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娱乐图文 >

黄金剩女许茹芸上海10月开唱 游学纽约享受流浪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5日 14:4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黄浦江边,遇见许茹芸。为10月22日上海个唱来沪宣传的她,接受了晨报记者的专访。

  坐在记者面前的许茹芸短发、娇小,岁月仿佛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跟她聊天,就像在看一部台湾文艺电影,色调温暖,声音细软。脑中浮现她的歌:《泪海》、《独角戏》、《如果云知道》、《难得好天气》,细细一想,这些歌已经是十多年前的往事了。

  游学纽约,爱上“柴米油盐”

  “17年,感觉出道没有很远。”许茹芸笑着说,她还清楚记得出道时的感觉,“19岁刚刚从学校毕业,第一份工作就是唱歌,懵懵懂懂就出道了。”幸运的是,许茹芸赶上了唱片兴盛时代的最后一波。1995年出道,签约上华国际,虽然首张专辑《讨好》并没有受到太多关注,但当时的上华顾问许常德,独排众议为她拍板用季忠平的《泪海》作为第二张专辑的主打歌,让她一夜爆红,接连几张唱片,都卖过百万,销量令人咋舌。随后,许茹芸以8位数的高价加盟EMI(百代唱片),《只想说给你听》、《芸开了》,相较与上华时期的深情音乐,在百代唱片的许茹芸有了更多新尝试,做的音乐更富实验性。

  然而,2004年,事业如日中天的许茹芸却突然消失,游学纽约。“当时刚刚结束了一段感情,当然不只是因为感情。从一毕业就开始唱歌,我没有接触过其他工作,从未有过另外的一种生活。”许茹芸选择去纽约沉淀。整整一年,过着琐碎却安逸的生活,“念书,向同学学做烤鸡、学凉拌菜,过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有时候,放学后,我会买一瓶啤酒,坐在公园里的长椅上,听着音乐,看人走来走去,只是没有恋爱。”

  许茹芸说,纽约是她成长的一个转折点,她长时间整理和消化过去十几年,纽约归来后她给分手的前男友写了一封长信,为这段情感画上句号。

  流浪古巴,享受“不务正业”

  2007年,许茹芸加盟种子音乐,《好听》、《北纬66度》、《爱·旅行·一公里》,这些专辑不再只有过去“芸式唱腔”的如泣如诉,而是更多融入了许茹芸自己的想法。除却音乐,许茹芸出书、旅游、摄影、办展览、做音乐剧,这些都是她想过的另一种生活。

  2010年,许茹芸与新锐艺术家郭奕臣合作,举办《对照经纬线:古巴印·音·影像 装置艺术展》,结合声光影像,让观展者体验了一场充满想像的古巴小旅行。而展览的灵感则来自她与摄影师好友陈霈芙的一次古巴自助游。直到现在,这段充满异国风情的旅行,仍在她脑海挥之不去。“古巴让我有一种特别的时光停留感,感觉时光仿佛停留在某个年代。街头看到许多老太太出来上班,穿着很鲜艳的衣服,叼着雪茄。”她说,有一次来到古巴东部的一个小镇,半天就兜转完了,小镇的居民很少看见东方女性,都对着她们“噢拉”欢呼,沿途很多人搭讪,“这算不算是一种艳遇?”

  古巴的旅行更像一场冒险,这两个女子怀揣不多的现金流浪古巴街头,最后一天,上飞机前发现现金没有了,不能刷卡。她们卖掉一支雪茄,换来的钱买下一杯咖啡,拥抱过后离别。随后,许茹芸出了一本摄影图文书《对照》,与大家分享这场特别的古巴旅行纪录。书中有许多她的摄影作品,温暖、人文,“我这样很文艺吗?”许茹芸笑着反问,“不过我的确像一些文艺女青年一样,心思敏感细腻。”

  开唱上海,甘当“黄金剩女”

  许茹芸这次在上海开唱,将于歌迷一同“穿越”时光。开完演唱会,她打算着手准备新专辑。她说,现在的唱片业,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有一段时间觉得音乐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得来太容易,出来的东西没有经过思考,什么人都可以出唱片,什么人都可以做歌手。东西取得越容易,人越不懂得珍惜。唱片业的衰落除了科技进步,唱片产业自己也要负点责任。”她说,摧毁一个事物很容易,重新建造却要很长一段时间,“我会通过自己的力量做好一份子,很庆幸,现在大家又开始追溯到音乐原创的本质。”

  忙于工作、忙于音乐的许茹芸,似乎逃不脱“剩女”的行列。“‘剩女'这个词完全不介意,我是’黄金剩女',起码有'黄金'两个字,高品质。”这一年似乎女艺人们都赶着结婚,许茹芸却不停地强调自己单身,“我从来不是个喜欢追赶潮流的人,包括结婚,这一切最好还是顺其自然。周围的姐妹淘也并不是很着急呢。”

  但是对于闪婚这个话题,许茹芸说“不无可能”,“因为我现在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男人,发现自己喜欢的就可以定下来。而且我可能会像刘若英一样,直到结婚那天才公布。”谈到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许茹芸充满了少女情怀,“他要让我开心,要有肩膀可以让我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