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十八大”观察(四)(20121113)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13日 22: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2 0ff14058b12743a6a3a93b5b5a79199f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央视网消息:大家晚上好,这里是正在为您直播的《新闻1+1》“十八大”观察。

  在过去几天的时间里,我们已经带大家认识了很多来自不同领域、不同阶层的党代表,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在今天的节目当中,我们依然会拿出专门的时间,和您一同走进其中的一些个人或者群体,去感受他们的故事,聆听他们的声音,领略他们的风采。

  首先要亮相的党代表会是谁呢?先来给大家看这样一张照片。来看这七个英姿飒爽的党代表,他们分别来自解放军代表团和武警部队代表团,他们都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共同点,名字都叫建国,而且都是将军。想象一下,如果迎面走过来一个人叫一声“建国”,可能会有七个声音同时回应你,而且这还仅仅是两个代表团当中的建国,其他的还没算呢。我了解了一下,在1949年那一天出生的建国大概有八千多人,到了50年代,叫建国的人一下子篡到了好几十万人,而这七个将军他们就是50年代生人,都是50后。所以你看中国人起名字很能体现出一个时代的共同特点。来听听岩松的感受吧。

  白岩松:夏丹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如果说让我感触很深的一个瞬间,得先从最近一段时间的一个热点话题说起,最近一段时间很多人不敢戴表了,为什么呢?因为有的领导干部戴了比较奢侈的表,后来被网友在网络监督了一下,搜索了一下,定了一下价,也说出了它的品牌。结果陆续一立案,就查出了背后的经济问题、腐败问题,像“表哥”、“表叔”等等接连落马,所以现在很多人尤其在公开场合不敢戴表。但是在这次党代会上,有一名党代表,来自天津的环卫工人徐文华,不仅戴了表,戴的这块表还引起了媒体的关注,成了不小的焦点。他戴的是什么样的表呢?来,听听他自己说。

  徐文华“十八大”代表:我入党时间并不太长,2008年12月份入党。这块表是去年建党90周年的时候,天津市河北区评选的河北区优秀共产党员标兵,那个时候颁发的奖品。我从颁发了这块表以后,我就每天都戴着它。

  首先是为了看时间,表用来就是看时间的。另外一个意义,因为上面有一个党徽,时刻在提醒着我,按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是一名党员必须讲党性、讲奉献,讲的就是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

  白岩松:党代表戴着一块带党徽的表来参加党代会天经地义,这样一个小小的细节,包括透过他的言语,也会使很多不敢戴表的一些人仔细思考一下,表不是不能戴,有的时候把表戴好了的话,完全像这位环卫工人一样给大家一个非常难忘的瞬间。还要补充一点,他23年做环卫工人的时间里没回家过过一个春节,他扫过的路面已经够的距离距离绕地球一圈半了,应该向他致敬。

  主持人:所以我想这块表也是一种情感的一个载体,大家之所以这么关注这样一块表,也是关注他身后所代表的来自基层的一个普通的党员的情怀和心声。说到基层的党员代表,其实昨天有一场发布会,也因为有四位来自基层的代表参加了,而成为媒体关注的一个很大的亮点。一起来看一看。

  昨天晚上8点,一场“十八大”的记者会准时开始,回答记者提问的来自基层的四位党代表。

  这场集体采访原定一个小时,最后延长到了一个半小时。与前三场媒体采访不同,这是“十八大”期间,唯一一场对基层党代表的集体采访,而这场记者会同样也吸引了各家媒体的关注。

  记者:请你根据实际谈一谈,基层党组织如何发挥凝聚人心的作用?谢谢。

  廷·巴特尔“十八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阿巴嘎旗萨如拉图雅嘎查党支部书记):心中得有群众,在牧区嘎查工作这么多年,老百姓主要是看着党支部。第二是你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

  记者:您认为26位农民工党代表对于2.5亿农民工来说是不是太少了?

  巨晓林“十八大”代表(中铁电气化局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接触网六段高级技师):我也感到我身上的责任重大,我一定要把农民工的期望带到会场来。

  主持人:其实这些来自基层的党代表能够走到台前,面对镜头、面对记者,我觉得这是特别好的方式,因为可以让大家很清晰、很直接地听到来自基层的声音。

  白岩松:今天关词之所以选择“基层”,可能有两方面的期待,一个是上得来,一个是下得去。什么意思?先说上得来,很多基层的声音能够反映上来,基层的代表、委员将来陆续增多,能把他们的真实情况展现在决策的过程当中。在这次党代会上能看到这么基层的党代表,四位联袂,然后召开这样一个新闻发布会,我觉得也挺新鲜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关于上得来,他们的声音必须能够在更大的舞台上扩展开去,这次党的报告当中特别强调了这样一句话,在今后的人大代表当中,要减少领导干部的比例,增加了什么?增加来自基层一线的工人、农民,还有知识分子这样一个比例。我想到明年两会的时候,我们可以仔细观察一下,是不是人大代表这样一个比例就会有所改变。我觉得这要尊重基层。另外一个上得来很重要的一点要说真话,而且领导干部要听真话,这样来自基层的最真实的声音才能上得来,影响到决策,使决策更加真实、有效。

  主持人:其实岩松刚才提到的是一种双向的互动良性循环,一个上得去,一个下得来。其实关于下得来,我们已经注意到这一点,因为大家应该还有印象,在今年的党代会上就有一个非常让人难忘的场面,一同去回顾一下。

  9日上午,胡锦涛总书记参加“十八大”江苏代表团的讨论。在会上,南京市栖霞区栖霞街道办西花村党支部书记大学生村官石磊向胡锦涛总书记汇报了他的工作经历。最后,总书记与他亲切地交谈起来。

  胡锦涛:小石,今年20几?

  石磊“十八大”代表:24岁。

  胡锦涛:去了四年多?

  石磊:对。

  胡锦涛:基层是最锻炼人,也是最能成长人的地方,特别你又赶上了一个好时代,是我们国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基本实现现代化这样一个历史时代,因此可以大有作为。祝你在你现在的岗位上干出成绩来,也祝愿你在这个实践当中更好、更快地成长。

  石磊:谢谢总书记。

  石磊,这位80后的“十八大”代表,所代表的正是目前在岗的21.2万名大学生村官。

  主持人:其实说到大学生村官这个群体是特别值得我们去关注的,因为他们有知识、有文化、有想法、有活力,能够很好地架起基层的老百姓和上层领导之间沟通和交流的桥梁。我们可以来看这样一组数字,这些数字是来自中国农业大学所发布会的《2012年中国大学生村官发展报告》,这个报告当中就提到了,从2008年,中央启动一村一名大学生村官计划至今,全国累计一共是有两百多万名高校毕业生报名应聘。那么在2011年年底的时候,全国在岗的大学生村官数量已经超过了21万。展望未来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到2015年的时候,中国的大学生村官数量将会达到40万人,覆盖全国2/3的行政村。那么到2020年的时候,将会达到60万人,实现一村一名大学生村官的目标。

  岩松,其实这样一个趋势好像让我们感觉到有一种新时期知青下乡的感觉?

  白岩松:很多人会这么说,其实完全不一样,因为在历史当中知识青年下乡,一半是热情,还有一半是强迫,必须下去,而且也没有什么优厚待遇,甚至中间会有一批人,虽然回忆起来是激情燃烧的岁月,但是很多青春被耽误了,而且知识也没有得到进一步的补给。但是新时代的村官完全不一样了,因为基层需要他们,另一方面有很多优惠政策,比如说补贴方面都不低,而且像报考公务员、研究生等等都有优惠的政策。另外在保险方面也上得很好,还有户口,如果去西部和艰苦地区,户口可以不挪过去,这是更鼓励我们很多农村需要的优秀人才,能够下得去。而且之所以会有两百多万的报名人数,说明现在很多的大学生一方面有热情,另一方面现实的这种吸引力也足够高,我觉得这是一个新时期非常务实的一个动作。所以说到基层关键词“下得去”,一个是领导干部其实经常下去,这几年做调研等等;另外政策、政令一定要下得去,不能政令不出中南海,不会,应该能下到基层。另外基层所需要的人才也能够像大学生村官一样能够下得去,用很多现实的吸引力,让他们自觉自愿,并且得到很多好处下去,最后双赢。

  主持人:我想一方面给他们有利的条件、环境,给他们足够的吸引力。另外可能更多的大学生还是要转变观念,不要一听到农村这个词就往后躲,其实在现在大的时代和环境当中,深入农村还是大有可为的,也让我们共同为这样一个群体鼓掌、加油。

  接下来今天“十八大”观察为大家选出来的面孔依然是关注来自基层的一个党代表群体,他们的故事曾经感动中国,至今也依然在感动着我们。那么在成为了党代表之后,他们将会承担起怎样的责任呢?一同来走进他们。

  “十八大”代表谭良才是江西的一名普通农民,两年前,这个普通的农民却做出了一件不普通的事,给无数人带来了感动。2010年3月21日,慈化镇伯塘村一栋普通民房起火,六个孩子被困在房子里。闻讯赶来的谭良才和女婿王茂华冒着生命危险一次接一次地冲进火中,先后救出了五个孩子,当两人最后一次冲进去准备营救第六个孩子时,屋内的煤气罐发生了爆炸,最后两人被送往医院。女婿王茂华因伤势过重不幸离世,而谭良才本人也受伤严重,烧伤面积达85%。翁婿二人的事迹被媒体关注之后,好心人纷纷捐来善款,然而谭良才只留下了19万用于后续治疗,其余的120多万全部捐给了当地的养老院和中学。也是在2010年,他被评为“感动中国年度获奖人物”。2011年,他再次获得“全国道德模范称号”。今年带着这两个沉甸甸的荣誉,谭良才当选为全国“十八大”代表。

  谭良才“十八大”代表:就是给我一份压力,给我一点鼓励,鼓励我今后多做一点应该做的事情。

  除了谭良才,在“十八大”代表中,我们找寻到了一个又一个熟悉的面孔,他们曾经给我们树立了榜样,带来了感动,也都与“德”字相关。他们是15年里每天提前两个小时上班,16年间为失学儿童、受灾群众捐款12万,20年来55次无偿献血的好人郭明义。徒手接住从十楼坠落的女童而受伤的“最美妈妈”吴菊萍。汶川地震痛失11位亲人,却依然坚守岗位的“最美女警”蒋敏。28年仅靠一套轮滑、绳索往返于湍急的江面,冒着生命危险为百姓送医送药的“索道医生”邓前堆。他们的事迹曾经感动中国,他们曾获得“全国道德模范称号”,而在“十八大”代表名单中,赢得过这样殊荣的代表还有很多,孔祥瑞,文花枝,王乐义,徐辉,朱玉林,王敏,厉莉,常德盛,丁新民,何祥美,庄仕华,王争艳,文建明,李建珍,才哇,王万青,丁晓兵。根据不完全统计,在2200多名党代表中,曾获得过“全国道德模范称号”或者是“感动中国获奖人物”的至少有30位。

  主持人:今天当我们再次看到他们的故事依然非常的感动,其实从2007年一直到今天,全国一共有150多人被评全了“全国道德模范”。这其中有的人成为了党代表,有的人成为了人大代表等等,我想在这样的道德模范光环之下,他们的担当业绩也是会有所不同的。岩松主持了很多年,像“感动中国”等等这样的节目,对他们非常熟悉,你怎么来看待这样一个群体?

  白岩松:可能因为我主持了十年的“感动中国”,再加上几届“道德模范”的颁奖都是我主持的。所以“十八大”一开幕的时候,开幕的当天,我在看重播的画面的时候,我一下就觉得我想数数到底有多少道德模范、到底有多少感动中国的人物出现在党代表当中,为什么呢?在开幕式上,我多次看到熟悉的面孔,像林秀珍大娘等等,太多了,后来也知道像吴菊萍等等,都进入到了党代表这样一个范围之内。回头冷静一想并不偶然,因为在过去这十年时间里头,我们对“德”这个字格外的在意。大家想想看,在“十八大”的报告当中,依法治国、以德治国要相结合。

  另外,总书记在报告当中谈到未来的人才的时候说德才兼备,但是以德要为先,德要更走先一些。这几年整个社会人群当中对好人的需求前所未有的增长。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可能是因为“感动中国”,或者说“道德模范”的这种评选,很多地方的这种感动中国的人物,或者道德模范,迅速具有了全国的影响力,是大名人,像“最美妈妈”吴菊萍,像林秀珍,像王万青、才哇等太多了,所以各个地方在选党代表的时候,他们也就脱颖而出,我觉得非常正常。这样的局面恐怕在未来的两会,甚至党代会当中可能经常出现,所以看到这些熟悉的面孔的时候,恰恰反映的是这段时间这个国家开始重视什么。

  主持人:确实是,党代表是时代的先锋,也是这个时代旋律和主流价值观的一个体现,以德治国不仅仅留给我们国家,也是留给每一个个体的一道命题。

  白岩松:没错。接下来,我们可能要转到今天的声音的板块了,为什么我要转过来呢?因为有一个声音让我觉得太有有趣了,之所以我关注它,因为它太短了,而且它太有力了,咱们听听是哪段声音。

  路透社记者:这个问题是给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部长,姜部长,请问房地产调控的成效是什么?什么时候会放松?谢谢。

  姜伟新“十八大”代表: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至少现在还没有想放松。回答完毕。

  解说:底下都笑了,因为他回答得太短了,但是别看他回答得短,之所以回答得短,很重要的一个因素,这个问题不断地被问,我没有想到现在连外国记者都在问了,自打房地产调控之后,隔一段时间就有记者提出是不是要松动了?总是在不断地回答,以至于像姜部长估计已经有点不耐烦了,非常明确,一句话表达了,没有松动。但是它的威力和杀伤力足够大了。你知道它的杀伤力在哪儿体现吗?今年的股市重跌,媒体在分析的时候说,主要来自于昨天姜部长这么短的一句话,说房地产调控不放松,所以今天地产股重跌。话短可不意味着无力。

  主持人:所以话虽然是短,但是它价值千金。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讲,回答的时间比提问时间还短,也有利于其他的记者能够有更多的提问机会。既然谈到了姜部长昨天的发布会,我想多说两句,因为有一个细节挺很有意思的。就是在发布会结束之后,大家都准备退场了,但其中有一个11岁的来自《中国少年报》的记者张佳鹤马上就冲了上去把部长拦住了,结果就问了部长这样一个问题。她是怎么问的?我们来看一看。她说,现在的房子太贵了,很多同学的爸爸妈妈买了房子把钱都花光了,而且还向银行借了很多钱,都没有钱给孩子买玩具了。想请教一下部长伯伯怎么样才能让房价能够降一点。结果部长对这个问题也非常感兴趣,把小记者请到了采访室,单独地面对面回答了她的提问。看来这个待遇很高,其实这两天小记者也挺抢镜的,别看他们年龄小,问出来的问题非常尖锐。

  白岩松:没错,大人样,但是关心的问题的确还跟他们有关。我印象最深的在昨天的时候,看到这个报告,小记者一本正经地提问,他的意思不是针对哪个官员,针对很多官员,反正中央国家机关这一块一堆部长,他问的是什么问题呢,我们现在午餐不太敢吃了,食品安全的问题,结果现场都乐了。教育部长袁贵仁来了没有,袁部长回答这个问题吧。因为小记者是站着提问的,所以教育部部长袁贵仁部长站着非常规矩地回答,一二三四把问题回答完了,小记者还问了一个零食不敢吃了,按理说这事不归教育部部长管,午餐可以给他管,但零食不归他管,但是他也给予了相关的回答,我觉得我们的小记者不仅仅是出现在记者人群当中,已经在发挥他们该发挥的这样一个角色,而且问题跟他们这个群体有关,很有意思。

  主持人:岩松刚才提到这段提问很有意思,很多朋友没有看到发布会现场实况,但是我们把声音收录了,一起到现场看看。

  孙露源《中国少年报》记者:我想问教育部和卫生部的领导叔叔阿姨们一个问题,昨天胡爷爷在报告中说到,就是要提高人民的健康水平,可是前一段时间,发生了一些学校午餐安全事件,有的学生在喝了学校营养餐牛奶以后,有的食物中毒,有的学校学生吃过食堂做的豆包出现呕吐、腹泻、发烧的症状,现在中小学生多数都在学校吃饭,怎么样才能够让我们午饭吃得安全、放心呢?另外,我也爱零食,但我现在不敢吃零食了,因为我们在新闻中看到很多食品都出了问题,比如有的产品检查出来细菌超标,有的产品色素超标了,这样的食品为什么能卖?我们怎么样才能吃到放心的食品?谢谢。

  主持人:孩子们的提问多么可爱、多么质朴。岩松,其实往届的党代表会上也有小记者,但是不像这届这样有集中的提问的机会。

  白岩松:其实不光可爱和质朴,还得换成另外的词多尖锐、多厉害,我估计这问题挺难回答的,所以当时就像考试一样。我觉得小记者发挥了他们很好的这样一个作用,很有意思。

  主持人:我们也要向他们学习。最后一点时间,岩松跟我们分享一下,你最看中的一个数字吧。

  白岩松:我觉得恐怕就是时间这个概念吧,5分钟,为什么呢?因为代表们现在随着他们参政议政水平增长,都有一肚子要说,但是要说的人太多,那就得规定时间,很多代表团规定五分钟必须拿下,也有宽松一点,十分钟。今天的《新闻联播》就用了一个同期声,因为规定必须十分钟说完,那个代表上来就说,我一定在9分钟零60秒里头把它说完,还幽了一默,可见时间是非常珍贵的。

  主持人:其实关注我们这几天数字板块的观众可能发现了,我们挑出来的这些让我们印象深刻的数字都是跟时间有关的,看来这个时间的观念是越来越强了。其实我们也在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大家要尊重规则,不仅仅要保证自己有足够的发言时间,同时也要保障别人有充足的机会来发言,这也是一种训练、一种意识。

  非常感谢大家收看今天的《新闻1+1》“十八大”观察,明天我们接着聊。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