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面对面]糯康 刘跃进:较量(20120923)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23日 22: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f6b725f193bd465b9a2b3a3376ed1336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央视网消息:9月20日和21日,湄公河2011年“10·5”惨案在昆明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2011年10月5日,“华平号”和“玉兴8号”两艘中国货船在湄公河泰国水域遭武装人员袭击,造成船上13名中国船员全部遇害并被抛尸入水,震惊世界。而在第一天的庭审上,已经在此前向警方和媒体承认了犯罪事实的嫌疑人糯康,却突然对策划劫持中国船只、杀害中国船员等罪行矢口否认。

    公诉人: 2011年10月5日,你有没有参与劫持中国船只,杀害中国船员,并在中国船上放置毒品的犯罪事实?

    糯康:我没有跟他们去,由他们自己做主去的。

    公诉人:你有没有指挥、策划、参与?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糯康:没有。

    而仅仅就在此次开庭的4天之前,糯康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却是另一番完全不同的态度。

    记者:你叫什么名字?

    糯康:糯康。

    记者:多大年龄?

    糯康:44岁。

    记者:你是因为什么被中国司法机关逮捕和起诉的?

    糯康:因为2011年10月5日,劫持中国船,杀害了13名中国人,所以被抓。

    记者:你是否想过实施这次犯罪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吗?

    糯康:事情已经发生了,既然做了这个事情是大错特错,对不起13名中国的船员,希望中国的法律在处罚上能从轻处理。

    当庭翻供,如此反复的糯康给庭审工作带来了突然的变故,然而其他犯罪嫌疑人的证词却依然指向了糯康。

    公诉人:你们组织为什么要针对中国船只实施本案?

    桑康:中国船只上下不交费用,还拉缅甸、老挝来攻打我们组织的基地。

    公诉人:在组织里面,是谁决定要作案的?

    桑康:是糯康。

    现在看来已经比较清晰犯罪组织工作,在刘跃进成立“10·5”案件专案组时,却是扑朔迷离。

    记者:第一项任务对于专案组来讲要做什么?

    刘跃进:专案组成立第一项工作,就是这个案件到底是完全是泰国军人干的,还是有别的力量,首先要解决这个问题。

    湄公河“10·5”惨案发生后,负责侦办案件的泰国警方宣布:9名泰国陆军第三军区士兵投案自首。然而,泰国军方发言人森讪,在随后表态中否认造成13名中国船员被残酷杀害的“10.5湄公河惨案”是泰国陆军第三军区9名士兵所为!森讪特别强调:当天在9名泰国士兵登上出事的二艘船员之前,发现13名中国船员已经遇害!

    记者:你们判断的依据来自与哪?

    刘跃进:西双版纳工作组第二天就派人出去,在老挝这一侧走访了一些目击者,这些目击者反映,他们看见这两条大船,中国船在几个小快艇的押送下沿着湄公河从被向南进入泰国水域。看见船上有背枪的武装人员,同时呢,又看见这个船停靠的泰国岸边以后,船上响起了枪声,这时候泰国军人还没有到现场,船上响起来了枪声,枪声响完了以后,一伙穿便衣的人,就从中国船上跳下这几个快艇逃跑。这些显然就不是泰国军人,那么第二个,泰国军人上船,上船以后,没有必要把中国人全部杀死,也没有必要把中国人都捆上,蒙上眼,堵上嘴,杀死,而且还把尸体抛到河里去,这些都是多余的动作,没有必要。

    记者:虽然有这样的判断,但你也提到泰国警方都无法进行这样的调查,我们警方怎么开展?

    刘跃进:没错,那么解决这个问题以后我们首先得出结论,还有一伙人参与了这个案件,而且呢我们进一步的判断,这伙人,参与这个案件是应该是事先泰国军人商量好,勾结好的。这伙人是谁?我们也是经过对我们所掌握的盘踞在这个地方的各股力量特别是犯罪组织的分析,排来排去把糯康集团排在第一位,可能性最大。

    作为糯康集团的三号人物,依莱的主要负责糯康集团的外联工作,湄公河惨案,勾结不法泰国军人,就是通过依莱进行联络的。在被捕之后,他向警方交待了内情。

    记者:为什么要和泰国军人联系做这件事?

    依莱:糯糠为了隐瞒栽赃报复杀害中国船员所以请泰国军人出面,让泰国军人在船上搜到毒品。搜到毒品泰国军人就可以立功升官,然后糯糠组织可以进出泰国方便,还有泰国军方提供相应的武器和弹药。

    然而,当时还并不知情的中国警方还只是把目标缩小到糯康而已。绰号“教父”的糯康,原属缅甸大毒枭坤沙集团成员,1995年坤沙投降缅甸政府军后,糯康收编坤沙武装残余人员,逐步发展成员多达100余人,在泰国、老挝、缅甸三国交界的金三角地带长期横行,盘踞于湄公河两岸,长期从事制贩毒品、绑架杀人、抢劫商旅、敲诈勒索、收取保护费等犯罪活动,几年间,糯康集团获得的非法收入达4亿元人民币。

    记者:你当时对糯康集团了解有多少?

    刘跃进:应该说当时的了解应该是个皮毛,知道有这么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听说过,但是对这个人,对这个集团的情况应该说是毫无所知。

    记者:那怎么开展这一次案件的侦查呢?

    刘跃进:我们经过反复的综合研究和比较,我们在锁定了一个境外的贩毒分子,这个人是个缅甸人,经常是他的毒品要从湄公河流域要走,必须要给糯康集团缴纳保护费,你要不给糯康集团保护费,他就查扣你。那么你要交保护费,就得跟糯康集团里面的人就要接触,就要打交道,就肯定会知道了解一些糯康集团内部的情况,所以我们本着这个思路,就把这个人秘密地把他密捕了。

    经过审讯,这个缅甸人供出糯康集团收取保护费的联系人阿相仔。通过设伏,“10·5”专案组顺利抓获阿相仔,从他的供词中,刘跃进获得了一条重要的信息。

    刘跃进:第一他把糯康集团内部的一些他所知道的情况,基本上都交代了,包括糯康集团糯康老大,下面还有二把手桑康,还有三把手的依莱,四把手的翁蔑,这些主要骨干。更重要的,他交代了说这个105案件发案他当时不知道,他后来第二天第三天他是从电视上看见的,但是过了几天,他的顶头上司依莱曾经跟他说过,说这个105案件是我们干的,你千万把嘴守严,不许跟任何人说,你要跟别人说了,小心你脑袋就搬家。

    这次审讯,撕开了“10·5”案件真相的第一个缺口。然而,发案地在境外,侦查工作在境外开展,情报搜集工作在境外开展,全部的抓捕工作在境外开展,这四个“境外” 是摆在刘跃进面前的最大的困难。

    记者:他们都在国外。

    刘跃进:首先抓这些人,基本情况我们都不知道,家住哪我们也不知道,这一切工作都是从一张白纸开始的,那么这里面我们首先经过大量艰苦细致的明察暗访,首先我们找到踪迹的是这个依莱,三号人物依莱,这样我们在万象也是争取老挝这个军方警方的协助配合。对这个人进行了严密的监控,但是在国外抓人可不是随便抓的,这些毒贩犯罪分子都跟当地的军警或者一些领导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你说抓他,他背后通风报信你就抓不着了,很复杂。后来有一天我们发现他,坐着汽车往老挝的西北防线去,沿着公路,这个西北方向就是老挝的南塔省和波乔省。我们分析判断他们可能要返回他们的老根基地,老巢去,这样呢也是协调,老挝的一些军警朋友,我们在他半路上必经之地,设伏。

    记者:当时您也在现场参与吗?

    刘跃进:我当时在西双版纳的这个指挥部里面指挥着。这样在他必经之路设伏把他抓了。

    根据后来犯罪嫌疑人依莱的供述,2011年10月5日,案发当天的细节一一被揭开。

    刘跃进:事先糯康在他那个总部老巢散布岛在那个也开了两次会,第二天早上一早,预计中国大船快到了,就由这个四号人物翁蔑是相当于他这个糯康集团里面的行动队长,反正每次劫持船只,绑人杀人,抢劫毒品都他带着人去干,这个人比较凶狠,干事情也比较快。比较利索,比较猛,所以他是行动队长带着人去了。

    记者:交代发生过这样的冲突和反抗吗?

    刘跃进:因为他们都戴着枪,所以说明显的反抗没有,然后就把事先他们准备好的毒品放到中国船上去,栽赃中国船贩毒,然后就押着这两条中国船一路下去,进入泰国水域。

    这里就是湄公河“10·5”惨案的发生地,依莱特意选择了这个比较偏僻,人车都比较少的地点,以便于作案。

    刘跃进:依莱踩好点了,他头一天早上他赶到那个地方等着,等着以后他一看翁蔑带着人押着中国两条大船下来了,他赶紧通过电话联系,他拿着红色的布条在那里挥舞,要他们赶紧停这来,这样翁蔑领着船开到这个地方。船一停,这时候泰国军人实际上已经到了,但是还在不远的地方等着,一停这就船上就开始响起枪声了,就在这枪杀中国船员,开完了枪以后,就跳上那个小船就逃跑了,他们离开这个船也就几百米,泰国军人赶到了,目前掌握是九个军人,机关枪,冲锋枪,步枪,同时照着两条中国船扫射,密集扫射。

    记者:在他的交代过程中,在泰国军人开枪之前,船上的成员死亡有多少?

    刘跃进:这个他就交代不出来,因为他不在船上,他在岸上,到底翁蔑这伙人打死了几个或活着几个,他也说不清楚。走了以后,他们后来下午又赶到散布岛向糯康去汇报情况。在糯康讲,这个事严守秘密,谁要说出去杀谁全家。然后参与了作案的这些团伙成员每个人都发点钱,有一万的,有两万的,有三万的,每个人发点钱各自就走了。

    根据依莱的供词,抓捕首犯糯康成为专案组的首要任务。然而案发后,糯康及其同伙似乎人间蒸发了,由于泰国、老挝、缅甸三国交界的金三角地带到处是原始森林,不仅让糯康容易躲藏,而且,糯康本人,行动诡秘,居无定所,再加之多年来糯康用金钱在金三角地带制造的关系网,当地不少村民、官员、军人、警察都被他所收买,这都成为抓捕糯康的障碍。2011年,12月6日,专案组接到情报,糯康在老挝的波乔省,一个叫希拉米的村子里出现了。

    刘跃进:这个村就在那个湄公河边,说这村里面有他的小老婆。而且据报说他亲眼看到他在这个村看到他,咱们一分析这个情报比较可靠,就立即协调老挝的军队和警察立即协调。把这个村给包围起来了,包围起来正准备搜,这个村的村长出来阻拦,他不让搜。阻拦以后呢,他还搬出了这个老挝这个波乔省的省长也打电话来阻拦,不许搜。我们又通过关系协调到老挝人民军的领导,让他下令搜,开始搜了,一连搜了五六户,就把糯康小老婆给抓到了,同时还抓了好几个团伙成员,在他小老婆的住地,还搜索到出一些枪支弹药毒品还有大量的泰国货币,但是呢,没有发现糯康。这时候天就擦黑了,这个波乔省的省长又打电话来了,强令,天黑了,不许搜,停止搜查,强令停止搜查,等明天早上天亮再接着搜。停止以后呢,晚上糯康就在这个本村的六个村民的保护掩护下悄悄地溜出了这个村。

    记者:但是在第一天锁定他的位置,而且在那儿接近他的情况下,没有抓到糯康但是对警方这样心理的影响有多大?

    刘跃进:当时这个心里头难受也好,失望也好,这是可想而知的。这错过这么好一个机会,那么下一个机会说哪找的,猴年马月才能出第二个机会。这完全是不可预测的。

    抓捕糯康的行动陷入了僵局,糯康到底躲在什么地方?他的大本营又设在什么地方?如何组织力量去围捕?“10·5”专案组进入了最为困难的阶段,而且这个过程持续了三个月。

    刘跃进:那么我们第一次发现他的落脚点,发现他跟一个叫占拉的人联系比较多。就是这段时间。那么我们分析判断,这个占拉应该知道糯康目前的藏匿地点。我们通过对占拉的严密的监视,捕捉了一个机会,在缅甸,我们也是争取当地的一些朋友支持、配合。秘密地把占拉给抓获了。

    经过审讯,占拉交代,由于中国警方抓捕力度空前,迫使糯康只能隐蔽在深山老林,对外联络和收取保护费就委托占拉办理,就在抓捕占拉之前,他曾经还去过糯康的营地。

    记者:经过长途奔袭,经过那样一个密林之后,你们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刘跃进:接近营地了,但是几路人马还没有形成包围圈,其中有一路碰上了糯康集团这个暗哨,碰上一个暗哨就响枪了,把这个暗哨打死了,可是枪一响,糯康这伙人如惊弓之鸟,逃跑了。

    记者:两次抓捕都没有成功,你当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刘跃进:这次的失败,确实是一个很沉重的打击。

    记者:你为什么会外“打击”这个词?

    刘跃进:、那是经过精心设计,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最后是这么个结果,所以当时大家的心情可想而知。你想一想,这次又跑了,他又跑哪去,他又会在哪躲藏,又会怎么再找到他,就更难了。

    两次抓捕的失败,让“10·5”专案组又回到原点,当时距离案发已经过去了4个多月,不过面对中国警方的抓捕,糯康的活动范围不仅越来越小。

    “10·5”案件后,糯康基本上龟缩在缅甸的大本营。为了将其赶出来,中国督促缅甸方面,对糯康所在的地方展开一次次清剿,目的不再只是一次把糯康抓获,而是要将其赶出大本营。2012年4月20日,糯康集团2号人物,桑康在泰国被抓获。5天后,专案组接到情报,糯康离开营地,乘坐小船前往老挝,试图与老挝方面的人联系商谈如何躲避抓捕。

    刘跃进:这样把这个情况紧急地通报给老挝的军警,但是具体的他在什么地方登陆,现在不太清楚,方向是这个方向,请你们通知沿岸的各点加强戒备,注意发现情况。这样的话,4月25号的傍晚6、7点钟的样子,糯康带着两个人,坐着一条小船,在老挝波乔市顿棚县的猛莫村的岸边上岸,悄悄上岸,刚刚上岸,就被在岸上有三个警察发现了,发现了上去盘问,警察也不知道他是糯康,就盘问,他作贼心虚,撒腿就跑,这三个警察就追。

    记者:当时有交火吗?

    刘跃进:追啊,追了以后就开枪,鸣枪警告。他还跑,还跑,这时候其他方向的几个警察也围过来,听到枪声以后赶过来,前后一堵,没有跑了,把他抓了,三个人抓两个,跑了一个,把他和另外一个抓到了。

    2012年4月25日,在中国和老老挝警方合作下,制造湄公河“10·5”惨案的首犯糯康在老挝落网。2012年5月10日,糯康由老挝依法移交中方,至此,湄公河“10·5”惨案成功告破。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第一次见到糯康本人的?

    刘跃进:中老两国交接糯康仪式上,第一次看到本人。

    记者:你见他之后你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刘跃进:你总算落网了。

    记者:他看到你的反应呢?

    刘跃进:他看到我的反应,第一个动作就是向我跪下。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

    刘跃进:不管作什么解释吧,这个动作起码可以看出,他是向中国人民犯了罪。

    就在本周五,庭审的第二天,戏剧性的一幕又再次出现,在公诉机关刚刚出示完第一组证据后, 被告人糯康一反前一日的态度当场悔罪。

    公诉人:糯康有无异议?

    糯康:我错都错了,请求中国政府给予从宽处理。

    云南省昆明中级人民法院在经过两天的开庭审理之后,宣布择日宣判。而按照中国的法律,涉嫌故意杀人罪、运输毒品罪、绑架罪、劫持船只罪,并且最终当庭认罪的糯康,必然会受到法律的严惩。而就在本周,在庭审阶段,13名受害者的名单也得以公布,生命无法挽回,但至少法律的判决应该可以让他们得以安息。

热词:

  • 糯康
  • 受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