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开着奥迪去抢劫 揭秘"富二代"少年犯的精神世界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04日 12:2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文汇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他去贩毒,只为跟着大哥混出名堂就有女孩追;他开着奥迪跑车上学,却因一念之差去抢劫;他杀人以后,轻信钱可以摆平一切……这些孩子的背后都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背景,如今,他们被关押在浙江省未成年犯管教所(简称少管所)里。与因为没钱去犯罪的少年犯相比,他们衣食富足,为什么还去犯罪呢?

  跟着“大哥”混

  项伟(化名)的胳膊上刺着一个大大的“沁”字,他说这个字是“心如止水”的意思。记者问他进来这么长时间了,有什么想法,他吐出了三个字:“倒霉呗!”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项伟今年只有17岁,案发前他是象山某重点中学的初三学生,学习成绩属于中上等。项伟的父亲开了一家很大的公司,母亲也有自己的生意。“我上初中的时候,每个月家里人都给我1000块钱的零花钱。没有钱了,我就问爸爸妈妈要,要了他们就给。”项伟对记者说。

  项伟这次被判刑,罪名是运输毒品罪。2009年3月27日,宁波公安机关在甬金高速公路古林出口处将项伟抓获,在车内查获毒品1846克。今年5月5日,项伟被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同案犯李某被判无期徒刑,另一名主犯潘某,公安机关仍在追捕当中。主办此案的法官说,项伟案发时只有16岁,再加上毒品在运输的过程中被查获,没有形成扩散的后果,所以才从轻处罚。如果是成年人,他面临的将是无期以上的刑罚。

  项伟说,他是通过舅舅认识潘某和李某的,他也知道运输的是什么物品,他这样做就是为了一个目的——“跟着大哥混出名堂,这样就有女孩子追了”。

  项伟的眼神中一直有一种迷离的东西在闪烁。在学校里他是最有钱的学生,这些钱让他享受到了很多同龄人不能享受的生活,“有好的手机我就去买,我有的是钱可以上网,我穿的都是名牌衣服”。虽然如此,但是项伟仍感到不开心,在学校里,那些没他有钱的、学习不如他的男同学都有女孩去追,而他却没有。他看上的女生,没有一个能看上他。经过总结,他得出的结论是自己长得难看,同时也没有“混出名堂”,所以没有女孩子能看上他。认识了潘某和李某后,他认为,这两个人可以让他“混出名堂”。但是,没有想到,“出来第一次跟着大哥混就混到监狱里来了”。

  “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都是钱把我害了。因为有钱,我有机会接触很多不该接触的东西,也沾上了那些不该有的习气。我出事后,父母很伤心,我感到对不起他们。我想在这里好好改造,争取尽快出去。出去后如果有读书的机会我还会选择读书,如果没有机会,我会跟着家里人做生意。”项伟对记者说。

  “由于不成熟的心理、生理,对贩卖、运输毒品的严重性没有足够的认识,在他人的引诱下走向了犯罪的道路。”这是项伟判决书中的一段话。主办此案的法官说,项伟的父母事后对此也十分后悔,他们以为用钱可以弥补对孩子教育的缺位,最终,反而是钱害了孩子。

  开着奥迪去抢劫

  朱豪(化名)说,他一直想不通,自己怎么会去抢劫呢!

  现年17岁的朱豪,老家在江西鹰潭,他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包工头,母亲开了一个汽车装潢店。朱豪上学时不好好学习,初中还没有毕业,就被家人送到了附近一所有名的武术学校学习。“16岁那一年,我就学会了开车,我们家有一辆奥迪,爸爸送给了我。我出事前,家里还给我买了一辆跑车。我天天开着车上学,感到很有面子。”朱豪想起以前的生活,还是很向往。

  说起自己的犯罪经过,朱豪说得很轻松。“去年11月份,我和几个同龄朋友从老家以每天700元的价格租了一辆商务车到杭州去玩。玩了几天,因为我睡着了,朋友开车迷了路,我醒来一看,原来是到宁波了。”

  据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记载,朱豪伙同另外五名同伙在宁波实施了两次抢劫,一次在江东区桑田路,他们抢劫一名女子的包,里面有人民币150元和一部手机。另一次在海曙区澄浪路与鄞奉路交叉口,抢劫一葛姓男子人民币490元。这两次抢劫,朱豪说他都没有动手参与,也没有阻止,“我当时感到很刺激,也想离家这么远,肯定也不会被人抓住。”抢劫后,在从宁波回江西老家的途中,快上高速时,他们遇到海曙区巡警在查车,“我以为是抢劫的事被发现了,开着车就跑,警察在后面追,车在跑的过程中,轮胎坏了,我们弃车而逃。回到家里没有多久,警察就找上门来了”。

  据海曙区人民法院的法官介绍,警察去抓他时,他的父亲听说儿子犯的是抢劫罪,根本不信,“说我儿子干啥我都相信,说他抢劫,你们肯定搞错了!”当警察向他出示了证据,这个父亲这才明白真相。今年5月21日,朱豪被海曙区法院依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

  朱豪的脖子上,纹了一个蝎子,他说这是上学的时候跟着社会上的人学的。由于他有钱,出手大方,社会上的人也愿意和他交朋友。和他们在一起,朱豪也感到很有面子。自从他被判刑,家里人一直没有来看过他,“他们一定感到丢人,也生我的气,所以不愿意来看我。我给爸爸妈妈写了两封信,让他们原谅我,我会在里面好好改造的,把失去的东西补回来。”朱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