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公安部指挥破贩毒案 缴获毒品2.8吨现金56袋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5日 12:4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此案缴获毒品数量之大,现金之多,在共和国打击贩毒史上极为罕见

  新华网河南频道10月25日讯 大河网-大河报报道:在公安部的统一指挥下,山西、河南、天津、安徽、江苏等地联合行动,大打一场打击贩毒围歼战。

  安阳警方缴获毒品2.8吨,现金56麻袋,共计8000余万元,连同存款已达1亿多元;山西警方缴获毒品1吨多,现金4000多万元。

  两名犯罪嫌疑人躺在千万巨款上,夜不能寐。

  化工厂竟然生产毒品?

  “汤阴县有人非法研制国家管制类精神药品。”去年11月23日,安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接到该举报后,随即立案调查。

  在汤阴县公安局的配合下,安阳禁毒支队民警很快就找到了这家隐藏在村庄中名为科信的地下小型化工生产窝点。该窝点就设在一个叫袁某家中,警方在其家中还发现了化工设备及大量的化学反应试剂。

  警方经调查发现,袁某有曾经研制精神药品的嫌疑,目前,正生产一种不知名的精神药品,并正在通过互联网进行订单销售。

  经过严密监控,发现袁某的联系人中,有一个叫张宝良的男子。在安阳市北关区经营一家中原化玻站的化工门市部。今年2月份,警方发现张宝良与一个叫“五的”的人,交往极不正常。

  而“五的”之妻名叫“保艳”,两人行为比较诡秘。经调查,“五的”系安阳县安丰乡韩家寨村人,户籍登记姓名为李五只,“保艳”系李五只之妻,户籍登记姓名为崔艳云。

  今年3月4日,安阳市副市长、禁毒委主任、公安局长郭法杰作出批示,要求禁毒支队对此案立案调查,限期破案。安阳市成立了以市禁毒委副主任兼禁毒办主任、公安局副局长胡文立为组长,禁毒、刑侦、网监等部门和汤阴县公安局主要负责人为副组长的专案组。3月7日,省公安厅将该案列为毒品督导案件。

  嫌疑人悉数落网,缴获现金8000余万,毒品2.8吨

  “过去缴获毒品几十克或几百克,缴获现金10多万元或几十万元,可能就成了安阳的大案。而在侦破此毒品案中,却是论吨计算,缴获毒资上亿元。”胡文立说,此案缴获毒品数量之大,现金之多,在共和国打击贩毒史上,也极为罕见。

  “今年5月6日,我们根据案件进展情况,及时向省公安厅进行了专题汇报。”安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队长安群清说,省公安厅禁毒总队总队长宋惠民,立即安排专人对此案进行了细致研究。在报请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巡视员孙永福同意后,成立了以孙永福为组长,郭法杰、宋惠民为副组长“20110304”案件领导小组。宋惠民带领副总队长郭新民等省厅民警赴安阳直接参与案件侦破工作,安阳警方先后组织四五百名警力,从5月7日至10日,兵分几路迅速行动,先后将犯罪嫌疑人崔艳云、张宝良、张宪军、李保林、吕秀清、李文喜、李文平等涉案人员抓获。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犯罪嫌疑人大多是李五只和崔艳云夫妻的家人和亲戚。

  根据掌握情况,该团伙在殷都区一小区内有一处房产,而在这个尚未装修的毛坯房内,一下子缴获现金4000多万元。

  次日凌晨1时许,在安阳南关另一小区内,又缴获了4000多万元现金。

  与此同时,侦查人员一鼓作气,又相继在崔艳云的另一住处和张宝良化工门市提取到少量毒品物证和大量作案工具。5月13日,经过再次提审,崔艳云交代出2.8吨甲卡西酮的藏匿处——殷都区铁佛寺一出租房屋内。

  抓获李五只打草惊蛇,警方连夜逐户排查,寻找失踪了的崔艳云

  “在对所有犯罪嫌疑人进行抓捕的过程中,对崔艳云的抓捕最值得一提。”安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二大队大队长李峰说,李五只在销售毒品的过程中被警方抓获。为避免安阳涉案人员闻讯外逃和转移毒品毒资,安阳警方迅速对涉案人员展开抓捕。

  4月18日,安阳警方和山西警方联手在安阳将李五只抓获,并移交山西警方。但抓捕李五只时未能将其妻子——此案最关键的犯罪嫌疑人崔艳云一同抓获。李五只被抓获后,崔艳云突然失踪。而崔艳云不仅是该案毒品犯罪团伙的主要成员,更是负责掌管着毒资和毒品。

  “想尽一切办法,马上抓捕崔艳云。”宋惠民命令民警在全市迅速展开大搜捕,胡文立立即调动局直各有关警种全力配合禁毒支队实施收网行动。

  5月8日凌晨1时,警方获得信息,崔艳云可能躲藏在安阳市胜利路附近的一个小区内,民警迅速对该小区进行封锁、排查。由于当时天色已晚,民警先是利用派出所户籍警进行排查,同时,借上下夜班人员及晨练人员进出入小区之际,进行寻访。就这样,抓捕目标由整个小区缩减到三栋楼房,最后锁定在一栋楼房的单元房,直到上午10点,守候一夜的民警待崔艳云走出房门后,当场将其抓获。

  每千克700元购进毒品,1.4万元卖出,20倍暴利还嫌低

  经初步查证,2009年12月份以来,犯罪嫌疑人崔艳云夫妇通过安阳市北关区中原化玻站经理张宝良、张宪军,天津利安隆博华医药化学有限公司的业务经理常华,先后以每千克700元的价格购买甲卡西酮共计15.7吨,后以每千克14000元的高价贩卖给山西贩毒人员,转手赚了20倍的利润。

  “20倍的贩毒暴利,仍难以满足崔艳云夫妇对金钱的欲望”。李峰说,崔艳云夫妇因嫌从天津进货价格高,他们想进一步降低制毒成本,获取更大的利润空间,这才又通过张宝良,找到汤阴县的袁某试制甲卡西酮,终因袁制造出的甲卡西酮质量太差,才没有达成交易。

  而就是在这次试制毒品的过程中,才暴露了他们制售毒品的行踪。

  “我当了多年银行行长,每年经过账面的钱不下几个亿。要说一次性看到这么的现金还是第一次。”安阳一家金融机构负责人感叹说。

  当56麻袋现金被运到安阳市刑侦支队后,安阳警方请来三四十名银行熟练职员,对缴获的现金进行了现场清点。8000多万元现钞,成堆堆放在那里,30平方米的地板上铺了厚厚一层。这种情形令见多识广的银行老职工,也感到惊诧和壮观。

  李峰说,在清点现金时,安阳市公安局为保证现金的安全,对整个清点过程进行录像,清点持续了两天,仅录像带就录了二三十盘。

  夜晚,两口子躺在8000万现金上睡觉

  “8000万元的现金,要用农用拖拉机拉运的话,要装上满满一车厢。这么多的钱,既让犯罪嫌疑人崔艳云和丈夫李五只心动,又让他们感到不安。有钱的烦恼在他们两口子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李峰说,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先是把钱藏到安阳县老家一个破旧房子内,崔艳云和丈夫李五只两人就睡在钱箱上,躺在巨额现金上睡觉。可这样的日子过了一段又会让他们产生不安全感,他们就雇农用拖拉机或机动三轮车,再次将钱转移到新的地方。

  钱太多了咋花, 成了他们夫妻的心病

  “金钱太多了咋花,成了他们夫妻的心病。”据安群清介绍,崔艳云和丈夫李五只两人在从事贩毒前,做的是药品销售,收入颇丰。

  可从事贩毒后有了巨额现金,他们先是在银行存款,开始时存自己名下,存多了担心露富,就开始存亲戚、朋友的名下。又担心存别人名下被侵吞,就又开始买房子,也是一开始以自己名义买,后来就以别人名义买。接着又改买黄金、基金、股票等。

  更让常人不能理解的是,随着两口子的钱袋子越来越鼓,两人怕露富心理也越来越重。办案民警举了一个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以前,在过节时,二人走亲戚买两只烧鸡。如今两口子拥有现金8000多万,连银行存款过亿元,却为了不露富,走亲戚时的烧鸡压缩到了一只。

  李峰曾问崔艳云,一般生意人有了几百万元都会感到很满足,你们有了几千万元,为何还要继续贩毒,崔艳云回答说,他们也曾有见好就收的想法,但看到毒品销路很好,就想再干一次再收手吧。就这样,一次一次地干着,像着了魔一样,欲罢不能,难以收手。

  新型毒品,吸食后能3天3夜不睡觉

  据胡文立介绍,甲卡西酮是一种新型毒品,该种毒品之所以能从天津顺利流入安阳,是因为人们对这种毒品的毒性还不了解,仅把它当做普通药品的一员进行销售。

  实际上,“甲卡西酮”是一种精神药品,百姓俗称“土冰”“筋儿”,因其吸食后能使人更有精神,比毒品“面面”更有成瘾性,蔓延的态势比较明显。据大量吸毒者交代,“筋儿”的成瘾性极大,吸食后,不思茶饭,精神亢奋,3天3夜能连续不睡觉,产生幻觉。

  “对于甲卡西酮国家麻醉药品与精神药品管理条例中早有明确规定,属于国家管制的一类精神药品。”胡文立说,正是因为长期吸食能引发各种严重的精神损害,其毒害仅次于海洛因。而外地警方就是从吸食毒品人员精神受到损害,跳楼死亡后,才开始调查的。

责任编辑:朱心蕊

热词:

  • 崔艳云
  • 卡西
  • 现金
  • 毒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