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运动场上无运动!(20120907)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07日 22:0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805e8a5bec0749d5b9c8f2074cb5fc49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新闻1+1》9月7日播出 《运动场上无运动!》,以下为内容实录:

  评论员 白岩松: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在本周有这样一组照片很火,咱们先来猜一个谜,这照片都是在干吗,我们先来看看第一张,这是在干吗?不复杂啊很简单,这农民种地,而且是在喷农药,再看第二张,这张呢种完了准备回家。不对啊,这怎么有红色的跑道呢?再看第三张,这像是体育场,铅球、标枪、铁饼比赛的场地,我们再看这儿,这就明白了,这是一个荒废的体育场。这是哪里的体育场呢?是安徽巢湖,而且是在建设中的,那怎么就成了一个媒体报道的菜地呢?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们的记者以及很多的记者都赶紧要去看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菜地还是体育场?这是一个问题,8月30号安徽《江淮晨报》一篇闲置多年田径场变私家菜园的报道刊发后,迅速在全国媒体引发连锁关注。

  画面提示:

  声音来源: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现场解说:安徽省巢湖市体育中心如今一万多平米的场地里,已经长满了各种杂草,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蔬菜和农作物。

  解说:媒体拍摄的照片中,一位老年农户专心为田径场植被喷洒农药的画面,让人印象深刻,然而当我们今天联系巢湖市体育中心主任夏天时,他却告诉我们,田径场根本没有菜。

  巢湖市体育中心主任 夏天:我现在可以很肯定地跟你说,我们那个地方没有菜,记者他们也搞不清楚,就把这个东西当成菜报道上去了,不是农作物是野生植物。

  解说:既然不是农作物媒体照片中的那位农户又为何要往上喷洒农药呢?

  夏天:这个人我们正在找,我们通过各种渠道在找,我们会给媒体一个说法的,肯定不会有菜的。

  解说:暂不论这座田径场是否有农作物,但长出野草却是不争的事实,一座好端端的体育场何以变得如此荒凉?夏天对此的解释是,这些荒地是上未建设的规划区。

  夏天:没有建的还有几块,一个是主体育场,还有一个是游泳馆,还有一个室外的全民健身广场。

  记者:现在咱们没建这部分,是在等资金还是说其他方面原因?

  夏天:我们原来巢湖是地级巢湖市,现在我们是县级市,具体这个规划到底是怎么建,到目前为止我也不知道,没有他们一个确切说法。

  解说:这座从2006年便以开工的体育场,如今已经过去六年时间了,如此长的时间怎么就建不好一座体育场呢?

  夏天:我们是2006年12月18号建起的,我们原来是一片田,需要大量回填,回方量是22万多方,到现在还没有路,还要修临时便道。

  解说:曾是一片田地,这座耗资上亿元的城市体育中心,确实地处偏僻交通不便,对此跟踪报道此事的《中国青年报》记者便有强烈的感受。

  《中国青年报》记者 慈鑫:我打车大概20分钟吧,那是一个很小的城市,从东头到西头也没有几公里,如果是一个8公里的概念,对于当地人来说就是很远距离了,那个地方我看了,去体育中心只有一条公交线,我估算一下大概是20分钟左右才有一班车。

  夏天:应该来讲,骑自行车应该像我们巢湖半个小时能到这地方,对当地人来讲还是蛮远的。

  解说:既然距离城市中心区如此之远,政府如何还要将覆盖全市的体育中心建在此地,原来在巢湖的市场中心曾有过一座老体育馆,但在几年前它却被拆除了。

  夏天:我们的老体育场规模很小,占地只有70亩不到,我们现在新体育中心占地300亩,当时政府把老体育场置换,那个老体育场也不能满足健身的需求。

  记者:为什么没有想过直接在市中心,再另外建一个更大的规模的?

  夏天:由于城市发展规划的需求,也有资金的压力,我们巢湖是经济欠发达的地方,政府哪有这么多钱呢,而且老城区里,要划这块土地也很困难。

  记者:现在那些老城区的居民的话,从事体育运动现在都去哪儿?

  慈鑫:现在只能自己找地方了,比如说街头、公园,什么地方有空地,就去什么地方。

  解说:而在老体育场原址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房地产项目。

  夏天:老体育场现在已经置换掉了,已经房地产开发。

  记者:那这个项目在当地算是一个比较贵的项目吗?

  夏天:也不算贵,中等偏上一点吧。

  白岩松:当我听到政府的负责人说,这个体育场不是菜地而是野生杂草的时候,我比听到当初是菜地的时候心里更难过,为什么呢?如果真要是菜地的话,说明这个体育场还是有收成的,还是有用的,还是有贡献的,但是当它只是野草丛生的时候那就说明它真的是没用了,还不如是菜地呢,但是事实究竟是如何,咱们再回到菜地这一说本身,因为也有记者在采访的时候大家想想看,那个农民为什么会给野草喷农药呢?他也许种的不是菜是其他的经济作物,看地反正也是荒着,但是我们请注意这样的一组照片,自打媒体报道了之后,开始紧急铲这些草或者说是作物,看这就是这样的画面,看都是如此,然后这都在切割底下这块已经平了,这个地方还在赶紧割这些野生的农作物或者说作物,但是如果真要是查实了是人家农民看这块闲着种了一些地,这会儿为了面子赶紧好看一点,把人家都铲掉的话,我觉得还是要问清楚给人一点补偿的好,因为人家毕竟还在这儿种了很多长的时间。

  我们现在回头看,当初这个体育中心要建的时候目的是什么,要填补这个城市没有大型综合性体育设施的空白,为什么要一定要填补这个空白呢,没用也要填补吗?也将带动北岸旅游度假区的开发建设,这是不是项庄舞剑意在开发呢?也有可能。

  我们看这里有很多功能:竞赛、培训、文化会展等等,是该市举办大型问题活动的理想场所,并能够承办省级综合性运动会和国际、全国性单项体育比赛,不知道会不会有目标要去办,这里我没有看到一个是人市民可以在这里体育锻炼的。

  这个时候我们可以想很多很多的问题,国家体育总局人事司的的原司长史康成就说,要不要办这么多的运动会,怎么办的更规范一点,他的这句话的背后就是很多的地方都在争办全国的、省里的、农民的、工业的这样那样的运动会,我们之前《新闻1+1》节目专门做过,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运动会呢,每个地方跟拼指标一样的建很多体育场馆,这个运动会一开完就没什么用了。所以史康成提出这样的问题,要不要办这么多的运动会,怎么办得更规范一点。

  再看我们的国际象棋的棋后谢军说,这句话我觉得我们应该记住,“体育场馆不应当成为城市的奢侈品,应该让它良性循环,我们要用它来服务老百姓,”一点错都没有,但是首先一个定位,的确现在变成了城市的奢侈品,建完之后办完一个活动之后,就关门了然后有的就像巢湖体育场这样杂草丛生,这样杂草丛生还算好的呢,全国有一些城市当中体育场没建多久就消失了,来纪念一下它们。

  (播放短片)

  解说:这不是汽车交易市场,也不是名正言顺的停车场,这1700亩场地的真正身份是南京国际赛马场,本周当媒体在放大这些照片,引发网友惊叹之时,其实早在2010年赛马场变身停车场,就已经见诸媒体。

  画面提示:

  2010年9月16日新闻

  南京赛马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吴有红:它在我们这里是闲置土地,可以利用这些闲置的东西,我们可以有一点收入,这个收入可以补贴我们,养马和一些马的费用,大概一个月也就是几十万块钱,三四十万块钱。

  解说:和每年1000万元的场地维护费相比,这点收入显然杯水车薪,。

  吴有红:每年亏损达几百万,大概七八百万。

  解说:投资超5亿元的国际赛马场并没有让这些马儿奔跑在赛道上,也没有和国际接上轨,从2004年建成至今近10年的时间里,这座赛马场除了举办过一次较大规模的南京十运会外,其余时间基本处于闲置状态,如今变身为停车场,是它不得已的归宿。南京国际赛马场仍在坚守着,但很多体育场馆却已经离我们而去。

  今年6月3号,辽宁沈阳有着亚洲最大室内足球场的沈阳绿岛体育中心,在8秒钟内被爆破拆除,8亿元投资瞬间变成浮云,这次爆破创下了国内最大全钢结构建筑爆破的记录。同时也因其不到9年的使用时间而创下了沈阳最短命的大型建筑被终结的记录。从被冠以豪华、地标、最大等字样的体育中心,到沦落为一个仓库,到最后被爆破拆除,绿岛终结命运的理由是使用率太低,而未来这片曾经承载着沈阳球迷无限希望的绿茵场上即将矗立的是耀眼的商业地产项目。和沈阳绿岛体育中心有着同样命运的是哈尔滨工人体育馆,1976年动工修建,1992年变身为鞋城,2006年难逃拆除厄运。山东菏泽已经20岁的牡丹体育场,也在岁月中改变着自己的模样,各色经营门前充斥其间,运动场地上杂草丛生,杂物堆积,只有空荡荡的看台在默默等待,可是它能等来运动的回归吗?

  白岩松:首先我挺佩服,南京人还是非常务实的,既然这个场子放在这儿,而且空空的,谁掏钱谁心疼,这是往里头要填窟窿的事,办车停车场还能有点实事,还能有点实实际际的收入,而且还方便了群众的停车,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当然是加引号,心疼咬着牙床说它是好事。而像沈阳这块刚建了不到9年就把它定向爆破了,可真是证明咱中国还真是富了,GDP真是世界第二,但是您不心疼吗,而且说它没有用了,不会吧,马上下一届的全运会就是在沈阳办,它能不为这个新建体育场馆吗,而为什么这个建了不到9年的就不能再利用呢?这一系列的问号简直是太多了,接下来我也连线一位资深的体育专家,他是中体产业的王奇先生,说到王奇您多少有一些陌生,但是喜欢体育的话在互联网上,“奇哥”这个名字是鼎鼎大名,他一直在用这个名字在评论体育,在关注体育,奇哥。

  (电话连线)

  中体产业集团 王奇:你好岩松。

  白岩松:因为我之前也看过你的一篇文章里头谈到,我们目前两万亿砸进去建体育场馆,5%可能盈利或者持平,95%都是在往里填窟窿,到底我们现在一线咱不说了,二、三线的城市也在建体育场、体育馆,这样的状况是什么样的,背后的动因是什么?

  王奇:因为我去过很多二三线城市,而且我觉得现在二三线城市也可能是一种形象工程吧,不是说考虑市民健身或者使用起来大家很方便,我到了很多城市都叫体育中心,或者奥林匹克中心,而且一般一线体育中心上来我们行话讲叫两菜一汤,一个体育场,一个体育馆,再加一个游泳馆,一个体育中心一下子就圈好几百亩地,可能当时从圈地来讲,我觉得有一点就是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把体育中心往往都建在离城市比较远的地方,不管是我们山东全运会,包括我前不久从深圳回来,深圳建了一个非常漂亮钻石体育中心,可是那个地方不通地铁,深圳这么好的一个城市,深圳有6000多支企业足球队,一到周末足球场都租不到,但是它体育中心往往建在郊区,这个可能就是这些年,我们在城市的规划建设当中,只考虑了它的体育中心的形象,而忽略了它的后期的运营和使用性,这个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白岩松:透过你曾经说的那个数字,可能只有5%左右盈利或者持平,95%都在往里填窟窿,这样的一种状况是怎么形成的?

  王奇:这个是截止2008年的数据就是我们中国在体育场馆总资产大概有两万个亿左右,这两万个亿体育场馆的资产95%都是运营亏损的,只有5%是盈利,这是我们体育场馆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很多地方建了体育场馆只考虑建设了,而没有考虑到将来长期的运营怎么注入体育资源,注入文化资源,注入一些商业的资源,这个是我们原来在体育场馆整体规划的当中比较欠缺的一块。

  白岩松:好的,奇哥,一会儿还会有问题,来向您请教,我们毕竟要去思考究竟怎么去盘活这95%的存量,更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的思路是不是该改变了,如果真是每个城市都建“两菜一汤”,如果真的是“两菜一汤”倒好了,大家可以去吃可以去喝,但是这“两菜一汤”只具有观赏价值,我们的思路是不是该变了呢?接着关注。

  解说:这是英国伦敦居民社区内的一个要球场,无论是篮球爱好者还是喜欢踢足球的,大家都可以得到满足,一块场地多个用途引发的却是我们的思索。

  白岩松:在伦敦的市中心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公园,叫海德公园,没有围墙当然也没有售票处,在这里到处都能看到运动的人,有的在踢球有的在打网球,有的在骑自行车,有的在跑步,有的或许什么都不干,就像身后的人们一样晒着太阳去享受悠闲的时光,特别会有这样的一个感慨,尤其是在奥运会马上就要开幕的时候,北京、上海等中国的很多城市可不可以让更多的公园把围墙都拆了,让人们有一个更自由的运动的地方。第二个,如果要是建了更多的免费的甚至是收很低价钱的运动场的话,可能比我们在奥运会上拿很多很多金牌还要重要的多。

  (播放短片)

  解说:即使是伦敦居民区中这样一个普通的河道,也能成为孩子们练习皮划艇的场所,这是不久前记者在报道伦敦奥运会时看到的情况。

  画面提示:

  2011年4月21日新闻

  主持人:位于英国伦敦北部的李谷白水中心,是2012年皮划艇激流回旋项目的比赛场地,也是伦敦奥运会第一个落成的场馆,按照计划这座场馆将于22号向公众开放。

  解说:事实上这个激流中心,在奥运会前就提前向公众开放,奥运会后保留赛道和比赛设施继续为当地社区和来访者提供皮划艇的比赛训练地,无论是初学者还是专业运动员都可以在这里训练。同样在奥运会前,就面向公众开放的还有位于伦敦奥林匹克公园内的篮球馆,这里能容纳7000到7500名观众,不仅能在奥运会期间举办篮球赛、手球比赛、残奥会的盲人门球比赛,还拥有其他功能。

  画面提示:

  2011年6月新闻

  伦敦奥运公园传奇公司首席执行官 奥特曼:绝对完美的一座体育馆,它可以用来做很多事情,比如可以开展社区体育活动,今天就来了很多孩子,当然还可以举办国际赛事像篮球、手球、羽毛球、拳击还有音乐会等等,它伦敦第三大体育馆。

  白岩松:刚才的很多画面是我在报道伦敦奥运会的时候拍摄到的,为什么当时要拍摄到呢,我就是想留着,有机会就放放,有机会就放放,说到伦敦奥运会跟北京奥运会比赛,也许伦敦奥运会会存在很多很多的问题,但是咱要把奥运会这三个字去掉的话,伦敦可以给北京,给中国的很多城市上很多很多课,比如说它的公园是免费的,没有任何的围栏,到处都是运动的人们,咱们的公园就不能开吗?为了眼前的这点小利,但是失去了更大的一种让百姓融入到城市,融入到体育当中的一个机会,我们不是因小失大吗,还有那些小的运动场非常让人羡慕,一个5人制的足球场,既可以打篮球也可以踢足球,为什么呢,它是为人考虑,在足球的门的横梁上面又架了一个篮球架,如果你是喜欢打篮球的,可以这儿会打篮球,隔一会儿人家来踢足球了,可以踢足球,这一切目的都是为了让人们贴近体育,而且著名的,现在还在办残奥会的伦敦碗整个奥林匹克公园,将来伦敦碗这个体育场8万人一下子5500的座位就拆掉了,变成了一个两万多的体育场,篮球馆也拆掉了然后水上运动中心,两边也都拆掉了,把它彻底社区化归还给当地的社区。所以这一点非常让人羡慕。

  我再看一个调查,在中国搞的调查,阻碍你运动的障碍有哪些?79.9%的受访者表示,身边缺乏可供运动的公共体育场馆,91.1%的受访者反映当下公共体育场馆收费过高,其中55.1%的人认为收费非常高。我们如果收了200万的费用最后将来要掏4000万帮人治病去,因为费用太高人们都不运动了,你说我们该去思考这事办的对还是错?

  接下来这个问题还是要继续连线中体产业的资深体育专家王奇,也就是互联网上的奇哥,奇哥你好。

  (电话连线)

  白岩松:咱们光看数字在这里难过,光在这里焦虑也不行,你一定思考过这办法怎么办,将来怎么在城市当中解决这些问题?

  王奇:我觉得有几个办法,一个是从全民健身考虑,我们在社区里建这种小型的,就刚才伦敦这种运动场,其实我们国家现在也在改变,另外我觉得除了全民健身还有一个体育表演业,体育表演业一定要离市中心近,一定要交通方便,比如说我到深圳,深圳有一个深圳湾的体育中心,在规划的时候就BOT模式,那么就是考虑到将来的运营,所以交通、文化设施、体育场馆的商业将来体育场馆的体育都考虑的比较全面,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国家的台湾省的台北市建了一个体育场叫小巨蛋体育场,建在忠孝东路,为什么建在那儿?就是去那儿方便,你像歌里都唱,忠孝中路走九遍,那个地方我去专门考察过两次。

  白岩松:市中心。

  王奇:对,在市中心,忠孝中路走九遍,所以那个地方它就建成了一个体育、文化、商业的综合体,体育表演业也可以实现,全民健身业也可以实现,而且各种体育的文化活动、会展,包括底层的商业也做的非常好,就是投资建设以后它通过合理的运营,好的市场化运营,又拉动全民健身又拉动体育观赏,同时还不赔钱。

  白岩松:奇哥刚才这个思路来说一个是从社区体育设施要抓紧建,另外还有一个将来规划的时候恐怕靠近市中心,靠近生活而且形成一个综合体,就像现在百货商店越来越干不过购物中心,就是把休闲看电影结合在一起,但是奇哥还要问你一个问题,我们已经两万亿扔里头,在全国的很多二三线城市里盖了太多的“两菜一汤”了,怎么去解决它们的问题?

  王奇: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现在有很多体育中心,体育设施都控制在政府手里,如果你控制在政府手里完全靠政府每年补贴,或者成立一个体育中心的办公室,我觉得这个运营不行,因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完全市场化,可以通过招标,可以通过政府补贴,由专业的体育场馆的运营的团队和公司来运营,现在我们国内的很多体育中心已经开始运营这个事情了,比如说北京的工人体育场,我就曾经听说过,有人说工人体育场和工人体育馆那个位置太好了,也应该给它拆里建写字楼,能赚的钱更多,你想北京没有工体,北京人民现在北京国安怎么办,所以但是工人体育场通过市场化的运营,有一个专业团队运营,工人体育场运营的非常好,广州的天和也运营的很好,上海的八万人也运营的很好。

  白岩松:它成了城市年轻人,包括时尚人群聚集的场馆,餐馆、夜店等等都围绕着它,恐怕它经营的真是不错,成了地标了。

  王奇:真是这样,我去美国考察过AEG的体育中心运营,不仅有体育、有文化,有电影院线,有底层的商业,我就发现我们的体育中心建设都往下挖,底下是个停车场,上面体育中心,我看国外体育中心现在建设都往上建,底层是停车场,一层是商业,上面是体育,通过商业的盈利来推动体育文化产业,带动这个产业。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奇哥带给我们这个解读,谢谢。

  听完了奇哥的介绍之后,我还想给全国的市长提个醒,其实我真的很替你们着急,为什么呢?怎么还是抱着老的这种政绩观不放呢,去盖一个“两菜一汤”,去为了办一个大型的运动会,结果像巢湖这样,反而被媒体报道了之后,人家指鼻子不是鼻子,指脸不是脸的,还竟是批评,我们就不能改一下政绩观吗?如果我们现在很多城市的市长开始借鉴比如说类似伦敦这样的经验,开始到自己的各个小区里头去建100个那种五人制能踢足球,能够打篮球这样的小场地,你只要踏踏实实把这件事一两年给它做成了,你看媒体会怎么报道你,我觉得这是另一种,让老百姓都完全接受的并且期待的这种政绩观,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在今天关注这个话题的时候,我们应该是转变思路,同样是政绩为什么不去做那些所有的人都在期待的政绩呢。

热词:

  • 运动场
  • 无运动
  • 巢湖
  • 体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