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娱乐图文 >

揭秘"预告片师":中国电影130亿票房背后"隐形人"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14日 11:0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羊城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魏楠有“亚洲最贵金剪刀”之称

《饥饿游戏》

多次为张艺谋制作预告片

曾是陈凯歌电影中的小童星

  羊城晚报记者 李丽

  2011年,中国电影票房超过了130亿元。当各种大片中片小片通过种种渠道轰炸你的视线,让你掏出钱包买单,你很难察觉有一个隐身行业正在影响你的选择。这些人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在电影字幕中,他们是“预告片师”。

  在好莱坞,几乎所有的电影预告片都由预告片师来完成。他们独立于电影制作团队,因为他们更大的作用的是为电影“做广告”。但在中国,这个行业目前只受部分大片青睐,很多导演还是更倾向于自己来完成预告片,预告片师的地位更是屡遭误解。事实上,这个既要懂电影又要懂广告甚至还得懂音乐的行业,却连个特定称谓都没有,有人叫他们剪辑师,有人叫他们制作人,而“预告片师”只是本文为了行文方便而给他们的一个似乎更为贴切的称呼。为了走近这个神秘的行业,《羊城晚报》日前采访了国内唯一一家专业电影预告片公司Trailer-movie的创始人魏楠,中国目前50%的大片预告片都出自这位人称“亚洲最贵金剪刀”的80后预告片师之手,其中便包括近期公映的国产片《搜索》、《画皮2》和好莱坞大片《饥饿游戏》,以及备受关注但尚未公映的《大闹天宫》、《王的盛宴》和《白鹿原》。

  素材

  三到五个小时的粗版,无乐无剪辑

  一般来说,预告片在电影公映前半年便开始制作。因此跟很多人想象的不同,预告片并非由电影成片剪辑而成,魏楠介绍,他们拿到的都是三到五个小时的电影粗版。“粗版在一般人看来会有点无聊,因为没有音乐,没有剪辑。但是,你可以看到电影最原始的东西,成片之后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或许就消失了。”有意思的是,这些最终成片里可能会消失的片段,也有可能被用到预告片中,“只要我们觉得有用”。

  三到五个小时的素材,最终变成的是一款只有两到三分钟的预告片,“更多的是半分钟到一分钟左右,太长了就不叫预告片了”。

  分类

  多款预告片,先导终极还有新媒体  

  预告片的种类繁多,魏楠介绍,一整套预告片包括先导预告片、终极版预告片、影院贴片预告片,此外还有一些新媒体投放的,比如给电视台播放的预告片、在电梯和写字楼放的预告片、电影院播放的大屏幕预告片。各款要求都不相同。比如,在电梯播放的预告片通常没有声音,便要放弃剧情,只体现最重要的元素。

  先导预告片是最早亮相的,其任务就是告诉大家有个电影要上映了,什么阵容,谁在导演,基本不卖剧情。终极预告片会有简单的剧情。而影院贴片预告片则是先导和终极的结合。

  受众

  男人喜欢暴力和美女,女人要爱情  

  导演拍电影,很多时候出自个人口味,预告片却不能如此。魏楠介绍,每次做预告片前,他们必须做详细的受众调查。“比如《搜索》,我们会调查不同的观众对影片的期待。18岁到30岁的观众大多期待阵容,先导预告片和终极预告片就要突出姚晨、高圆圆、赵又廷这些明星。30岁以上的观众期待导演,电视预告片就得多突出陈凯歌。”男性观众和女性观众也有不同的期待。“女性观众比较关注的是:这部电影里有爱情吗?演员和场景看着美吗?男性观众关注的又不同:音响效果出色吗?有没有美女?有没有暴力场面?”

  预告片最要的元素是什么? 魏楠说:“一般人可能会想不到,最重要的是上映日期!”

  效果

  《搜索》片名,陈凯歌直接拿去用  

  有多少人注意到,预告片的配乐通常不是电影配乐?魏楠介绍,他们所做的预告片配乐,基本都是原创,就算用现成的音乐他们也必须买版权。“一般不建议直接用电影的主题曲,因为电影音乐节奏太慢,而预告片的节奏必须很快。”不容易被察觉的细节加工还有很多,比如影片片名,在预告片师的眼中代表的是一部电影的LOGO。”魏楠说,一些大片的预告片,光字幕制作就要花费10万元。《搜索》的预告片片名因为深受陈凯歌喜欢,直接用在正片上。

  周期

  前年接《大闹天宫》,2013年完工  

  一部电影的预告片,一般多久才能做出来? 魏楠的回答是:一个月到一年不等,还有更久的。“比如《大闹天宫》,我前年接的,到现在还没做完,我怀疑得做到2013年。”之所以拖那么久,跟电影本身的进度也有关系。比如《大闹天宫》目前只出了第一款预告片,里面什么画面都没有,只有阵容,“因为当时电影还没拍完,我们只能硬做一个。”还有王全安的《白鹿原》,前年春节魏楠跟导演开的会,这两天才刚刚出先导预告片。

  遇到“慢工出细活”的客户,魏楠也会抓狂,但最后总是给予理解。在他看来,做这行当然是要赚钱,但同时也是“为了朋友,为了理想,为了作品”。“比如我们给张艺谋做过很多部影片的预告片,有情分在,肯定不计成本。还有陈凯歌,我跟他认识20多年了,小时候还在他的片子里做过小童星。”

  成本

  一个正版软件195万元,盗版10万元  

  魏楠的公司有8个剪辑室,还有3个录音室,光维护成本就不小。“我们的设备都是正版的,一台机器要一两百万元,山寨货可能就10万元。因此要说价格竞争,我们根本竞争不过,唯一能说话的就是专业性。”还有一样不可忽略的支出是软件购买。“有个叫Flame的特效合成软件,在中国的正版售价在195万元以上,盗版就10万元。软件的使用者都要我们自己培养,因为在中国会用的不超过100人。”

  魏楠说,做一部电影的预告片,收费从10万元到100万元不等。“有的片子本身投资就不高,宣发费用也就一两百万元,你做一整套就拿走一半,肯定不行。现在我们做的一般都是大投资的片子。”利润率则在三分之一左右。“好莱坞的价格是我们的10倍,但利润率也是一样的。”

热词:

  • Trailer-movie
  • 金剪刀
  • 搜索
  • 大闹天宫
  • 白鹿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