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第十二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表彰会发言摘要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26日 05: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重引导 抓创新 促繁荣

  江苏省委常委、宣传部长 王燕文

  近年来,江苏省委省政府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大和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以实施文化建设工程为主抓手,把多出精品、多出人才作为重要突破口,加快建设江苏文化高地,推动各文化艺术门类百花齐放、竞相繁荣,在中宣部“五个一工程”评选中连创佳绩。我们的主要做法是:

  第一,加强组织引导,促进精品力作不断涌现。一是实施精品工程,充分发挥“五个一工程”、舞台艺术精品工程、重大主题美术创作工程、重点扶持文学创作与评论工程等示范带动作用,引导文艺工作者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着力创作紧跟时代、反映现实、关爱民生、感悟生活的优秀作品。二是实施重大题材创作规划,每年召开题材规划会,立足当年、放眼三年,做到实施一批、准备一批、酝酿一批。三是实施重点文艺创作项目资助办法,每年从全省文化产品生产单位的选题中,评选出一批题材重大、基础较好、有加工潜力的项目,予以重点扶持,组织力量精心打磨。今年,我们又成立了江苏省剧本中心,从源头抓起,着力加强影视剧、舞台剧及动漫剧本的策划、研发和创作,为优秀作品的不断涌现创造良好条件。

  第二,坚持改革创新,激发文艺创作生产活力。一是转企改制,激发文艺院团创作活力。以江苏省演艺集团为龙头,我省105家院团全部转企改制,有力推动了舞台剧目创作生产的繁荣。金坛市华罗庚艺术团改制后,创作了《少年华罗庚》、《留守小孩》等一批优秀儿童剧,《留守小孩》不仅获得了许多全国奖项,而且演出近千场,创造了县级剧团的“演出神话”。二是资源重组,催生新的创作主体。江苏省广电总台整合台内外影视生产资源,专门组建幸福蓝海集团,致力于影视内容生产,推出了《老大的幸福》、《人活一张脸》等一批在全国有影响的优秀作品,目前正在加快推进上市,壮大发展实力。三是择优扶强,培育专业化创作团队。我们注重在全省选择一批有创作实力、有鲜明特色的生产主体进行重点培育,走专业化品牌化发展道路。苏州滑稽剧团以少儿题材创作为主,推出《一二三,齐步走》、《青春跑道》、《顾家姆妈》等精品剧目屡获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等全国大奖。

  第三,完善服务措施,健全文艺创作繁荣发展的长效机制。我们坚持以人才队伍建设为根本,以制度和机制建设为基础,充分调动文化工作者的积极性创造性,促进文化产品创作生产的持续繁荣。一是完善人才选拔培养机制,制定文化人才队伍建设规划,分层次选拔培养,鼓励支持文艺工作者崇德尚艺、勇攀高峰。二是完善展示平台和推出机制,不仅积极承办中国昆曲艺术节、曲艺牡丹奖颁奖和音乐金钟(民乐)等国家级文化活动,而且还创办了中国百家金陵画展、吴文化节和常州国际动漫艺术周,今年又创办了江苏文化艺术节,为优秀人才优秀作品的不断涌现提供了更多机会和平台。三是完善激励机制,制定并实施了《江苏优秀文化成果奖励办法》、《江苏省优秀文化人才表彰办法》等奖励办法,对为提升江苏文化影响力、竞争力作出突出贡献的文化工作者给予崇高荣誉。

  信仰的力量

  黑龙江人民广播电台台长 杨 晶

  从1996年广播剧纳入“五个一工程”评奖以来,黑龙江电台创作的广播剧届届获奖,目前,七届有11部广播剧作品获得“五个一工程”奖。是什么让“五个一工程”奖如此青睐黑龙江电台?我想借用一句话来表达,那就是信仰成就目标,目标成就标准,标准成就品质。

  20年前,中国广播市场化改革浪潮袭来,那个时候,几乎全国所有的电台都撤销了广播剧部,设置了与市场相对应的频率和节目,而黑龙江电台却舍弃了市场空间,一直把它保留了下来,创作出了一部部感染至深、影响广泛的精品力作。

  广播剧《老神树》主人公马大山的生活原型是全国著名造林模范、伊春老林业工人马永顺;广播剧《地质师》反映大庆油田知识分子献身石油事业的崇高精神和悲壮命运;广播剧《咱们工人有力量》则把浓墨重彩聚焦在国企改革广阔背景下,白山黑水间,东北装备制造业工人的顽强斗志和高尚情怀——“百里无人断午烟,荒原一望杳无边”;广播剧《中国有个北大仓》则以北大荒第三代知识型农垦人为焦点,以现代人的视角透视出北大荒人的农耕之梦。

  艺术源于生活。从2010年起,黑龙江打破农场和地方区县的行政壁垒,黑龙江省粮食总产量每年以100亿斤的速度递增,创造了世界奇迹,实现了粮食总产量、商品量、调出量、增长量四项全国第一。农民人均现金收入首次突破8000元,增长速度全国第一。广袤的黑土地以博大的胸怀担当起保障国家粮食安全,让农民分享发展成果的重任。黑龙江就是以这样的气魄和奉献奏鸣着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时代最强音。正是在这样一个广阔的时代背景下,才诞生了《中国有个北大仓》这样优秀的文艺作品。

  回眸黑龙江广播剧走过的历程,我想到一部短篇小说《大漠人家》——小说结尾,那个大漠人家的小孙子的话奇特而精彩:“北京太好了,就是太偏僻了!”孩子对常识的大胆背离,其实是因为在他的心灵版图上,惟有故土才是他永恒的精神家园。讴歌黑土永恒的创业精神、民生梦想一直是黑龙江台五个一创作的心灵家园,是黑土广播人默默坚守的精神信仰。也正是源于此,黑龙江台在战略目标上、人才培养上,始终把广播剧放在重要位置,成立了广播剧创作工作室,配置了达到国内先进水平的专业录音棚,建立了老带新的人力资源培养机制,同时引入市场机制,整合社会资源,市场化开发创作广播剧,目前,黑龙江台从事广播剧生产的专业队伍,编剧、导演、演员、音乐、音效等固定专业人才达100多人,有5位获全国演播艺术家称号。同时,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哈尔滨话剧院、中国作协、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浙江传媒学院建立了长期的战略合作关系。黑龙江省委宣传部也把我们的广播剧创作列入五年规划的战略任务中,从资金保障、理论研讨到人才培养、宣传推介全方位纳入重点目标,统筹管理,重点扶持。特别是在广播节目碎片化的冲击下,如何让广播剧这一艺术形态充分到达受众,实现高效传播,部里多次组织专家,帮助我们分析研讨,使黑龙江的广播剧成功与新时期的节目样态融合,走上了健康发展之路。

  创作经得起检验的精品力作

  辽宁省委常委、宣传部长 张 江

  辽宁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优秀精神文化产品的创作生产,重点支持重大现实题材,特别是工业题材和有代表性的辽宁本地题材原创作品的创作生产,推出一批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有机统一的优秀作品,为满足辽宁人民群众精神文化需求,做出了应有贡献。我们的体会如下。

  一、优秀精神文化产品要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唱响时代主旋律。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基本要求,渗透和体现到精神文化产品创作生产的各个方面、各个环节,是当代中国文艺的重大担当。我们下气力抓好精神文化产品创作生产,突出强调文艺实践的社会责任,倡导守望崇高、文以载道,要求文艺作品不仅是反映生活现实的“明镜”,更要成为指引精神超越的“明灯”。在创作生产实践中,我们鼓励文艺家敏锐捕捉和赞颂新时代涌现出来的可贵品质和精神风尚,唱响时代主旋律。同时,大力挖掘历史文化资源,创作出有鲜明地域特色的文艺作品。话剧《郭明义》、电视剧《中国地》、广播剧《美丽的花楸树》、纪实文学作品《浴火重生》等作品契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基本要求,紧密呼应时代召唤,突出展现浓郁地域特色,受到人民群众的欢迎和喜爱,取得良好的社会效益和市场效益。

  二、文艺创作生产要坚持遵循艺术规律,追求锻造经典的艺术理想。文艺创作生产必须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不仅追求数量,更要追求质量。获奖作品要承担历史责任,成为可流传、可持续的精品和正典。敢于交付历史检验的文艺经典,其创作是一个如琢如磨、精益求精的系统过程。“十年磨一戏”是经过历史验证的艺术创作规律,只重短期效益、片面强调评奖的快餐式作品与经典无缘。因此,辽宁在文化产品创作生产中,高度重视对艺术创作规律的尊重和遵循,引导文艺家潜心创作、精雕细琢,不断挖掘主题内涵,不断丰富表现形式,不断提升艺术境界,努力创作经得起历史和人民检验的文艺经典。辽宁省委宣传部全程介入重点作品的创作生产,话剧《郭明义》、歌曲《把幸福给你》、电影《郭明义》等辽宁推出的重点文艺作品,每部都努力以严谨的创作态度,反复论证修改提升,全力向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目标迈进。

  三、以“五个一工程”为龙头,促进辽宁文艺全面发展繁荣。在本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评选中,辽宁推出了一些优秀文艺作品。但是,仅有少数精品,还不能代表文艺的真正繁荣。我们的认识是,必须以“五个一工程”为导向、为示范,充分调动广大文艺工作者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带动大批优秀文艺作品不断涌现,把更好满足人民群众精神文化需求、繁荣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目标要求落到实处。近年来,辽宁持续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持续加大文艺创作生产扶持力度,持续加强对优秀文艺作品的展演和推广,以此带动专业文艺与群众文化同步发展。同时,我们最大限度地动员组织广大文艺工作者深入“走转改”,到基层和群众中去,辅导群众文化,提升群众文化,努力开创群众文化发展的新局面。

  使命与责任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 韩敬群

  在第十二届“五个一工程”奖文艺类图书评选中,共有两部图书获奖,一部是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由著名作家高建群创作的长篇小说《大平原》,一部是北京出版社出版的由著名军旅作家张嵩山创作的纪实文学力作《解密上甘岭》。

  总结我们在文学精品图书出版方面的工作,有如下几点心得体会:

  一、把握正确导向。导向是文学精品图书出版的生命线。多年来,在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的指导下,在众多优秀作家的支持下,我们坚持把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作为精品图书出版工作的中心,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追求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有机统一,以真诚的服务发现作者和好书、以正确的导向引领创作、以出色的市场业绩推动好书传播。多年来,我们追求包容并举、沉潜大气的出版风格及严谨认真、扎实深沉的编辑作风,牢记文化担当和社会责任,努力为中国原创文学的建设与发展贡献绵薄之力,持续不断地为当代文坛发现和推出一批又一批名家新锐、精品力作。

  二、加强政策保障。精品图书的出版必须有政策的保障,以应对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应对高速紧张的社会运行节奏,应对网络时代读者阅读习惯与偏好的变化。早在2003年,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导,联合北京市新闻出版局、北京市文联、北京出版集团共同设立了北京市优秀长篇小说创作出版资金。此外,市新闻出版局还推出了“出版原创推新工程”。而北京出版集团则特别成立了重大选题规划部。以上举措,都旨在坚持扶持弘扬主旋律、讴歌伟大时代的优秀作品,扶持具有创作潜力的优秀青年作家。北京市能够在原创文学精品的创作出版上持续有所作为,与这一系列政策的扶持和配套保障密不可分。

  三、创新体制机制。作为率先转企改制的北京出版集团,我们改变等米下锅的被动,因为坐在编辑部里,好书好稿子是不会自己来敲门的。对于当前急需有所突破的题材作品的创作,我们转变思路,创新机制,采取更为积极主动的策略,加大策划的力度,主动关注社会大趋势,捕捉时代鲜活的旋律,创作反映中国百姓真正关心、感同身受的优秀作品。一些意义特别重大的扛鼎式出版工程,在谋划之初,就由市委宣传部牵头,举全市之力,集中全市艺术生产各领域的精兵强将,形成以创作者为核心、各环节精诚合作的精英团队,一路为精品的创作与出版保驾护航。

  四、坚持深入生活。生活是创作的源泉。远离时代,远离人民群众的火热生活是无法创作出优秀作品的。我们鼓励作家坚持“走转改”,坚持到生活中去,在生活中发现、在生活中提炼、在生活中创作。同时,在一些作品选题确定后,我们的编辑也会跟随作家一起深入生活、采访,一起研究选题,一起把握创作方向。

  五、遵循创作规律。主旋律作品的创作与生产,更需要遵循创作规律、需要尊重艺术生产的规律、尊重作家艺术家的个性;更需要我们秉承“毫发无遗憾,打磨出精品”的职业精神,以严格的标准,奉献出无愧于我们的时代与人民的伟大作品。

  做一名有追求的演员

  电影《杨善洲》主演 李雪健

  我是沾了电影《杨善洲》的光,很荣幸的能够参加这次表彰大会,并能够聊一聊我创作的体会和感受。去年4月,我受邀出演杨善洲,激动之余,我心里头也打了个小小的问号:说杨善洲是个好人,但是在这个年头,好人能好到这份儿上,这是真的吗?直到我跟着制片人到了云南,才被震撼了。这个人和他的事迹是真的。我为我心里头曾经有过的问号而感到羞耻,我心里头暗暗地使劲,我要玩儿命把这个角色演好。生活是创作的唯一源泉,当时我就在剧组的允可下,请了两个表演指导老师,一个是曾经在北京作报告的林场的老厂长,一个是他的三女儿的丈夫,这就让我始终生活在这个老爷子的生活中。

  老百姓给杨善洲编了顺口溜:“家乡有个小石匠,当官退休福不享,栽树20年,荒山披绿装,造福子孙千万代,为民服务永不忘,活到老,干到老,富翁他不当,当什么?当个共产党。”你看这短短几句话就是他一辈子的描述啊!他在我创作的过程中,从外部形象寻找,到深挖他的精神世界,都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演完了杨善洲,我对杨善洲人格的善良与伟大,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总结他身上有六个字:报恩,大爱,顽童。

  怎么报恩?杨善洲这一辈子都在践行他在党旗面前宣誓的那个誓言,一直做了一辈子,一直都在报这个恩。

  什么是大爱?60岁的杨善洲到深山里种树去,他虽然退休了,但是共产党员的身份没有退。林场建起来了,当地的父老乡亲们都得利了。这是大爱啊!这是在牺牲小爱,牺牲个人利益的基础上才能有的大爱。

  我认为杨善洲身上还有两个字可以形容:顽童。他对风言风语,根本就不理睬,他把树当成他自己的孩子,有这么多的生命陪伴着他,那是多幸福啊!顽童的个性也帮助他战胜了孤独、寂寞。他女婿跟我说过,临死的时候,老头儿一生有一个遗憾,就是他当书记的时候,参加一个活动,每个人发了一个电子表,那时候电子表是新鲜货,他玩了两天,后来就找不着了,这是他去世时都还惦记着的事。他觉得这个事儿没有交代清楚是他终身的遗憾。你说这个老爷子他是不是太可爱了!

  我们演员与其他的职业不同,就是我们演多少个戏,多少个人物,就等于像多少个人物那样活了一把。一边学习,一边演着,一边创作,一边感受,也是一个净化灵魂的过程。我们做演员的特别希望多演点儿角色,能够多演几个被观众留在心中的人物。所以我就想,我要从一点一滴做起,做一个名符其实的演员,为繁荣祖国的文艺事业,前进,向上,努力。认认真真演戏,清清白白做人。这是我永远的追求。

  我演了杨善洲之后,好多人问了我同一个问题,就是:20年前,你演了焦裕禄,20年后,你又演了杨善洲,现在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我说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这样的好人越多越好!每当我想起这些人物的时候,我的心里头就会默默地想唱一首歌,这首歌就是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民结合起来,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

  为美好时代放歌

  电视剧《媳妇的美好时代》编剧 王丽萍

  作为一名编剧,我深深感受到,我们遇上了美好的时代,这个时代,是生龙活虎的时代,是欣欣向荣的时代,是激动人心的时代,为这个时代放歌,用我们的笔书写人间的真善美,用真诚的感情传递社会的关爱和帮助,用积极健康的态度,写出世界的温暖和感动,这,既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我们做编剧的本分,更是我们对这个社会应有的贡献。

  当初在创作电视剧《媳妇的美好时代》的时候,荧屏上有很多的苦情戏,我想,如果过度、过分、过量地表现极致的痛苦和仇恨,观众会怎么看?荧屏是放大的艺术,如果我们多呈现一些积极、向上、健康、正气的作品,多表现一些人与人之间的和善、包容和厚德,多弘扬我们身边那些可爱小人物的无私和情操,那观众看了也会舒服、快乐、高兴。这才是洋溢在我们生活里的“主旋律”。

  《媳妇的美好时代》中的北京媳妇毛豆豆善良和可爱,很受观众的喜爱。后来,这部电视剧在日本、坦桑尼亚、肯尼亚等国播出,中央电视台记者在采访非洲观众时,他们说:“我们通过这部电视剧,了解了现在中国人的婚恋生活。”

  作为一名编剧,只有扎根生活的土壤,内心时刻装着观众,才能写出有生活质感的诚意之作来。观众都很聪明,你在台前做了多少功课,台上一五一十就反映出来了。偷懒或者将就,很快露馅;而扎实和稳当,充裕和饱满,就算戏剧手法有点老实,但因为投入了真情实感,才能带给人感动,也只有从现实生活里切身了解更多人的故事和传奇,并从中吸取努力向上的勇气和力量,才能让作品充满正面的能量和光彩。

  写现实题材很辛苦,因为太接近当下,就不能生编硬造人为地制造矛盾,而写一部明媚美丽的喜剧,又要好看,又要真实,还要让人喜欢,就非常艰难了。这背后的采访和素材的收集,下的功夫可能是实际写作的好几倍时间。

  是的,美好的东西,被荧屏放大后,就多了一份力量和美好,如同快乐的情绪,也会传染和感动。生活中,也许会有悲伤和难过,不公和委屈,但因为一部艺术作品,会让人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去尊重、爱护、守候的美好和期待,还有很多的惦记,爱恋,疼惜,需要我们去珍惜,收藏,保护。

  业内人员常常把“接地气”三个字挂在嘴边,这也是对目前现实题材电视剧编剧的要求。我以为作品要“接地气”,首先是在立意和观点上,表达爱国,创新,包容,厚德的精神气质;其次在作品的人物上,亲切,温暖,有感动和感情,展示真善美;再次在情节故事上,真实贴近普通老百姓,在台词和语言上,用老百姓的语言,讲老百姓的话,平凡而朴素。真正的“接地气”,还是实实在在表现普通民众的百态人生,喜怒哀乐,细节上有生活的质感,语言上有同感触的呼吸。

  这些年,我很努力、勤奋地写作,我实实在在感到,遇上了电视剧发展的美好时代,我想用我的笔写当下的生活,无论对社会,对时代,做点认认真真的事儿,这是有价值的,并且是美丽的事儿。

  以平常心深入发掘生活本质

  秦腔《西京故事》编剧 陈 彦

  几十年的现实题材创作,使我悟出了一些道理:

  第一,用平常心选择创作素材,从寻常事切入生活本质。创作是用“寸心”经营的劳动,面对丰富多彩而又复杂多变的生活,创作者的心态平和十分重要。因此,靠得住的创作,可能最是那些寻常生活、寻常事件,即使是真人真事,也是经过作家省察了的真人,全息形态的真事。现实题材创作,更需以一种平常心态,去走近生活,并从中选取创作素材,最终以能够切入生活本质的材质,进入艺术再创造。要旨是透过现象,深切把握表象后的本质。无论时代怎么演进,生活的本质都具有相同的属性,人性的复杂都具有可触摸的规律。所谓深刻的思想,丰富的内涵,准确的价值判断与审美判断,都来自于对生活本质的全面把握与深入思考。在今天这种风生水起的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进程中,静水深流,沉潜,蛰伏,守弱,静思,可能是接近生活本质的最好形态。

  第二,创作现实题材作品,更应深植民族传统文化根脉。现实题材创作,之所以被长期呼唤,说明这方面是短板,有不足,不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作家艺术家不愿意把艰苦的劳动,变成转瞬即逝的闲置品,当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现实题材创作,只有深深植根于历史的厚土之中,才可能生长出枝繁叶茂的大树。越是要表现当下生活的复杂性,越是要追索这种复杂性与人类生活持续演进的那些不变的规律,从而在审美判断与价值判断的紧要处,与历史血脉接通,以保证这种现实生活认识价值的可持续性。因此,我觉得现实题材创作,是对历史文脉的本质继承与延续,我们应该有一种在历史长河中续写一段历史的忠诚老实与敬畏,所有企图割裂历史文脉的创新,都将是昙花一现的。现实题材创作是这样,当下如火如荼的文化建设更是这样,有根脉的承接,才可能是有价值意义的创造。

  第三,生活越是缤纷五彩,创作越需要深水打捞民族恒常价值。文艺创造,其实是人类积累生活经验、感情形态和思想成果的一种持续劳动,把什么样的形象提供给当下,并转化成承上启下的文脉积淀,是创作者内心需要填写的目标责任书。从这个意义上讲,创作就需要持守经过不懈地文明探索所形成的那些恒常价值。中华民族为人类积极探索贡献了公平、正义、善良、仁爱、和谐、诚信、正直、互助、礼让、悲悯以及敬畏自然等等价值谱系与道德范式,这些恒常之道,在今天这种纷繁扰攘的生活中,尤其需要看护,甚至进行深水打捞,并使其在驳杂的色彩中,放射出照亮、温暖人心的光芒。创作需要创新,创新是创造能力的极致发挥,而不是小孩做游戏的扮鬼脸。任何企图以表面创新的花里胡哨,掩盖思想平庸,功力浅薄的浮泛之作,都必定在迅速掀起的又一轮离奇古怪的创新中,遮蔽覆盖殆尽。

  唱响走向复兴的最强音

  歌曲《走向复兴》作曲 印 青

  《走向复兴》是我在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中创作的一首合唱歌曲,每当想起演出结束时,台上的演员纵情高歌,台下的观众也跟着指挥的手势一起哼唱,我内心十分的激动,这不是因为歌曲创作有多么成功,而是因为在观众的歌声里,我能体会到广大人民群众对我们中华民族走向复兴的坚定信念和热烈向往,能感受到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

  应该说,《走向复兴》的创作过程是艰苦的。这首歌曲我曾写了很多个版本,有美声、民族唱法领唱与合唱的,有西洋风格的,有带有流行曲风的,甚至还尝试融进些摇滚风格的,但都不是很满意。仔细品味歌词中所蕴含的精神内核,这里面有昂扬向上的精神,有众志成城的斗志,有坚定无比的信念,有创造辉煌的梦想,特别是“前进,前进,向前进,排山倒海不可阻挡”,这一句使我想到60多年前王莘先生创作的《歌唱祖国》,它激励了多少代中国人拼搏奋斗,当今这个伟大的时代,仍然需要这样昂扬奋进的旋律,仍然需要这样气势豪迈的歌声,因此,我决定用进行曲式的风格来写这首歌曲,唯有如此,才能体现我们中华民族走向复兴、一往无前的气概。

  民族音乐是我们音乐创作最丰厚的土壤。我们追求创新,但只有在继承传统基础上的创新才能为人民群众所接受、所喜爱,才能引起共鸣,才会爱听、爱学、爱唱。我理解,中华民族要走向复兴不是2009年我们创作《复兴之路》晚会时开始的,而是在我们党带领全国亿万人民推翻三座大山、争取民族独立解放、建设新中国时就开始了,中华民族无数仁人志士、先进分子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抛头颅、洒热血、奉献出自己的一切,这是一条漫长而艰辛的道路。所以,以民族的、蕴含着革命传统的音乐元素,并融合当今的音乐语汇来展现民族复兴的历程,既有鲜明的时代性,又有厚重的历史感,还有着薪火相传的寓意,我想这样最能抒发中华儿女走向复兴、创造辉煌的心声。

  走向复兴是中华民族共同的心愿,因此我想,这首歌曲不应该是曲高和寡、阳春白雪的,它应该是具有普及性、不分男女老幼都能演唱的,应该是最广大的人民群众都能接受的。所以在创作中,我去繁就简,避免把歌曲音域写得很宽、旋律写得很难,力求简洁明快、朗朗上口。但是往往越简单的东西越难写,因为简单不等于简陋,要有准确鲜明的音乐形象,要饱含着丰富的情感和精神力量。为此我也是煞费苦心,数易其稿,以最简单的结构方式、只有十度的音域完成了这首歌曲。歌曲演唱后,很多人听了一段就能跟着哼唱,听几遍就学会了,我感到十分欣慰。

  今后,我将一如既往地用心、用情去写歌,赞颂伟大的时代,唱出人民的心声!

热词:

  • 五个一工程
  • 转企改制
  • 科学发展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