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周刊]本周视点:被叫停的奥数(20120901)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01日 23:2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d2e7d23919a74e628976addb97dc7fea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央视网消息:

    被叫停的奥数

    白岩松:

    提到奥林匹克,大家会想到竞争激烈的奥运会。不过,今天我们要关注另一个奥林匹克,它不是体育比赛,但同样、甚至更加竞争激烈。它的全名叫“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简称“奥数”。这边伦敦残奥会开幕,但在北京,奥数却似乎要闭幕了。本周,北京教委叫停所有与升学挂钩的奥数竞赛培训,而且从即日到10月31日,全市所有涉及奥数的培训也先暂停。政令一出,即被称为“史上最严厉驱逐奥数培训措施”。奥数可能真被停了,但小升初时,学生家长还会拼什么呢?奥数走了,问题就真能解决了吗?《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停了奥数,然后呢”?

    这个周末,全国的中小学都陆续迎来了开学返校的日子。在北京,市教委紧急下达的一道“奥数禁令”成为家长们谈论最多的话题。从8月28日起,北京所有涉及奥数的培训将被暂停。

    孩子家长1:现在是上级不让办了,不让办了谁知道他在别的地方办不办,另行通知吧。

    孩子家长2:她妈都不会做(奥数题),太难为孩子了,这奥数不应该有。而且太超课本了,还稀奇古怪的。

    孩子家长2:(有没有参加一些奥数培训?)/参加了,我是从孩子的这种兴趣出发吧,因为他对数学比较感兴趣,然后觉得这样的话有一个相对的环境,很多孩子在一起可能相互之间还是一个促进。

    “我不想上奥数,但不学奥数就进不了好中学”,原本是培养学生对数学兴趣、提高逻辑推理能力的奥数,近年却成了名校的敲门砖,大部分孩子和家长被迫卷入奥数大军。而此次北京针对奥数乱象的整治,似乎显示了前所未有的决心,短短一周多的时间,频频祭出“限奥令”,禁止学校把奥数成绩当作升学尺度,禁止公办学校参与举办奥数竞赛和以选拔为目的的培训班,禁止公办学校教师参与此类培训班活动。而一场针对全市所有学校的全面检查也随即展开,集中查处与奥数竞赛和培训挂钩的入学行为。

    北京市副市长 洪峰:

    北京市虽然早已明确要求严禁将奥数成绩作为小升初的条件,但从媒体报道看,仍有社会培训机构和学校违反规定,非公开地将奥数成绩与升学条件挂钩。针对这种情况,将采取坚决有力的措施进一步加大治理力度。

    这已是迄今为止,北京市教育主管部门第四次向奥数热发出宣战。自2003年起,北京市教委就多次发布文件,要求学校严格把握义务教育阶段的课程标准,切实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并曾叫停了“迎春杯”“希望杯”等奥数竞赛。但另一边,却是十年来奥数热度从未降温,奥数培训产业日益庞大,奥数成绩依然是名校暗地选拔最重要的标准。

    教育部儿童发展与学习科学重点实验室主任 禹东川(电话采访):

    从统计学来讲,就百分之五的孩子适合学奥数,奥数本身如果作为兴趣培养是非常好的,但真正我们奥数培养的目标就是为了考试,为了应付考试进行所谓题海战术,这种东西对孩子是非常大的摧残。

    本周,在北京重拳治理之下,北京30所示范中学率先作出承诺,不以奥数成绩作为选拔学生的依据,在日常教学和考试中不出现奥数等繁、难、偏、怪超出课程标准的内容,切实减轻学生负担,而各大培训机构也陆续撤下奥数招生广告。由于此次北京奥数禁令的截止日期是10月31日,还在等待观望的培训机构,也开始重点打出了英语和语文培训的广告,有些培训机构则以数学思维班等名目继续招生。

    北京“文新学堂”教育培训机构工作人员:

    国家不让我们开班,要怎么怎么着,那我们老师给学生辅导课总能辅导吧 我可以改个名,可以说我没有报奥数,可以说我报的别的,我报的是数学。

    专家 闻风:

    想进好学校实验班的,第一位是占坑(学奥数)。那你说现在北京市长发言论说不让占。我跟你讲从1990年以后,年年发(文件),年年不管用。1998年一批家长没学,结果痛不欲生,结果考了,依然考了。

    整治奥数乱象,会不会又是一阵风?由于开学前很多家长就已经替孩子在秋季奥数班中报了名,接下来奥数还要不要继续学,已经投入的大量精力和金钱又怎么办,让他们感到茫然甚至忧虑。事实上在禁奥多年的上海、成都等城市,各类奥数培训和竞赛依然火爆;而即使奥数不再成为“小升初”选拔标准,孩子们又能否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孩子家长1:

    要不然你就是特长生,你达到那个国家几级运动员你能特招,要不然你就是学习特别好,将来考试去。

    孩子家长2:

    课外的东西让孩子多玩玩,别搞得负担太重。实在没办法,像人家那个家长说的拼爹,那我就跟人家去拼去。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 杨东平:

    大家还是听其言观其行,因为这样子的禁令,这种雷声已经响过很多次了,就这次究竟能不能下一场透雨,真正能够通过整治奥数来进一步整治这个择校热。

    白岩松:

    奥数是一个“进口”的产品。1956年由大数学家华罗庚从前苏联带回中国,目的很单纯,普及数学科学。但是几经波折,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奥数突然变了味,一方面变成商机,另一方面也非常关键,那就是成为各种升学的“敲门砖”。这样一来,原本单纯的奥数复杂化了,中间也屡屡经历被叫停或责难的境地,但总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直至近来彻底被当成小升初入学时作恶的元凶,终于到本周遭受严刑。但是,奥数委屈吗?

  奥数 躺着也中枪?

    高思培训学校校长 须佶成:这口号不是说我们做做样子,而发自内心地愿意去支持,是因为我们现在整个在教学的过程当中,教研的工作和教学工作其实也是被升学在干扰。

    8月的最后一天,是大部分北京中小学开学报道的日子。在北京中关村这家以奥数而起家的培训学校里,教室显得有些空荡。“禁奥令”规定,从现在直到10月31日前,所有的奥数培训班一律叫停,这让很多学校的秋季课程,打上一个问号。

    高思培训学校小学部负责人 池恒:目前我们觉得,我们秋季的课程将严格按照教委对我们相关规定来进行

    26岁的池恒毕业于北大,现在在培训学校里担任奥数老师,他自己也曾是奥数竞赛的优胜者。1998年,池恒经历了第一次取消统考、由电脑就近派位的“小升初”,那时,他的数学特长成为进入重点中学的“敲门砖”。

    高思培训学校小学部负责人 池恒:我自己确实是赶上了第一届就近入学,当时我是因为本身我以前一直在学数学,所以当时可能迎春杯拿了一等奖,同时当时好像有数学特长这样一个名义,最终我就进入了北大附中,但是我的很多同学当时是就近入学,选择了我们当时附近的一些学校。

    杨东平:在九八年前后,开始一轮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整治,当时教育部明确地规定,所有的重点高中必须跟初中脱钩,但是北京的情况很糟糕,它有初中的话,他就要从小学开始选拔人才,所以最早的这种占坑班,或者说重点中学举行的这种用奥数来选拔学生的这种活动,就是从人大附中的学校开始.

    从1956年被华罗庚先生引入中国至今,奥数在中国经历了50多年兴衰。最早目的只是普及数学科学,但80年代以来,奥数竞赛成为一种风潮,最多时有超过20万学生参加。1998年,“小升初”取消统一考试,奥数开始真正走入火爆。学习奥数的人群,也从高中、初中生,逐渐向小学生转移。2005年,当北京叫停了老牌奥数竞赛 “迎春杯”时,很多人都以为奥数的末日到了,但出人意料的是,北京的奥数培训产业反而更加兴旺,现在规模较大的几家培训学校,都是在2005年之后才成立的。

    在池恒的记忆中,当年班上学习奥数的孩子不到四分之一,而现在,一个班近八成人都在学奥数。

    杨东平:在北京市小升初有各种各样的名义很多渠道,一类叫做以权择校,包括条子生共建生。第二类是以钱择校,就是交高昂的择校费和赞助费,第三点我们把它称之为叫以优择校,就通过奥数,通过各种测试以及包括那个推优、特长生,就是用这种方式来选拔优秀学生,有的人认为我既没钱又没权,我只有这条路了,就是考奥数什么的

    高思培训学校小学部负责人 池恒:如果升学导向这件事情没有取消的话,什么东西跟升学挂钩,那什么东西都会躺着中枪,或者什么东西就会变成热潮。

    经历了几次叫停,奥数产业一面战战兢兢,一面又在巨大的市场需求中发展壮大。在面对“禁奥令”时,家长们依然源源不断地把孩子送进培训学校。而作为培训机构,不管规模如何扩大、招生人数如何增加,师资力量如何壮大,一旦“小升初”面临争议,他们都会率先成为被攻击的目标,背上“扰乱教育市场”的骂名。

    高思培训学校校长 须佶成:现在把这个数学的教育跟黄赌毒去相提并,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枷锁,所以如果教委这些措施和规定,能够还数学教育一个非常纯净的环境,这是我们绝对拍巴掌赞成的

    杨东平:就奥数作为一个小众的业余爱好,如果他不跟升学挂钩,就变成跟围棋、跟游泳是一样的, 只不过它已经在现在被大规模的异化了,那么等到学校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恢复正常秩序了,学校比较均衡了,那你奥数就像英语、语文、体育一样,作为一个业余爱好的类别当然是可以存在

    高思培训学校小学部负责人 池恒:

    什么东西你摸不着,看不见的时候你可能就会产生一定的恐惧,你就希望通过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所以可能在奥数禁止的风波过程中,家长有一定的迷茫或者说有一定的困惑,所以我想奥数的停止不应该是教育改革的最后一步,我想接下来应该有相应的更多的配套的措施,配合这次风波的延伸吧。

    白岩松: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叫停奥数背后的理由应当充分,为小学生和他们的父母减负,营造更公平的小升初环境。但是,真的叫停了,最担忧的竟不是以此为商机的培训机构,而是那些面临小升初的家长们。他们会疑惑地询问,以前吧,有个奥数还知道自己该干嘛,现在叫停了,让孩子学什么?去拼什么?拼爹?还是拼艺术,拼外语,或拼其它什么培训?因为名校就这么几所,总得有个敲门砖或卡尺吧?这一次叫停奥数后会带来什么?

    家长:孩子都是五年级六年级的,那些家长都在聊,说奥数,因为都在学着呢,还参加竞赛什么的。说要没有奥数,那今后想上中学,想上好中学怎么上啊?那不就看爹了吗?

    家长:根源还是教育资源不平衡,然后大家都是绞尽脑汁,想各种办法想要挤到名校里去,那你取消了这个(奥数),名校的数额毕竟是有限的,还得用一个其他的方式再来筛选,要不然凭什么筛选。

    小升初不再考奥数,看起来是好消息,却令不少家长忧心忡忡,因为大家都知道好学校名额有限,人人都想上,那就必然会用某种方法选。奥数没了,说不定会冒出奥英、奥语或者其它什么,更让人难以拿捏。然而,在专家看来,属于9年义务教育的初中阶段,根本就不该有择优录取这回事。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杨东平 院长:义务教育它是一个非选择性,非淘汰性的教育,它不是说要选拔出好学生来,让他们受好学生的教育,它是一个普惠的,一个公平的权利,每个孩子都应该享受的,禁止选拔,禁止淘汰。按照义务教育法,义务教育必须是免费 免试 就近入学, 不允许出现分成三六九等,有的人上好学校有的人上差学校。

    中国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实行重点校制度,用行政的力量,人为打造一批重中之重的学校,给最好的师资,配最好的设备,招最好的生源。而在1986年《义务教育法》颁布之初,初中阶段的重点校制度,实际上已经不合法了。遗憾的是,26年过去,全国各地的重点校依然比比皆是。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杨东平 院长:很多的重点学校,很长时期以来,拒不招收免试的就近入学的学生,一直到2010年北京市教委规定,任何初中你都要接受一定比例的免试的就近入学的学生,但是我个人认为我们很多重点学校,这个免试入学学生的比例是非常低的。我建议这些承诺不用奥数来选拔学生的重点学校,首先公布你现在的今年入学新生的就近入学的比例,片内学生的比例,到底是10%还是20%,还是30%还是50%,接受公众的监督,表示你的诚意。否则的话,公办学校,义务教育的学校如果只收10%、20%的片内生,那你到底是什么性质的学校?国家为什么要给你提供公共经费,对不对?如果你是民办学校另当别论,你拿了国家的钱你不执行义务教育法?

    教育资源不均衡是不争的事实,取消重点校,短时间内难以完成,但近年来各地已经想出不少办法,缩小初中重点校与普通校的差距。其中之一,就是重点校的校长和教师去普通校轮岗制度。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杨东平 院长:

    凡是学校均衡做得比较好的地方,都是把校长教师流动作为一个关键的政策,因为其实你的硬件多一个楼,少一个楼,老百姓是不在乎的,但是你的优秀老师能不能为其他学校所共享,这是一个就是教育资源的均衡是学校均衡的一个核心的因素。

    北京市在2010年1月,曾由教委主任做出庄严承诺,将在全市推行义务教育阶段教师流动制度,不过时至今日,推行的力度仍然十分有限。另外一项全国公认的消除教育资源不均衡的良策,也就是“重点高中名额下放”制度,在北京执行得也非常不理想。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杨东平 院长:

    教育部规定重点高中名额下放的比例不低于30%,这什么意思呢?比如说你人大附中北大附中原来只招收你的尖子生,特长生,就是对口初中部的那些优秀学生,或者高分学生,现在你必须拿不低于30%的比例发放到普通学校,那么即便你没有上重点初中,你在这个普通初中你是名列前茅的,属于第一梯队的,你仍然有机会上重点高中,这样子就减缓了对初中阶段的择校竞争,这叫名额下放。这个政策在做得比较好的地方,像山东、安徽都已经下放到60%左右了,但你问问北京市下放多少?大概5%都不到。

    北京,是全国优质教育资源最集中的地方,同时也是教育不均衡最明显的地方之一,此次北京教委大力取消奥数,并且承诺在10月底推出新的小升初方案,效果如何,值得期待。

    白岩松:

    有人说得好,奥数不是万能的,但也不是万恶的。奥数在某个特别阶段,扮演了升学敲门砖的角色,也是一种让奥数无可奈何的尴尬。之后,奥数能回到单纯的与数学有关的快乐中去吗?但与此同时,更重要的是,本次叫停与升学有关的奥数培训,同时还宣布,市教委将重点推进小升初入学办法改革,目前已开始着手研究更为完善的入学政策。好,今年已马上开学,明年的小升初可以因此更公平吗?可以把相关改革更早出台,让公众议论、考量一番吗?

热词:

  • 奥数
  • 考试
  • 学生
  • 数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