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视线]水均益:我眼中的普京(2009.10.14)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点击回顾视频 

导视:  
    从未划定的边界,复杂敏感的难题。印度总理辛格访问中印争议地区,中国政府表示强烈不满。
    中国彩民独中3.6亿,好彩头引来大争议,透视中国与世界博彩业,彩票经济如何更加理性发展。今晚22点30分,《环球视线》为您带来更多精彩内容。
   
主持人 水均益:
    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首先进入我们今天的热评板块。
    昨天,我和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两位老总一起对俄罗斯总理普京进行了一次联合专访。算起来,这是我从2000年至今以来第四次面对面采访普京了。九年、四次近距离与普京对话,并且以一个记者的眼光来观察这位当今俄罗斯的政治强人,说实话,我的感受很复杂。
    首先,普京心里到底是如何规划俄罗斯这个昔日的超级大国的,你从他的嘴里套不出直截了当的回答。有人说普京崇拜曾使俄罗斯成为世界强国的彼得大帝,他在圣彼得堡的办公室里边曾经挂着的就是彼得大帝的画像,当了总统之后还在莫斯科河上竖起了一座巨大的彼得大帝的雕像。但当我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给我的回答显得模棱两可:“俄罗斯要做一个开放、革新、富裕的国家”。
    其次,关于中俄关系,每次采访,普京都会强调我们两国非常友好,俄罗斯很重视发展同伟大的中国的全面战略关系。但是同时,我们又知道,普京一直在说俄罗斯更多的还是一个欧洲国家,俄罗斯的重点在欧洲。
    关于普京这个人。许多人感觉普京很强硬、很“酷”。我的观察,个子不高的普京他的手很大,很厚,非常的结实。另外,普京的眼神很有特点。每一次坐在他对面采访他,我都会试图透过他那双被俄罗斯媒体称为是“鹰眼”的眼睛来解读他的内心,但是至今,包括昨天的采访当中,我也很难从中窥探出什么明确的信息。
    这些年普京在内政外交上一次次出手屡屡让世界刮目相看,也客观让人不敢小看俄罗斯。现在,世界上不少人多少以某种复杂的心态正在揣测普京是否还会再度竞选俄罗斯总统,通过昨天采访,我没有得出明确的答案,但是昨天普京的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说他现在很喜欢历史,正在研究历史。我想,一个研究历史的普京对当今世界上这个面积最大的昔日帝国一定会有他深刻的思考。
       
隔断1:
    从未划定的边界,复杂敏感的难题。印度总理辛格访问中印争议地区,中国对此表示强烈不满。
    中国彩民独中3.6亿,好彩头引来大争议,透视中国与世界博彩业,彩票经济如何更加理性发展。敬请收看《环球视线》。

附标题1:印总理访争议地区 中国强烈不满
 
水均益:
    前不久我在我们节目当中曾经说过这样一个热评,题目叫做“中印两国必然冲突吗?”在当中我曾经提起过印度总理辛格的一段话,他当时表示,印中两国不是竞争对手,世界有足够的空间让印中两国实现发展。然而近来,辛格总理也许“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这句话,前往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也就是我们中国传统上的,中印之间的这块没有划分过边界的地区,参加了当地一个竞选集会,呼吁人们踊跃参与该邦举行的所谓的议会选举。
    10日13号中午,中国外交部网站突然发表了发言人马朝旭针对这一事件的谈话。这一表态是在下午的例行记者会前几个小时单独发表的,通常只有在比较紧急的事件当中,中国外交部才会这样做。在这之后的记者招待会上,马朝旭也重申了这样一个立场。我们接下来来看一段同期。
   
马朝旭 外交部新闻发言人: 
    中印边界从未正式划定。中国政府对中印边界东段争议区的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中方对印度领导人不顾中方严重关切,前往中印领土争议区活动表示强烈不满。我们要求印方重视中方的严正关切,不在争议地区挑起争端,以利于中印关系的健康发展。

水均益:
    我们首先来请教一下马先生,您给我们解读一下,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的这一段讲话,透露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信息?
马加力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我觉得马朝旭的这个讲话透露了中国在中印边界争端问题上的立场是非常严正的,因为这样的讲话表明了中国政府的一个态度,就是在中印边界问题没有解决之前,双方不应该制造新的麻烦,至少应该创造比较良好的气氛保持边界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然后争取推进边界争端的谈判进展。
水均益:
    也从而来促使两国关系一种健康的发展。
马加力:
    对,您说的很对。
水均益:
    说到中印两国,我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好像总是有很多杂音,包括一些印度的媒体在莫须有的炒作所谓的中国入侵,还有边界一些冲突,当然对此印度官方,包括印度国防部是予以否认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印度总理却是亲自上阵前往这样一个地区。您给我们解读一下,辛格总理这样一趟所谓纳恰尔邦之行想要达到目的?出于什么样的考虑?为什么要这么做?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