讲宣扬医改 奥巴马获历史性政绩

水均益:
    奥巴马应该说是一个公认的演讲高手。但是我们注意到在医改这个问题,他把他的演讲才能发挥到了极致,光是去年这一年里,据统计为这个话题说了有55次,我们算一下,刨掉他休假,平均起码也是一周要说一次医改。而且他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他说“我希望成为最后一个推进医疗改革的美国总统,而且我不愿意,哪怕要不成功,我也不愿意做一个连续两任的总统,一任就够了”。
    我想首先问一下高先生,您觉得奥巴马的这个愿望实现了吗?

专家观点 好的愿望有了好的开始 能否如愿有待时日

高祖贵 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研究所:
    从个人觉得他现在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开端,他确实部分实现了他的愿望,但这个愿望能不能真正载入史册,还要看他后面的医改方案的推行如何。
    从现在来看的话,应该说医改方案即使不说是他累积的最多政治资本,或者是付出最多努力的一件事情,但至少是最多之一了。因为从他上来之后,他起初上来几大事情我们都可以看到:国内政治里面一个是刺激经济发展,然后金融监管的改革,现在就是医疗改革;国外的就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这种战略,还有中东和平进程。现在看来的话,其他似乎都还没有看到效果或者还没来,现在能够看得到的一个标志性的就是这样一个东西。所以看来他非常非常希望取得成绩,所以他推迟了……
水均益:
    而且我注意到,很多唱赞歌的美国媒体现在马上就开始说,说这是70年来第一位美国总统能做成这件事,或者说这是从人权法案开始,第一个能够在国内推动这么大力度一项改革的总统。还有人说克林顿、小布什都没有做成,奥巴马做成了。
    庆安,我们知道,奥巴马上台的时候,当时很多美国媒体,甚至于美国的一些评论家都给他戴高帽子,就说这个人有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或者说最牛的总统,因为他有很高的抱负。但是过去一年,好像他总是在羁羁绊绊当中前行,没有什么成果,但是这一把是不是奥巴马就抓住了呢?

专家观点 医改是奥巴马的加油站而非里程碑

周庆安 特约评论员:
    对。实际上应该说奥巴马抓住了这个机会,就像他刚才在演讲中说的,他终于给这个历史的召唤提供了一个答案。但是这个答案,我觉得是他的政治生涯中的一个加油站,而不是他的一个里程碑。应该来说,70多年时间,尤其是1965年以来,这45年的时间里头,做多美国总统想做这件事情,但是奥巴马能做成是天时、地利、人和加在一块的结果。如果没有金融危机,如果没有如此之高的失业率,如果没有大家觉得贫富差距这么大,这个情况下,或许民众之间的支持力度还会小一些。
    另外一方面,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在现在的选票格局上产生了一个非常大的差异。尽管票数在众议院里是多数派通过,但是这比例非常小,而且30多个民主党议员投了反对票。
水均益:
    就是奥巴马自己的党派的支持者?
周庆安:
    对,这说明这其中有很大的阻力和问题还没有解决。而且我们应当注意到,虽然奥巴马的医改方案通过了,他后面还有一系列的法案,而且紧跟着的是他的中期选举。所以应该来说,奥巴马把自己这一次当做第二次竞选的开始,我觉得是对的,因为医改法案是考察他今后这四年里,能不能获取成果的一个标志。
水均益:
    而且我们注意到,奥巴马也应该说还是比较低调,上来不是说这是我个人的胜利,马上说这是美国人民的胜利,先给美国老百姓戴一个帽子。然后说这就证明了什么呢?我们美国人还是能够干一些大事的。
    当然我们可以解读,奥巴马一直是想做成一些大事儿。高先生您来给我们分析一下,就奥巴马这样一个总统来讲,60后,应该说胸怀着一些抱负,作为一个黑人总统,当上美国总统之后,当然希望能够改变美国的历史,能够做成一些像样的事儿。但是告诉我们,美国的医疗改革真的能够在美国历史上成为一个划时代的事件,像人权法案、黑人解放那样意义的法案吗?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