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北大无小事!(20120830)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30日 22: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bca013a4d21841b1a54a06ba2f5f3b77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院长,漂亮服务员,奸淫。

    九天前,他的微博举报引发舆论一片哗然,九天后,知名学者邹恒甫终于隐约现身。

    邱晨辉 中国青年报记者:他看到之后回复了邮件,说我并没有在躲猫猫,我并没有在耍流氓。

    电子邮件给北大提供举报线索,发送资料为媒体提供报道素材。这个声称自己历来大嘴的举报者,此次是否又是有爆无料。

    邱晨辉:就是没有他自己掌握的证据或者线索,都是其他人发给他的。

    我们不能无限期等待下去,随时准备采取进一步行动,是非恩怨的表象后,北大的荣誉需要用实际行动捍卫。

    《新闻1+1》今日关注:“北大无小事!”。

    央视网消息:8月21日的时候,一个号称“最牛经济学家”的邹教授,用微博曝光了北大院长、老师们的一些所谓丑事。这件事这些天来可以说吊足了人们的胃口,从法制新闻到教育新闻,从社会新闻到娱乐新闻,都在酝酿,并且放大这条新闻。但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是,爆料者邹教授却迟迟没有现身,躲起了猫猫,不过今天他出现了。因为他的出现,事情会发生转机吗?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漩涡中不见其踪的邹恒甫终于在今天现身了,不过是有限度地现身,他把自己首度对媒体发声的平台选择在了平面媒体,在今天的中青报头版,这样的标题文章,似乎让隔空对话了一个多星期的事件,有了一个重要的推进。

    邱晨辉 中国青年报记者:28日我向他发了一封邮件,他没有回,29日我又连发了两封邮件,还是没有回,因为我们29日发了一篇报道,想呼吁邹恒甫现身,并且让他提供证据的报道。他看到之后回复了邮件,他说我看到你们的报道了,但是我并没有在躲猫猫,我并没有在耍流氓,我是有一些证据的。回了大概这样一个邮件,然后我还没有来得及给他回邮件,他电话就打过来了。

    有点小心急的邹恒甫和记者取得联系,根据他的说法是希望第三方知道,我的确是在向北大提供一些信息,而他也将给北大提供的线索提供给了中青报记者一份。

    邱晨辉:邮件的内容我没有征求邹恒甫本人的看法,所以我不便向大家说太多,但是可以说的一点,邮件内容和21号爆料北大院长奸淫服务员,和这个微博爆料是没有关系的。发给北大邮件全部都是其他人提供给邹恒甫本人的线索,换句话说,没有他自己掌握的证据和线索,都是其他人发给他的。

    今天在北大的官方网站关于“邹恒甫微博事件”的第二份声明称,北大已经接到了邹恒甫打来的电话和电子邮件,并肯定了邹恒甫现在的态度才是应有的负责态度,同时也印证了,邹恒甫在电话及电子邮件中均没有举出任何有助于专门调查组进一步开展工作的具体证据。

    邱晨辉:通过跟邹恒甫接触,想向他询问,到底有没有一些直接证据证明他在微博里爆料北大院长奸淫服务员的事情,有没有一些直接的证据。如果真的想把这个爆出猛料,或者揭北大的丑的话,我觉得就是应该尽快地提供一些真正的证据出来,这是一方面,确实在我跟邹恒甫本人电话里的接触,包括邮件里的一些话语,我还能感觉到一点,邹恒甫似乎不太想过早把这个证据拿出来,所以我的感觉他还是期待真正的第三方,而这第三方可能不是媒体,很有可能是他所说的中纪委。

    今天邹恒甫微博举报北大事件已经过去了九天,在新学期开学的忙碌日子里,北大官方网站上高居北大新闻前两位的新闻依然锁定在了邹恒甫身上。在一篇名为“言论当真诚,自由即责任”的评论文章中,更是明确指出,邹恒甫对北大的爆料并不是一种善意、真诚、负责的批评,并不以期望对方查证、推动对方进步为目的,而是唯恐坏事不成真、恶名不昭彰,极力以激烈言论煽动裹胁民意,将整个事件变成一场建立于莫须有证据上的对北大的舆论讨伐。

    今天凌晨,原本强势的邹恒甫在微博上的态度似乎稍稍有了改变,他称自己说话往往夸大是一贯的风格,但是这位经济学界的狂人,他的大嘴是否已经超越了界限?引发舆论强烈关注的微博举报,会变成一场闹剧吗?

    白岩松:首先我们看一下今天他发的这条微博,而且时间是凌晨3:53,这是在哪儿,有时差,还是在国内,还是哪儿。但是我们要把它跟8月21日发的第一条微博,也就是让这件事情真正发酵起来的微博对比来看,可以看一下。8月21日上午9:19分发的,“北大院长在梦桃源北大医疗室吃饭时,只要看到漂亮服务员就必然下手把她们奸淫。北大教授系主任也不例外。所以,梦桃源生意火爆。除了邹恒甫,北大淫棍太多。”这是第一条,到了今天变成了“我笼统地写北大院长系主任教授在梦桃源淫乱当是太夸大了,我当然是指我了解到的少数院长副教授教授如此淫乱。我说话往往夸大,这是我的一贯风格。了解我的都晓得我的这一特点。我痛恨高校腐败者淫乱者,我要大大地为教育神圣呐喊发威”。

    可以看到这里会有一些变化,在他的第一个微博里头用的词是奸淫,到了这儿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淫乱。其实好像程度发生了变化,换一个角度来说,当我看到的时候我觉得这个词更糟糕。为什么呢?如果要在第一个微博里,说到的服务员还是被害者的形象,在他的微博里塑造的,到了这儿的时候,甚至有可能是一种参与者,我觉得对人家的打击是更大的。

    第一个微博里北大院长教授系主任没有例外,没有少数,到了第二个微博的时候变成了少数,而且认为自己笼统,然后夸大,“我说话往往夸大,这是我的一贯风格,了解我的都晓得我的这一特点。”,我觉得这件事发生之前,绝大多数中国人不了解他的,因此,我们只要去看事实。

    在这里还有两个数据必须观察到,第一个微博如果真的确有证据,将来事态发展,或者是假的,不管怎么着都能看到第一个微博引发的关注是最大的。转发72800,评论19414,但是今天态度发生了转变的微博,不过转发9231,评论3000多,这个差距非常大。

    再来看他发完这个微博之后,一直到今天8点,公众对他云里、雾里曝光的事情相信程度什么样?有点触目惊心。你相信邹恒甫的爆料吗?16981人相信,而不相信的只有326,98%以上的人选择了相信,哪怕爆料没有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我觉得这个数字才是真正这件事情不能简单地过去,而要真正持续关注的重要因素,因为它已经造成了公众对这件事情的相信感。

    同时有另外一个话题,我们必然要谈到,他在跟北大又开始进行沟通,跟监察室沟通,并且说要把我们的沟通让观众知道,我没有躲猫猫。另外提供所谓的证据都是这种描述性的语言,没有可以当成证据来说的。另外,我们看到他爆料所涉及到的内容,公开的微博以及没有公开的一些邮件等等,涉及男女关系、招生腐败、学术腐败、权色交易、学钱勾结、公款吃喝、虚报发票等等,乍一看事真不少,但是能当成证据的又太少。

    他的微博发完之后,我们看看《中国青年报》的评论员曹林说的,“这样的认错,真是极具反讽意味”,曹林当成了认错,邹教授是不是认为这是一种认错,还只是一个态度的转变,我觉得要观察。“邹先生一直在微博上号称‘中国经济学第一人’,‘我说话往往夸大’的认错,等于自砸了这块自树的招牌。”一边承认‘我说话夸大’,一边还在说‘我要大大为教育神圣呐喊发威’——这是不是夸大其辞呢?仍在现身说法左右互搏、自打耳光。”

    接下来再看看另一位同行,《北京青年报》评论员张天蔚说的,“自从邹恒甫说出‘我说话往往夸大,这是我的一贯风格’之后,他的公共信誉已经大打折扣了,北大也缓过一口气来,开始主动还击。但越是在这样的时候,北大越应该尽快收起胜利者的姿态,踏踏实实地去思考一下。”

    既然提到了北大,我们来看一下,邹恒甫通过微博爆料之后,北大的反应又是怎样?又应该怎样呢?

    邹恒甫微博举报从21号开始到今天,已经过去九天,这期间北大和邹恒甫之间一直处在一个隔空对话的状态,让公众看不到真相,而随着事件的持续发酵,对北大的负面影响也在不断扩大,这九天北大有关部门也在以各种有关方式对事件进行回应。

    首先是8月21日,在邹恒甫发出第一条举报微博后,当天晚上北大新闻发言人蒋朗朗就接受媒体采访,称“北大绝无此事。并表示邹恒甫说话极不负责任,让人匪夷所思。”然而对于北大的回应,爆料者邹恒甫并不买账,迅速通过微博回应说,“这事不认真调查,你是没有发言权的,你急于否认是你对北大不负责任”。对此,在事件发生后的第三天,8月23日,北大通过其官方网站对邹恒甫微博所涉及的内容发出了第一份声明。

    声明称:“首先鉴于邹恒甫微博发布的有关信息内容,所涉及到的问题性质是严重的,学校成立了专门工作小组负责处理此事。另外,责成学校纪检监察室立即就邹恒甫微博中所涉及的内容依法依规进行严肃、认真的调查核实。如邹恒甫微博中有关内容属实,学校将坚决依照相关党纪、政纪规定和国家法律,对有关人员严肃处理,绝不姑息。如果该微博涉及内容失实,北大大学将依据有关法律和规定,坚决追究有关人员或机构诋毁、诽谤的法律责任。”

    声明发布之后,北大纪委监察室成立的调查组还向社会公布了举报电话,并发布信息称,他们对在梦桃源餐厅工作的全部68名工作人员,分别通过单独访谈等方式进行了调查,并于8月27日对外通报了调查进展。

    2012年8月27日新闻:从已经开展的调查核实工作来看,调查组收到的电子邮件和电话中,没有任何涉及邹恒甫微博所述内容的举报。接受访谈的梦桃源餐厅的全部68位工作人员中,没有任何人反映自己曾遭受到,或者听说有同时曾遭受到邹恒甫微博反映的情况。调查组已经努力与邹恒甫先生取得联系,但都没有成功。因此,调查组无法得到邹恒甫先生提供的具体证据和进一步线索。

    邹恒甫为什么不和北大的调查组进行接触?他的微博举报到底有没有证据?昨天北大针对该事件发布了第二份声明,指出已与邹恒甫取得联系,但其在电话及电子邮件中均没有举出任何有助于专门调查组进一步开展工作的具体证据,并表示北京大学以最大耐心再次敦促邹恒甫立即前来专门调查组,就他8月21日微博中所涉及内容提供具体有效的证据。

    白岩松:不管北大在躺着或者站着,中枪是毫无疑问的。在这之后反应很快,这是好的,而且勇于去面对,这也是好的,成立调查组进行相关的调查也是好的,但是用特约评论员的方式来进行非常义正词严的回击,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看法。

    《中国青年报》的曹林就说“激情澎湃充满气势的‘特约评论员’文章,不仅无助于让北大站在一个道德高地,反而让失了形象的北大又失了分。论公,应该以‘调查组’的官方身份发言,论私,应该以‘个人’的身份进行反驳,而不能以‘特约评论员’这种不公不私、不明不白、半官方半民间的身份批评邹恒甫。”

    接下来这个事情当然没有完,还会继续地去面对,并且公众的期待应该由围观变成更多的真相,并且将来都像邹教授,如果没有证据,并且将来如果证明就是瞎说、大嘴的话,怎么样让人们在一种自由的空间当中,却又要负责任。

    另外一方面,北大作为一个如此大的高等学府来说,面对将来还会拥有的事情来说,将怎样更加合理地去回应,这不仅是北大,中国的高校应该通过一个又一个这样的案例给自己上课,寻找到最好的经验。接下来听听熊教授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熊丙奇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有成熟现代大学制度的大学里,对于这种危机的应对有非常规范的程序,如果是学术问题,就按学术规范进行应对;如果是法律问题,就走法律程序进行应对。从目前来看,北大自身进行调查,希望能够做到自证清白是很难的。我觉得如果北大能够对这些事件采取合理的处理方式,并不可能产生对北大的伤害,因为我们讲到了有质疑,那么如果我们有一个合理的机制回应这个质疑,那么澄清这个事实实际上就维护了学校的形象。之所以今天会有这么多的谣言围绕着大学展开,就是因为过去长期以来,我们大学在应对这些谣言的时候,都采取了一种不回应、不调查、不知情,这样的暧昧的态度,最后的结果是自食苦果。

    白岩松:从8月21日一直到现在,大家在在关注着三拨人的形象,第一个是北京大学作为大学本身的形象,第二个是北大院长、教授们一群人的形象,第三个是邹恒甫个人的形象,但是这三个形象也许很重要,但是在我心目当中不是最重要,最最重要恰恰是在爆料当中梦桃源餐厅的68位工作人员,尤其是其中的姑娘们,为什么?她们的清白非常重要、她们的形象也非常重要,再回到刚才的调查,你相信邹恒甫的爆料吗?98%以上,16981人相信爆料,那么在这样一个相信的过程当中,梦桃源餐厅的工作人员,尤其是那些年轻的姑娘们,她们的形象和声誉就受到了极大的损伤,谁来维护她们的尊严?谁又该来安慰她?我觉得跟北京大学的形象比较起来,这些姑娘们的形象更加重要,为此我们要举起法律这样一个利剑吗?接下来看。

    转发72810次,评论19414条。今天邹恒甫8月21日引爆网络的这条微博举报还在继续传播和发酵,同时邹恒甫指向北大的质疑也一直没有停止。今天凌晨点4点多,他再次发布微博写到,“邹恒甫根本不应该在北大里面开店,是通过什么后门关系,你们摸进了免税、减税的北大校门?这些猫腻是我搞财政税收的专家最想质疑的,北大应该是超级学术的北大,它不是超级豪华吃喝的北大。”

    北大、吃喝、梦桃源、漂亮女服务员、领导干部、奸淫,一个多星期以来,一个实名认证的微博就这样通过一条条的文字,让百年北大的声誉迅速成为舆论焦点,北大到底存不存在这些严重的问题,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双方对峙中,真相一直是一片迷雾。早在事件发生最初,针对北大的回应,有评论文章就已经提出,“还是要把保留、追究邹恒甫诋毁或诽谤的权利尽快从保留状态应用起来,让法律来做公正的判决。如果仅仅停留在自说自话的声明层面,恐怕时间长了,网民们就会认为是北大方面心虚了。”还有媒体的评论写到“正因内容涉及北大校风的基本道德底线,而让事情水落石出又不难,我们呼吁北大将对此事的调查提交给纪检及司法部门,由他们做出权威结论。”

    今天当双方不再隔空对话,事件似乎有了缓慢的推进,但大家仍然对于事件何时能有一个定论无从推测,先看看邹恒甫的反应。他在其微博上发布的“我只跟中纪委谈”的言论,被媒体解读为赌上了与北大正面交锋的机会,但是最新的消息是,邹恒甫没有去找中纪委,而是选择了联系北大,这一举动被很多人认为有妥协的意味,也和他之前强硬的态度有着天壤之别。而另一方面反观北大,今天的第二份声明也引发了人们的联想,鉴于该事件性质和后果的严重性,我们不能无限期等待下去,随时准备采取进一步行动。进一步的行动会是什么?何时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会是得到关注的司法途径吗?而司法途径又究竟能不能解决问题?解决到何种程度?事件似乎才刚刚开始。

    白岩松:梦桃源餐厅一下子出名了,于是也有记者赶紧进北大去采访这个餐厅,结果发现这个餐厅就是一个人均60到100之内顶多算中档的餐厅,而且记者去采访完了之后,很难把这样一个场所和邹教授在爆料当中所谓淫乱,给大家产生豪华的联想的饭店对接起来。

    另外还有一个在这件事情起步的时候,是一个带点严肃的新闻,大家关注它,慢慢变成了看客和围观,正在向娱乐新闻的方向大范围前进,但是如果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如同过往的一些热点问题,每次都是热热闹闹讨论一番,最后全都不了了之,热点的问题只会让我们心里感觉更凉,那么要不要举起法律的武器,要向专家求证。

    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中国政法大学刑诉法的专家洪道德,洪教授,您好。

    洪道德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您好,主持人。

    白岩松:邹教授起码到现在为止也跟北大在进行沟通,可是都没有拿出更加真正能当成证据的证据。为此,北大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来起诉邹教授吗?

    洪道德:如果从民事角度还是可以的,但是要提起刑事诉讼可能目前还不具备条件,这是因为邹教授没有对北大进行所谓的捏造事实、诽谤北大,他是对北大里面的一部分人说到他们有这样、那样的违法违纪的行为,所以就北大来讲,应该说它只是间接受到了名誉权上的侵权,民事起诉可以,刑事诉讼目前来讲还不具备。

    白岩松:民事起诉的话,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呢?谁来做呢?

    洪道德:北大当原告,告邹教授,他这种爆料给北大带来了名誉上的损失,降低了社会对北大的评价,要求原告,一方面停止这样的爆料,另外一方面,对过去的不实爆料进行赔礼道歉。

    白岩松:也就是惩治的力度要小得多。

    洪道德:小得多,不可能引起对邹教授人身自由上的剥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民事里面不允许这么做。

    白岩松:我们再换一个方式,如果要让北大的一些院长或者教授起诉他可能性不大,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我特别真正关注的一个人群形象受损,恰恰是梦桃源68个工作人员,尤其是其中年轻的姑娘们,她们将来人生路还很长,会不会被人们联想这个、联想那个,将来指指点点,她们可以拿起法律武器吗?

    洪道德:如果北大的教授、系主任、院长们倒是反而可以提起刑事诉讼,我指的是北大学校本身没有办法提起刑事诉讼,但是被点到的这些岗位、点到这些职务,凡是在北大这段时间里面担任过教授、系主任、院长这些人,如果谁觉得自己实在忍受不了的话,倒反而可以提起诉讼。

    白岩松:他也提到了梦桃源的服务员,服务员是不是也可以?

    洪道德:因为梦桃源的服务员就提到内容来看是一个受害者,受害者有的时候很难说名誉上面受到了多大的侵害。

    白岩松:邹教授现在已经跟北大联系了,前些天说只跟中纪委联系,符合程序?能变成现实吗?

    洪道德:如果把他掌握的材料直接举报给中纪委,我想中纪委会有所反应的,至于是不是中纪委亲自来查,要看案件的具体情况,也可能中纪委交给下面的省一级、市一级,甚至有可能直接交给教育部的纪检组来调查,这个可能性都有,但是必须要提供真实的证据材料。否则的话,光是这么一说,不可能启动调查程序。

    白岩松: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洪道德:好,再见。

    白岩松:在这里其实也非常希望能用法律的程序给大家最后一个交待,因为公众不会满足于仅仅在这里围观,还是希望得到真相,因为不光是对北大,对我们将来的大学教育,也通过一次又一次地寻找真相的过程当中,才能够建立真正的信心。

    另外《中国青年报》的曹林也说,“不仅要就事论事地向邹恒甫开通热线,更应该建立一种受理举报的制度通道。大学要自主,教育要独立,首先要有能力自主地清理门户。”我非常同意。所以这件事最担心的就是不了了之,最期待的就是给公众一个期待的答案。

热词:

  • 北大
  • 邹恒甫
  • 微博
  • 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