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新闻台 > 军事图文 >

甲午:大国博弈下的天朝梦殇⑦国殇?心殇?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30日 12:3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讲武堂】系列节目

甲午:大国博弈下的天朝梦殇

————————————————————————————

第七集:国殇?心殇?

【总导视】            
   甲午年爆发的中日战争,很多人忽略了其间大国博弈的重要细节。为什么会出现多个“三国演义”式的三角博弈?大国博弈怎样改变了东北亚力量的平衡?又如何导致了全球势力的重新洗牌?英国为什么放弃了中国这个传统的战略盟友,从此选择了日本?甲午战争为什么会成为十年后日俄战争的导火索,并最终推动了俄国革命?更为重要的是,大国博弈下的中日甲午战争,是如何彻底打断了天朝帝国的变革之梦?
   敬请关注,《讲武堂》栏目全新推出,纪念甲午战争120周年大型系列节目:《甲午:大国博弈下的天朝梦殇》。
                 
【本期导视】
为什么铁打的旅顺,日军兵不血刃占领?
为什么日军登陆威海,大清却辽东增兵?
为什么清廷不迁都再战,却用条约换来暂时安宁;
为什么一个国家的命运,却变成了一个人的战争?

新锐学者戴旭、雪珥、卢勇,以全新的视角为您讲述:
《甲午:大国博弈下的天朝梦殇》之七《国殇?心殇?》。
《讲武堂》5月24日上午10:18,震撼播出!


    卢勇(军事专家):大家好,欢迎走进《讲武堂》。今天我们继续探讨甲午战争这个话题。实际上在甲午之前包括丰岛海战的时候,国内和国外对北洋水师的实力判断得还是比较客观的,觉得跟日本的海军没法比。但是他们对北洋的陆军,也就清军的陆军还是非常看好的。
    戴旭(国防大学教授):你提到这个甲午战争,它的本质就是一个陆海两栖作战,两个战场同时发生的战事。现在经过前一段时间,在平壤陆地决战和黄海的海面决战以后,应该说大清朝在渤海方向大的防线已经被全面突破了。这个时候作为清朝的整体来讲,它还有两道防线,一个就是鸭绿江。
    卢勇:江防。
    戴旭:江防,这样一条防线一直到旅顺。第二个就是威海卫,也是陆海。经过前一段时间的陆海决战,清朝丢掉了渤海这一块的防线以后,它在判断战局上还是注重一个方向。它判定辽东这个地方可能是中日发生大规模决战的战场,随即主要往辽东半岛增加陆军。
    雪珥(历史学家):它把重兵囤积到辽东去防守,很重要的一点也是基于它前面十年对国际局势的判断。当时(19世纪)80年代,就是1880年代,中国开始大规模修建铁路,围绕东北这个区域在修建。因为俄罗斯的东扩和日本对大陆的觊觎,清政府判断这两个势力的焦点会在东北。再加上东北是清政权所谓的发家地,它要重点保护它,确实在国防战略上面可能忽略了陆海的协同作战的态势。另外清政府对旅顺过于自信,因为旅顺和威海卫两个炮台都是德国人汉纳根帮着建的。黄海大海战的时候汉纳根就是作为北洋舰队的副总司令员,他是在旗舰上面参与指挥的,他是德国军官,他是作为中国军队的高级将领参战的。他负责修建炮台在当时的确在全球是非常坚固的炮台。
  戴旭:是被称为“东方直布罗陀”。
  雪珥:铁打的旅顺,全部清一色的德式的装备,都是克虏伯大炮。当时做完了以后,各国的武官去参观都觉得非常好,觉得这个防线无人可以突破,当然前提是后路不被抄。
  卢勇:但恰恰是后路被抄,现在来看简直是笑话。当时日军是在花园口登陆的。登陆了十几天,清军没有一兵一卒在那儿防守,这个恐怕在世界战争史上也是非常罕见的。
  戴旭:在大连湾发生的这个事情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这个地方的主将叫赵怀业,又是第二个叶志超。有一个史料统计,当时大连湾总共就开了两炮。日本知道这个地方非常地坚固,准备组织500名的敢死队员,准备死500人。结果一鼓作气攻上去,早就没人了,早就跑了,总共打了两发炮弹。上去以后,日军大喜过望,我看有一个数据,日军缴获了大炮一百多门,缴获的炮弹是246万枚,子弹是3381万发,德国新式步枪600多支。日本就用缴获清军的这些武器打下了旅顺。
    卢勇:这样经营了16年的整个旅顺港拱手让于敌人。
    戴旭:第二道防线也就完了。
    雪珥:这其实应该说是清政权从改革开放以来,在国防精力上花费最多的一个工事。修建旅顺和威海卫两大炮台以及建立北洋海军,清政府都花费了巨额的资金,而且它们的确是全球最好的。钢筋水泥的工事固然坚固,但关键是守军都是“豆腐渣”的守军,你还是守不住,没用。
    戴旭:它打下大连湾以后,接着就是打金州。
  卢勇:实际上鸭绿江江防几乎也是同时突破的,鸭绿江江防守了4天。
  雪珥:日本在这两个方向开始夹击的时候,它非常关键的一点就是在战前,它的间谍已经把整个渤海湾甚至往下一直到威海这一带,用铅垂线把中国的沿海测量遍了。
    卢勇:每一个村子,村子里面每一口水井都标得清清楚楚。
    雪珥:包括哪个方位,这个村子里面有多少人,祠堂在哪个方位,他们都标了地图的。
    卢勇: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对当时整个清军陆军战略的估计。当时清军号称有100多万,但在这100多万中,八旗加绿营是69万,这69万人是没有任何战斗力的,是每年清政府花2千多万白银养着的。
    雪珥:这支军队唯一的功能就是解决了就业问题。
      
    【小片1】1894年11月21日,日军攻入旅顺之后,兽性大发,进行了持续数日的大屠杀。当年11月28日的《纽约与世界》报道说:“旅顺的日军从攻陷旅顺的第三天开始,连续4天,杀害了约6万名非战斗人员,其中有一部分是妇女和儿童,在整个旅顺免遭杀戮的外国人不过仅36人。”
   
  卢勇:我们现在讲得比较多的是南京大屠杀,实际上类似的大屠杀日军还有很多,旅顺大屠杀就是其中的一个。
  戴旭:很多,旅顺前边还有金州,金州大屠杀。
  卢勇:这个好像变成了日本军队的基因。整个世界发展到近代以后,一支军队这么来屠城已经比较少见,但是它一直屠到了抗日战争时期,这恐怕是它的文化中具有这种基因。
    雪珥:日本在旅顺的屠城,表明明治维新以来它所标榜的向西方靠拢,向现代化、向文明化靠拢,它是背道而驰的。当时美国记者把整个旅顺大屠杀的细节发在了美国报纸上面,引起国际舆论非常大的反响。日本国内特别是它的外交部门对此高度重视,后来日本在美国做了很多的公关工作。它通过美国政府、通过各种手段使舆论逐渐淡化了对旅顺大屠杀的描绘。它是怎么来解释的?因为它无法掩盖这么大规模的屠杀,它就解释为中国军队残害他们的战俘。美国政府派了调查组过来调查了之后认同日本的说法,这个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他们的舆论。这应该说是日本在甲午战争期间非常重大的一次危机公关。日本有两次危机公关,一次就是“高升号”打沉的时候,因为是英国的船。第二次就旅顺大屠杀之后,激起了世界各国的反弹,认为你虽然穿上了文明的外衣,但是骨子里还是猴子,沐猴而冠,骨子里边你还是不脱野蛮。
    卢勇:当时一些人评价日本是“香蕉帝国主义”,就说它外面皮肤是黄的,里面是白的,是属于西方文化熏陶起来的。但恰恰屠城这个细节,我觉得证明了它既没有学到西方文明的精髓,又丢了东方文明的精华。
    戴旭:它本身也没有东方文明,实际上用我们的观点来看的话就是没有开化,确实是野蛮人,只不过学了西方的所谓现代的那些东西,就把自己本质的,就你刚才讲它文化当中的野蛮性、兽性。
    卢勇:属于兽性文化。
  戴旭:在这个战争当中全都释放出来了。
  
   【小片2】对于日本军队的如此暴行,当时的《世界》杂志谴责说:“日本是披着文明的皮,而带有野蛮筋骨的野兽。如今日本已经摘下了文明的假面具,暴露出了野蛮的真面目。”日军攻占旅顺后,于1895年1月,组成了山东作战军,开始向山东半岛侵略,由海陆两路同时夹攻威海卫。

    卢勇:日本这招高明在哪里?它在辽东半岛拖住清军的重兵集团,然后它以它的主要兵力来对准山东半岛。这个时候清军又犯了一个对日本主攻方向的判断错误,它还认为日军可能要去动沈阳,动它的祖宗根本之地,然后要来动北京。当时整个山东半岛的防御是非常空虚的。
  戴旭:对,这个时候应该说丁汝昌,前面我们曾经说他比较窝囊,他也确实比较窝囊。但是在这个时候,就是日军打鸭绿江防线的时候,他还聪明过一回。他这个时候跑到天津去见李鸿章,说我们应该用威海卫北海舰队的主力去增援大连。李鸿章给他发了一个电令,李鸿章的原话,不许出战,不得轻离威海一步,如违令出战,虽胜亦诛。你胜了我也杀你。
  卢勇:他要保船。
    戴旭:要保他自己的北洋水师,李鸿章在这个时候又动了他的私心。这个时候清朝的皇帝、统治阶层、统治集团,判定战场是在辽东。他们要保自己皇家的根基,也是私心。
    卢勇:所以相当于旅顺的悲剧又重演了。
    戴旭:我对这样的一个事实耿耿于怀,包括清朝的皇帝、军机大臣,还包括李鸿章,既对战场形势判断不清楚,而且在最关键的时候,都动了各自的私心。清朝调大量的陆军向辽东半岛,保住自己的祖业不失。而李鸿章呢?你守你的坟,我守我的北洋舰队。
  
  【小片3】 威海卫之战,又称山东半岛之战。1894底,日军在辽东战役中取胜后,为配合对东北地区的军事攻势,给清政府以更沉重的打击,日本拒绝了清廷的和谈要求,决定实施扩大对华侵略,就是山东半岛作战计划,准备从海路登上山东半岛,进攻北洋水师海军基地威海卫。
  
  雪珥:当时你很难判断日军的主攻方向,因为日军当时的攻击态势,的确有可能北上攻击辽东。因为在平壤之战和鸭绿江之战之后,它其实摸清了中国军队的情况,就是中国军队的编制不满员,它是按照中国满员的编制来预备它的军队的。咱们满员每个营应该是500多人,但打了两次以后,日本人就发现,我们其实不满员,我们大概每个营不超过350人。
    卢勇:但实际上满员也不行,因为那个时候日本的整个野战师团是7个师团。
    雪珥:它是按照中国满员来配置它的军力,结果过来之后发现其实它的军力能够击溃中国部队。如果按这个来说,它当时往北和往南都可以走。但是由于国际局势发生了变化,日本国内也发生了争议,大本营决定了主攻方向。其实按照军队特别是在辽东半岛登陆的第一军和第二军前线将领的意图,是希望把所谓满洲地区打下来,打下来以后我就有块根基了。他们制定的所谓的“大陆策”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参考了当年清政权八旗入关的整个全过程,它也学,它要把满洲地区,就咱们东北地区作为根据地,而且后来日本也是这么一步一步在做的,我在那边站稳了我再过来。
    戴旭:前边讲了,清朝把重点放到辽东,而日本是陆海军打的。丁汝昌的那个提议,我集中海军把日本的海军歼灭掉或者跟其决战。把日本的海军拦住了,陆军是上不来的。但是李鸿章不让海军动。
  雪珥:其实咱们的北洋舰队就变成了一个固定炮台。
    戴旭:一个固定炮台,然后就守在那儿等着,等着人家下一步过来歼灭。这就让我想到,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在9月7日也曾经有过一回。那时战争刚起,不能说清朝这边没有聪明人,也有。李鸿章两个军事参谋,一个叫周馥,一个叫盛宣怀,这两个人联名致电丁汝昌,说日本海军都调过来了,我们这时候要干什么呢?围魏救赵。你赶紧出击打长崎,打完长崎以后回过头来立即回击仁川。你看看思路也还是很大的。他们同时也告诉了李鸿章,李鸿章也认为挺好,也跟丁汝昌发了电报,但是丁汝昌没有回复。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清朝大的国家决策李鸿章可以不办,而李鸿章指示的东西、发布的命令丁汝昌可以不办。你这个时候再有好枪好炮,再有满员又有什么用处呢?
    雪珥:当时中央也有人提出建议,你北洋舰队是主战场在打,南洋舰队你可以直接发兵日本,抄它的后路去。
    卢勇:对,这就体现了争夺战场的主动权,这个思想比较好,我不管它成不成,它至少比历史上,就我们现在来看清军的消极防御要强得多。
    戴旭:关键你内部政令军令已经不通了。
    雪珥:它等于作为一台国家机器甚至就只是作为战争机器,运转已经是不灵便了,这是很大的一个问题。
    卢勇:所以后来有人评说,整个甲午战争是李鸿章一个人的战争。
    戴旭:李鸿章他自己也这样认为。
    卢勇:以一人战一国。
    戴旭:他要南洋舰队来支援他,南洋舰队说让我去可以,但是你得给我安排多少人,开始谈条件,谈这些官场内部的条件了。
    卢勇:实际上整个军阀割据早期的萌芽已经出现了。
  雪珥:对,自从打太平天国以来中国就开始了军阀割据,近现代军阀割据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热词:

  • 甲午
  • 大国博弈
  • 天朝梦殇
  • 国殇
  • 心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