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毒枭糯康,明日公审!(20120919)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19日 22:2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15f5eb56e8374aa0a65b0125c5866332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央视网消息: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去年10月5日在湄公河上发生的惨案是一个今天提起来都让所有的中国人感到痛心的一个惨案。我们来看三张照片,这三张照片就是船上留下的痕迹,包括枪眼、弹孔和血迹。在那次惨案当中,一共有十三名中国船员被无辜的杀害,那么今年4月份主犯糯康落网,明天在昆明包括糯康在内的六名犯罪嫌疑人,也是“10.5”湄公河惨案的制造者将接受公开审理。

  杀人在国外,犯罪在国外,抓捕在国外,包括证人和犯罪嫌疑人都是外国人,而却在中国公开审理,这对于中国来说还是第一次。这个“第一次”是如何得来的?都有哪些细节值得我们关注?今后的湄公河会更加安全吗?今天我们也请到非常了解情况的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来为我们一一解读,首先我们再去了解一下毒枭糯康。

  身高1米68,中等体态,貌不惊人,他就是曾经横行金三角湄公河流域的武装贩毒集团头目——糯康。2011年10月5日,就是这个人一手制造了震惊国人的湄公河惨案,明天糯康和其他五名被告将接受审判。

  记者:你们为什么要选择中国船只作为犯罪的目标?

  犯罪嫌疑人 糯康:因为2011年9月22日,这两艘中国船拉了缅甸兵,还有一个老挝兵来攻打我们的阵地,就要报复中国船,要教训他们。

  随着糯康犯罪集团主要成员的陆续落网,湄公河惨案真相也被一点一点揭开。

  云南省公安厅副厅长 先燕明:去年9月22日,就是缅甸军人征用了两艘中国船只对糯康团伙实施围剿。在围剿当中,那么糯康团伙死伤多人,那么糯康认为是中国船只拉的缅甸军人来实行围剿,就产生了报复中国船员的这个念头。

  2011年10月5日,糯康集团开始实施他们的报复计划。十三名中国船员双手被绑,两眼被蒙,惨死异乡,而且糯康的手下还在中国的船只上放置了毒品,栽赃陷害,伪造了现场。

  犯罪嫌疑人 扎西卡:他上去了以后,他上去到驾驶舱里看守一名中国船员,然后那两艘中国船顺流江一直往泰国方向走,到金三角附近岸边停下来以后,叫他开枪叫他打那个,被他看守的那名中国船员,又与他当时比较害怕,所以他闭着眼睛开了两枪。

  糯康集团在湄公河犯下的罪行不止一起,公开资料显示,仅2008年以来,他们涉嫌对中国船只和中国公民实施的抢劫、枪击等犯罪活动多达28起,致伤3人,致死16人。

  在中、老、缅、泰四国警方的通力合作下,今年4月25日糯康的杀人贩毒生涯终于走向了终结。

  10.5案专案组成员 韩旭光:当时抓他,然后把他摁倒以后,他就在喊,说迈恩救我,我要死了。

  明天正义的审判即将开始。

  糯康:事情不发生已经发生了,做了这样的事情是大错特错,对不起这个受害者十三名中国船员。

  明天上午糯康、桑康、依莱、扎西卡、扎波、扎拖波六名被告人分别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运输毒品罪、绑架罪、劫持船只罪被依法提起公诉。

  白岩松:“对不起”实在说得有些晚了,不过明天公开审理的时候他可以再去说。

  那么作为一个备受关注的这样一个公开审理,究竟准备的情况怎么样了呢?接下来连线本台在昆明的记者王兴义,王兴义你好。

  (电话报道)

  本台记者 王兴义:主持人你好。

  白岩松:一定备受关注,准备的情况你也去进行了采访,有关的细节是不是赶紧给观众朋友介绍一下,准备得如何了?

  王兴义:好的,因为这两天我们一直跟专案组,还有法院、检察院在不断地接触了解最新的情况进展。那么今天从法院这个角度来讲,我感觉第一个就是审判的审判长和审判员的经验都非常的丰富,比如说审判长闫辉,他是昆明市中院的刑事审判庭第三庭的副庭长,曾经审理过各类重大疑难刑事的案件达到两千多件,所以说经验非常的丰富。

  第二个感触就是法庭的准备是非常的充分。从硬件上来讲,昆明中院是选择了整个院里面最大的一个法庭。从它的设置上来讲,有一些非常独特的事情能够体现出来这次跨国审判的一些特色,因为除了常规的法官席、公诉席、辩护席、被告席以外,还专门设置了翻译的席位。法院是特别聘请了六名翻译,因为涉案的这六名被告人是来自于三个不同的国家。那么在宣读起诉书和整个法庭审理阶段,这些被告人都能够得到同声传译,所以在控辩双方对他们进行各种辩论和描述的时候,他们能够同步地接收到这些信息做出反馈。

  那么还有一个特色,就是说在它的旁听席上,除了邀请常规的我们的旁听观众、媒体之外,还特别邀请了老、缅、泰等相关国家的一些使领馆工作人员。

  这次还有一个公开透明的体现非常明确的就是在旁听席上居然设置高达60个媒体席位,因为我做了很多年的法庭庭审的报道,这是第一次有这么多的席位。

  白岩松:非常的不多见。

  王兴义:对对对。

  白岩松:我知道另外一个信息,这里有很多的很多的特别之处,比如说证人其中有多位是外国来到中国的证人,与他们有关的准备情况怎么样了?

  王兴义:好的,今天下午我们的记者已经进行了采访,泰国警察总署的副总警监班西里已经率队来到昆明机场,他们来主要是为“10.5”案件出庭作证,指正金三角特大武装犯罪集团以及主谋糯康等犯罪嫌疑人的所犯罪行。我想大家之所以关注泰国警方前来,最关心的就是说涉案的九名泰国不法军人将会得到怎样的处置。那么泰方也表示,对少数不法军人涉案造成中国公民遇害表示非常的痛心,他们表示将继续和有关国家加强合作,依法重述公正审理涉案的这九名不法军人,给中泰两国人民满意的交待。

  白岩松:非常感谢王兴义给我们带来的介绍,谢谢。

  接下来我们就要连线公安部禁毒局的局长刘跃进。刘局长您好。

  公安部禁毒局局长 刘跃进:你好主持人。

  白岩松:首先要祝贺你们,明天就要公开审理了。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对于整个公安部门在查处这个案件的时候,光你们与案件有关的卷宗达到了六千页。那么明天是不是可以感觉心里非常有底,会办成一个铁案?

  刘跃进:是的,六千多页仅仅是一个表面上的数字,但是这个数字的背后包含着我们公安人员、侦查人员,包括我们法院的、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这十个多月艰辛的付出和努力,这里边的心血。应该说这个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材料都很扎实,办成铁案是没有问题的。

  白岩松:但是刘局长,跟在国内办案不一样,刚才节目一开始我说了好几个难度,它都在外,像犯罪在外、抓捕在外,而且罪犯也是外国人等等。那么在整个这样一个形成最后心里非常有底的调查过程中,你觉得最难的最难的是什么?

  刘跃进:如果说高度概括,最难最难就是一个“外”字。刚才讲到,所谓一个“外”字,这个案件所有的侦查工作都在境外开展,所有的情报工作都在境外开展,所有的抓捕工作都在境外开展,所有的证据搜集工作都在境外开展,而且抓捕的全部是外国人。所以这里面,一个“外”字就体现出这个难度都在这里边了,因为什么呢?我们办案件,国内的案件在国内可以调动一切资源,想尽一切办法,群策群力都能做到。可是在国外,所有的资源都不是你随意可以调用,受国外的各种法律,国外的主权,国外各方面的限制,你很多工作是无法开展的。所以说,一切一切的难度都在“涉外”这两个字上面。

  白岩松:但是还是要突破这些难度,否则的话这个案子办不成一个铁案。

  刘跃进:所以说为什么这么一个案件办了十个多月,那么这里边由于这个“外”字所历尽的千辛万苦、千难万险,这里边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所以说这个案件确确实实是我们在中国公安工作历史上头一次遇到这种极为特殊的这么一个案件。

  白岩松:还有一个问题必须要问刘局长。糯康刚抓到的时候,其实在审理的过程当中,装病、装死、不配合等等,但是最近我注意到当记者采访他的时候,他似乎已经发生了很大很大的转变,甚至说劳教人员对他很好,他尊重中国的法律,希望对他轻判等等。这个转变,刘局长,是如何做到的?

  刘跃进:这个转变也是经过一个艰难的一个审讯和做工作这么一个过程。他刚进来的时候,确实是狡辩、抵赖,基本的犯罪事实都不承认,左推右推,都不是他干的,什么也不知道。这个是有这么一个过程,后来我们是经过,一个是审讯策略的变换调整,同时加上源源不断地把他同伙抓进来,通过他同伙的交待,口供互相的印证,来指出他自己说谎,自己不承认自己狡辩的漏洞,通过各种各样的对证、各种各样的审讯策略的变换做工作。也是经过这么一个正常的审讯的过程,他也逐渐逐渐地交代了自己的犯罪行为,承认了自己主要的犯罪事实,这也是个很正常的过程。

  白岩松:还是跟最后整个犯罪事实掌握的相当充分是有关系的,否则人家不可能完成这么大的一个转变。

  刘跃进:是的,我们因为什么,事实在手,证据在手,所以说也不怕他抵赖。

  白岩松:这个问题可能很多人也都在关心,但其实您可能也不算很好回答。因为糯康在中国接受中国法律的审理,按他所犯的罪行是有可能被判死刑的,您如何看待结果和期待结果?

  刘跃进:结果,因为明天是开庭审判,最后是由法院来判决,但是从他做这起案件的性质、手段和后果来看,这是一起极为严重和极为恶劣的刑事案件。应该说,从我们国家的法律规定来说,他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受到最严厉的处罚。

  白岩松:接下来我相信很多人也在关注。经历了这样一个联合执法,包括对糯康也抓捕归案之后,会对湄公河整个航运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

  “10.5”案件发生后,加强湄公河流域航运的安全保障迫在眉睫。两个月之后,也就是去年的12月9日,一个由中、老、缅、泰四国组成的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指挥部在我国的云南西双版纳关累港码头正式建立。

  公安部边防局局长 郭铁男:这个平台将为执法工作提供联络情报信息的交流,提供各种支持,使联合执法活动能够开展得更为有效。

  联合指挥部正式建立第二天,四国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队就首次出航,开始对湄公河流域展开联合警务执法。

  云南公安边防水上支队三大队大队长 恋秀豪:全体艇员请注意,现在已经过了244号界碑,所有舱面人员请加强防护,进入绿色警戒区域,请加强防护。

  到今天,四国联合巡逻执法队已经开展了五次联合巡逻执法行动,有了他们的巡逻,湄公河过往商船的安全也获得了极大的保障。

  云南公安边防总队副队长 朱德忠:中、老、缅、泰四国人员每次出航的人数,执法力量110人左右。这个行段航线的长是265公里,我们巡航主要任务是在重点经常发生抢劫、敲诈、勒索、收取保护费这样高发地段重点进行武装巡逻,加强这个地段的控制,震慑犯罪。

  然而在湄公河这条地势复杂的流域中,四国联合巡逻执法队不但要面对险恶的环境,在湄公河流域一些残余的非法武装力量也还依然存在。

  糯康被抓后,第五次巡航时,糯康的残余势力层扬言袭击中国的执法船。犯罪分子带来的威胁主要是对我们民船、执法船,比如说在民船航行时,岸上发生过向民船开枪,袭击民船,民船停靠后用漂浮炸弹袭击民船,恐吓民船,这样的事情都发生过。

  在四国联合指挥部成立的九个月的时间里,巡逻执法队一共护航15次,出动船只89艘,救助遇险人员147人次。与此同时,“10.5”案件给大家所带来的阴影也慢慢地在消失。

  朱德忠:我们这个执法船上配备了一些常规武器,也有12.7毫米的机枪、35毫米大口径的炮,下一步四国联合指挥部的主要工作设想使中、老、缅、泰四国联合巡逻执法这种机制变为常态化,这种巡逻变为常态。

  白岩松:继续连线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刘局长,抓糯康,首先他当然是要为“10.5”惨案去付出他该付出的这种代价,另一方面抓住他是否对湄公河沿岸的犯罪分子起到足够的震慑作用,效果如何?

  刘跃进:是的,抓住他以后,对湄公河流域的震慑作用、社会上的稳定,意义非常重大。因为糯康这个集团在湄公河流域大大小小的犯罪集团当中,它是一个规模比较大、武装程度比较高、影响也比较大、作恶多端的这么一个集团。那么擒贼先擒王,把他抓起来,把他这个集团摧毁,那么实际上就是给其他大大小小的犯罪集团最有力的震慑。事实证明,就是糯康被抓,他手下那些骨干分子陆续被抓,直接就导致了他这个集团的土崩瓦解、四散奔逃。据我们掌握,糯康这几个骨干被抓了以后,他手下陆续有六十多名的团伙成员陆陆续续向当地的军方、警方投降。基本上这个集团应该说被摧毁了,所以说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白岩松:另外大家也关心,刚才我在跟记者连线的时候,记者简单地介绍了一下那些参与犯罪的泰国军人,因为当时糯康的栽赃,在上面放毒品,泰国军人跟他们演双簧。那是否泰国的军方会对这些人给予惩处?这也是对我们逝者的一种告慰,刘局长,据您了解的情况,怎么样?

  刘跃进:泰国涉案的军人现在已经被泰国方面也控制起来了,也拘押起来了,泰国方面也在搜集和整理他们的犯罪证据。泰国也承诺,泰国也根据泰国的法律对这些涉案的军人要依法进行起诉,进行审判。那么他们现在也派出了代表团到中国的法庭来观摩、来支持、来作证、来指证糯康犯罪集团。同时,也是来搜集、来获取有关泰国军人涉案的相关的证据。为他们下一步对这些涉案的军人进行起诉,进行审判,实际上也在进行铺垫,在打基础。

  白岩松:能有这样一个突破跟联合执法和多方的配合是紧密相关的。那在这样一种背景下,未来的湄公河会真正的安全吗?我们继续关注。

  2011年的12月10日,对于那些多年在湄公河上航行的船员们来说,应该是值得庆祝的一天。这一天中、老、缅、泰四国警察组成的护航队正式启动了湄公河护航行动。

  2011年12月11日

  此次首航仪式的举行,标志着自10月中国船只遇袭后所中断的湄公河国际航运黄金水道全面恢复通航。

  出身于船员世家的叶超初中刚毕业就跟随伯父出航湄公河。如今,几十年的跑船经历已经使他把这条黄金水道当成了家。但是“10.5”惨案发生后,不安和恐惧让他对自己未来的迷茫达到了顶峰,在停航的那段时间里,叶超和自己的妻子没睡过一个安稳的觉。

  2011年12月10日

  宝寿号船长 叶超:对我本人来说,心理打击很大。如果我碰到这个事情可能也是逃脱不了,如果再出现什么问题可能就是改行。对很多的船员来说,尤其是在这条江上工作了三四十年,文化素质又低,工作环境很难去适应,他要改行是很难的。

  四国警方联手在湄公河护航。听到这个消息,叶超第一个向海事局报名,要求参加守航,而他的宝寿8号也成为第一个完成了守航所有装载任务的商船。

  船长叶超的妻子 蔡梅:有国家这样护航就比较放心,要不然真的不敢去,怕,拿着命去挣钱的。

  今天四国警方的联合护航已经开展了九个多月,湄公河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改变?我们也再次联系到了叶超。

  记者:从去年12月开始联合护航,您的船一共来回跑过几次了?

  叶超:基本上每个月两次。

  记者:您觉得护航以后跟以前相比,最大的变化在哪里呢?

  叶超:现在好多了。现在泰国有(执法)点,缅甸也有点,基本上是很安全了。以前都很迷茫,根本就是不知道有什么危险。为了生活,你不去没办法。

  根据媒体报道,中国货船占湄公河整个运输量的90%,“10.5”惨案发生后,运输量至少减少了30%-40%,直到糯康被抓之后,再加上联合执法船的多次护航,形势才有了好转。

  叶超:应该说有很少一部分没有回来,大家知道现在中国的执法船在护航。

  白岩松:这种联合的执法、联合护航给湄公河带来更多的安定感,但是它如何保持长久?就是各方都从这种联合之中受益。这个问题正好要请教公安禁毒局的局长刘跃进。刘局长,我们看到在这样一个联合执法的过程中,其他的像泰国、老挝、缅甸在这样的联合过程中,得到了什么样的好处和益处?

  刘跃进:应该从理论上说或者说从一般意义上说,维护湄公河流域的这个治安秩序的稳定,是包括符合中国在内的四国共同的利益。这个四国应该说都希望维护湄公河领域的治安稳定。大家都能够得到好处,都能受益,这从一般意义上来说是这样。但是这个问题又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因为这里牵扯到、涉及到各个国家主权的问题。一说联合巡航、联合护航,那么涉及到这个水域是我的水域,那个水域是你的水域,你的船不能到我的水域来,我的船不能到你的水域去,那么就牵扯到一个主权的纠纷问题、主权的分割问题。所以说,这一落实到实处,跟各国共同的联合维护这个地区的社会上的稳定的共同意愿,到落到实处的时候有很多矛盾,有很多东西难以落实,所以这里面为什么说很多工作比较复杂,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

  白岩松:时间的原因,非常感谢刘局长给我们带来详细的解读,希望都能够突破这些障碍,将来的合作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安全感。同时,也特别期待明天的公开审理告慰十三位同胞逝者。

热词:

  • 新闻1+1
  • 毒枭
  • 糯康
  • 公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