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单仁平:

如果薛蛮子只是嫖娼,大概不久就会出来。在薛蛮子本人对嫖娼供认不讳的情况下,有人仍然不顾一切地把批评矛头指向政府,这样的人也应认真反思一下自己的政治道德和智慧。

@钱江晚报刘雪松:

那种不顾嫖娼事实本身、一概以阴谋论、迫害论为薛叫屈的声音,超越了法治本身的内涵。这种“受迫害情绪”,进一步延伸为,你说他造谣,他说你打压;你抓他嫖娼,他说你报复。

@张春蔚:

有多少人关注你,代表着你有多高的网络人气,但并不代表这是你的道德本钱。为什么我们每拍一个大V,总会发现是只纸老虎?犯错就是犯错,违法就是违法,跟有多少粉丝没关系。

@廖丹:

一个小时以前我才在电台中听到薛老嫖娼的事,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不太会使用网络,薛老为我妻子治病筹得善款,即使是现在出了这种事,我依然认为薛老是好人。

@薛蛮子:

“今年看见最正能量的一句话:当上海的法官们想拼命甩掉嫖客身份的时候,李双江梦鸽夫妇在竭力为孩子争取一个嫖客名分!所以,人活着要知足!”(薛蛮子被抓前语录)

@王冉:

即使@薛蛮子 一时糊涂,仍不会改变他做过慈善、帮过创业者、说过逆耳忠言、推动过社会进步的基本事实。犯法就是犯法,每个成年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环球时报单仁平:

当局是否会借“抓嫖娼”来打击薛蛮子的舆论影响力呢?这样的问题无实际意义。即使抓薛蛮子嫖娼有“有选择性的”成分,他也得认栽。全世界公众人物嫖娼,都比普通百姓风险大。

@柒百合:

微信基于朋友圈,微博更看重陌生人之间的直接联络,两个微的战场有重叠但特点不同,微信更多地是给手机的短信业务造成致命伤害,而微博广大深远的信息平台是微信无法代替的。

@寂静天空的blog:

微博的信息量非微信可比,微信的互动,非微博可比,朋友圈内,全是互动。所以,微博是媒体,微信是社交。两者有一定的重叠,但不存在替换。

@木刀朋:

不同应用之间的关系,很大程度上是时间占有率的问题。如果出现一款很普及的游戏,占用了大量客户的微信微博时间,你能说这款游戏“打败”了微博吗?

@许佳伟:

微信沟通更方便,朋友圈更私密,身边的朋友更爱用微信。其实微博、微信、QQ,包括之前博客、论坛都是不同的社交工具而已,目的都为方便。新技术在哪里,大家的眼球也跟到哪里。

@百语音:

对社会正义和公民对道德舆论监督上来说,微博的地位无法取代,希望大家还是支持微博,如果大家都弃微博,独选微信,则无数的表哥、房叔、房姐他们就会兴高采烈。

@未夜的青岚:

微博和微信,定位不同。说不准以后又出个新玩意,注意力一下子又去了新主儿那里。网络时代,只有更新,没有最新。

@瞄人一只:

论坛熄火,博客活了。博客歇菜,微博狂了。如今,微信又引领了服务和舆论的潮流!这必然会让微博用户活跃度减少,但不是坏事!给用户更多选择!公共服务和舆论监督的功能,不会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