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军事图文 >

美海豹突击队击杀拉登详细过程:死于M4枪口下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8日 14: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环球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从来没有哪个美国人曾经踏入过这座院落。参与行动的人员已经全部就位,任务进程与之前的计划相比已经出现了意外。场景绘制:约翰·里特。

拉登藏身楼房示意图

  编者按:

  2011年8月8日出版的《纽约人报》刊登了尼古拉斯·施密德尔根据采访内容整理的文章《干掉本·拉 登》。尼古拉斯·施密德尔是《纽约人报》的记者,新美国基金会的研究员,近两年一直在美国和巴基斯坦从事反恐行动相关的报道和研究。尼古拉斯·施密德尔采访了斯蒂文·因斯基普,斯蒂文曾经从听取突击队任务执行汇报的政府高官处获得了击毙本·拉登行动的详细过程,斯蒂文向尼古拉斯详细讲述了他所知道的突袭行动全过程。

  译文连载:《干掉本·拉登》

  ——独家详细揭秘美军突袭行动全过程

  作者:尼古拉斯·施密德尔

  翻译:无定河边骨

  2011年8月8日

  5月1日晚上11时后不久,两架MH-60黑鹰直升机从位于阿富汗东部的贾拉拉巴德空军基地升空,开始执行越境进入巴基斯坦追杀奥萨马·本·拉登的特别任务。机舱内有23名来自美国海军海豹六队的官兵,这支部队的正式名称是海军特种作战加强大队,简称为DEVGRU。机舱内还有一位美籍巴基斯坦裔的翻译,我称其为艾哈迈德,以及一条名为“开罗”的比利时马林诺斯犬。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直升机的飞行员戴着夜视镜,在没有灯光的黑夜里抵近了巴基斯坦边境的山区。无线电通信被控制在了最低限度,机舱里是令人感到不安的沉默。

  十五分钟后,直升机编队躲进了高山峡谷之中并继续下降高度,在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进入了巴基斯坦的领空。60多年以来,巴基斯坦军方对东部邻国印度一直保持着高度戒备的状态。正因为如此,巴基斯坦的“主要防空部署都指向东边”,这是巴基斯坦军队问题的专家,《拔刀相向:巴基斯坦的军队与战争》一书的作者舒贾·谢里夫告诉我的。防务与政务部门的高级官??员们同意这一说法,但有一名巴基斯坦的高级军官,在他位于拉瓦尔品第的办公室与我会面时表达了不同的观点。“没有人会敞开边界不管不顾,”他是这样说的。他拒绝提供巴基斯坦雷达的详细位置信息和指向信息——“这些雷达在哪都没有什么关系”——他说美国人的渗透行动就是“美巴之间技术鸿沟”的结果。每架黑鹰直升机上有两名来自第160特种作战飞行团的飞行员及一名机组成员,这个飞行团也被称为“夜行者”,现在它的这两架黑鹰已经进行了隔热、降噪、加强机动性的改装;它们的外形变得棱角分明、扁平并且涂上了一层可以吸收雷达波的“皮肤”。

  海豹的目标是阿伯塔巴德市下面一个小镇里的一栋房子,它大约距离巴基斯坦边境一百二十英里。阿伯塔巴德位于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以北克什米尔高原的山脉之中,是一个带着家人躲避南方高温酷暑消暑度假的旅游胜地。1853年名为詹姆斯·阿伯特的英国人创建了这个城镇,1947年,这个城镇变成了巴基斯坦一所著名军校的家乡。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所收集的情报,拉登躲藏在比拉尔镇距离卡库尔公路不远的一座带三层楼房、面积约一英亩的院落里,一个中产阶级社区就在距离院落入口不到一英里的地方。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海豹队员将从直升机上降落到院子里,收拾掉本·拉登的警卫,再在近距离上用枪干掉他本人,最后带着他的尸体回到阿富汗。

  直升机飞过莫赫曼德,它是巴基斯坦的7个部落地区之一,然后从白沙瓦的北边掠过,并继续向正东方向前进。海豹六队的红队指挥官,我称他为詹姆斯,坐在机舱地板上,其它十名海豹队员,还有艾哈迈德和开罗,也是这样挤在一起。(在这个故事中所提到的所有参加此次的秘密任务的人员的名字已被替代。)詹姆斯年近四十、身材魁梧,并没有外人想像的那种经常游泳的海豹修长的体形——他倒是更象是一名掷铁饼的运动员。那天晚上,他穿的是数码沙漠迷彩的上衣和长裤,携带一把西格·绍尔P226无声手枪,大量的弹药;一个驼峰水袋,提供饮用水;还有口香糖,打发时间的东西。他还带着一支短管的带消音器的M4步枪。(其他海豹队员选择了HK公司的MP7。)他身上的小背包里塞了一个战场创伤治疗用的急救包。他的一个口袋里放着目标院落的座标地图。带有目标人员照片和体貌特征描述的一本小册子则在另外一个口袋里。他戴着隔音耳机,除了心跳声,其它一切的声音都被挡在了外面。

  在直升机90分钟长的飞行过程中,詹姆斯和他的队员们在他们的脑海里一遍遍地进行着行动演练。从2001年秋天起,他们就在阿富汗,伊拉克,也门,还有非洲之角马不停蹄地执行着残酷的任务。这些海豹队员当中至少有三人参加过2009年4月索马里海岸的狙击行动,那次行动救回了马士基·阿拉巴马号的船长理查德·菲利普斯,并且击毙了三名海盗。2010年10月,海豹六队的一组队员尝试营救在阿富汗东部被塔利班绑架的苏格兰志愿者琳达·诺格罗芙。在突袭塔利班藏身之处的过程中,一名海豹队员在交战过程中投掷出了一枚手雷,没有想到诺格罗芙就在附近不远处。她也死于这枚手雷。这个错误终结了这些海豹队员的前程;三名队员随后被海豹六队除名。

  阿伯塔巴德的突袭行动也不是海豹六队在巴基斯坦的首次冒险。这支部队此前已经悄悄潜入过这个国家十到十二次,这是对此次突袭本·拉登行动非常了解的一名特种作战军官说的。这些任务大多是对南、北瓦济里斯坦境内目标的突击,而这些目标又都是军方及情报分析人员认为可能是本·拉登与“基地”组织其它领导人的藏身之处。(这些行动中只有一次行动——即2008年9月对南瓦济里斯坦一个名为安古·阿达的小山村的突袭行动——被媒体大量报道。)阿伯塔巴德是到目前为止海豹六队深入巴基斯坦境内距离最远的一次行动。这也是自2001年底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即JSOC,制定消灭那个代号为“曲轴”的本·拉登的行动以来,海豹六队最为看重的一次行动尝试。从那年冬天在阿富汗东部托拉博拉地区的一场战斗中逃脱之后,本·拉登就从美国人的追踪视野当中消失了。事实上,他究竟是如何最终来到阿伯塔巴德定居的仍然是一个谜。

  黑鹰编队出发四十五分钟之后,从贾拉拉巴德机场又起飞了四架MH-47支奴干直升机。其中的两架飞到了巴基斯坦边境,停留在了阿富汗一侧;另外两架继续飞入了巴基斯坦领空。部署这四架支奴干直升机的决定是在最后一分钟作出的,因为美国总统奥巴马说,他想放心地让执行任务的美国人能够“撤出巴基斯坦”。来自海豹六队的二十五名支援力量,从驻阿富汗的一个中队中抽调出来,就坐在边境上的支努干直升机里;这支“快速反应部队”会在任务执行过程万一出现严重情况时迅速投入。第三架和第四架支奴干直升机上都装备了两门M134迷你机炮。它们沿着黑鹰潜入的飞行路线前进,但预定在巴基斯坦西北部一个无人居住的山谷的干涸河床上降落。最近的房子也在半英里之外。降落之后,直升机的旋翼将不会停止转动,机上的人员将监视周围的山区是否有巴基斯坦方面的直升机或者战斗机出现。一架支努干直升机上还携带了备用油箱,以应对其它直升机可能需要加油的情况出现。

  与此同时,两架黑鹰直升机正在从西北方向快速接近阿伯塔巴德,并且隐藏在了这个城市最北端的群山之后。然后飞行员们开始向右转,沿着山脊向南飞向阿伯塔巴德的东边。随着这些山脊的不断消失,飞行员们又开始右转,朝着城镇中心前进,直指最终的目标。

  在接下来的四分钟里,黑鹰直升机的机舱里活跃了起来,连续不断地响起了子弹上膛的金属摩擦声。马克是一级军士长,也是此次行动中级别最高的士官,他半跪在前一架黑鹰打开的机舱门边。他和其它十一名在黑鹰一号直升机上的海豹队员戴着手套和夜视镜,正准备快速索降到本·拉登的院子里。他们在等机长发出可以抛出绳索的信号。但是,随着飞行员飞临那个院子的上空,开始拉起减速悬停,准备降低高度,他感觉自己和黑鹰出现了明显的失重现象。一刹那间他怀疑是不是要坠机了。

  2008年总统大选前一个月,奥巴马当时还是伊利诺伊州的一名参议员,在纳什维尔市贝尔蒙大学的操场上与约翰·麦凯恩展开了一场公开的辩论。有一位女士在观众席上问奥巴马,他是否会继续追杀在巴基斯坦境内的“基地”组织领导人,即使是这样的行动意味着对一个同盟国家的侵略。他回答说:“如果我们找到了本·拉登,而巴基斯坦政府又没有能力,或者不愿意采取行动来消灭他们,那么我认为我们必须采取行动来收拾他们。我们将干掉本·拉登。我们将粉碎“基地”组织。这是我们国家安全最为优先的任务。”麦凯恩经常批评奥巴马在外交政策事宜上显得很天真,尤其认为这样的承诺很愚蠢,他说,“我不会在拳头打出去时发个电报进行通知。”

  四个月后,奥巴马入主白宫,中央情报局局长莱昂·帕内塔,向新总统汇报了中央情报局的最新情况以及追踪本·拉登的最新进展。奥巴马当时没有说什么。2009年6月,他起草了一份备忘录,指示帕内塔创建一个“详细的操作计划”找出“基地”组织的领导人,并且要“确定我们投入了所有可能的努力。”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总统加强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秘密的无人机飞行;奥巴马上任的第一年期间在巴基斯坦境内发动的导弹袭击比小布什在任的八年期间还要多。恐怖分子很快给出了打击加强后的结果:7月,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近来“基地”组织的公报提到了他们“英勇的指挥官”已经“就义”,“许多藏身之处已被夷为平地”。这份公报还指出间谍“像蝗虫一样铺天盖地”,情况“非常严峻”。然而,本·拉登的踪迹依然渺茫。

  2010年8月,帕内塔给白宫带来了更好的消息。中央情报局的分析家认为,他们已经盯上了本·拉登的信使,一个三十出头的名为阿布·艾哈迈德·艾科威特的人。科威特开着一辆白色的SUV,备用车胎上印有一个白色犀牛的形象。美国中央情报局开始跟踪这辆车。有一天,卫星拍摄到了这辆SUV驶入位于阿伯塔巴德的一个混凝土结构大型院落的照片。特工们认为科威特就住在那,开始用空中侦察手段监视这个院落,这个院落有一栋三层的楼房,一栋客房,以及一些附属建筑。他们注意到这栋院子里的主人焚烧他们的垃圾,而不是打包送出让人收走,监视的结果还发现这个院子里没有电话或互联网的连接。科威特和他的兄弟来了又走,但还有一名男子,他居住在三楼,从来没有离开过。当这个三号人物偶而下楼时,他也会靠着院子的围墙。有分析人员推测,这个三号人物就是本·拉登,中情局给他起了一个“步行者”的代号。

  奥巴马很兴奋,但并没有立即下令进行军事行动准备。奥巴马的反恐顾问约翰·布伦南告诉我,总统的顾问团队开始“审察这些情报,看看是否能通过审察的过程,找到可以反驳本·拉登就在那里的理由。”中央情报局加紧了情报收集工作,并且通过《卫报》近期的一篇报道了解到,该报社下有一名医师正在阿伯塔巴德从事免疫接种的工作,有望能够从本·拉登的孩子那里取得DNA的样本。(而最终这个院子里没有一个人参与免疫接种。)

  到了2010年年底,奥巴马下令帕内塔开始研究对这个院落展开军事打击的可能。帕内塔联系了海军中将比尔·麦克雷文,他是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的海豹指挥官。传统上,陆军是特种作战的主力,但近年来海豹已经在其中占据了一个较为突出的位置;突袭行动开始时麦克雷文的顶头上司,特种作战司令部的司令官埃里克·奥尔森海军上将曾经就是海豹六队的指挥官。2011年1月,麦克雷文要求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一位名为布莱恩的军官准备一份突袭方案,这名军官也曾经担任过海豹六队的副队长。接下来的一个月,有着一副美国人眼中高中橄榄球队四分卫模样的布莱恩,搬到了弗吉尼亚州兰利中央情报局印刷厂一楼一间不起眼的办公室里办公。布莱恩在新办公室的墙上挂满了阿伯塔巴德和那座院落的地形图及卫星照片。他和其它六名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的军官被正式调入中央情报局反恐中心的巴基斯坦/阿富汗部门,但实际操作中他们并不受其管辖。一名曾经参观过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这个派出机构的高级反恐官员形容它是一个有着非比寻常的保密及自主权力的独立王国。“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秘密中进行,”这名官员说。

责任编辑:丁晓宇

热词:

  • 海豹突击队
  • 击杀
  • 拉登
  • 详细过程
  • M4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