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调查]会呼吸的河道(20120825)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25日 22: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c2eae8ea3f794f87b8c02b2d22bde875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采访人物】

    张勤明 秦皇岛市水务局河道管理处 处长

    俞孔坚 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 院长

    张 媛 北京土人景观设计院 设计人员

    杨翠霞 秦皇岛市建设局 总工程师

    张 涛 北京土人景观设计院 设计人员

    王 伟 秦皇岛市园林局景观绿化项目

    宋士迎 秦皇岛市水务局河道管理处 副处长

    李福林 迁安市 副市长

    周玉成 迁安市规划局 局长

    刘玉杰 北京土人景观设计院 高级规划师

    张晋平 迁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市政科

    温仕英 迁安市园林局工程科

    央视网消息:暴雨中的城市。

    从天而降的雨水,面对钢筋水泥浇筑的城市,下水道成了它唯一的去处。

    穿行在管道中的雨水被快速送入城市河道,那些被裁弯取直,用石块、水泥做衬底,做护坡的河道,为的是加快它们的流速,将水快速运离城市。

    这是我们在城市中经常见到的河道的样子。

    记者:这里是秦皇岛市内的一条河,叫新开河。这样河岸的景象,我们在城市里已经非常熟悉了:非常笔直的河道,河岸用这样的石头或者水泥砌成密不透风,还有这样整齐的栏杆,将我们和河水隔开。

    不仅河道的两岸用石块砌成护坡,而且河床也同样是混凝土或石板铺砌的全封闭河底。

    记者:我现在来到了秦皇岛市内的另一条河,叫大马坊河。在这儿我们看到了跟新开河差不多的景象:笔直的河道,硬质的河岸和整齐的栏杆。或许现在在很多人心中,河道就应该长成这个样子。

    被采访的大叔:这修得多好啊,喜欢这样长得整整齐齐的河,那当然是环境美。

    被采访的大妈:这修得多规整,还有坐的地方、凉快的地方,还有休闲的地方。她们锻炼身体。

    城市的河道是不是还能长成别的样子?

    2006年,秦皇岛市开始了一场对全市六条河道进行整治的运动,当地称六河治理。从这些六河治理的历史影像中,很容易看出城市河道治理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当时,这条位于秦皇岛市中心的护城河正是六河治理的重点河段。

    随着城市的不断扩张,城市中但凡叫护城河的河道,今天多半是这个城市的核心地段。秦皇岛市这条长约三公里的护城河,周围有医院、学校、住宅小区、商铺无数,如此社会活动密集地段的河道,水流污浊、河道坍塌,有碍观瞻。护城河道改造的具体工作由秦皇岛市水务局总负责,他们专门请北京的一家设计院设计了一套改造方案。

    张勤明(秦皇岛市水务局河道管理处 处长):考虑的是既让它美观又能防洪的前提下,我们是考虑砌那个大条石,800厘米长的大条石,这么高的大条石,砌成两岸。

    记者:(河)底呢?

    张勤明:底,我们原先是硬化的底。

    新的工程将采用更加坚硬优质的石材,砌成更加牢固的石质河床、护坡。2009年夏天,工程快马加鞭开始了。

    这是我们这些年在各地经常见到的城市河道治理的现场。具体来说,就是将河道清理干净后,河床铺上石板衬底,再用石块砌成护坡。一条簇新整洁的河道中放入清水,瞬间可以呈现碧波荡漾之态。城市河道的硬化处理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成为通行全国的河道治理方式。

    秦皇岛市目前的河道,每条都有不同程度的硬化处理河段。据水务部门介绍,这些硬化处理源自八十年代末秦皇岛全市进行的第一次城市河道整治。那时因为资金不够,只能有选择地在重点河道做硬化处理。通过对自然河道的裁弯取直、硬化处理,肆虐的河水被降服在河道中,洪水问题似乎很快解决了。

    泄洪是河道做硬化处理的最重要的理由,而硬化过的河道就像一个等着承接各种污染物的容器。

    由于大量污物被排放到河道造成河道淤积,硬化河底让大型的机械工具可以方便使用。防洪、清淤这两大主要理由,让我们城市的河道变成一个模样。 河道就是为了防洪和清淤的吗?河道还应该有别的什么功能?

    在八十年代末秦皇岛进行第一次河道治理过后二十年,第一轮的硬化护堤开始垮塌,护城河面临再一次的治理。新的治理方式是将破损的水泥护坡拆去,换上新的更高质量的硬化外衣,重新做一次硬化处理。方案已经做好,施工也已经开始,但是,工程却突然被秦皇岛市政府叫停了。

    这是在北京大学举办的为期一周的中组部司局级领导干部培训班,这堂课的内容有关城市的生态化建设,讲课者是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院长俞孔坚。近些年来,随着中国城市化速度猛增,一些矫揉造作的奢靡之风在城市景观建设过程中滋生。

    俞孔坚(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 院长):他要有别于乡巴佬,大脚丫子出来不好看,那是农民的;这个野草不好看,农民的,乡下的;高粱地不好看,乡下的。然后我要种草地,草坪光光的,这是城里的。

    俞老师把他的课取名为“大脚城市主义和大脚美学”,意在倡导在一个资源匮乏却拥有13亿人口的国家里,在人口快速从农村走向城市的过程中,我们应该倡导什么样的城市美学,才能让我们在极其有限的资源下得以可持续发展。

    俞孔坚,这位九十年代从美国归来的洋博,1997年在北京创办了他的土人景观规划设计研究院,希望让铺天盖地在中国开始的景观建设能践行生态治理的理念。

    而城市的河道硬化之风并非只发生在中国,它恰恰是近代工业化发展的成果。

    俞孔坚(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 院长):工业化大家相信人类的技术、人类的机械工程、钢筋水泥工程能够征服自然。因为它有科学的模型,它能计算出水流,能计算出运动的轨迹,能计算出河道。越直、越硬、越光,它的过水越快,它的防洪效果越好。就是这种工程机械的,这种机械的工程思维,就是单一目标的思考。

    河道硬化运动源于人们在农业社会,饱受洪水肆虐的恐惧感。人们相信,只要用工程技术,用坚固的材料束缚河道,便可瞬间将水降服在水渠中,从此可以高枕无忧。

    俞孔坚:洪水是怎么形成的,我们没有搞清楚。洪水不是河道形成的,洪水跟河道没有关系。洪水只是汇聚在河道里头,你这个河道怎么做,水都要到这儿来。首先要解决洪水问题,你就必须要想到,雨是下在地上的,雨是下在整个国土上的,应该让每一寸土地都起到防洪的作用,土地像海绵一样的,把水能够自留下来。

    这是现在经常在城市里见到的景象,一场大雨过后就会带来城市内涝。因为在钢筋水泥浇筑下的城市,下水道是这些雨水的唯一去处。

    记者:现在我们看到的路面积水的情况,是在城市里经常见到的,在大暴雨之后,在这样的硬化路面中,我们就会看到马路上到处都是积水。但是,我刚才注意到,在这个地方,停放自行车的地方,虽然这边上有砌成的一个槽,本来是应该比较容易积水的,但是我们看到地面却非常干燥。原因很简单,因为这里都是泥土,这块地域它是会呼吸的。

    天空、雨水、土地,本来是一次优美的旅行过程,却被我们用钢筋水泥分隔开来。

    俞孔坚(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 院长):我们原来寄托于裁弯取直,用水利工程做坝、做堤来解决防洪问题,实际上会发现洪水越来越严重。为什么,就是自然本身的那个滞洪的能力减小了,滞洪能力没有了。做上防洪堤以后,两面的湿地没有了;做了防洪堤以后,这个水不能下渗了。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北京市几乎所有河道全部完成了硬化处理。而中国城市河道的硬化速度,和城市化的步伐一样迅猛。

    其实,尽快消除大雨过后路面积水,或者想尽办法将雨水这种宝贵的清洁淡水资源留在土地上,早已成为越来越多国家的共识。在欧洲许多城市,城市路面硬化部分已经缩小到几乎仅供主干道机动车行驶的宽度,而在其它几乎所有的路面都尽可能地变成会呼吸的道路,这也就是为什么会出现在大雨之下,路面几乎看不到任何积水的现象。

    或许已经司空见惯,城市的地面就应该是光光的,河道就该是眼前的模样。河道硬化后,瞬间可现碧波荡漾,但是,过不了多久,河水会再次变绿变臭。于是为了让河道再现碧波荡漾,要定期为河道清淤。

    俞孔坚:所以你可以看到,我们治完河道以后,河水反而越来越臭了。为什么?河道的自净能力没有了。

    硬化后的河道由于没有天然土层,水中难以生长具有净水功能的植物、微生物、鱼类 ,河水失去自净能力,加上大量进入河道的工业、生活污水,其富含的氮、磷,导致河水快速富营养化,水质急速恶化,河道进入需要定期清理的怪圈。而在许多城市,河道的防洪功能早已谈不上,因为对于中国的许多城市,缺水乃头等大事,河道成为垃圾场、排污渠。

    俞孔坚:就觉得河道只要不断清淤,这个河道就干净了,这个是非常荒谬的观点。为什么?这个污水是从污水管道排进来的,你不去截污,却要清这个河道,这个一点意义都没有。治理河道污泥和污水的最根本的措施就是要雨污分流,就是雨水是可以进入河道的,污水、工业污水和城市的污水是要进入(污水)管道,进入我们的污水处理厂。

    2009年,秦皇岛市护城河硬化改造工程在进行过程中被叫停,取而代之的,正是俞博士的土人景观规划研究院提供的生态河道设计方案。而让市领导下此决心的,是此前一年土人景观在秦皇岛刚刚完成的汤河二期改造工程,取名“绿荫中的红飘带”,这也是秦皇岛的第一次生态河道改造尝试。

    2008年建成的红飘带项目在秦皇岛赫赫有名,这片曾经地处城郊、遍布废弃的工厂曾为垃圾堆放地的河滩,今天成为市民的游憩走廊,而河道在这里呈现出的,是今天住在城市里的居民不常见到的模样。建成后的 “绿荫中的红飘带”获得了被誉为世界景观最高奖项的美国景观设计协会大奖,评委会说“它创造性地将艺术融于自然景观之中,令人叹服;同时又兼具实用性,有效地改变并提升了环境”。

    也正是红飘带项目带给秦皇岛的第一次生态河道治理尝试,让秦皇岛市下大决心,停止已经开工的护城河硬化改造工程。

    但是,红飘带项目位于秦皇岛城市边缘,相对宽阔的河道、堤岸为河道的生态化景观处理提供了空间。而如今,位于城市中心的护城河两岸,车水马龙、寸土寸金,护城河边的医院在河道上加盖,做成了医院的停车场。在如此逼仄河道边,如何施展手脚为河道做生态化处理呢?为慎重起见,最后决定取三公里的护城河中段五百米做一次生态河道实验。

    记者:这里是秦皇岛市中心的护城河,全长三公里。在这儿我们看到的是更加笔直的河道和硬质的河岸,但是就在这同一条河上,在它的中段,我们却发现了一幅完全不同的景象。

    绿荫、木栈道、满眼的野花,让我觉得好像是走在一个乡野公园。但是对面穿流的汽车却是在提醒我,这依然是位于城中心的一条河,这其实就是秦皇岛市护城河的中段。

    一条仅三公里的城市河道,一端是这样,一端是另一样。

    这是今天护城河的老河道和生态治理河道的分界点。老护城河一侧,水依然流淌在硬化河道中,河道边人车混行;而另一侧的五百米长路段,已经是一条改造完成后蜿蜒曲折的生态河段。正值夏季,两岸树木、花草葱茏,河岸边的人行木栈道和机动车行驶车道被一条野花带分隔,分明置身于闹市之中的河道,瞬间竟变得有些远离尘世。但是,这五百米长的生态河道改造,曾在秦皇岛城市的六河治理中掀起了一场不小的战役。

    生态河道的方案设计是北京的土人景观,张媛当年参与的是项目方案设计部分。

    张媛(北京土人景观设计院 设计人员):他们就是不认可我们这个生态驳岸这一块,他们觉得生态驳岸这一块,因为他们总是告诉我们河道的两大功能:一个是清,一个是排雨洪、排污;另外还是一个城市的泄洪通道。

    方案最后的审核方是秦皇岛的水务部门。

    张勤明(秦皇岛市水务局河道管理处 处长):本身我学水利的,当时也有点不同意,不认可这个劲头。城市河道按理说以防洪为主,因为城市没有排涝设施,要不然受淹,所以说我们是以那个目的出发。

    杨翠霞是秦皇岛建设局的总工程师,是六河治理中所牵涉到的所有相关部门的协调总指挥。要在城市中心这块住宅小区、医院、学校林立的地方动脚下的土,谈何容易。

    杨翠霞(秦皇岛市建设局 总工程师):你得一根线一根线地倒,倒出来这根线没准是铁通的,明天那根是联通的,后边那个是邮政的,在施工当中医疗的还得保证,有些医疗卫生单位不能断电。

    这是护城河的生态驳岸设计剖面图。生态河道是一个系统工程概念,首先在去除护城河河底、两侧垂直的硬质护坡后,河道改为缓坡,保持岸坡稳定,防止水土流失的护坡为第一要务,只是和用铺砌水泥的做法不同,生态河道通常在底层采用干磊毛石做河岸固化,上层覆以回填土,用生物方式紧实后再覆以自然土,种植水生植物花卉。

    记者:我看那石头为什么好像都拿那个铁丝网给拦上了?

    张涛(北京土人景观设计院 设计人员):这个就是生态的一个做法。以前全是用钢筋混凝土做的护岸,现在我们不用那个做了,因为那个做的代价高,而且对环境的污染比较大。这个就是当地的毛石。

    记者:毛石就是?

    张涛:就是石头块。

    记者:哦,碎石头。

    张涛:就是碎石头,那个材料比较节省。然后用铅丝网把它兜住做一个护坡,和那个作用是一样的,而且它这个水长起来的时候,它不影响上面的植物生长。现在好多大型河道也是这种做法。

    人们在实践中发现,即使是有特别水浪冲击,需要加固的河道,乱石堆放的方式比硬化河堤更加坚固,而且又有利于河道的自然呼吸。

    生态护坡在满足河道岸坡稳定的前提下,恢复了河道和自然环境的开放动态系统,使它和周围的植物、动物、地表水、地下水之间都呈现出了自然交换的动态平衡。另外,生态驳岸充分考虑人的亲水需求。自然缓坡接上亲水驳岸,上设人行木栈道,用绿化、野花和机动车道完全隔离,方寸之地井然有序地做了功能处理。

    在极其有限的空间中,设计方尽可能地让河道呈现自然蜿蜒状态,并同样用石笼固定的方式在河中做了若干生态小岛。

    张涛:中间做一个小岛,像有些青蛙、鱼,繁衍,有的就喜欢在草丛里面、小岛上,所以给它一个多样性。

    张勤明(秦皇岛市水务局河道管理处 处长):搞景观设计的,他主要以生态啊,这美一点,弯弯曲曲的,他从这个角度。当时我们就给提出来了,你这个 (河道)坡度、弧度太大,河道挤得太窄,我说你们可以进行修改,经过不下三四次修改。

    生态河道的设计并非不考虑河道的行洪功能,它呈现的恰恰是雨水、河道、土地三者本应该有的关系。

    张媛(北京土人景观设计院 设计人员):我们在设计过程中,既要保证它的枯水期的效果,又要保证它丰水期能够满足它的行洪要求,所以我们在做驳岸的时候,它也是一层一层这样做上去的。枯水期的时候,石笼墙里面是可以长出植物来的,所以效果也会比较好一点;那石笼墙和这些植物,在丰水期的时候把它淹没掉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在完整保留护城河两侧原有的行道树外,河道两侧的缓坡、亲水驳岸尽可能地覆盖了大量的植被。

    王伟(秦皇岛市园林局景观绿化项目):这块儿种的就是千屈菜,河那边那个,树叶比较宽的那个,细长条,那个是黄菖蒲,都是水生植物。因为它贴近河边嘛,然后适宜它生长。这个是狼尾草。

    记者:那像这些水生的这些植物,平时需要对它们进行特殊的养护?

    王伟:不用,这个不用。因为它到冬天的时候,它就有点那个衰败了,然后等到来年春天,自己再生出来。

    记者:不用再重新撒种?

    王伟:不用再重新撒种,这个都是去年八月份种的。

    记者:那像当时这些植物的选择,有一个什么样的大的原则吗,你们的考虑?

    王伟:我们主要考虑还是以这个本地的乡土树种为主,养护这块儿,以后日常维护、病虫害少的这些树种来选择。

    张勤明(秦皇岛市水务局河道管理处 处长):他让让、改改,我们互相让让,光坚持水利这个,这个事肯定是做不成.

    生态、水利,争执、妥协,设计、施工。尘嚣过去,播下水生植物,洒下花种,2010年的护城河道像一位装扮完的新娘,所有的人都等着看她,究竟出落成什么模样。

    张勤明:现在看这个效果还是相当不错,周边的群众、百姓有笑颜了。俗话说:“有水就有鱼。”水干净了,你像小鲫鱼它自然就长出来了。

    记者:您做多少年水利?

    张勤明:我是79年毕业,30多年了。

    记者:这个是第一条算是您参与的生态河道?

    张勤明:对。

    记者:做了这么多年的硬质河岸、硬质河底,突然做这样的生态河感觉是什么?

    张勤明:做水利那阵都是防洪,河道就是防洪的,对这个生态,还是脑瓜子没有那个观念,包括我们局领导现在思想也都转变了,也是能整生态的,整生态河。

    对于秦皇岛水务局来说,从此整治河道的工作,多了一个生态治理环节。

    记者:这里是秦皇岛市小汤河的上游,在这个河岸边上,我们依旧看到的是熟悉的硬质河岸。但在这,我们发现了一些新的变化,我们看到在这个硬质河岸的下方,出现了两条这样低矮的斜面护坡。仔细看一下这个斜面护坡,不再是用水泥浇筑的密不透风的石块,而是这样通透的石块组合,同时在斜坡的上面,我们还看到两条这样的沙土带。根据这里水利部门的人介绍说,这些是他们对于河道改造做的一种新的尝试。

    记者:我看前面那儿,河中间是有个土坡,那个是什么呀?

    宋士迎(秦皇岛市水务局河道管理处 副处长):那个是我们留出来的河心岛,那上面我们也准备种一些植物,然后呢,通过这个河心岛改变一些流态,改变一些流态也是属于生态改造的一部分。因为那块儿的河比较宽,我们就是正好有这个条件,就把它做出来了。

    2010年,护城河五百米生态试验河段改造完工,第二年春天一亮相就给了人们一次格外的惊喜。但是两年之后,河水似乎又开始污浊不清。

    张暖(北京土人景观设计院 设计人员):我觉得不干净就是截污这方面没做好,再好的水生植物的过滤设施也不能把污水净化成干净的水。

    杨翠霞(秦皇岛市建设局 总工程师):经过这一年多的运行,可能还一些污水陆续在偷排。治河、截污是最关键的,我们也正在做。截完污之后,坚决不能有让它反弹,水质要保证不了一切都是空谈。环境再好,水臭了,老百姓到不了跟前,他也会说你、谴责你。

    记者:你觉得河应该长成什么样呢?

    被采访的学生:特别深,然后里边有小鱼、小蛤蟆啥的。

    被采访的学生:从这儿一看,感觉像树林里似的,一进去特别美,风一吹沙沙的,多漂亮啊。

    俞孔坚(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 院长):我们的孩子都不知道真实的自然的河流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他不知道河里还会有青蛙、有鱼,不知道河里应该是有深潭、有浅滩,他不知道这个河里应该有各种生物在那栖息。两岸应该是杂草丛生、野草丛生,而不是光光的,或者做上花坛、铺上草坪的。

    秦皇岛以西一小时路程有座城市叫迁安,我们为一条两年前在这里建成的生态河道而来,却发现了一座正在经历从农业社会快速步入城市化道路建设中的新城。

    2007年,就在秦皇岛市的红飘带项目即将完成时,迁安市决定采用生态治河理念,重现市内一条全长13.4公里的废弃河道——三里河。

    这是治理前三里河的图片,我们熟悉的城市河道的样子,曾经为防洪而做的硬化河道,如今由于地下水位的下降,早已断流干枯,成为一条干渠。而这座历史上以造纸业发达闻名的城市,河道就只能行使它被今天人们赋予的第二个功能——排污。

    迁安市民:那小时候,三里河,大螃蟹有的是,我中午放学以后吃完午饭,洗澡、摸螃蟹,每天都摸十几个大螃蟹。

    每一条再不堪的河流都会有一段美好得像传说一样的过去,那些曾经因为发展的名义而变得面目全非的河流,是否还能以原来的样子重返我们身边?

    这是我们见到的2010年治理完成的三里河的照片。

    2012年的夏天,我们来到迁安三里河生态走廊。

    记者:这里就是迁安的三里河,一条长达13.4公里的生态廊道,在城市中看到这样一条河,心中还是有些感动,这让我想起我小时候,在我们家边上也有一条类似这样的河流。每天写完作业之后,就会在这样的野花中去抓蝴蝶,在这样的河面上去抓蜻蜓。长大以后,河流在我们心中的印象慢慢发生了变化。

    这是一条在缺水的土地上恢复的河流,早已干枯的河道靠自身再也无法恢复蓄水,依靠滦河季节性的来水,通过人工截蓄,为恢复三里河提供了宝贵的水资源。三里河的建设过程没有太多的关于河道防洪之争。但是,当有一次机会从无到有,勾画一条将经过家门口的河流时,人们把对河流的希望都寄予了它。

    李福林(迁安市 副市长):有很多市民他认为,是一条河水量也应该大,水面也应该宽,应该有码头、有河岸,硬质河岸。

    周玉成(迁安市规划局 局长):都希望治理一会都跟南方似的,变成水乡才好呢。岂不知迁安是一个缺水的城市,是北方半干旱的地区,包括当时有些人,这哪叫三里河,就是三里沟。

    刘玉杰(北京土人景观设计院 高级规划师):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条河长啥样的,那么他们这种想象可能就是很硬化的,都是很气派的,然后都是大树,因为他们本身经济条件也比较好,希望能做一个一流的河。一流的河就是我去全国各地看看,看人家那铺的大理石、花岗岩我也铺,我比他铺得更好;人家种大树我也种,我比他种得更大。那我们这个就是不一样,我们这个就是希望慢慢地能把它这条河做成城市里一条有生命的东西。

    设计方为缺水的三里河提供了串珠的思路,在个别节点尽量做大水面,满足生活在北方干旱土地上的人们对水的幻想和渴望,而大部分河段采用狭窄河道水泡蓄水的方式,以尽量保持各个季节河道不会断流。

    当流水遇见了土地,生态河道瞬间焕发出勃勃的生命力。

    张晋平(迁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市政科):一开始我们拿到这个(设计)图的时候,就感觉到特别新奇。为什么它没有砌石头,为什么不让砌石墙,我们能做到这种效果吗?可好奇了,就问他,他说这个石头是不生态的,是一种人造的东西,给迁安打造一个原生态的自然景观,让大家找到小时候,童年的,在记忆里的三里河的景象,就要做原生态的驳岸,要做这种土的,然后两边种上绿化,很自然地长出这种野草,非常野趣、非常生态的东西。

    河道整治完工第一年春天,靠植被养护的坡岸似乎经不起雨水的冲刷。

    张晋平:下一场雨,这两边就拉成一道一道的沟。它是土嘛,软嘛,下雨之后就自然给它冲下去了,冲出一道一道沟。我们就开始找人,这个河道成形了之后,就不能再上机器设备了,完全是人一撬一撬给推出来,小车就往外送,可费了不少人力。

    记者:当时没有对这种设计理念产生怀疑,说这不行啊?

    张晋平:有啊,我们有怨言。你真要砌个石头的,做出来我们就交工了,完工了。

    重新补种的同时,他们自己摸索出办法,在反复冲刷的沟壑处放置卵石护坡,效果十分明显。

    张晋平:我们领导的决心挺大,当时增加了不少二次的投入费用。人家既然做了设计了,就有他的理念。看看,咱们也就坚持一两年,就出效果了。

    两年过去,各种水生植物、宿根植被生长起来,坡岸也被牢牢抓住了。治河必须先截污。花费一年半的时间,三里河沿岸曾经进行了一场雨污分流会战。治污期间,被淤泥堆压在沿岸的柳树、槐树影响工程车的行进,这些价格便宜的当地树种被工程队要求迅速铲除。

    张晋平:他做的这个设计理念的时候,比我们走现场走得还要细,现场所有的树木他都做了标记,要求我们一棵都是不能动的。

    记者:为什么要这样?

    张晋平:就是为了一个原生态。他说,这棵树,柳树,不是太值钱的树,这棵树你可以买,但这个树的成长年龄你是买不来的。现场突然发现树非常漂亮,(设计人员)来到现场就说,把这个河道从那儿适当的调一下吧,把这几棵树留下来吧。

    记者:像一般大家概念里,好像花应该种得整整齐齐的。

    温仕英(迁安市园林局工程科):这就是有一种野趣在里面,你要说非常整齐,就像我们城市里面公园、广场需要那种整洁。咱们这种感觉更野趣一些,有野草、有野花,感觉就是生态。

    记者:市民会不会觉得,你看你们种得乱七八糟的?

    温仕英:没有,没有这么说的,一个这么说的都没有。咱们种的草一次还没有修剪过,一次没有修剪过,咱们也没有剪草机。

    记者:是没有剪草机还是不用剪草机?

    温仕英:就是因为不用剪草,所以根本不配置这些东西。

    周玉成(迁安市规划局 局长):算帐来,是相对来说比较划得来的,投入相对比较少的,比大拆大建,重新造景要合适得多。你新造景可能是挺震撼的让人看着很漂亮,但是呢,它不如这种生态的,这种比较适合本地的。原始的这种,它生命力强,它可持续。

    记者:您说的让人震撼的漂亮的是什么?

    周玉成:比如特别大的、人造的、堆的大假山,栽很多名贵的树种。

    记者:最终决定做这么长的一个13.4公里的生态廊道是不是也下了挺大决心?

    李福林(迁安市 副市长):确实下的决心挺大。因为迁安经济发展速度很快,但是想干的事情也很多,搞这么长的城市景观廊道,好像是确实有点适度超前。现在呀,崇尚自然、崇尚生态,人与自然的和谐是中国发展的主题。

    俞孔坚:我们说当代的美学观、当代的价值观说,你越是乡土的、越不要管理的、越是节约的、越是低维护成本、越是丰产的,它应该越是高雅的、越是美的,这种价值观完全不一样的。

    记者:咱们弄的这个红色的景观是什么?

    这个是折纸的,我们叫折起的记忆,也叫折纸长廊。纸文化在这里面有很多的故事

    河道边废弃的华丰造纸厂,曾给三里河带来污浊的印记,但它承载着一个城市从何处走来的历史记忆。旧厂房将在未来改建成迁安造纸博物馆,为三里河增添一处历史文化遗迹。这些迷宫般的砖墙曾经是河道边村民的旧宅,因为三里河建设被拆除,而它们的遗址痕迹将被长久地留在河道边,为曾经生活在这里的旧屋主人留下一些徘徊的回忆。

    记者:您说您带您的朋友、亲戚来,他们看到这儿以后,觉得这儿的设计特别超前,他们是觉得哪超前了?

    李福林:他们应该现在感觉到迁安真是高品位了。

    记者:没有觉得你们这个土吗?

    李福林:反过来他说我们脱俗了。

热词:

  • 新闻调查
  • 呼吸
  • 河道