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今日说法]敬老院里的非正常死亡(2011.3.29)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29日 19: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今日说法]>>

    主持人:前不久,在江西省广丰县枧底镇的敬老院里,有一位叫陈问粉的老人死在了他的房间,但是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是在死后3个多月才被人发现,这是为什么呢怎么回事儿?

    记者来到了江西省广丰县枧底镇的铜坑村,死去的老人陈问粉就是这个村子的人。村民们都说陈问粉老人死在敬老院里3个多月都没有人知道,这太让人不可思议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带着同样的疑问记者找到了事发的枧底镇敬老院。

    进了大门,我们没有见到工作人员,只有几个坐在门口晒太阳的老人。陈问粉老人生前居住的房间在这个敬老院一楼的最东侧,他一个人住一个单间,现在这间屋子里几乎是空空如也,但事发时警察来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当时警方对房间进行了仔细勘查,对陈问粉的尸体也进行了检查,推断他不是死于外力打击。随后警方通过对敬老院老人们的调查,也没有发现陈问粉与谁结仇,他杀的可能性由此排除,由于家属坚决不同意解剖,警方初步分析老人死亡原因是心血管疾病导致的猝死。

    现在在这间房子里,我们无法想象,陈问粉是怎样度过他生命中最后的那段日子的。陈问粉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对于陈问粉的死亡结论他家人怎么看呢?记者在枧底镇找到了陈问粉的弟弟。弟弟说哥哥陈问粉平时身体还可以的,就是有一点气管炎,在敬老院的时候好像吃好穿好了,有点血压偏高没有发现心脑血管疾病这个病史。对于陈问粉可能死于心脑血管病突发的结论,陈家人表示接受,他们相信不会有人成心要害死陈问粉,但是对于陈问粉死亡的时间陈家人提出了质疑。

    据了解,枧底镇敬老院是2005年由当地政府出资建成的,专门为本镇的五保老人提供供养,费用由政府来负担,这座三层的楼房当初设计的是两人一间,最多可以同时容纳82人居住,而目前这里一共居住着十多位老人,因为人少、房间多,老人们几乎都是每人住一间房的,陈问粉就是一个人居住在一楼的最东侧的房间里。现在,我们从房间里一瓶没有吃完的辣酱和一个治疗哮喘病的药上还能够看出老人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也就是在这个房间里陈问粉老人在死亡整整3个月之后才被人发现,那么为什么在这么长的时间内没有人走进他的房间发现他已经死亡的事实呢?难道所有人都已经把他遗忘了吗?

    陈问粉死亡后3个月才被发现,难道在3个月的时间里真的没有人想起他,没有人发现他失踪吗?在敬老院食堂的墙上,一个写有他名字的照片栏里他的照片已经不见了,他的名字也写错了,而这件事情发生后原来在这里工作的4个人,目前正在接受调查。我们几经周折终于见到了原敬老院的院长周秀彩,从她那里找到了陈问粉留下的惟一的一张照片,周秀彩表示陈问粉一直是一个让她感到头痛的一个人。据周彩秀说,陈问粉性格比较古怪,来敬老院后表现并不好。几位现在仍住在敬老院的老人也说,陈问粉的脾气比较大,经常因为小事跟人发生争吵,几个以前跟他接触较多的老人,也因为类似的事跟他疏远了。

    在敬老院的院长和现在多数老人的眼里,陈问粉似乎是一个问题老人,如果说跟这些人的言语失和情感疏离是个渐变的过程,那么另一件事情则彻底让陈问粉与别人隔在两个空间里了。

    敬老院里的人说在陈问粉活着的时候,这个敬老院一共有14个老人,4个工作人员,老人们的一日三餐打扫卫生、洗衣换被都是由工作人员负责做的,如果发现谁生了病也会及时地送医院去治疗,这些工作他们是不敢怠慢的。但是,这些服务内容都因为陈问粉的性格古怪,私自换了门锁,不给工作人员钥匙,而无法落实到陈问粉的身上。敬老院里管理人员最少一个星期要给他打扫一次房间的卫生,老人陈问粉就不让他们进去。

    敬老院的工作人员和其他的人的观点是一致的,因为陈问粉性格古怪、难以相处,他出了事与自己的性格是脱不了干系的,那么陈问粉的性格真的一直都是这样的吗?记者来到了陈问粉从前生活的农村老家,想听听更多人对他的印象。在村民们的指引下,记者找到了陈问粉的老屋。这里大门紧锁从破败的窗户里可以看到老人从前收集的一些木材和其他用不上的家什,村民们告诉记者,陈问粉其实并不是陈家亲生的人,而是自幼被抱养到陈家的,抱养陈问粉的就是他的父亲。

    广丰县的鞭炮在江西省小有名气,而陈问粉的父亲当时就是县鞭炮厂的一名工人,靠着自己的这份手艺有着一份还不错的收入,那个时候家里有两个女儿了,把陈问粉抱来以后父亲对他视为宝贝,后来陈家又生了两个男孩儿,家里的日子就显得有些拮据了。陈问粉长大后一直跟父亲学习做鞭炮的手艺,到了适婚的年龄,陈问粉自己对女方的要求总是有些高不成低不就,后来父亲去世了,他的婚事也就拖了下来,娶妻生子一直没有实现。父亲去世后,姐姐嫁人了弟弟们也各自成家去镇上生活了。陈问粉一个人在老家的这几间老屋里过着单身汉的日子,与村民们的相处倒是也融洽。一直到2005年,镇上建起了敬老院,陈问粉在和弟弟商量之后告别了老屋搬进了枧底镇敬老院。但是谁都没想到,陈问粉后来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在了敬老院。村民们觉得陈问粉这样一个独身了一辈子的老人,即便是偶尔发发脾气也是正常的,大家对于敬老院所说的因为陈问粉性格古怪、没人敢接近他的房间、所以没有及时发现他死亡的这个说法,存在很大的疑问。

    而敬老院的院长周彩秀又说,其实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让他们当初没有急于去寻找陈问粉。周秀彩说,陈问粉曾经不止一次地跟敬老院里的别人说过,他准备离开敬老院一段时间。几个老人都表示,听陈问粉多次说过这样的话,所以那段时间大家以为他随时都会离开。2010年的11月5日,早上吃饭的时候大家正在议论这件事,却没有见到陈问粉。周秀彩说有院里的老人说陈问粉当时已经走了,她便信以为真,认为陈问粉又私自离开了敬老院。在敬老院的墙上贴着一个院民公约,上面写着要服务院内管理不得擅自外出,老人们认为陈问粉这次不告而别是违反院里规定的,应当批评。院长周秀彩说尽管如此,几天之后她还是派人去老人所说的那座庙里查看过,陈问粉是否真的去了那里。

    就这样,2010年11月5日这天再也没人见过陈问粉,也没有人想过他是否还在自己的房间里,更没有人想到去打开那扇门看个究竟。如果院长说的都属实,那么她应该也是做了一些努力去关心陈问粉的,只不过没有等到结果而已。一直到2011年的1月中旬,眼看就要过年了,按常理外出的人在过年的时候是一定会回来的,可是大家依旧没有见到陈问粉的影子。而陈问粉的弟弟则说,在此之前敬老院的人并没有告诉过他的哥哥失踪了的事。一直到过年前的那几天,陈问粉还是没有出现。此时院长周秀彩的心里越来越没有底了,大年初六这天,她再次跟几个敬老院的老人说起了这件事情。

    当初说看到陈问粉外出的老人此时已经改口了,说并没有亲眼看到过陈问粉离开,这个说法让周秀彩终于决定要去看一下陈问粉的房间了,她找人打碎了窗户的玻璃,打开了窗,而窗子打开之后看到的情况把所有的人都吓呆了。就这样,陈问粉在失踪了3个多月整整96天之后终于被人发现,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主持人:今天我们请到演播室的嘉宾是中国人民大学的周孝正教授。周老师,敬老院的院长说陈问粉老人呢他去世了,但是没有人发现,这是一个误会,那我们看到的事实是一个老人在敬老院里将近100天的去世的时间才有人发现,您觉得这是个误会吗?

    嘉宾:这个应该叫失职或者叫不作为,有可能得负最起码得负责,是不是追究法律的责任呢?那还得看具体情况。

    主持人:可是敬老院呢,可能也有自己的说法。你比如刚才我们看到的陈问粉老人呢,性格比较古怪,跟别人都合不来,自己的房间也自己换了锁,所以平时大家也跟他不太接触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这是不是也能算是一个理由。

    嘉宾:不太成立,因为他换了锁了,你得跟他要一把钥匙,如果你不跟他要或者说你一要他不给,你就不再要了,那当然就是养老院的责任了。因为他不给你可以做工作啊,是吧,

    老人呢俗称老小孩,人老了以后呢他跟小孩差不太多了,所以说你也得有耐心,就是脾气很古怪也是应该有耐心的,去跟他相处。

    主持人:对,所以说养老院你得尽到责任。

    嘉宾:就是说一个老人他是独处一个房间,你当然应该去看看他在不在,比如说他要突发了一种病完全可能啊,是吧。他就开不了门了,他已经失去知觉了,这时候你当然应该敲门,敲门开不开,开不开得想办法呀!比如说找开锁的,因为敬老院有这个责任呀,你不开门我不得撬锁吗?那撬锁以后看看你有没有啊,如果有人最多给你换把锁嘛,对吧,但是他比人命人命关天啊!所以我想这是一个最起码的责任,所以说养老院有责任。

    主持人:那陈问粉的家属们能不能接受院方给出的这个说法呢?我们继续来看记者的调查。

    得知几个月不见人的陈问粉,原来是死在了敬老院里,陈家人当然有自己的看法。广丰县政府的相关部门给陈家做了大量的说服工作,出了所有的丧葬费,安葬好了陈问粉老人。陈家人也没有再继续追究此事,不过陈问粉就这样死了,就没有人为他的这种死法而承担责任吗?

    敬老院管理人员在这个事件中一直应该是思维定式,没有发现人是死在敬老院内部,就对有关责任人进行调查以后进行处理,问责,院长是免职解聘、管理人员进行辞退,枧底镇党委的张书记介绍说,这件事情的发生他们也很痛心,其实他们为这个敬老院下过不少的力气。曾在这个敬老院建设当中,拨给一些菜地、水塘等给敬老院作为生产用,以补贴这个经费的不足。张书记说在敬老院的硬件建设上,镇里也给予了比较充足的经费,最近还做了一些改建给老人们提供尽可能好的居住条件,那么在基本生活需求得到保证的同时,像陈问粉这样的老人他的精神上、心理上能否也得到足够的关心呢?显然,养老院还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作为一个普通的农村敬老院,枧底镇敬老院的这些老人们每天的生活都是什么样的呢?老人可以做事种菜、养猪、养鸡的,做不了事的老人看看电视,晒晒太阳,在敬老院走走。

    陈问粉老人的事情已经过去又快两个月的时间了,现在敬老院里管理严了,私自换锁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

    主持人:我们发现本案当中另一个特点就是陈问粉老人呢,自己没有亲的兄弟姐妹,所以他晚年很孤独的一个状态,那我们一直在考量养老的两个方面,一方面物质是不是足够丰富,另一方面精神上是不是足够愉悦,那这个精神养老应该受到什么样的对待呢?

    嘉宾:那么对于这些老人呢?精神养老它就体现在社会的爱心。

    主持人:那怎么办呢?

    嘉宾:那当然应该有些志愿者、大学生啊什么的,他们当志愿者定期轮流到这些养老院跟这些老人们谈一谈,干活都是小事,关键跟他们谈谈,因为呢人怕被忽视、孤独。

    主持人: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你得有这种同情心,在敬老院工作的这些工作人员,上至院长下至卫生员,打扫卫生的,他们都应该具备一个什么样的基本素质?

    嘉宾:那就我们叫做个人品德、社会公德、职业道德,他们得有一个最起码的职业道德。

    主持人:在人员的配备上,是不是敬老院也应该配备一些有心理知识的咨询师或者是心理医生啊?

    嘉宾:就像面对陈老先生,陈问粉这样的脾气这么古怪的,我觉得他也需要一些心理上的辅导,当然他们应该培训。随着这个社会的发展,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当然应该定期的培训,这是应该的,主要的应该说还是一个爱心,所以我们叫常识和良知,在这两项比较呢,我认为良知是占第一位的常识也很重要,比如说这些老人的特点,孤寡老人的特点脾气比较古怪,怎么办?应该具有一定的这种入门的门槛,具有一定的这种常识。

    主持人:在春节前,很多地方都把常回家看看这样的表述写进了地方法规,实际上那就是在强调对老人精神养老的投入,老人的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是同等重要的,这两个健康怎么平衡的并进的往前推进,这是各级政府、各个地方都必须要解决的而且长期要面临的一个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